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冲霄 书名:鲜花为谁开
    第四十三章

    双休对于林玉媛来说,照样是最忙碌的子。星期六,她忙着走访了几位学生家长,到晚上7时许才回到家。母亲早已准备好了晚饭。等到女儿擦了一把脸后,母亲就把饭菜端上了餐桌。香喷喷的一盘素炒黄瓜条和一盘丝炒蒜苗,母亲还为女儿准备了一瓶啤酒。女儿揭开电饭煲,给妈妈盛了一碗米饭,自己也盛了一碗,她夹了一些菜,便狼吞虎咽地吃起来。

    “媛媛,你慢点吃啊!你这样囫囵吞枣地对肠胃没有好处,应该细嚼慢咽啊!”

    “哦,妈妈,您也吃吧!别光看着我,女儿又不是小孩子了,还用您这么心吗?”

    “妈看到你最近瘦了,脸也晒黑了,妈心疼女儿啊!你这些天太疲劳了。其实,双休你应该悠着点,少安排一些家访才对啊!”

    “他们眼看就要毕业了,我刚接上这个班,总得见见家长吧!您放心,女儿没有那么气,累不倒的。”玉媛一边夹菜一边说。

    “天气这么,你整天在外面跑,水也顾不上喝,不上火才怪呢!”母亲嗔怪她说。

    “哦,女儿以后注意就是了。”

    手机铃声响了,林玉媛看了看是江枫红打来的。

    “玉媛妹妹,我该怎么办呀!”江枫红在电话里说着便呜呜咽咽地哭了起来。

    “枫红姐,你好好说,怎么了?”

    “朱古力又不回家了。”

    “哦,是因为你老公。他到哪里了?你知道吗?”

    “前些天他说要到外地出差,就走了。昨天夜里,他们单位的同事给我往家里打电话找他,我说朱古力出差了还没有回来,这位同事说,没有啊!我们朱总这几天一直上班呢!我今天到电器城找他,他果然没有出差。我质问他为什么要骗我?他就向我吼叫,还说要和我离婚呢!”江枫红抽泣着诉说着。

    “枫红姐,你先不要着急,要沉住气,要冷静,好吗?”

    “我哪能不生气呢!他竟敢明目张胆地欺骗我。玉媛,你说,我该怎么办?”

    “一时半会儿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比较合适,你先不要着急,你安定安定绪后,我们再商量下一步的对策,这样行吗?”

    “哦,你现在有时间吗?”江枫红问道。

    “我刚刚家访回来,正在吃饭呢!今天不早了,明天我找你吧!”

    “好吧!再见!”

    “再见!”

    林玉媛和江枫红通了电话以后,林玉媛觉得心里很堵,她的食一下子没有了。她闷头又吃了几口,便放下了碗筷。

    “妈,您慢慢吃,我吃饱了。”

    “哦,你吃得不多,有什么心事能不能和妈妈说说?”

    “妈,江枫红的丈夫要和她离婚呢!”林玉媛停了停又接着说,“刚才她在电话里还在哭呢!听着她伤心的哭声,我的心里也很不好受。”

    “他们这小两口的婚姻是怎么了?是感不和?还是婆媳之间闹矛盾了?”

    “这些都不是。是他丈夫喜新厌旧,在外面拈花惹草了!”

    “哦,知不知道对方是谁?让江枫红直接找这个女人谈一谈,或许可以挽救。”

    “妈妈,我也这样想过。”

    “不过,一定不会一帆风顺,这是个棘手的问题啊!”

    “只能是死马当做活马医呗!不管怎样,总得试一试吧!要不然,江枫红会疯掉的。学校的工作已经很忙了,回到家里非但没有温馨舒适的环境,而且还要想方设法对付花心的老公,还得在公公婆婆面前替他掩饰,谁能受得了啊!”女儿停了停又说,“妈,您不知道,江枫红为了能留住老公,她前些子专门去美容店里做了头发,美白了皮肤,还买了感的衣服穿。她在讲台上穿得太露,还被丛校长批评了一顿呢!”

    “唉!真是可怜!‘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这句古话说得一点都不错啊!”母亲感慨万千地说。

    “我也奇怪了,像枫红姐这么好的人,朱古力怎么就不懂得珍惜呢?”

    “她现在这么痛苦,你一定要好好帮助她,让她想开些,她老公能回心转意最好,实在不能使他回头,也要坦然面对。女人,也不应该就是一个逆来顺受的弱者。”

    “哦,您说得很对。我会尽力去帮助她的。”女儿看了看母亲又说,“妈妈,我的心绪被这件事搅动得很乱,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好的。你休息吧!”

