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7章 爱如烟花(十三)

    ()    ( )    鲜红的血从我嘴边不停地流下来。我知道今晚怕是逃不过一场噩运。我只是担心肚子的宝宝,我不能让他脆弱的小生命受一丝伤害。

    我抓起酒瓶砸破打手的额头上,双目惊瞪,活生生一只被围攻的小兽,浑颤栗不止。懒

    这显然是江少对设下的报复陷阱。暖夕,却为我救我,落进了这个网里。

    她将我推出包厢,我流着泪水,看到她被江少压在了沙发上……

    我擦了擦泪水,知道唯一能救我们只有风,幸运的是他今天还在韩城,不幸的是我昨刚刚伤害了他。

    手机落在包厢里,我全狼狈地冲出皇都,跑到路边的电话亭。

    他的声音淡冷无比,“想要得到先学会付出。”

    我哭着嗓子,绝望而疼痛,“好……”

    .

    他凶狠地将我压在冰冷的浴缸里时,我哭得求他,“求你先救救暖夕……”

    他冷笑了两声,“今晚会有人保她的。不过,你想过没有,今夜谁来保你?”

    我闭上双眼,泪无声滑落,“风,求你轻一点……”

    别伤害了我们孩子……

    一夜激,没有温,只有暴烈和侮辱。

    我伤痕累累地站在黑暗冰凉的街头,脑海浮现着酒店悲烈的一幕——

    他的暴烈令我无法承受,于是在迷乱中痛苦喊出:“风,别伤害我的孩子……”虫

    风体微顿,眯起深暗的眼,揪起我脑后浓密的长发,话语讥冷而狠戾——

    “别告诉我,这个孩子是我的!我承受不起!”

    我瞠着水眸,口钝痛。所有成了世上最可怕的刑罚。

    .

    我靠在暖夕的怀里,我们伤口对着伤口,彼此温暖安抚。然后,无意看到桌边一张闪着金边的名片,捏起。我忽然想起了风的话。

    他,难道就是晚上保住暖夕的男人?我看到暖夕眼底一闪而过的黯然,或许,她的故事比我更加凄烈。

    暖夕去学校了。她白天是职院的教师。

    风来的时候,我微怔,随即要关上门,却被他一推。

    他目光复杂地看着我,“你真的有了我的孩子?”

    我别过脸,“我准备打掉。”

    “你敢?”他扣住我的肩膀。

    他看了看腕表,深意地看着我,“我今天必须回去。你等我,我会给你交待!”

    他走了,我脑子轰然,无思绪。亦无法参透程先生这句话后的深意。

    这几天,我一个人在屋子里听着王菲华丽而哀伤的音乐,看着亦舒简单而突显疼痛的文字,口闷疼,然后是肚子。

    我走出屋子,到楼下小卖部买食品,刚转,冰冷的液体浇盖过来,顺着我的脸庞流下,然后落下的是一道狠狠的巴掌。

    我觉得耳朵一阵轰呜,末来得及看清来人,被粗鲁地推倒在地,体立刻受到袭打,我跌在地上,用双手死命护住腹部。

    趁乱中,有人用鞋底狠狠踩在我的手掌上,听到头顶嘲讽斥喝:“、货!下次再敢勾、引男人,就给你泼酸水。”

    老板娘冲出来,几个凶巴的女人才离开。

    我拂开额前凌乱的头发,神淡冷,为了宝宝,去了医院。

    暖夕看到我的样子,立刻伤心流泪。

    我原来以为是风的妻子方媛所为,几天后,才知道原来是“皇都”一位常客的妻子将我误认为是另一位小姐。

    我苦苦笑之,或许,等待我的会是更惨的惩罚。

    一周后,我被一个材高大的男人拖进了黑暗的巷口,我惊措的尖叫。

    伴着叮的脆响,一道幽蓝的火光映亮了男人深寒的眼睛。

    我被男人扣住脖颈,被迫难过地仰起头,看着朝我走来的江少。

    他冷冷语言像灾难般令我顿然脸如白纸,风的妻子割腕自杀。一共十刀,绝决而凄烈。我的眼前漫过女人从边流出汩汩而温暖的鲜血,遮住了我所有的视线……

    我抱住自己的肩膀,在越来越冷的街道,像个幽灵般游

    江少的每一句话,都像冰雹一样,砸在我的头顶,尖锐而剧疼。

    我嘴唇颤动,想发出悲呜,却全都哽在喉咙里,无法呼吸。

    当意识渐渐清醒过来,我的脑中空白得只回的一道声音——

    乔娜,你害死了一个无辜的女人!

