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冲霄 书名:鲜花为谁开
    章节内容中不要含章节标题。为了避第七十四章

    孟姗姗和大头在夜来香歌舞厅附近的大街上戏剧地偶遇后,她随着大头来到附近的一家餐馆用餐。老同学在一起自然都很随便。他们频频举杯,你来我往。几杯酒下肚后,在酒精的作用下,两人更是无拘无束,聊兴越来越浓,大头的声音也越来越高。

    “大头,我真羡慕你。你虽然没有考上大学,但是你活得很快乐,很充实,你现在什么都不用愁啊!”

    “姗姗姐,你甭笑话我了,我这算什么啊?社会渣滓!”

    “你别自己作践自己了!姗姐就看见你好嘛!你看,你媳妇有了,连儿子也有了!”

    “我那女人不行!没有档次,没有品味,没有文凭!家庭大学屋里系的嘛!哪里比得上你啊!”

    “可是姗姐我现在还是孤家寡人啊!你当初为什么不娶你姗姐呢!”

    “姗姗姐,你醉了!我当初敢娶你吗?我连想都不敢想啊!你在咱们班里连正眼也不看我一眼,后来,你又考上了大学。你是天上的凤凰,我是只鸡啊!”

    “行了行了!我也没有你说得那么高尚,那么高贵!最后,我也是做他人妇。可惜你已经有了妻子了,不然的话,姗姐我现在就嫁给你这个野蛮男友!”

    “姗姗姐,你真的会这样想?”

    “那当然了!你现在是大腕了嘛!姗姐我羡慕你啊!”她举起酒杯接着说,“来,大头,我们继续干!喝他个一醉方休!”

    他们俩不停歇地喝着酒,孟姗姗脸色通红,眼光变得迷离。

    “姗姗姐,我想问问你,你现在有意中人了没有?”

    “女孩子的个人**按道理是不能随便问的,不过,姗姐我今天喝多了,我就告诉你吧!姗姐我被人耍了!”

    “谁他妈的吃了熊心豹子胆了敢来欺负你!”大头举起酒杯,脖子一仰一饮而尽后,把杯子一摔说,“你告诉我,我去收拾他!”

    “算了,你别管闲事了!”

    “不能!这件事我非管不可,这么重要的事不能算是闲事,你告诉我,他是谁?”大头又喝了一杯酒后说,“姗姗姐,你忘了没有?那一年夏天,你晚上回家时被两个小流氓欺负,还是我给你解围的嘛!”

    “记得,你这个大英雄,总是在我最需要的时候能够及时出手帮助啊!”

    孟姗姗清楚地记得大头曾经为她“见义勇为”过一回。

    那是在她读高二的时候。一个夏的夜晚,孟姗姗在学校上完晚自习回家的路上突然遇到一场雷雨,一时间电闪雷鸣,风雨大作。她赶忙下了自行车,跑到墙角处避雨。忽然,跑来两个20岁上下的男子,他们一左一右地站在她的旁边。孟姗姗感到有些不妙,便慌忙推着自行车躲闪。却被他们拦住了去路。其中一个长得胖胖的男子趁机伸出手在她的脸上摸了一把说:“这个小妞肯定够味儿!”孟姗姗高声呵斥他们说:“你们不要脸!你们想干什么!你们赶快离开!我喊人了!”另一个留着鸡冠头的男子说:“这里没有你的警察叔叔,你喊也是白喊。乖乖地和我们玩玩,再去陪我们喝上几盅,我们就放你回去。”胖子还低下头撩开她的裙子……

    孟姗姗眼里冒着怒火,她一边往后退一边大声喊叫着:“快来人啊!抓坏人啊!”留着鸡冠头的男子急忙伸出手捂她的嘴,他还威胁说:“不许叫,再喊叫打死你!”

