第八十五章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冲霄 书名:鲜花为谁开
    第八十五章

    傍晚,下班的铃声响过之后,李永巍才合上教案本,急急忙忙来到校医室找校医周岚给他换药。李永巍坐在椅子上,周岚仔细地为他检查了伤口的愈合况,消了毒并上了药。他头皮上的几处已经愈合,看来不算严重。只是在额头上的一处上次手术缝合过的部位仍然还很红肿,周岚说,这个地方如果愈合不好可能会留下永久的疤痕。

    “永巍,其实你应该休息几天,最起码也得等到伤口拆线以后再来上班嘛!你为什么偏偏一天也不休息?连按时换药还顾不上呢!你看,这打上绷带的脸这么难看,你不怕学生和老师们笑话吗?”周岚一边给他换药一边说。

    “我今年教的是毕业班,马上就要中考了,我哪能休息啊!”

    “你们男子汉就是好样的!如果换成是我,别说是满脸的绷带,就是脸上有一点小伤,我就不敢见人啦!”周岚停了停又说,“我真不明白,你这么好的人怎么还要遭受这等不白之冤呢?”

    “我也不知道该怎样向同事们解释这一切。那些卑鄙的家伙,打了我以后一个个便像老鼠一样地溜走了。”

    “为什么呢?这幕后的黑手是什么人呢?你想过没有?”

    “管他呢!也许他们是打架打错人了吧?”李永巍显得大大咧咧地说。

    “唉!你也真是的,总是把别人往好处想。”

    李永巍回到家里,只见父亲在目不转睛地看着一张报纸,母亲一边看电视一边织着毛衣,她抬起头看了看儿子额头上新打的绷带说:

    “去医院检查了,伤口有没有发炎啊?”

    “我今天很忙,没有去医院,是在学校换的药。这点小伤很快就好了!”

    “永巍,究竟是谁干的?你有点线索没有?”母亲又问道。

    “不知道。”

    “你是真的不知道呢?还是故意不告诉我们呢?”母亲不住气地唠叨着。

    “妈,您就不要问了,没什么大不了的。”

    “妈是怕你再有个三长两短该怎么办?你到底在外面惹了什么人?他们再来找你的麻烦怎么办?”

    “不会再有第二次了,您放心好啦!”

    门外传来敲门声,李永巍拉开虚掩的防盗门高兴地连声说:“欢迎二位!欢迎!”

    “永巍,周校医说你额头上的伤口很严重,是不是?”江枫红高声说着和林玉媛一起走进来。

    “已经好多了,不碍事的。”

    “还说不碍事呢!你看看你这形象,就是个挂了彩的伤病员嘛!”江枫红瞅着他的脸说。

    “林老师,江老师,你们知不知道究竟是些什么人这么狠心?这不是往死里打嘛!”李永巍母亲说。

    “不知道。”林玉媛摇摇头说。

    “唉!不明不白地挨了打,他好像还不当一回事呢!也不报案。”李永巍母亲说。

    “你让人家好好坐一会儿,聊点轻轻松松的话题不好吗?你整天絮絮叨叨怪烦人的啊!”李永巍父亲看着老伴说。

    “你只关心你的报纸,连儿子挨打你都无动于衷!”老伴嗔怪老头子说。

    “伯父伯母都放宽心好了,这件事总会水落石出的,这种事以后也不会再发生了。”江枫红好像是在做结论似的说。

    “嗯。”李永巍的父母亲都点点头表示同意她的看法。

    “永巍,对于这件事你既然不愿意报警,那么你也就别把它放在心上。中考快到了,你一定要振作起来,带领着咱们全组老师们一起去冲刺吧!”林玉媛诚恳地说。

    “好的,你说得很对,这件事我以后不会再想它啦!”

    “这件事嘛!我想你是哑巴吃饺子,心中有数吧!”江枫红盯着他说。

    “嗯。”李永巍点点头。

    这时候,孟姗姗手里提着一大包营养品,正站在李永巍家门口。她听到屋子里的说话声,她从没有关紧的门缝向里瞄,看见是江枫红和林玉媛。她悄悄听了一会儿,慌忙走下楼梯回到了车里,开车走了。这一次,孟姗姗真得很后悔,她恨透了那个鲁莽的大头,她暗暗发誓,以后再也不理这个“打手”了。

    夜里,孟姗姗独自一个人回到了母亲为她结婚准备的新房里,她思绪万千,辗转反侧,久久不能入睡……

    孟姗姗思前想后,回忆起和李永巍的邂逅相识,回忆起和李永巍在杏林的初吻,回忆起和李永巍同居子的甜蜜和充实。

    那时候,她迷人的笑脸每天都像鲜花般地为他绽放,他们俩每晚都像柴草遇见火焰一样地火升腾……

    孟姗姗自己也搞不清楚他们之间的究竟出现了什么问题?怎么他说单飞就单飞了?

    她想了大半夜才勉强入睡了。睡梦中,她梦见自己赤脚行走在海滩上。美丽的海滩上有各种各样好看的贝壳,还有许多正在努力向大海里爬行的小海龟。海鸥时而在空中飞翔,时而畅游在海面上。轻柔的海风吹动着她飘逸的秀发和裙子,这影和蓝天白云一起倒映在海水里组成了一幅美妙绝伦的飞天仙女图……

    忽然,她看到海滩上出现了一串男人的脚印,她顺着脚印往前走,只见前面有一个男人的影。这个影怎么这么熟悉呢?哦,原来他是李永巍。她兴奋地奔跑过去和他紧紧地拥抱在一起。

    “永巍,你怎么也来了?看来我们俩真是心有灵犀啊!”她高兴地说。

    “你走吧!我不想再见到你!”李永巍使劲推开她说。

    “你怎么了?你为什么不理我?你为什么不要我?你为什么要推开我?”

    “为什么?难道你不知道吗?你看看你的杰作!”李永巍扭过脸对着她说。

    她这才发现原来李永巍满面伤痕,血迹斑斑,殷红的血点点滴滴地掉落在松软的沙滩上。

    “永巍,怎么伤得这么严重?”她抚摸着他脸上的伤痕问。

    “你别假惺惺地假装关心我护我,我的伤难道不是你造成的吗?”

    “永巍,不是,真的不是我啊!”

    “我都知道了,你还想继续对我撒谎吗?”

    “永巍,我错了!是那个鲁莽的大头干的,我已经不理他了,你原谅我吧!”她眼里噙着泪说。

    “我这个曾经的美男子已经是伤痕累累,我的脸被破了相了,我的心也在流血!”

    “不会的,不会留下伤痕的,我会给你请最好的大夫医治,我还要给你请心理医生,我也会医好你心灵的创伤。”

    “你是口蜜腹剑的人,我不会相信你的甜言蜜语了!我要远走高飞了!你自己保重吧!”

    李永巍说时迟那时快地纵跃入大海,大海里溅起一片水花,又起了一阵涟漪,一会儿风平浪静了,海滩上只留下了一串男人的脚印。

    她急忙大声喊叫:“永巍!永巍!你会游泳,你快上来啊!你走了我怎么办啊!你再不上来,我也要跟着你去了……”

    她喊叫着惊醒了,看了看手机屏幕,时间是0时33分。她的心在咚咚咚地跳,她用手摸亮了头的感应台灯,拿起手机给李永巍拨打电话,她想向他忏悔。但是,他的手机已经关机。她发了一条信息说:“亲的永巍哥,我错了,你能原谅我吗?你还我吗?我永远你!”

重要声明:小说《鲜花为谁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