累a第269章 爱如烟花(十五)闷

    ">

    我的泪流过他的指尖,闭上双眼,将他温暖的大手紧贴在自己的脸上,这就是我和他相遇的宿命吗?如果是,我该躲避吗?

    我寂寞的灵魂对命运俯首称臣,我冰冷的肌肤渴望温度的抚慰……或许,这是重生。

    我笑了起来,仰起脸,眸光清亮,涵,吻吻我.

    那段时光,甜蜜而平静。

    陆涵从父母那里搬出来,我们同居。只是他仍然住主卧,我则睡在客房。

    他曾对我提起,如果你不喜欢这里曾经留下的影子,我可以将它卖掉。

    我笑了笑,靠在他的怀里,不,这是她留给你最美好的记忆,我无权将它从你记忆里抹杀。

    他轻咬着我敏、感的耳朵,声音低哑,那为什么不愿意和我住在主卧。

    我转过脸,避开他炙紊乱的气息,笑道:“你这样生龙活虎,我睡不好,你也是。”

    他笑了起来,眼角闪着明亮的光彩,低头深深地吻住我,低笑,“那么,以后,我们就在沙发上……”靚靚女生小说网-最新章节

    说完,他将我翻压住,我舒展着体享快乐的,暂时忘记那些纠痛和无法断裂的记忆……

    夜半,我披上他宽大的睡袍,一个走到露台上抽烟。

    白天,暖夕过来,犹豫了许久告诉了我,程逸风离婚了,是女方主动提出。

    宿命从来不为人所控制,谁想到有这么一天,江少会和暖夕走在一起,而我成了陆涵的女友。闷

    曾经的痴苦恋真的在我们心间上雨停雾散了吗?还是我们在孤冷幽暗的世界里呆太久,太渴望一道温暖的光阳,就像失了海水太久的鱼,除了投进温度的水中,无从选择。生存和、念,这是人的本质,我们都无法自控。

    我深深地吸了一口烟,回头看沙发上沉睡的男人,嘴角微扬,表安宁。我捻熄烟头,重新躺在他的怀中,他下意识地伸过手臂抱住我,低喃,怎么这么冷.

    涵的父母终于默许了我们的感

    我在镜子前忐忑看着自己的打扮,蹙眉,转问靠在头看杂志的男人,这如何?颜色会不会太艳了?

    涵抬脸,笑了笑,你穿什么都漂亮。

    我伸过,扯掉他手里的杂志,别开玩笑。

    他被我认真的样子怔住。乔,你不用这样紧张。

    我坐在他侧,眉宇轻蹙,低眸,双手紧紧地缠在一起,涵,我无法平静。幸福离得太近,让我恐慌,我害怕这一切不过是假像。

    涵心疼地用手臂圈住我,这样的姿势让我心里多了一丝丝踏实。

    乔,感在我们手中。我失了小雅一次,不会再让自己错过你。除非……

    除非什么?我抬头轻问。

    他浅浅地笑了起,目光却意味深长,乔,我只希望你能快乐,能感觉幸福。我能给你吗?

    我将脸贴在他的口上,涵,我真的可以得到幸福吗?.

    今夜,漫漫星空,像缀满水钻的幕布。

    我坐在窗台前,伸出手去捕捉星光。曾经,母亲一个人常常坐在窗台前,沉浸于这样的动作,她美丽的脸上寂寞而快乐。

    风吹着我干涩的眼睛,是比流泪更加的疼痛。

    涵抓住我的体,紧张地说,乔,我害怕你会这样跳下去。

    我体靠着他的膛上,声音低柔,涵,我们的孩子会是什么样子?遗传我的卷发,还是有你明亮的眼睛?

    他疼痛无声地紧紧抱住我,然后扳过我的脸,不停地吻着我唇,脸和眼睛。我感觉温暖的液体,那是他的眼泪。

    我捧起他哀伤的脸,皱眉摇摇头,涵,你的生活不该是这样的。

    他落在我腰上的手倏地紧扣,沙哑难过,乔,你在说什么!

