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冲霄 书名:鲜花为谁开
    第八十四章

    星期一傍晚,李永巍最后一个离开9年级语文教研组。这些天,李永巍离开学校的时间总是要比平时晚一些,这是他故意要和孟姗姗的离校时间错开。自从他和孟姗姗因为早晨迟到和在办公室里打瞌睡被丛校长狠狠批评了几次以后,他便下决心和孟姗姗分开了。

    李永巍从学校出来骑着摩托车刚刚上了回城的油路,手机就响了起来。他掏出手机看了看,是一个陌生号码。

    “你好!你是哪位?”李永巍犹豫了片刻后接听电话说。

    “你是李永巍吗?”

    “是啊!你找我吗?”

    “我们是你的同学,我们来学校找你,你不在。你在哪里呢?”

    “我刚刚从学校出来,在回家的路上呢!你们都是谁?你们现在到杨柳中学了吗?”

    “你还听不出我的声音吗?你真是贵人多忘事!连老同学都忘了!这样吧!我们哥几个就在学校附近那一片林子里的石头凳子上坐着等你吧!你来了就知道我们是谁了!”

    李永巍不假思索便来到了学校西边有石头凳子的林子里,石头凳子上却没有一个人影。他满腹狐疑地四处寻找,忽然,从树丛后面窜出一个人影,照着李永巍的头便重重地砸了一拳。接着又闪出两个人照着李永巍劈头盖脸拳打脚踢,李永巍猝不及防很快便被他们打翻在地,他们三个彪形大汉还把脚踏在李永巍的上。

    “你们凭什么打人?”李永巍高声喊道。

    “凭什么?你自己还不明白吗?你好好想想你惹了谁?你对不起谁?”一个嘶哑的嗓音说。

    这三个彪形大汉用脚在李永巍的上狠狠蹬了几下后才匆匆逃走了。

    第二天早晨,李永巍脸上绷着纱布来到学校,老师们见此状都大吃一惊。

    “永巍,你在什么地方受的伤啊?是骑摩托车不小心撞到树上了?还是和什么车撞上了?”江枫红关切地问道。

    “唉!都不是!昨晚,我在学校附近被人打了!”李永巍叹了一口气说。

    “谁打的?发生什么事了?”魏强问。

    “我什么都不知道啊!昨晚,我正在回城的路上,突然接到一个电话,电话里的人说他是我的老同学,他说他到学校没有找到我。还说他们正在学校附近的小树林里等着我,让我过去见他们。谁能想到我过去以后就被三个彪形大汉打了一顿。”李永巍脸上流露着痛苦的神说。

    “你报警了没有?”冀瑞云问道。

    “没有。”李永巍痛苦地摇摇头说。

    “你为什么不报警啊!赶快报警去吧!”江枫红说。

    李永巍被人打了的消息不胫而走。丛萍闻讯后来到9年级语文组询问他的伤和被打的原因。她仔细看了看他的伤势后说:

    “这么严重啊!你应该休息啊!你和什么人结怨了?怎么遭受如此毒手?”

    “丛校长,我不妨事,我每天按时在校医那儿换药就行了。”李永巍停了停接着说,“我没有和任何人结怨啊!我昨天想了一夜也不知道是得罪了什么人?”

    “那你应该去派出所立案啊!你为什么不去报案?”丛萍说。

    “算了!这种小案件,又没有一丁点儿线索,我想也不值得兴师动众去破啊!”李永巍两手摊开,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说。

    课间休息时,孟姗姗在校园里遇见江枫红,她拉着江枫红的手问:

    “枫红,我刚才听说李永巍昨晚被人打了,他伤得重不重啊?”

    “哎哟!你怎么就不去看看他呢!真够厉害的!破了相啦!”江枫红叹息着又说,“唉!也不知道他最近得罪了什么人?打得真惨啊!”

    “哦。”孟姗姗答应了一声便慌忙走开了。

    “奇怪!这个人今天是怎么了?神经病!”江枫红望着孟姗姗的背影自言自语地说。

    江枫红忽然想到,这件事莫不是和孟姗姗有关系吗?看她刚才慌乱的样子,联系到孟姗姗和李永巍两人最近的紧张关系,或许这件事就是她指使人干的?想到这里,江枫红觉得心里沉甸甸的。她自我安慰说,但愿这种推测不是真的。

    晚上,孟姗姗把大头约到街心公园。事有凑巧,因为晚上的天气还很闷,所以江枫红晚饭后一个人在家里得难耐,也来到街心公园里散步。看到孟姗姗和大头的背影,江枫红悄悄地跟上去,只见孟姗姗和大头在公园树丛边的长凳子上坐了下来,江枫红绕到树丛后面听着……

    “大头,我问你,你要如实回答。我们学校李永巍老师让人打了,是不是你干的?”只听见孟姗姗问道。

    “姗姗姐,你管他干什么!他耍了你,害得你够惨的了!你不要同他!这小子是说核桃的,总得敲打他几下他才老实啊!”大头不以为然地说。

    “是不是你干的?或者是你指使人干的?回答我!”孟姗姗愤怒地问。

    “姗姗姐,是又怎样?不是又怎样?你管他干什么?我们谈我们的正经事吧!”大头仍然嬉皮笑脸地说。

    “大头,你别打岔!你先回答我的问题!10秒钟以内你老老实实地回答我,否则,我永远都不会理你!”孟姗姗似乎是下了最后通牒地说。

    “是我亲自带着人干的,行了吧!”大头接着说,“小弟是为你路见不平一声吼,该出手时就出手!怎么样?我是你姗姗姐的保护神嘛!今天你一定要好好赏我啊!”

    “我赏你个头!你这个笨大头!让我怎么说你好呢!你下手也太重了吧!你下手也头狠了吧!你有没有看见他那个状况,头上、脸上、脖子上全是绷带,简直就像是从伊拉克战场上下来的伤兵似的。你搞得人家那么狼狈干什么啊!人家是人民教师啊!那样的形象让人家怎么上讲台?唉!你也真是的,拿着鸡毛当令箭!”

    “姗姗姐,你同了,你怜悯了,他让你那样的不开心,你全忘了?”

    “你这样干难道我就开心了吗?你知道不知道,他是我的男朋友,他永远都是我的男朋友!我还准备要和他结婚啊!你是在给我添乱!你是在帮倒忙!他要是报了警,我看你怎么收拾!”

    “一人做事一人当,保证不会牵连到你姗姗姐,我也是替你教训教训他,他的那点皮外伤不会有事的,你尽管放一百个心好啦!姗姗姐,难得见你一面,咱们亲吧!”大头说着就去搂抱孟姗姗。

    孟姗姗挣脱他的胳膊说:

    “你今天要老实点儿啊!上次你灌醉我干那事我还没有找你算账呢!”

    “姗姗姐,你那天可是自愿的啊!怎么?你反悔了?”

    “算了!算了!不和你计较了!不过,那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啊!以后你少动邪念,也不要再和任何人提起你这件不光彩的事了!”

    “唉!真是善变的女人!”大头嘟嘟哝哝地说。

    江枫红听了一阵,生怕被孟姗姗发现,便悄悄地离开了树丛。

重要声明:小说《鲜花为谁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