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全本完结版)

    诸葛最后才命令逍遥派的弟子道:“最后的任务也是更加的艰巨了,请诸位把那大树剩下的枝干都削成尖尖倒放在那添入地沟的大树主干上,也要天黑之前完成!”    康广陵点头接令,心想,我逍遥派弟子人数为少,所以这诸葛姑娘才给分派的最少最容易的事,当更加好的去完成了!于是率门下师弟徒子徒孙都去拿出兵器去打削那些被雁翎队甩出来的枝干,是越削越尖..    现在原地只剩下了逸尘和抚琴八姐妹,玉棋急道:“姐姐,那我们呢?我们呢?”姐妹八人见诸葛指挥群雄是十分的洒脱,不由的心中佩服的很,所以也想参与其中,都指盼着诸葛能分给自己任务,见到群雄是砍树的砍树,挖坑的挖坑,做火把的做火把,削木头的削木头,忙的是乱七八糟,自己等人要袖手旁观吗?所以都向诸葛来讨..    诸葛走进了树林,向玉棋姐妹招手,抚琴连忙面带微笑的跑了过来,诸葛笑着在玉棋姐妹二耳边耳语了几句,众女笑着也跑进了树林中,逸尘不知所以,也一个猛力冲过来:“那,妹妹..那我呢?”    诸葛嫣然一笑:“段郎看我分派的可好?”    逸尘见她一笑,也跟着笑了起来:“妹妹,分派好坏我是看不出来的,可是只见妹妹的样子却倒像个军师了!”    “哦?呵呵,军师?”说完笑着打量了一番自己!    逸尘也就势拱手:“敢请军师给属下下命令!”    诸葛拉住逸尘的手:“你的任务就是保护军师啦!”说完害羞的低下了头,刚才那股统帅群豪的英气然全无了!    逸尘拉住她的手:“我当然会保护军师妹妹了,就算是让我段逸尘去死,只要是为妹妹,死百次千次都是愿意的!”    逸尘说的坦诚,听的诸葛心里一阵甜蜜,一下子脸红过耳,投入了逸尘的怀里,逸尘搂紧了她:“妹妹,我相信你,你一定能让大家平安的冲出昆仑山的!”    诸葛点头:“段郎...”    “好不害羞!”突然玉棋蹦了出来,“在至乐仙居每卿卿我我,到这里还是我我卿卿的,不怕给别人看到?羞死了..”说完还吐了吐舌头..    诸葛追上去便打,玉棋却站着不动,把手向前一伸:“姐姐,你交给我的任务完成了!”手里拿着的是几支烟花!    诸葛拿到手里,笑着对玉棋说:“好妹妹,回去记你一大功!”    玉棋笑着跳到了逸尘边:“姐姐就是向着公子,也不给公子派任务?”    诸葛连忙道:“我已经给段..给公子分派了任务啊!”    谁知道玉棋却道:“那也是叫任务?”还没有说完,抚琴七姐妹也从树林中跑过来,分别向诸葛交来几只烟花,诸葛很是满意的点头,玉棋对着众姐妹道:“大姐,你们可知道姐姐是给公子的什么任务吗?”    捧画立即站出来,学着诸葛发号施令时的样子:“你的任务就是保护军师啦!”而最善于模仿的词韵接过去:“我当然会保护军师妹妹了,就算是让我段逸尘去死,只要是为妹妹,死百次千次都是愿意的!”“哈哈...”逗的众姐妹一起大笑,他们是对刚才二人的对话都听到了,才学了出来!    给气的诸葛脸上是一阵红,一阵的白,噘嘴找玉棋便打,玉棋绕到抚琴后,突然抱住了诸葛,玉棋轻功高强,诸葛哪里是追的上,一下自被玉棋给从后面抱住,只听玉棋道:“妹妹,我相信你,你一定能让大家平安的冲出昆仑山的!”又是学的逸尘的样子,诸葛简直是无地自容了,跑向了树林中...    众人在树林中忙的团团转,外面的燕龙城但见树林里尘土飞扬,不明所以,而锐金旗使王良上前道:“禀右使大人,属下想他们是在给自己挖坟坑?怕死了没有人掩埋?”    燕龙城哈哈大笑,虽然他目前不知道树林内的灵鹫宫弟子在干什么,但是绝对不是在自掘坟墓了?    