    正在紧急关头,在前面躲雨的大头听到孟姗姗的喊叫声跑过来了,他看到孟姗姗被留着鸡冠头的男子捂着嘴卡着脖子,他照着鸡冠头便挥了一拳。胖子见同伙挨了打,便凶相毕露地掏出一把匕首对着大头的体划拉着。大头躲闪不及,胳膊被划开一道红印,淋漓的鲜血流出来。鸡冠头看到同伙伤了人,赶忙拉着胖子说:“快跑吧!快!”他们俩一溜烟地跑了……

    孟姗姗把当年大头出手相救的景说了一遍,大头听完后激动地说:

    “你这个当事人比我还记得清楚啊!那次是他们跑得快,要不然我非揍得他们滚尿流、哭爹喊妈不可!现在你告诉我,到底是谁欺负你了?”

    “喝酒!喝酒!喝完告诉你!”

    大头喝完后,把酒杯倒过来说:“看到了吧!喝得一滴不剩!告诉我吧!谁耍你?”

    “好吧!我告诉你,是李永巍。”

    “李永巍,他是哪里人?”

    “郊区杨柳中学的啊!唉!说起来就伤心啊!不过,这件事你不要管,我不用你管。”

    “姗姗姐,等着我给你出出气!”

    孟姗姗没有说什么,她伏在饭桌上,低着头打盹。

    “姗姗姐,你醉了?”

    “我没醉。”孟姗姗一只手摆动着说。

    大头推开雅间门,喊来女服务生埋单,女服务生拿着菜单走进来说:

    “雄哥,总共588元,是个吉祥数哦!”

    “大头掏出一叠百元大钞扔在桌子上说,剩下的你拿着吧!”

    “谢谢雄哥!”女服务生拿着钱笑盈盈地走了出去。

    “姗姗姐,咱们走吧!”

    “嗯。”

    大头拉着孟姗姗,孟姗姗踉踉跄跄地走到轿车旁。

    “姗姗姐,车钥匙。”孟姗姗掏出钥匙,大头打开车门,把孟姗姗扶上车,他坐在方向盘后面,车子很快就发动了起来。

    看着已经醉倒了的孟姗姗,大头不欣喜若狂。他觉得这个曾经高傲的像公主格格一样的美女,如今比以前更加迷人更加有风韵。他想,要说自己一直都对她垂涎三尺也不为过啊!他贪婪地看了看依然处于迷醉状态的美女后,便放心大胆地提高了车速,驶出市区后,轿车风驰电掣般地驶向郊区的一处煤场。

    煤场设在乌兰市区的东南方,距离市区大约有8公里。这里大大小小的煤场有30多家,大头开设的煤场算是中等的一家。远远望去,各家煤场堆放的煤堆像一座座黑黝黝的小山包似的,空气中到处弥漫着浓重的煤尘的味道。

    大头在一处栅栏门前按响了喇叭,看护煤场的张老头从值班室向栅栏大门望了望,看见是大头回来了,便打开了栅栏大门。

    大头把孟姗姗扶到他在煤场的休息室,他把她抱到上。

    他迫不及待地脱下她的衣服,使她仰面朝天地躺在上,她优美的玉体一览无遗地展现在他的面前。他顷刻间便惊呆了。他边也有女人,但是和眼前的“睡美人”相比,他之前的女人真是相形见绌啊!

    他陶醉了。他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完美的体曲线,这洁白无瑕的肌肤,这圆润丰满的双峰,这摄人心魄的花瓣……

    孟姗姗无与伦比的媚体态使大头自惭形秽,他后悔自己使她迷醉。他想,他和姗姗姐也算得上是青梅竹马的好朋友,他不应该趁她在昏睡的时候得到她,他还应该是姗姗姐的“护花使者”。

    他恋恋不舍地吻了吻她的花瓣后,把她的衣服放在她的边。

    他正要离开她的时候,她却醉眼朦胧地看着他,一把拉住他的胳膊说:

    “永巍,你终于回来了,我好想你啊!我现在一点儿力气都没有了,你抱抱我吧!”

    他闻到她上的一股香味,他不意乱迷了……

    免您的稿件丢失,请勿在线直接创作。

重要声明:小说《鲜花为谁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