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冲霄 书名:鲜花为谁开
    第五十章

    这几天,王丽的胃更加难受了,她呕吐的次数也明显增多了,有时候感觉好像是要把整个胃都会吐出来似的。而在不呕吐的时候,她又特别想吃一些杏脯之类又甜又酸的果品。她隐约地感到了一种不安,她曾经听说过“酸儿辣女”的俗语,莫不是自己有了……

    她不敢想下去了,先去医院诊断以后再说吧!

    星期上午9时许,王丽来到了乌兰市新桥妇幼保健院。这是乌兰市一家规模较大,设备也较齐全的无假医院,这家医院主要承担妇科、儿科的诊治以及社区卫生保健服务等。由于这家医院有几位在妇女儿科方面有较深造诣的医术精湛的名大夫,所以,四邻八乡的患者都不惜长途跋涉,慕名前来就诊。每天,看病的像赶集似的异常多。据统计,这家医院每年接诊的患者可达50000人次之多,医院每天都是在超负荷地高速运转。

    王丽今天恰好赶上了就诊病人的高峰时段,她足足等了50多分钟才走进了妇科的门诊室。

    “怎么了?”女大夫一边在诊断书上写着就诊者的基本况一边问道。

    “我最近总是恶心呕吐,胃特别难受。”王丽低声说。

    女大夫看着她笑眯眯地说:“结婚了吧!”

    王丽不敢正面回答,只是不置可否地像是点头又像是摇头地表示了一下。

    “做个化验吧!”女大夫给她开了处方说。

    她拿着处方走到化验室,化验室的大夫给了她一个小瓶子。她按照吩咐到卫生间取了尿样,交给了化验室。

    “妊娠反应!”化验的结果像一声闷雷似的震得她全不寒而栗。她感到从未有过的无助于失落,在她的心里,这时候就好像已经到了世界末……

    她把诊断书匆匆地塞进包包里,茫然地迈着沉重的脚步走出了医院拥挤嘈杂的门诊大厅。

    她怎么也想不通。她和他只亲密了几次,那自然而然的几次欢,怎么竟留下了这个祸根?早知道是这个结果,她就应该坚决拒绝他啊!她想,如果她和他已经结了婚,那么她一定不会后悔,也一定不会害怕,可是,偏偏他们还在学校读书,年龄又小,这该怎么办呢?

    她回忆起和他的故事,虽然心里依然是甜甜的,但是,对于她肚子里的小东西,她有些恨有些怕……

    那是在一年前,也是在夏天。一天上午放学后,同学们都一窝蜂似的涌出教室,各自回家去了,偌大的教室里只剩下前排的她和最后排的他。

    她拿出数学练习册,旁若无人地做起题来,仿佛教室里只有她一个人似的。他慢慢地走过来坐在她的旁边笑眯眯地看着她说:

    “王丽,已经放学了,你还在用功呢!怎么不回家啊?”

    “家里没有人,回不回去不都一样吗?王大公子,你怎么也不回去啊?”

    “唉!咱们是同病相怜啊!我爸爸妈妈也都是不回家的主啊!”

    “哦,原来我们是彼此彼此啊!”

    王丽的爸爸妈妈在乌兰市经营着一家服装店,生意很忙,夫妻俩吃饭也是迟一顿早一顿的,他们根本顾不上回家给孩子做饭。王丽放学以后经常是在家里泡方便面,有时候也到外婆家里吃一顿。苏晓阳的爸爸妈妈都是乌兰市的局级领导干部,工作之忙自然不必说,他们俩不是开会就是应酬,经常不回家里吃饭,苏晓阳早已成了学校附近各个餐馆的常客了。

    “王丽,你快别废寝忘食了,现在已经到了吃饭时间,咱们走吧!今天我请你!”苏晓阳用手指敲打着桌子说。

    “不用了,你自己去吧!我一会儿回家啃方便面去。”王丽合上练习册说。

    “走吧!走吧!咱们今天去‘妈妈菜馆’吧!这个菜馆新开张不几天,这几天去吃饭还有优惠呢!我还没有去过呢!你去过吗?”

    “连苏大公子都没有去过,本小姐孤陋寡闻,这个饭馆名都是初次听说,更甭说是去吃饭了。”

    “好哇!今天我们一起去品尝品尝,如何?”

    “算了吧!我哪能和你比?你财大气粗,我囊中羞涩,还是你自己去品尝吧!”

    “今天不用你花钱,你看,我这里有的是。”苏晓阳从裤兜里掏出几张百元大钞抖了抖说,“这些足够了吧!”

