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薇薇篇 第31节 他的脆弱

    “她怎么能跟我比?她只是我爸爸在外面生的野种。”.

    顾月白脸色一白,顾以红说的没错,她是个可耻的私生女,妈妈是顾生在外包养的.妇,生下她,却又在她三岁时跟别的男人跑了,顾生见她从小就是美人胚子才收养她。

    顾生说,“我好吃好喝供了你十九年,现在是你回报的时候了。”

    气氛分外的窒闷,齐灼华突然拿起了纸巾温柔地拭去顾月白嘴角的水渍,眼神宠溺,双手温柔,亲昵的好像对待人一样,然后,他低沉的嗓音不愠不火地响起,“顾小姐,说话请自重,顾月白,她现在是我的女伴。”

    他是在帮她解围吗?顾月白感激地看着近在咫尺的俊脸,心里竟然觉得没那么酸了。

    “顾小姐,齐少,我替以红道歉。”那名被惊艳住的男人回过神来,深深鞠了一躬。

    顾月白有些窘迫,其实她已经习惯了顾家人的刻薄,早就免疫了,他们这样反倒让她觉得不安。

    “不用了,”齐灼华难得地斜睨了一眼那道歉的男人,好像有点印象,然后慢慢吐出一句话,“我不想有人妨碍我们用餐。居”

    那人立刻识趣地拉着顾以红走开,忍着没再回头看顾月白一眼。

    “我从来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女人,她是你妹妹?你竟然没有介绍给我。”走的远了,才敢说话。

    顾以红瞅着冯扬,“你看上她了?”

    点点头,冯扬的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她是我爸爸专门养着的鸡,齐灼华是她的第一个金主,你排后面吧。”顾以红想起爸爸说过想接鸿兴的CASE,那顾月白出现在齐灼华边就不意外了。

    “原来是个婊.子,记得我是二号啊。”冯扬摩拳擦掌,又回头偷偷看了几眼顾月白,兴奋的像打了鸡血赭。

    顾以红冷哼,顾月白,你不就是长了一张狐狸脸。

    -------

    回到房,已经很晚了。

    关上门,齐灼华就像卸了伪装一样扑过来铺天盖地地吻着顾月白,双手在她腰间重重地又捏又揉,而她觉得双腿发软外,还是僵硬的像根木头。

    “你能不能一点?”他伏在她耳后吹着气,肆意感受她无端战栗的体。

    “我…我…做不到。”这事于她,真是太过陌生和牵强了。

    “没事,慢慢来,我们还有很多时间。”他是真的不急,七天七夜,对他而言足够把一个女人吃的连一丝渣滓都不剩。

    “齐先生,今天…能不能不做?”顾月白躲闪着,她全都还酸着,下面火辣辣地疼,真不想被碰了。

    齐灼华停下来,目光沉沉地盯着顾月白的双眼,她的双眼里似乎有流动的水,会说话一般倾诉着委屈、不甘、不愿,然而,他却认真又冷漠地说,

    “顾月白你不要忘了自己的份,你应该知道,你是来干什么的,不要流露出这种我欠了你什么的表,记住,你没有说不的权利。”

    顾月白脸色顿时白的毫无血色,狠狠地咬破了唇,疼痛让她记住再也不提拒绝的话。

    ----

    新文,求收藏哦~

    华语第一言小说站网()提供最优质的言小说在线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奉子成婚:豪门长夫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