    我缩蜷在路边的椅子上,全发抖,泪水哗哗直流,心里因愧疚而恐惧,它就像一个巨大的黑洞,我听到自己体快速坠落的声音。

    “我要米非司酮片。”我听到自己冷颤地声音在空的药店里回响。

    售货员深意地看了我一眼,好心地提醒,“小姐,你最好去医院作个检查。”

    “给我药。”我语气冰冰而坚执。

    冲出药店时,我泪流满面,药盒被我捏得变形。

    我仰起脸,看着淡淡的月光,皎洁明亮。

    我想起了风临走前的话,等我,我会给你交待。我闭上双眼,泪水如洪,绝望地咽下苦涩的药片。

    在这场荒唐而凄凉的路途上颠倒流离,我,始终末曾逃脱宿命的手心。

    .

    梦中,我再次到了幽暗潮湿的灌木丛里。我在荒凉的旷野里奔跑,寂静得不见人影,我听到心脏在呼啸的风声中,激烈地跳动。口袭来的暗涌如洪的潮水,将我湮没……

    我闻到了空气里惺甜的血液气味,像浓烈芳香的汁瓣,从体流出最凄艳的色彩。我模糊的视线,渐渐映出女人的脸庞,她朝我笑着。浓密海藻般的头发倾泻而下,使她看起来更加凄美。她轻轻地说着,乔,他从你的体里走了。这是莫大的幸运。

    我在疼痛中崩溃,大声地责问她,为什么将我带到这个世界。然后,又很快离开,留给我最黑暗的孤独。

    她轻蹙眉头,无声地看着我,目光里难过而愧疚,然后渐渐消失。

    我伸出手想去抓她,这个世界唯一的亲人。然后,听到熟悉而伤悲的呼唤,乔,乔……

    .

    我从噩梦中醒来,沉重地睁不开双眼。耳边是沉重而刻意压低地对话声,迷迷糊糊,我只听到了一句,她失去再次生育的能力。

    我紧紧地咬住牙关,才忍住凄厉的悲呜。

    我在暖夕面前强颜欢笑,只在深夜,躲在被子里哭得无声无息。

    一天,病房里走进来一个男人,他叫叶暮远,是暖夕的劫。

    他说方家不会轻易放过我,是否考虑暂时出国,否则会连累暖夕。

    一次在悦华,我无意遇到他,偷听到一个惊震的秘密……

    我淡淡地笑了笑,你是怕我告诉暖夕你接近她的目的吧。

    他冷笑了声,随你怎么想。但是你除了同意,别无选择。

    他为我办了出院手续,我来不及和暖夕告别,却被这个男人送到了江少的手中。

    我这才知道人心叵测。

    我不知道江少会将我如何处置,毕竟在这个权利至上的世界,一条微不足的生命突然消失,根本无人问津。

    江少告诉我,你很幸运。方媛被救了回来,所以,我不会要你以命相偿,但是绝对有让你求生不能的方法折磨你。

    我被幽在一个郊区的宅子黑暗的房间里,在一个夜晚我终于撬开锁,从窗户爬出去,摔折了腿骨。

    江少恶狠地抽我一个巴掌,想死,给我滚远点。

    我神清冷,想怎样报复,来个痛快。他不知道,关闭令我恐惧,因为,母亲曾经因竭斯底里将四岁的我锁进杂物间整整一天,我听到黑暗中,老鼠爬过我的肩膀,弱小的我因惊恐而发不出声音。

    .

    再次遇见陆涵,是他被江少请来治我的伤腿,而他正是这座宅子的主人。

    他的眼睛总透过我,看着另一个人的影,悲伤而黯淡,却稍纵即逝,瞬间恢复清冷。

    不知他和江少说了什么,将我带出了宅子,他告诉我,也不要轻易放弃生命。因为,很多人连活着的机会也是奢侈的。

    他说这句话时,目光飘得很远。他常常望着我时,口中会不经意低呼的一个女人的名叫,小雅。

    她是他已病故的末婚妻,一个和我一样长着朱色泪痣的女孩。

    .

    陆涵和父母住在一起。他出高干,是一名出色的骨科医学博士。

    缘份很奇妙,第一次,偶遇。第二次,相遇。第三次,再见,亦或是一种宿命。

    ————

    年关近,事太多,夜白天没什么时间码字,只能晚上赶稿,一定要谅解哈!

    感谢一直支持投票的亲!你们!

重要声明:小说《叶会长的温情面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