    望着他诚恳的眼睛,王丽也不再坚持了,她随着他走出了教室。

    “妈妈菜馆”坐落在有着五花八门食肆的“美食街”,这里有传统的八大菜系,有特色小吃,还有面食馆、韩国馆、式料理等,令人目不暇接。看着食客们桌子上摆着的色香味俱全的美味佳肴,如果有最挑剔的嘴巴,大概也能得到最大程度的满足。

    苏晓阳和王丽来到有着醒目招牌的妈妈菜馆门前,他们俩还没有迈进门槛的时候,只见一位女服务生就对他们俩鞠躬说:“欢迎光临!”

    他们俩刚刚迈进门槛,另一位笑盈盈的服务生小姐迎上来说:“要雅间吗?请随我来吧!”

    服务生小姐把他们俩带进一个雅间,给他们俩倒了茶水,接着又递上一本菜谱说:“请点菜!”

    苏晓阳翻看了一会儿,便把菜谱递给王丽说:“想吃什么?你点吧!”

    王丽把菜谱推给苏晓阳说:“我不常下饭馆,还是你点吧!随便什么都行啊!”

    苏晓阳一边翻看着一边说:“那就要酱爆茄子、拔丝红薯、末炒苦瓜、炸鸡翅、红烧鱼,主食要米饭,再来两瓶啤酒吧!”

    服务生小姐点着头边走边说:“好的,请稍等。”

    饭菜上齐以后,王丽看着桌子上的饭菜说:“你要了这么多,能吃完吗?”

    “不多,我们多吃点。”

    他斟满酒杯后举杯说:“王丽,你也端起酒杯吧!为我们俩第一次在一起吃饭干杯!”

    “我不会喝酒,你自己喝吧!”王丽推辞说。

    “喝一点不会有事的,这是啤酒,不会喝醉的。”

    他们俩碰了杯,王丽喝了一小口,苏晓阳一仰脖子一口气喝下了一杯。

    自从那一天以后,苏晓阳三天两头约王丽下饭馆,学校附近以及城郊结合部的饭馆都吃遍了。

    两个月前的一个星期六,苏晓阳邀王丽来到他家里。王丽还是第一次来,她好奇地打量着这个陌生的环境。她没有想到苏晓阳家竟然这样气派,王丽从来没有见到过这么富丽堂皇的屋子。她小心翼翼地从客厅走到餐厅,又走到卧室,一间一间地参观了一遍。

    苏晓阳从冰箱里取出几听易拉罐啤酒、一听鱼罐头,放到了客厅的茶几上。他打开了易拉罐递给王丽。他又用吃西餐的叉子扎起一块鱼,嬉皮笑脸地送到王丽的嘴边说:“你吃吧!”

    “我自己来吧!”王丽接过叉子说。

    “王丽,同学们说咱们的话,你听到了没有?”

    “没有啊!他们说什么了?”

    “他们说我和你在搞对象呢!”苏晓阳看着她的表接着又说,“他们还说你是我的老婆呢!我听了这些话以后真不好意思和你说啊!”

    “你别听他们胡说!我们有什么事吗?什么也没有啊!”王丽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说。

    “哦。”苏晓阳一边答应着一边打开了电视机放起了影碟,里面一些男女拥抱接吻的镜头很多,还有上戏。苏晓阳挨近她的体,目不转睛地紧盯着她凸起的部,他还伸出手来触到她滑腻的肌肤。他开始把他的嘴唇往她的脸上凑,在他的唇快要接触到她的脸上时,她忽然把头低下来躲闪过了他的亲吻。苏晓阳看着她妩媚的面庞和她羞的神态,他的心里早已按捺不住了,他突然把她拦腰抱住,使她的子动弹不得。他低下头蛮不讲理地含住了她的唇瓣。她让他吻得有些喘不过气来,好不容易才摆脱了他舌尖的纠缠,她气喘吁吁地说:

    “苏晓阳,你这个坏小子,你想干什么啊?”

    “我们亲亲嘛!这有什么啊!”

    “我们不可以的,我们年龄还小啊!”王丽提醒他说。

    “小什么啊?我们眼看着就要毕业了,眼看着就要分开了,我们亲吻一次也好嘛!要不然,等到毕业分开了,后悔也来不及了!来吧!我们就一次,行吗?”苏晓阳说着又伸手搂住了她的小蛮腰。

    “你亲吧!你亲吧!”王丽把脸仰起来赌气说。

    苏晓阳这次很顺利地含住了她的舌尖吸着,他享受着她柔软的唇瓣和滑腻的肌肤。这个色胆包天的男孩还趁机侵入了她的私密地带……

    始料未及的是,就是这几次的亲密接触,使她怀孕了。

    王丽知道自己怀孕以后告诉了苏晓阳。

    “怎么办?”王丽焦急地看着他问道。

    “请假,要不咱们退学吧!”

    “学也上不成了,真倒霉!都怪你!”王丽无可奈何地说。

重要声明:小说《鲜花为谁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