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冲霄 书名:鲜花为谁开
    第六十八章

    星期上午,孟姗姗和李永巍应邀到杜月英家里玩麻将。让李永巍没有想到的是,这一天的麻将竟然打到午夜时分才勉强收场。为什么玩这么久呢?这是因为王富安一心想把自己的败局挽回来,所以他坚持要玩个“持久战”。不过,玩了这么久也没有挽回他的颓势,直到结束,王富安翻盘的希望仍然落了空。

    “王富安太不像话了!硬是让我们陪着他玩了这么久!”坐在轿车里的李永巍说。

    “岂止不像话!简直是人渣!我了解他!他欠人家的钱从来都不还。何况是这种打麻将输了的呢!你看,他输多少都不掏腰包啊!”孟姗姗一边开车一边愤愤地说。

    “以后杜月英再让我们去玩牌,你一定要找借口推辞掉。他们这种人,我们还是离得远远的吧!”

    “哦。”孟姗姗说,“有时候我是不好意思回绝她,毕竟都是在同一所学校共事嘛!”

    “有啥不好意思的?不义之人莫相交嘛!记住啊!”

    “哦。可是我觉得杜姐和王富安不一样,她关心人的,我和杜姐相处得还不错呢!”

    “我觉得她和王富安是一丘之貉、臭味相投!”

    “哦。你这么评价他们?”

    “那当然!”李永巍气愤地说,“我早已看透了他们,彻头彻尾彻里彻外地看透他们了!”

    孟姗姗的轿车很快就到了孟母为女儿结婚准备用的新房楼下了。孟姗姗把车开进了车库。

    卧室里,柔和的灯光下。孟姗姗和李永巍还没有来得及脱衣服就迫不及待地搂抱着躺在柔软的席梦思上。孟姗姗还不停地抚摸着他的胳膊。

    “这么晚了,快睡觉吧!今天我们俩的‘功课’免了吧!”李永巍说。

    “我不嘛!我需要你!我要你好好亲亲我!好好表现!”孟姗姗依偎在他的怀抱里撒起来。

    “好了!我依你!我才知道,你这个女色鬼比起好色的男人来都毫不逊色啊!”李永巍笑着说。

    “随你怎样说吧!反正我每天都需要你抱着我亲着我,让我成为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她的脸上漾着笑意。她把自己上的衣服一件件地脱下来,随手扔在头柜上说:

    “我们要珍惜这几天难得的好时光,要让每个美妙的夜晚都过得有滋有味**摄魄。妈妈前天给我打电话说,她要在下星期回来,她回来以后是不会让我每晚夜不归宿的,到那时,我们想这样放肆地亲就难了!”

    “你妈妈还会干涉你的私生活吗?”

    “你也见过她,不过你还不了解她。她把我管束得很严呢!妈妈像一个封建家长似的,不让我干这,不让我干那,简直是想用过去那种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动的条条框框来束缚我。我真想和你赶快成个家,尽快摆脱她。”

    “哈哈哈,真是一物降一物。看来,你很怕你的老妈啊!”他一边脱衣服一边笑着说。

    “永巍哥,你磨磨蹭蹭的干什么!你看看现在都几点了?过一会儿天就亮了!”

    “好吧!你这个催命鬼!一会儿一定饶不了你!今天非吃了你不可!”他说着便一把将她搂抱起来。

    姗姗就势把自己光洁的体依偎在他的怀抱里,她双手揉着他的子说:

    “你快吻我吧!我巴不得天天让你吃几回呢!我违抗我妈妈的‘懿旨’,执意来到杨柳中学就是为了这一天,就是为了永远和你在一起开开心心的嘛!只可惜你这个榆木脑袋不开窍!要不然,我们早就生下小宝宝啦!”

    “好事多磨,现在你已经心满意足得意忘形了,你还一个劲儿地埋怨我干什么啊!”他抚摸着她的子说,“你也不好好想一想,要是没有你的特许,我敢对你有任何非分之想吗?我就是有这个色心也没有这个色胆啊!”

    孟姗姗眯缝着眼睛不再说什么了,她双手搂着他的腰,她滑腻的肌肤紧紧地贴着他。他用舌头撬开她粉嫩的双唇,甜蜜地品尝着她的玉液琼浆。

    他的吻他的深入每一次都像是带着魔力似的,使她沉醉使她狂喜使她贪婪使她一次次地失去自我,使她一次又一次深深地感觉到被他时的舒爽,这种感觉这种享受真是无法用语言来表达。

    颠鸾倒凤的**过后,他们进入了甜美的梦乡……

    昨天玩麻将的疲劳加上夜里的亲昵,使他们睡得酣畅淋漓。孟姗姗一觉醒来时,东方的太阳已经照到窗帘上。她看了看石英表,已经是7时30分了。她急忙推了推李永巍说:

    “你快起吧!要迟到了!”

    李永巍像弹簧似的从上弹起来说:

    “怎么不早叫醒我?赶快洗脸吧!早餐也来不及吃了!”

    他们急急忙忙去洗漱,孟姗姗也顾不上细细化妆,她草草地描了描眉,点了点淡淡的唇膏,便匆匆下楼。不大一会儿,他们的轿车已经奔驰在郊区宽阔的公路上。

    乌兰市杨柳中学校园里,学生正在做早,校长丛萍和副校长薄琼也站在学生队伍旁边和同学们一起锻炼。这时候,孟姗姗的轿车快速驶来,后排几位学生慌忙闪开给轿车让路。

    轿车转了一个弯后停在校园内的停车点。

    孟姗姗和李永巍下了车,丛萍恼怒地走过来质问他们说:

    “你们在校园内还开得那么快,像话吗?这里是你们飙车的地方吗?”

    “哦,是这样的,今天我们来晚了,所以车子可能开得快了一些。不过,也没有发生什么事嘛!我们也没有撞到任何人嘛!”孟姗姗不慌不忙地说。

    “你们看看,你们有车还来得这么晚!整整迟到了40分钟,你们在干什么啊!”丛萍余怒未消地看了看手表接着说,“我本来不想批评你们,可是,你们最近已经迟到5次了,不顾别的,你们也得顾及自己的脸面吧!你们这样做,让同学们和老师们怎么看?是向你们看齐向你们学习吗?”

    “有什么大不了的!我们以后注意点儿就行了嘛!”孟姗姗不以为然地说。

    薄琼副校长也走过来,她看着李永巍和孟姗姗说:

    “你们这样的行为,怎么能够让你们教育的学生心悦诚服呢?”

    “李老师,你现在好大的架子啊!你让老师们怎样看你啊?不要忘记,你是组长啊!”丛萍意味深长地说。

    “行了!你们不要小题大做!”孟姗姗说着又拉着李永巍的手对他说,“永巍,我们走!”

重要声明:小说《鲜花为谁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