    我深深地吸了口气,冰凉的指尖不舍地轻抚他英俊的脸廓,轻轻地笑着说,你这样美好,应该会有一个健康漂亮的妻子,然后生两个英俊漂亮的男孩。

    他抓起我手,吻着,别说了乔。

    我仰起脸,看漫夜星光,原来,妈妈也曾经这样渴求过光亮,即使那样飘渺而遥远。

    涵走了,我接过暖夕为我泡的暖暖的红茶。

    我尝了一口,味道不错。

    她说,现在医学越来越昌明,或许他有办法。

    我摇摇头,暖夕,他是陆家的独子,他可以为我和付出一切,可是我不能让他的生命和我一样,变得颠沛流离。

    暖夕沉默了,和我一起仰望星辰。乔,原来谁都不是谁的救赎.

    除夕,烟火点亮黑夜,繁华如梦。

    我转,将风给我发的视频删除。我从不知道男人为了得到失去的,会会得这样疯狂。

    风,你什么时候拍的?我听到自己平静的声音。

    电话那端低低冷笑了声,忘记了吗?有一次你喝酒后,兴致浓浓,是你自己拿着我的手机拍下来的。

    我手按了下发疼的额角,你想怎样?

    离开陆涵吧,乔。我很想你。他声音忽然低哑。

    我嘴角轻轻动了下,笑得苍凉,对不起,我不能背弃涵。

    那你就能伤害我!他低吼。

    我的心紧紧地疼着,泪流满面,风,这是一场追逐游戏。你赢了,我输了。或许,我们都输了。

    乔娜,游戏一直没有停过。你以为你父亲那栋破房子能抵押到三十万贷款吗?他冷笑着。

    我的心凉嗖嗖地,悲伤地沉默。

    我还是你的债主,你的一切都还是属于我!他语气霸冷.

    暖夕不舍地抱住我,乔,你走了,我怎么办?

    我难过地看着她,暖夕,你一定要比我幸福。

    我背起很大的旅行包,含着泪钻进的士里,从车的观后镜中看到涵在角落忧伤的影。

    我绝决地对司机说,走吧。

    我的泪水在风中冰冷,涵,原谅我的自私。因为不想背弃,所以,我,只有逃。

    我到了另一个城市,离家乡很近的地方。这里的阳光和雨水同样充沛,适合万物生长的良地。我,亦希望自己重生。遗忘相过和伤害过的。

    小小公寓里,终于能在晨曦见到第一缕光阳,这是美好的开始。

    我的咖啡店因为风格随受到很多年轻人的青睐,我开始结识新朋友,与他们一起吃饭,晚上偶尔去夜店喝酒。

    子过得很快,我一边经营咖啡店,一边创作。我想尽快还清风的钱。

    可是,暖夕出事了。我匆忙地将店盘给一位朋友,急匆匆地回到韩城,走出火车站,看到风站在眼前。

    原来,他一直知道我在T市。

    我知道,你还会回来的。他轻轻地笑着。

    我深深地吸了口气,走上前。我这次回来是为了暖夕。

    我送你去医院。他伸过手接过我的包。

    在车上,我们一直安静。我转过脸看他,有些黑瘦,却依然刚毅俊气。

    他突然伸过手握住我的手,温暖的掌心熨烫了我的肌肤,我的心强烈地颤悸。

    病房门口站着涵,他看着我,眼神哀怨而冰冷。

    风微笑着将手轻搭在我的肩膀上,俯下脸,低语,这几天我都在韩城。

    我没有言语,他转走了。

    暖夕刚吃过药,睡着了。陆涵语气有些淡.

    暖夕失明,我决定留下照顾她。

    我租下一个干净的小院子。

    风离开前,我曾去见了他,将十万元的银行卡还给他,告诉我会继续还清。

    他脸色难看,银行卡在他掌心折断两半,他冷笑着,不用还了,就当你的包养费!

    我苦笑了下,抬起脸看他,脸上扬着悲伤,风,你非得这样作我吗?

    他微滞,将我抱住。为什么,不能和我在一起。

    我贪恋着闻着他上烟草气味,声音轻颤,风,我的生命已过多不安,我只想一点点平静。靚靚女生小说网-最新章节

    他慢慢地松开我,眼里流露着斗争的绪,声音嘶哑,好吧。

    他温暖的大手从我肩膀滑落,从我边擦肩而去,我仰起脸,听到风在空中的哭泣声.

    这一年的子过得很清苦。我没有接受涵的任何帮助。当变得模糊不清时,避逸相互伤害的最好办法,便是拒绝暖昧地纠缠,一丝一毫。本站永久网址-http://

    


    

重要声明:小说《叶会长的温情面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