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冲霄 书名:鲜花为谁开
    第七十八章

    早晨9时许,亮子的轿车出现在乌兰市东方电器城大楼前。亮子从车窗里探出头左顾右盼了一阵后,便转着方向盘把轿车开到电器城大楼左侧不远处的停车场。

    亮子向来衣着随意、疲疲沓沓、不修边幅,可是今天他却特意把自己精心包装了一番。他上穿了一件新潮花格子T恤,还打了一条红色领带,下穿了一条米色西裤。刚刚打理过的头发显得光滑而柔顺,鼻梁上还架了一付茶色蛤蟆镜。俨然一副董事长总经理的派头。

    乌兰市东方电器城综合办公室内,杨姝丽正坐在电脑前敲打着键盘,她在起草着一份《东方电器城店庆总结》的文件。

    杨姝丽自从进入了东方电器城以来,她每天都来得最早,她很珍惜这份工作。虽然她和朱古力有着特殊的关系,但是她没有因为有朱古力这个副总经理罩着而工作拖沓或者颐指气使。她对工作总是十分敬业、吃苦耐劳、踏实肯干,而这也使她在东方电器城赢得了良好的口碑。

    今天早晨在其他员工上班以前她已经提前坐在电脑前工作了一个多小时了,此刻,她觉得腰背有点累,她双手离开了键盘,向上伸了伸,看着电脑屏幕上一行行密密麻麻的黑色小字,她自言自语地说:

    “谢天谢地,终于快要完成了!”

    这时候,亮子推开门走进来。正在综合办公室检查出勤的刘全喜主任看到这个陌生人没有敲门便冒冒失失地闯进来,刘主任虽然心中有些不悦,但是他还是很有礼貌地问道:

    “你好!请问这位师傅有事吗?”

    “我打听一下,杨姝丽是不是在这儿上班?”

    “是的,你找她吗?”

    “对,我要找她。”

    “杨秘书!有人找你呢!”刘全喜向里面喊道。

    “哦,来了!”杨姝丽一边答应着一边迅速保存了文件。

    杨姝丽走过来,看到是亮子,便对刘全喜说:“刘主任,那我出去一会儿。”

    “好的。”刘全喜看着她微笑地点点头说,“杨秘书,你有事尽管去办吧!”

    杨姝丽走出综合办,亮子也跟着走出来。只见她头也不回地走得很快,不一会儿就走下楼梯,走出东方电器城的大楼。

    在楼外的一个街角,杨姝丽才停下脚步。她回过头,用人的目光直视着亮子说:

    “你和黄婉青已经上了,你还来找我干什么?”

    “姝丽,那天的事你听我解释,我那天晚上喝多了……”亮子急忙连珠炮似的说。

    “我不想听!你现在对我说什么也毫无意义了!你滚吧!滚得越远越好!以后不要再来烦我!”她说着便迈开大步要走。

    “姝丽,你别走!”亮子一把拉住她的胳膊接着说,“你原谅我一次好不好?我以后保证不再和她来往了。”

    “让我原谅你?不可能了!你去找你的黄婉青去吧!”杨姝丽摆脱了他的手说。

    “你给我一次改正的机会,就一次,行吗?”亮子说着又要拉她的胳膊。

    “别在大街上拉拉扯扯的!你改不改正对我来说毫无意义!我还有事!”她狠狠地甩开他的手,头也不回地向着电器城的大楼走去。

    “唉!你好狠心!”亮子无可奈何地叹息了一声,他望着她的背影,一直到她的影从他的视线里消失。

    亮子今天来找杨姝丽,本来是想让她重新回到自己的边,他没有想到以前一向温顺的她,这次却一点也不给他面子而毅然决然地拒绝了他。

    亮子想到自己现在的处境,他真后悔。自从他和黄婉青搞在一起后,他不仅失去了杨姝丽这个漂亮女朋友,而且他的加油站也被黄婉青母女控制了,如今他已经陷入了“人财两空”的困局之中。

    那天晚上,杨姝丽从翠玉湖宾馆回城路过亮子加油站给亮子送水果时看到的一幕,其实是黄婉青母亲伙同女儿黄婉青精心策划的,而那天晚上对于亮子来说,温柔过后就是他恶梦的开始……

    黄婉青的父亲早年在一次意外的车祸中死亡。父亲死后,可怜的黄婉青在母亲的威下刚刚读完初二第一学期就辍学了,辍学的原因是母亲嫌供她上学花费太多。母亲呵斥她说:

    “一个女孩子家,以后找个好男人不愁吃穿就行了,还要去读什么书!再说了,我一个寡妇人家哪有余钱去供你读高中读大学?”

    黄婉青哭闹了几次也无济于事。她辍学后在家待业了几年,后来才进了亮子的加油站。

    两年前,黄婉青母亲在玩麻将中认识了一位外号叫“耗子”的“麻友”。耗子的真名叫蒿梓。

    耗子得知黄婉青母亲是寡妇以后,便想方设法地和其近乎。

    耗子说他在炒股。他经常煞有介事地在黄婉青母亲面前炫耀自己炒股赚了许多钱,引得黄婉青母亲心里直痒痒。

    有一天晚上麻将大战结束后,耗子主动和黄婉青母亲搭讪说:

    “今天麻将散得早,我去朋友家里送钱,咱们是顺路。”

    “哦,你朋友家在哪里?”

    “就在距离你家不远处的公园附近呢!”

    “哦。”

    “我替朋友炒股,昨天赚了一大笔,今天我给他从银行已经提出现款来,现在去送给他。”耗子说着便从他贴的衣服里掏出两大叠钱还用手把钱抖了抖说,“你看,给他赚了这么多呢!不知道他又会怎么感谢我!”

    “一次炒股就能赚这么多啊?你真有本事!”黄婉青母亲惊奇地说。

    “是啊!今年我的财运特别好,买什么股票都牛!”耗子洋洋得意地炫耀着。

    “嗯,炒股票是得靠财运,真羡慕你!”

    “大姐,你不想玩玩股票吗?这钱好赚得很啊!”

    “我不懂得这一行啊!”

    “你不懂得没有关系嘛!你要是愿意玩玩这个,我可以帮助你嘛!”耗子眨巴着小眼睛说。

    “我听说股票不好玩,遇到股价一跌时惨绿一片,马上就亏了!”

    “大姐,说这些话的都是些不懂得股票玩法的人。我们是瞅准机会钻进去赚他一笔就出来,谁管他股市的涨跌呢!只要自己买的那几种能赚不就行了嘛!那万绿丛中还有一点红呢!”耗子小眼睛转了转又说,“你要是不放心的话,你就先少炒点,等到有了收益你再加大投资力度,怎么样?”

    “哦,我再考虑考虑吧!”黄婉青母亲低着头边走边说。

    “大姐,有我替你打理,你还考虑什么啊?这是稳赚不赔的好事啊!你知道外国有个索罗斯吗?”

    “不知道。”

    “他一心玩对冲基金,结果做到金融大鳄了!”耗子接着说,“大姐,你听我的没错,保证你有很好的收益啊!”

    他们边走边聊着,不知不觉已经走了很长一段路。黄婉青母亲停下脚步对耗子说,“你朋友家还没有到吗?已经到我们家门口了,你要不要进来坐坐啊!”

    “好吧!来认认大姐的门也好。”耗子喜笑颜开地说。

重要声明:小说《鲜花为谁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