叶逍一边用逍遥宝剑砍着大树,一边对诸葛的部署开始了琢磨,渐渐也琢磨出些门道,可是对着在地上挖掘深坑倒是十分的不解,也就不再去想,挥动逍遥宝剑是所向披靡,无论多粗壮的树都是应声而倒地了。    诸葛走到叶逍前:“尊主还有什么吩咐?”    叶逍问:“诸葛教主,你说明教真的不敢围攻吗?”    诸葛笑道:“他们当真是不敢了,现在在外面是敌强我弱,但是要来到树林中呢,他千军万马如何展开?倒是趁了我方的方便,江湖绿林之战他明教是远不及我灵鹫宫的!所以属下敢断言,他明教定是不敢贸然而进树立中,那是兵家的大忌,我想他们这次阵式定是明教的阳天王司军师职的郭黑老道所指挥,而正前面的燕龙城只是个先锋而已了!”    听着诸葛的话,叶逍点头,“诸葛教主是有几成的把握呢?”    诸葛微笑:“尊主不也是怀疑属下的能力了?”    叶逍摇头:“诸葛教主的计策我已经猜到了大半,不过就是不明白一点!”    “哦?”诸葛美目流转,“哪一点呢?”    叶逍淡然一笑:“既然诸葛教主自有安排,本座也就不再多问了,倒显得不相信诸葛教主了?”    诸葛是扭头不语,看天色渐暗,传下令去,各自拿出干粮吃了,稍做休息,看各部分分工也都完成的差不多了,毕竟都是武林中豪杰,这点小差事是很不在话下的了,否则那可真的是很丢面子的事!    乌老大的三十六洞率先完成了任务,向诸葛交令,诸葛点头向乌老大道:“乌洞主辛苦了,请乌洞主在从三十六洞兄弟中挑选一百名轻功高强的弟子,等天一暗随尊主向东突围!”    众人一听是十分的激动,终于要大打一场了!一个个是摩拳擦掌,蠢蠢动...都简单的吃了些干粮,喝过水后坐在地上休息!    诸葛见方圆十丈原来的大树都被三十六洞的弟子给请到了十丈之外,成了一方正的空地,七十二岛的弟子还在努力的挖着地沟,大约又过了小半个时辰地沟也是已经挖好,他们也不休息不吃饭,就连忙跑到了诸葛的面前请令也要一起去突围,诸葛摇头:“轩辕大哥,你与众兄弟先稍做休息,等下去帮灵鹫宫众姐妹把手,帮他们把那些粗壮的树干并排放在你们挖的地沟内,然后把那些逍遥派弟子削好的枝干倒放在最上面..    轩辕拙只好应命,简单的吃了干粮就去给钧天部诸女和逍遥派弟子帮忙,叶逍暗自佩服诸葛的指挥能力,真是女中豪杰,偏又生的如此美貌,倒真是叫天下男儿黯然了!    天色黑了下来,果如诸葛所料,明教当真是不敢来围攻,众人更加的相信诸葛了,心里越是佩服,一个个精神振奋,诸葛看最后的逍遥派的弟子也回来交令,点头微笑:“好,各位赶紧抓紧时间去休息,听我号令随时准备突围!”    所有人应声都坐到地上休息,诸葛走到逸尘边,八姐妹怪怪的看着她,她不自觉的又脸红了起来,吩咐抚琴道:“琴儿妹妹,你速去北侧告之幽天部的弟子,摸黑在树林中砍些大树的枝干,每人做一只火把,但是谁也不许点燃,等我之号令行事!”    抚琴应声而去,诸葛在命令玉棋:“棋儿妹妹去西侧告之玄天部的弟子,也是在黑暗中各做一只火把,也是不许点然,等我之号令行事!”    玉棋也是接令而去,正说着,只见树林外面明教四旗已经是点燃了火把,把外面照的通红,可是树林里面他们却看不到的,反而叶逍等人却把外面给看的一清二楚了,燕龙城有恃无恐,已经下的马来..    乌老大看上去焦急,上前向叶逍与诸葛道:“尊主,诸葛教主,属下有事禀告!”    叶逍看了眼诸葛,诸葛挑眼眉道:“乌洞主请讲!”    乌老大一脸的焦急:“诸葛教主,属下倒是有些顾虑,单看此时之形势,万一敌人要用火攻,烧我整片树林,我们该当如何呢?仅凭我们伐了十丈之木岂是能拒敌?”    诸葛笑道:“乌洞主所虑甚是,不过明教四旗绝对不会火攻的,而且我所伐之木也不是为了防范明教四旗的火攻的!”    “能否请诸葛教主明示!”乌老大拱手追问,“恕属下愚钝..”    诸葛美目如弯月,看天色渐深,树林中更显黑暗指着外面明教四旗的包围道:“你们以为他们真的是要围困我等至死不成?其实不然..”诸葛顿了下,看到叶逍点头接过去:“诸葛教主所言不错,明教所虑岂是我等这区区万余人了,他们是想拿我们做饵,而引我灵鹫宫之所有援敌前来一网打尽!”    乌老大倒退三步:“什么?我们这么多人做饵?”好像还不相信似的,转念一想:“对了,还有圣姑率领的几部的姐妹,明教倒是用心狠毒了!但愿圣姑千万不要前来呀?”    乌老大见诸葛是踌躇满志的样子,脸上还很是轻松,遂问:“诸葛教主想是心中已成退敌之良策?”    诸葛微笑:“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自古不变的道理,但是现在是敌强我弱,所以我们要想个万全之策了!”    她嘴里不说,众人也能感觉的出她好像是已经胜券在握了,再着急都不再问了...    诸葛看了眼天色,然后示意抚琴姐妹:“点烟花..”玉棋面带微笑,蹲下子点燃了一只烟花,“砰”烟花飞向了夜空,在高处耀眼的绽放开来,是一团的红色,最后向细雨一样飘散了下来,从众人头顶上消失!    人群中有人低声议论:“是在向外面求救不成?”“外面给围的铁桶似的,求救又有谁能前来搭救呢?徒增死伤罢了!”    隔了小半个时辰,玉棋又点燃一只烟花,是一团黄色,金黄金黄,像一只巨大的老鹰在空中盘旋着,良久才消失于夜色,又隔了半个时辰,玉棋再点燃一只烟花,是淡蓝色的,在漆黑的夜空显得格外的耀眼...    站在南侧山丘上的燕龙城看到后,抚须微笑,后的王良上前:“燕右使,您看那叶逍是否在向外求救呢?”    燕龙城点头:“嘿嘿,郭天王所料不错,这群乌合之众是绝对不敢突围的!等他们的援兵到来,咱们把他们是一网打尽,为明尊教主打一个大大的胜仗,一举把这眼中钉给拔除了,永绝后患!”又骑上马,拿眼瞄树林中的景象,漆黑一片,他们连火把都吓的不敢点了,心中是一阵阵得意,想到不费吹灰之力就把整个灵鹫宫给灭了,那是何等的了得,整个心都飘了起来,遂骑在马上向后下命令:“所有人都原地休息,无论发生什么事大家都原地不动,只等敌人的援兵到来!”    “是...”众盔甲教众都松口气,把长矛向地上一插,穿着笨重的盔甲都坐倒在了地上!有的还闭上了眼睛,躺在地上悠闲的睡了起来...    北侧山崖上的洪水旗掌旗使何潘见了树林中升起来的烟花,笑道:“嘿嘿,道长预见果然不错,他们不敢的突围,还是向外面求救了..”转向后:“传我旗令,明教洪水旗教众,无论发生任何状况,都原地按兵不动,等待敌人的援军到来,我们聚而歼之!”    “是,旗使..”洪水旗也是放松了戒备,专等待灵鹫宫的人从外围来救!    西侧旷地上的烈火旗旗主东郭胜见了树林中升起的三次烟花也是十分的高兴:“郭天王是神机妙算,看来我们要轻易的立下这等头功啦..”哈哈大笑,“来呀,给我抬上一坛酒来,倒要看看这灵鹫宫的尊主做垂死的挣扎,传我令下去,无论树林中敌人如何动作,我烈火旗不动一兵一足,只等敌人援军到来!”    “是..”烈火旗教众也都放下了手中的弓箭和兵器,除了哨兵外,都三五成群架起了火堆开始休息笑骂聊天..    诸葛站在那刚刚开掘出来的林间的空地中心,微风透过高树低树,钻进了树林,扫过诸葛的发髻,诸葛一拨额前的刘海儿,举起右手:“时机已到,尊主,请你带乌洞主所选的一百名轻功高强的弟子从东突围!”    