    林玉媛回到她的卧室,手托着下巴在沉思。这几天发生了太多的事,就像过电影似的一幕幕在她的脑海里闪现。孟姗姗恶狠狠地往她上泼菜汤,王富安不怀好意地请她做家庭教师,他还丑态毕露地调戏她,江枫红凄楚地哭诉……这些使玉媛感到空前的压抑和愤懑,她感到自己的绪也正处在失控的边缘,她感到自己是那样的无奈和无助……

    她想起了远在北京的男朋友王雪峰。从北京回来已经有一个多月了,他们虽然也通过几次电话,也在网上聊过几次天,但是,她总觉得,王雪峰和她不像从前那样亲密无间了,她总觉得他们之间好像已经有了一层隔膜,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呢?她自己也说不清楚……

    她想,他们之间的关系虽然没有因为她执意要回内蒙古乌兰市支教而破裂,但是,他迟迟不来与她相会这就是一个大问题,这种表象说明了什么问题呢?

    鲁迅在《伤逝》中写道:“必须时时更新、生长、创造。”莫里哀曾经写道:“不害相思,幸福就没有你的份。把赶出了生活,你就赶出了欢乐。”她觉得她和王雪峰的已经长久没有更新了;他们之间的已经或者正在被某种力量赶出了他们的生活。这种不好的兆头已经在蔓延滋长,她隐隐约约地感觉到一种潜在的威胁正在向她袭来,她的心头一阵震颤……

    她想到了王雪峰的父母亲,他们俩对王雪峰这个独生子溺有加,是不会让他轻易离开皇城墙根的,除非他为了和父母亲据理力争,非她不娶。可是,他能拗过父母亲吗?他能为了和至亲的父母亲相抗衡吗?而他的胜算又是几何呢?

    她也想到了付小娟,她那姣好的材,她那白皙的皮肤,她那张不知道是泛着红晕还是涂着胭脂的永远是粉里透红的鹅蛋脸,那双会说话的眉眼,也会迷倒一大片男士啊!付小娟一直对王雪峰很心仪,她会不会在自己离开北京以后,她趁虚而入呢?她会不会正在对王雪峰进行攻势、攻城略地呢?这个在中贪婪的、痴的女子,如果把王雪峰缠上,那后果又是什么呢?林玉媛不敢想下去了。

    不管怎样,自己一定要把握好和王雪峰的,绝不能让幸福从自己的边溜走……

    林玉媛打开了电脑,还好,王雪峰正在线上。

    “峰,我想你,想你,想你……”

    “哦,我也是,你回北京吧!”

    “我现在有课啊!我怎么能撇下孩子们呢!你不来看我吗?你忘了你的誓言了吗?你忘了你的媛了吗?你变了吗?”

    “我没有变,妈妈不同意我去内蒙古啊!她还是舍不得让我离开她、离开家啊!”

    “你不要总是拿这句话当做挡箭牌,我已经听腻了。现在你的态度是关键。你和付小娟经常见面吗?”

    “遇见过几次。”

    “遇见的?不会那么巧吧!是你约她还是她主动约你?”

    “我没有约她啊!”

    “那就是她主动约你了,其实二者效果都一样。”

    “我们通过电话。”

    “好亲切啊!已经我们了?终于让我猜到了,我猜得一点都不错吧!”

    “你猜到什么了?”

    “你说呢?”

    “我不知道啊!”

    “你揣着明白装糊涂啊!你想让我一语道破吗?”

    “你说什么啊!”

    “我说的是你和她。”

    “我和她没有什么,你别胡乱猜疑啊!”

    “她对你很温柔吧?”

    “你什么意思啊?”

    “我说得对吗?”

    “我无法回答你。”

    “你是选择她还是选择我?”

    “你是知道的。”

    “我现在糊涂了!我想她现在已经或者正在试图取代我,填补到你空虚的心灵里了吧!”

    “这只是你的主观臆测。媛,不要谈她好不好?上次在视频中我看到你好像瘦了,黑了。”

    “你现在还关心我?”

    “难道不是吗?”

    “你既然关心我,你就来看我啊!开着你的轿车,几个小时就到了,或者你乘火车,乘大巴。你怎么不来啊?你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吗?你只不过是嘴上的关心罢了!”

    “是你工作忙,我怕影响了你。”

    “一派胡言!我想是有女人缠着你了吧!我不想和你聊了!我正在生气!不过,我还想最后告诉你,就算你从此不理我了,从此离开我了,我今生今世也不会忘记你的,因为,你曾经是我的男朋友,你曾经给过我刻骨铭心的,我的体我的心灵都已经镌刻上了你的名字,永远不可磨灭!永远!永远!”

    林玉媛下线了,网聊没有给她带来愉悦,她只觉得心里一阵委屈,一阵苦涩,一阵颤抖……

    她伏在桌子上,眼泪满眶。她不知道这种“激将法”能不能使王雪峰快快来到她的边?她回想着和王雪峰在大学时那梦幻般的子,但愿她近似泣血的呼唤能唤来他的回眸。那时候,她才可以扬眉吐气地大声宣布,你们看清楚了,你们听明白了,他才是我的男朋友,他叫王雪峰,一个直上云天的名字,一个最酷的男子汉……

重要声明:小说《鲜花为谁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