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冲霄 书名:鲜花为谁开
    第三章

    夜晚11时许,林玉媛还没有一丝睡意。到乌兰市杨柳中学工作这件事虽然费了一番周折,但是总算尘埃落定了,丛萍说校务会议研究以后就落实她的具体教学工作任务。现在她唯一放不下的是远在北京的男朋友王雪峰。毕业前王雪峰为了让她留在北京,可以说是使出浑解数。那些景如今回想起来依然恍如昨那样清晰。

    记得那个夜晚,北京的天气特别闷。人们纷纷走出家门去享受夜晚的凉爽,对对侣勾肩搭背,有的在众目睽睽下旁若无人地吻。她和王雪峰手挽手走进一家咖啡厅。王雪峰要了两杯咖啡。他们继续讨论着那个老话题。

    “你不要回内蒙古了,妈妈给我们联系好接收单位了,是旅游部门,听说待遇很不错。你留下来好吗?”王雪峰说。

    “我早就和你说了,我要回乌兰市当老师。”林玉媛呷了一口咖啡说。

    “留在北京有多好!要不咱们一块儿去深圳,那里有我姑妈。我们到外企当白领怎样?”王雪峰紧盯着她的眼睛问。

    “我就回内蒙古。边疆缺乏人才,何况我还有承诺呢!”林玉媛又嗔怪说,“和你说了多少遍了,你怎么不当回事。”

    “媛,我这也是为了我们能在一起嘛。”

    “想在一起,你又不想和我一起走,你还是舍不得离开你爸妈。”

    “你难道就不能改变主意了吗?”

    “嗯。不过,我还是想让你也和我一起去内蒙古工作,是不是有点奢望?”

    “这,这我得再考虑考虑。”他挨近她说,“你吻我一下吧,眼看就要分开了。”

    “你想和我分开吗?”林玉媛很认真的样子说。

    “不会的,我说的分开是暂时的。”他急忙解释说。

    从咖啡屋出来,夜色更浓了,远处有闪电,刮起了一阵凉风,他紧搂着她,烈地吻她,她也紧紧抱着他,顺从地把她的舌尖送到他的唇里,他们快活的地享受着肌肤之亲的甜美……

    甜蜜之夜后的第二天上午,在北京西客站,林玉媛和王雪峰提着大包小包,随着旅客的人流从检票口进入站台。

    “你最后一刻还是不愿意和我一起走。”林玉媛眼睛有些红肿,声音也有些沙哑地说。

    “你先回去,我继续做爸妈的工作,等他们思想通了,我马上就去找你。”

    “唉!怎么可能呢?”

    “怎么不可能呢?我们已经有四年的恋史了啊!”

    “我是一个灰姑娘,不是你妈妈想要的媳妇。我看得出来,你妈妈想要的媳妇是付小娟,她是白天鹅,她在北京,可以陪在你边。你忘了我吧!”

    “灰姑娘也是我的最。这件事妈妈管不了。付小娟永远只是我的普通朋友,你放心。”

    “你不要信誓旦旦的,付小娟的格我了解,她追不到你会善罢干休吗?”

    “那是她的事,在我上,她是不会成功的!倒是你,回去以后不要把我忘了啊!”

    “那可说不定。”林玉媛赌气说。

    从北京西开往嘉峪关的k43次列车就要开了。林玉媛一步一回头地上了车。她隔着车窗向王雪峰招手,王雪峰也不停地挥手。列车开动了,王雪峰追着,他紧盯着车厢内林玉媛发丝上一闪一闪的蓝宝石发镊。

    列车上的林玉媛在卧铺车厢窗户边泪眼模糊地望着窗外闪过的依然是北京的楼丛和街景。她哪里知道就在这时候,付小娟已经来到了王雪峰的边。

    列车远去了,心的人远去了,王雪峰怅然若失地呆望着……

    “雪峰!雪峰!”

    他忽然听到一个甜甜的声音在喊他,他用手臂揩了揩泪水,只见付小娟已经来到了他的面前。

    “小娟,你来干什么?”

    “我来送玉媛啊!”付小娟又反问道,“难道我不能来吗?”

    “你要真心送她,应该早来一会儿啊!她已经走了。”王雪峰颓唐地说。

    “我知道,其实我早来了,看到你们生离死别的样子,我哪好意思现啊!”付小娟用嘲讽的口吻说。

    “你就不应该来!”

    “为什么?我为什么不能来?都是同学嘛!”

    “能来,能来。那现在她已经走了,你回去吧!”王雪峰冷冷地说。

    “你呢?难道你还想在这儿傻傻地等你的林妹妹?”付小娟笑着说,“她既然已经撇下你回家乡了,你还这么痴干什么?”

    “我的事不用你管!”

    “你今天是怎么了?我们是好朋友嘛!”付小娟看看他的神又说,“起码也是同学吧,人家关心你还不行吗?”