众豪杰早就给憋的手痒痒了,一听说可以突围了,一个个神色兴奋,紧随在叶逍后一起摸黑向树林东头冲过去,众人都是轻功高强之辈,过了不到一刻,只听到喊杀声从树林东侧传了过来,叶逍率乌老大等一百多人从东侧树林冲出来,由于东侧也是一片洼地,众人刚趁夜钻出树林就被巨木旗的哨兵给发现...    巨木旗掌旗使伍元武见对方只百十人来突围,冷冷的一笑,只派了一千多名藤甲教众前来围剿,乌老大奔命在最前方,甩开了那天下排名第十的绿波香露鬼头大刀,骷髅头碧绿,近者是臭不可闻,淡淡被火把映衬着泛起绿光,一马当先,钻进了敌人群中,众人也不甘落后,都拿出了兵刃向敌人的上招呼,可是几下砍下去,都是心里暗自吃惊,叫:“不好..”众豪杰手里都是强兵利刃,但是对着藤甲兵却伤不得其分毫,还有几人被藤甲兵的大斧子给划伤了,这藤甲不比寻常树木,是从山崖上采下后,烈暴晒,然后沸水大火煮,最后还要在烈火上烘烤,而制成了一的铠甲,所以寻常兵器是根本伤不到的,这一点众豪杰可是没有想到的了,顿时百十人被一千多人给淹没,如石沉大海,形失陷于明教的藤甲大队之中,三十六洞群豪,若论单打独斗,都是江湖中的好手,可是何几曾时如这般与结队的阵式交过手,立即给冲了个措手不及,刚拿大刀砍在对方上,对方边立即有十于把大斧子砍过来,何况自己的兵刃根本伤不得对方,只是片刻功夫己方是已经死了十于人,伤了二十几人,而对方却未见死伤!    乌老大好不容易才冲到了叶逍边,挡开一把砍过来的大斧子急道:“尊主如此下去,我们可都要成了斧下之冤鬼了..”    叶逍也早察觉出来了,看了眼后,没有一名援军到来,当机立断:“招呼众兄弟,互相掩护,交替着向树林里撤..”    众豪杰接到命令,再不蛮冲蛮打,都是相互照应着向树林中退了去,乌老大左臂被那大斧子给砍了有斧,叶逍护在他边:“全部退回到树林中心去!我来断后!”    三十六洞的群豪只剩下了六十多名,其中还有多名伤者,他们大都内力深厚,此时在漆黑的树林中也是分辨事物清晰如常,互相扶持着奔回来树林中!    诸葛自派出他们百余人后,再没有发一兵一足接应,见他们惨败回来,叶逍道:“诸葛教主,敌我力量相差太过于悬殊,再加上他们有藤甲防护,我们还要彼此照顾,根本难与之为敌,倒死伤了大批的弟子!”    诸葛好像已经料到:“这就是我要乌洞主所选轻功高强兄弟的原因,你们且休息,我另有安排!”说完走进了那草屋之内,不一会儿出来,走到叶逍近前,低声说:“这次要尊主与段公子二人前去突围,三十六洞七十二岛的人只能在后面接应,否则不仅无功,还要添乱了..”叶逍看着她坚毅的表,此时境况,也只有点头了!    诸葛从腰间解下佩剑:“尊主,这是属下的幽泉剑,倒是能破得藤甲,段公子有他的逍遥宝剑,凭此二把宝剑,尊主与段公子能杀得多少敌人就杀多少,但是要确保全而退!”    叶逍渐渐明白了诸葛的用意,脸上带出了笑容,因为他明白了,只有自己二人才可以全而退,别人去了是徒增死伤还有牵顾倒是更加不便了,只凭二人倒也是绝对无法冲出去,肯定诸葛是另有妙计,心中一宽,接过宝剑,他当然是知道这就是排名天下第一的幽泉了,肯定是削铁如泥,区区藤甲更是不再话下了!侧目看向了逸尘..    却见逸尘被八女所围,诸葛走上前,“段..公子,你随我来..”段逸尘随在诸葛后进了那小木屋,外面漆黑,屋子里面更加的黑暗,但是逸尘内力深厚,黑夜视物如同白昼,却见诸葛背对着自己,逸尘看的清楚,她竟然伸手去解上的衣服,很快,衣服解开,转过来向着逸尘,逸尘大惊,连忙闭眼,心里默念:“非礼无视..非礼无视”百十遍,一下子想到当在大理山泉之中与慕容静雨赤吸毒的形,那人的少女的又浮现在脑海里,更何况这天下第一美女的子了,逸尘自己都感觉到脸上绯红,“妹妹,你这是要...?”    