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冲霄 书名:鲜花为谁开
    第二十六章

    丛萍坐在车里仔细观察着专心致致开车的徐军,只见他长着圆盘大脸,浓密的剑眉下是一双明亮的大眼睛,直直的鼻梁,微翘的嘴唇都显露着这个事业有成大男子的伟岸阳刚之美。

    从刚才的邂逅到他们之间短短的几句对话,丛萍的潜意识告诉她,这个男人是值得信赖的。她想,他既然能够率领企业的航船在市场经济的浩瀚海洋中搏风击浪,经受住了大风大浪的考验;他既然能够时时、事事、处处都想着企业员工的吃饭问题,那他一定会是一个负责任的男人,一定会是一个有远见卓识的成功的男人……

    丛萍正在浮想联翩思绪万千的时候,徐军已经按照丛萍刚才的指点把车开到绿树掩映下的迎宾大道,已经可以看到霓虹闪烁的金海苑住宅小区。

    “丛校长,是前面那个小区吗?”

    “是的,就是这儿。”

    下车时,丛萍主动伸出手来,徐军紧紧握着她的纤手,他们俩会心地笑着。这是时隔很久丛萍又一次握着一个男人的手,她小的纤手被一个男人紧紧握着,心里确实有一种甜甜的味道。不过,这种味道很快就过去了,她想起高中时的那个男生,他也牵了她的手,结果却是痴女子遇上负心汉,他的不辞而别曾经使她一蹶不振,险些使她丧失了生活的勇气……

    徐军深的目光紧随着丛萍移动着的倩影,直到她的影子消失在楼丛中他才回过头来。此时,徐军像是喝了一杯醇香的美酒一样,回味不止。他觉得自己很幸运,竟然让乌兰市出名的女校长搭上了自己的车,他也悔恨自己很笨,怎么自己连一句慕的话也没有说,暗示一句也好嘛……

    这天夜里,丛萍失眠了,她反反复复地想着徐军的音容笑貌,想着和他的亲切握手……

    后半夜,她好不容易才睡着,却做了一个令她百思不得其解的奇离古怪的梦。

    在梦里,她来到了徐军的“华美羊绒衫有限公司”。她想,徐军的公司离杨柳中学原来是这么近啊!都怪自己整天埋在书堆里,竟然连这么出名的公司都充耳不闻。

    她在公司的大门口的牌匾前驻足观看了一会儿,又向厂区里面观望。只见厂区里面到处是绿树红花。厂区的办公大楼下面有一个巨大的圆形花坛,里面有玫瑰、牡丹、杜鹃、百合、兰等,各色各样的花正在争奇斗艳美丽绽放。花香随风飘散,芬芳馥郁、沁人心脾。低矮的树墙修剪得十分整齐,连片的草坪里点缀着金黄色的小花,一对花蝴蝶正在飞舞……

    丛萍心里想,这哪里是厂区?简直就是美丽的花园嘛!徐军呢?他在哪儿?她怎么不来见我啊?

    丛萍正在纳闷,忽然从花坛旁边走过来一位穿着一蓝色工作服的青年女子,她来到丛萍面前说:

    “你是来找徐总的吧!”

    “是啊!你怎么知道我要找徐总?”

    “徐总告诉我的,我是他的女秘书。”她又微笑着说,“你是我们徐总的女朋友,这也是徐总告诉我的。你跟我走吧!徐总正在主持生产会议,我带你到他的办公室等他。”

    “哦。”

    丛萍一边走一边看到,徐军公司的工人都是那样的职业化十足。他们不论男女,都穿着统一的印刷着“华美公司”字样的蓝色工作服,他们前还挂着好看的卡。

    工人们看见丛萍,好像他们早已经认识了她一样,他们和她像老朋友见面一样,微笑着和她打着招呼。她还听到有几位年轻女工在窃窃私语说:“你们知道吗?她是徐总的太太。”“听说她是位能干的女校长呢!”她听到后,很有荣誉感地骄傲地昂首走着。心里想,自己虽然现在还不是他的太太,但是也是他的朋友啊!而且,说不定以后还真的要嫁给他呢!自己千万不能给徐总丢脸。

    她跟着徐总的女秘书上了电梯,走进徐总的办公室。女秘书微笑着给她沏了一杯茶说:

    “你就在这儿等着吧!徐总一会儿就回来。”

    她感到自己很紧张,她的心在咚咚咚地跳。她在徐总办公室墙上的镜子前照了照,整了整自己的秀发。

    她看到徐总的女秘书坐在徐总办公桌前看着她笑。她忽然发现女秘书棕黄色的长发飘逸,前的双峰高,一双迷人的眼睛秋波粼粼,充满惑。她想,这么漂亮的女秘书整天和徐总在一起,她不会是徐总的女朋友或者是人吧……

    徐总回来了,女秘书毕恭毕敬地和徐总说了几句话后就出去了。徐总微笑着和她说:

    “你来了!”

    “哦,我等你很久了,我是你的太太啊!不信,你问问你的女秘书,问问你的工人。”

    “我信。”

    “那你要我吗?我以前已经失过了……”

    “我知道,我不在乎这些,我要你,现在就要你。”

    “我想让你在你们厂区的花坛中拥抱我,亲吻我,让你的员工都能看到我们的婚礼。你同意吗?”

    “好啊!”

    他说着把她抱起来,放在百花盛开的花坛中,她羞地笑着,脸上泛着红晕,上落着花瓣,像一朵盛开的牡丹那样美丽。

    他亲吻着她的秀发,亲吻着她的额头,亲吻着她的玉颈,亲吻着她的脸颊,吻着她粉嫩的红唇……

    他把她抱得越来越紧,她疲倦地依偎在他的怀里喃喃地说:

    “我太累了,让我把你的怀抱当做我休息的港湾,好吗?”

    “好的。”

    他们互相亲吻着、贴近着、深入着,她把美好神秘的花瓣献给他,她快活地吟着……

    “徐军哥,徐军哥……”

    她呼唤着惊醒后,只觉得香汗淋漓,浑无力,被褥下面是湿漉漉的一片……

    她看看外面,夜色正浓。她拧亮台灯,从坤包里取出徐军给她的名片,她想现在就给徐军打电话,告诉他自己梦中的事。他犹豫着拿起手机后,又放下了。她觉得还没有想好要不要告诉他。她还是对没有信心,没有勇气……

    自从和徐军相识以后,丛萍办公室里的玫瑰始终不断,可是,如今的丛萍毕竟已经不是高中生,所以,他对徐军的花虽然照收不误,但是,现实中的她和梦境中的她迥然不同,她没有急于求成以相许,而是给徐军留下了无限的想象空间。

重要声明:小说《鲜花为谁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