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低诉

    红|袖|言||小|说叶暮远像沙漠饥渴许久的旅人,忽然看到绿洲,迫不急待地汲取那股清凉透彻的水源,久久都不够似的,怎样都无法满足心的渴望般,吻带着覆灭的力量,对她不住地索求着,在浴望如汹潮般汹涌扑来时,他压抑地低吼一声,随即狠狠地咬上她皙白的颈肩……

    “唔……”何暖夕低吟一声,痛意令她一下子清醒过来,她开始不停地叫着他的名字,“暮远,暮远……”

    “暖夕!”男人所有的压抑化作厉一吼,动作却停了下来,只是依然气息粗喘地贴在她口上,然后慢慢抬眼,深眸浸浴在一片、色浓浓中,但他在控制着,掌心覆在她的脸颊上,像烙了火灼烫无比,低喃着,“暖夕,你真的好残冷……”

    何暖夕子微震,她看着他,不明白叶暮远为什么这样说。

    看着她怔滞的表,男人低下头轻声笑了笑,微直,慢慢地替她整理着刚才被自己扯乱的衣服,手指插进她倾泻下来的发丝,眷恋地享受着指尖的柔顺,声音有些低沉沧然:“暖夕,知道吗,四年前在法庭上你不听我解释一句,从我边转就走,那一瞬间,我几乎感觉全世界都崩塌了,你不听我电话,避着我,最后不留任何音迅,在我的世界里就这样消失地无影无踪,把我一个人留在原地,那种突然失去的恐惧,那原来被幸福填得满满的心突然被掏空,那在无数个夜晚无法安眠的焦灼,是又恨又苦的感受,你会明白吗?”

    “再遇见时,你却无力地在另一个男人怀中绝望悲怜。当年,你那样骄傲地走掉,不留一句话,结果却将自己搞得这样凄惨,你又知道我当时有多痛恨!”

    “还有,你宁愿借高利贷,苦求别人,却不愿接受我。一想起你当年割破手指都会在我怀中求得安抚一笑,这于我又是多大的讽刺。何暖夕,这四年来,我快要被你疯了,你还说你不残忍吗?”

    何暖夕体颤动着,静静地听着男人涩苦的低诉,她觉得自己五内六腑揪得疼痛,透过渐渐潮的双眼,看着男人俊朗脸廓,漆黑灼亮的眼睛,与记忆中那个笑如暖风的他有些不一样了,她伸手过去,仿佛想要留住那四载沉寂韶华的流年,却发现什么都抓不到,她的泪,终于零落而下,化作一声感悲万千的呼唤:“暮远……”

    他将她的双手合在掌心中,贴在自己的左上,让她感受着那颗炽跳动的心。手指是通往心脏的,他们五指相缠,这种姿态,就像他们握住彼此的心一样。

    男人抱住她,贴着她的耳发,柔绵低求着:“暖夕,我想你想你快疯了,回到我边吧,……别怕,有我,就有一切……好不好?”

    ——————

    今天一更。

    华语第一言小说站——红袖添香网(www.hongxiu.com)为您提供最优质的言小说在线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叶会长的温情面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