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冲霄 书名:鲜花为谁开
    第七十七章

    傍晚,闫达明从俏佳人咖啡店出来后直接来到乌兰市东城区派出所,他找到了分管责任民警潘伟说明了况,潘伟当即表示支持说:

    “促进家庭的文明和谐,关孩子的健康成长,这些也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责任,我们随机应变去做做工作吧!”

    “对于这户的况,你了解多少?”闫达明问道。

    “户主何益发原来是一个老实巴交的人,他原来也没有什么不良嗜好。他在乌兰市的一家铜制品厂工作。这几年,由于电磁炉、电壶等家用电器的普遍应用,所以,传统的铜制品,如铜火锅、铜茶壶等产品的销路一直下滑,那些做工精致的手工铜制品除了在一些边疆和草原地区还有一些市场外,放到超市几乎无人问津。现在,这家铜制品厂已经处于停产状态,他们厂里平时留了几个人,只是零零星星销售一些过去生产的库存产品。何益发早已因为厂子停产回家了,他可能是因为闲得无聊而玩上麻将了吧!”潘伟考虑了片刻接着说,“不过,具体况还得我们去好好了解一下。”

    “嗯,但愿我们去了就能凑效,彻底解决他们家里因为打麻将而影响了孩子学习的这个燃眉之急。”

    “走吧!试试看吧!”

    “好的。”闫达明点点头说。

    不一会儿,他们的摩托车就风驰电掣般地消失在街道上流光溢彩的灯影中。

    何艾家的客厅里,此时烟笼雾绕,麻将声啪啦啪啦地响着。打麻将的人聚精会神不知疲倦,他们从上午开始到现在已经连续“战斗”了十几个小时了。

    卧室里,何艾一边啃着一块方便面一边在做数学题。客厅里对她的干扰她无能为力了,只好听之任之了。屋外传来了一阵敲门声,何艾母亲在客厅里喊:

    “艾子,你睡了没有?你去看看谁在敲门啊?”

    “哦,来了!”何艾答应着走到门口,朝门镜看着又说,“请问您是谁啊?”

    “何益发在家吗?”

    “爸,找你的。”

    何艾把门打开,闫达明和潘伟走进来,玩麻将的人看到是两位民警,都吃了一惊,顿时慌了手脚。

    金黄头发女人眼疾手快,她双手把麻将桌上的桌布兜起来,一块块的麻将牌哗啦啦地迅速聚合在一起。何益发的老婆也忙着把赌资藏在怀里,用胳膊摁得紧紧的,生怕露出了马脚。麻友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他们都捏着一把汗,偷偷地观察着两位民警的脸色……

    闫达明和潘伟早已看得一清二楚,他们俩根据何益发老婆藏起的那一点钱分析判断出这几个人玩得并不大,打得只不过是“小麻将”而已。

    闫达明和潘伟坐在沙发上交换了一下眼神后,潘伟对何益发说:

    “老何,你们不欢迎我们吧?你看,我们来得不是时候,打搅了你们玩了!”

    “没有,一点儿也没有打搅我们,我们正打算散了呢!欢迎!欢迎啊!”何益发急忙分辩说。

    “老何,你应该认识我吧?”潘伟又说。

    “认识,认识,你是咱们社区的片警潘同志嘛!”

    “老何,今天来是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潘伟用手臂指了指同伴接着说,“他是市局的闫达明同志,最近经市局批准,咱们社区派出所要成立一个治安联防巡逻队,知道你现在也不用去厂里上班,巡逻队想吸收你参加,不知道你愿意不愿意?”

    “这待遇是多少啊?”何益发摸着脑门问道。

    “市政府和市公安局都给予经费支持,初步定下来是每人月薪1000元,你考虑愿不愿意?”潘伟说。

    “这样的大好事还能不愿意吗?现在厂里不景气,我已经两个月没有在厂子里开过工资了,赚不了钱不说,闲也闲得很发慌啊!”何益发用手指敲打着麻将桌接着说,“你们看,现在每天只能玩这个,也是迫不得已啊!这打麻将还影响了孩子的学习哩!”

    “这姑娘长得好聪明啊!读中学了吧?”闫达明看着何艾问道。

    “今年考高中呢!”何艾回答说。

    “我们真是糊涂啊!整天玩麻将影响了孩子的学习,孩子对我们意见大着呢!”何益发老婆说着还抹了一把泪。

    “陆康,你也不该再赌了吧?你看人家的孩子快要考高中了,你们整天乌烟瘴气的,像话吗?”潘伟看着酒糟鼻子说。

    “是,是,潘同志,你说得对,我以后不赌博了。”

    “陆康,你应该找点正经事做,比如说,你可以做点小买卖什么的,也行吧?你可不能再这样游手好闲了!”潘伟义正词严地说。

    “是,是。”酒糟鼻子连声说。

    “尹红梅,你那小男孩今年读3年级了吧,你每天三更半夜地出来打麻将,孩子你不管不顾了吗?”潘伟看着金黄头发女人说。

    “孩子一直和他在一起呢!”尹红梅说。

    “那你还有你的老公啊!你也不管了?”潘伟说。

    尹红梅低下头没有说话。

    “尹红梅,你以后也不赌了吧?”潘伟追问她说。

    “不赌了。”尹红梅低着头小声说。

    “你们以后就不要在这里赌博了,让这孩子有个好的学习生活环境,你们都同意吧?”闫达明义正词严地强调说。

    金黄头发女人和酒糟鼻子急忙站起来要走,潘伟和闫达明也站起,潘伟叮咛说:

    “老何,我们也走了,明天你到社区报到吧!”

    “嗯。”

    “谢谢你们了!”老何老婆看着两位民警说。

    “不客气!我们应该做的。”潘伟说。

    何益发和妻子把民警送到楼下,他们仍然依依不舍地看着民警骑上摩托车,直到摩托车消失在灯影中。

    “多好的人啊!他们处处想着我们!”何益发的妻子感慨地说。

    “嗯,这么点事就把你感动了?”何益发说。

    “林老师上次就不让咱们玩牌了,你就是不听,今天让潘同志他们看见了,影响多不好啊!”老何妻子后悔地说。

    “有什么大不了的啊!打麻将的人多得是。”何益发满不在乎地说。

    “这么说,你以后还要赌博?”

    “我明天就要去参加巡逻队了,我还赌什么呢!”

    “老何,你说话算话吗?我就再相信你一回吧!”

重要声明:小说《鲜花为谁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