    王雪峰蹙着双眉,沉默不语。付小娟跟着他出了车站,又来到停车场。在王雪峰的轿车旁,她说:

    “我是乘公交车来的,我得搭你的车。”

    “哦,上车吧。”

    轿车不一会儿就奔驰在宽阔的道路上。王雪峰手握着方向盘,盯着路况说:

    “我刚才心不好,口不择言,也许冲撞了你,你不要介意啊!”

    “我知道你现在心不好,何必呢!”付小娟想了想提议说,“我陪你到迪厅放松一下怎样?”

    王雪峰嘴唇张了又合,想说什么却没有说。付小娟又说:

    “去跳一会儿嘛!反正今天是星期天,你也没有事。”

    “好吧!”

    轿车在几个街道穿行了一阵,七拐八弯,终于看见一家迪厅。他们找了一个泊车位把车停好后,走进了迪厅的彩色拱形大门。

    迪厅里迪斯科舞曲震耳聋。比舞池略高一些的舞台上,几位穿泳装的感女郎,卖力地扭动着腰肢,她们搔首弄姿,不时做着飞吻动作;台下的舞池里,众多的舞者都在忽明忽暗的灯影下狂舞着。

    付小娟是个舞迷。她迫不及待地拉着王雪峰进了场就舞动了起来。她自信地想,和台上的那几位婀娜女郎相比,自己的舞技毫不逊色。几支舞曲下来,他们俩已经是汗流浃背,筋疲力尽。她拉着他坐到休息区的椅子上,掏出纸巾为他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又到吧台买了6瓶啤酒。

    “雪峰,喝点吧,补充补充能量。”

    “哦。”

    “干!为你有一个好心!”

    “干!”王雪峰说着举起酒瓶咕嘟咕嘟一饮而尽。

    付小娟心里特别高兴,她看到,受舞场气氛的感染,王雪峰的烦乱绪有了好转。她想,我应该抓住林玉媛离开的大好机会,紧追他不放手。

    “来,咱们干!”她一个劲地劝酒说。

    “干!”

    “你心好点了吧!”

    “哦,原来也没有什么。”

    “但愿如此吧!其实,相逢开口笑,过后不思量嘛!走就走了,你也不必太在乎。好女孩多的是。她不留在你边,说明了什么?你应该想明白啊!”

    “现在喝酒,不谈这些。干!”

    付小娟觉得头有点晕。她看了看王雪峰,他已是前仰后合,怕是要酔了吧!她走到吧台前,对服务生说:“我们要个包间,再要6瓶啤酒,送到包间去吧!”

    “好的。我们包间是按小时收费,你们租几小时?”

    “一会儿我和你算账吧!包间在哪儿?我们先进去。”

    “308房间。”

    付小娟回到座位上对王雪峰说:“我有点头晕,要了个包间,我们进去休息一会儿吧!这里的空气也不好。”

    “你,你还想跳啊?我们回去吧!”王雪峰有些结巴地说。

    “你急什么,我还有话要和你说呢!”她回头又叫服务生,“给我们开308房间啊!”

    他们跟着服务生上了楼。服务生用磁卡打开了包间的门。付小娟和服务生小声说了几句,她们一起出去了。不一会儿,她们拿来6瓶啤酒、3碟果脯和1碟瓜子。服务生给摆好后离开了。

    包间还算幽静,布置也算雅致。拱形窗户用黑色窗帘遮得严严实实,窗户对面的墙壁上挂着一幅舞女的大幅彩色照片,地板上是双人、茶几和小沙发,玄关旁边有一个玻璃门,里面是卫生间。

    “你喝醉了吧!”付小娟说。

    “没有。你头晕?”

    “看来你没有喝醉嘛!”付小娟笑呵呵地说,“我刚才头晕,可能是人多,现在好多了。你没有喝够,我舍命陪君子。来,干!”

    “回吧!”他说。

    “现在不行,查酒驾正紧呢!你这样出去,让交警不逮个正着才怪呢!”

    “唉!”他无可奈何地叹息说,“早知这样,就不来了。”

    “我知道,你是不想和我在一起。你走吧!我一个人在这儿。”付小娟说。

    “喝酒!”王雪峰说。

    “这就对了,喝酒,干!”她下定决心要灌醉他。

    “干!”

    王雪峰完全醉了,他靠着沙发打盹。

    “雪峰,你上躺一会儿。”她拉着他的胳膊往上拽。

    王雪峰醉意朦胧地被付小娟拉上。喝了过多啤酒的王雪峰躺在软绵绵的上后,很快便晕晕乎乎地进入了梦乡。看着眼前这个她梦寐以求的帅气的小伙子,她既兴奋又紧张,她的心跳在加速,她全难耐,她有了和他**的冲动。她关了灯后,便上了,睡在他边,敞开了他的衣服,自己也脱了衣服。用她那柔软的手抚摸着他强壮的臂膀、脯和全,她把自己的脸紧挨在他的脸上开始吻他的嘴唇……

    the_fill_rate_make_the_show_null

重要声明:小说《鲜花为谁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