逸尘吓的给闭上了眼睛,因为段逸尘是个真正的君子,他恪守理念,不敢动非分之想,想转走,诸葛嗔,瞪了他一眼,“你在想什么?站住...”    逸尘慌张,“我...”止住脚步。    诸葛脱下外衣,又脱下一件背心似的衣服,递给逸尘道:“这是我的赤焰甲,你穿在上跟随着尊主去突围,这样会安全一点,毕竟刀剑是没有长眼睛的,那样我..琴儿八姐妹会安心有一点儿的..”    原来是要给自己那件刀枪不入的赤焰铠甲,自己是给想到哪里去了,幸亏是黑夜,尴尬的笑了笑,诸葛如此的挂虑自己的安危,心中是颇为宽慰,也很是甜蜜,傻傻的笑了:“还是妹妹自己穿着?我不用,实在打不过,我会逃跑的..”    诸葛反过来以命令口吻说:“我知道你轻功了得,但是只会逃跑的小王爷是会被人笑话的,我不想自己的..不想看到你打不过就逃!”    逸尘一听,那强烈的自尊心受到了伤害似的,扭头出了木屋:“放心,我就是不穿赤焰甲也不会逃的了...更不会让你看不起的,更不会让世人瞧不起大理的逍遥王!”带着薄怒从玉棋手里拿过逍遥宝剑拉起叶逍就向东侧的树林外冲过去!    诸葛想叫也没有叫住,看逸尘那憨样,捂着嘴“扑哧”一下子笑了出来..由的他了!    而正南侧的燕龙城早有属下回报:“启禀右使者,适才树林正东有灵鹫宫的人企图突围已经被伍旗使轻松的给打了回去,还死了好几十个人,伍旗使也没有追进树林,因为他们巨木旗丝毫没有损伤!”    燕龙城冷笑着从小山丘上站起来:“那是当然,巨木旗哪是他几十百个人就能说冲破就能冲出去的,简直是自不量力...哈哈!”    王良在旁边也是随着笑道:“右使你看,他们接连发出信号,还是没有人前来搭救,说不定他们已经在光明顶上被教主和左使者的天地风雷四门给杀的一人不剩了,这里阳天王只让那巨木旗可以掩杀攻击,那是他巨木旗,若是我锐金旗倒要叫他全军覆没了!”    燕龙城看着树林自言自语道:“终于有一天我倒要叫你们二人落在我手里,以雪当年之耻,哼?什么凌波微步?什么六脉神剑?倒叫你全部葬在此!”虽然内心发狠,但是脸上丝毫没有表露出来!    叶逍与逸尘各执宝剑冲向了树林的最外围,巨木旗伍旗使一看只有两个人,心里一阵冷笑,“哼,百人都被我打的是尸骨无存,他只是派了两个人又是前来送死,到要看看他灵鹫宫还有什么把戏了?”于是吩咐:“传我旗令,派五百人过去把那突围出来的两个人给我杀了,把他们的尸体给我挂在旗杆上,吓吓他们!哼...”    旗下弟子应声而去,伍旗使仍自坐在地上喝酒,根本不拿那两个人当作一回事!    叶逍与逸尘对上了那一藤甲的巨木旗的明教教众,灵鹫适才被他巨木旗所杀了几十人,叶逍此时下手毫不手软,倚仗着幽泉宝剑之利很快斩杀了他十余名穿藤甲的巨木旗弟子,逸尘倒是没有敢用那逍遥宝剑,他知道那逍遥宝剑是当者披靡,只要被剑气扫中那是非死即伤了,对这些人他没有那么大的仇恨,所以是没有下的重手,只是施展凌波微步在众人间游走,局面成了叶逍一人与巨木旗的弟子搏斗了,叶逍宝剑在手,劲力到处,是藤甲裂开,连人带甲给劈的分乱,一个个藤甲并是倒地而亡,叶逍的一白衣已经在黑夜里被染成了红色..    有旗下弟子向巨木旗的掌旗使报告况:“启禀旗使,灵鹫宫现在突围的只有两个人,其中一人是灵鹫尊主叶逍,另一人属下不认识,但据弟子说那可能是大理的段小王爷,他们个执宝剑,我藤甲之教众根本不能阻挡,请旗使定夺!”|    伍元武站起来:“叶逍亲自突围,还有大理的段小王爷,就是那在江南差点打死张天王的段逸尘?”    “正是..”那弟子又说:“旗使,依弟子之见,他们几次向外求救而没有来救兵,现在怕是黔驴技穷了,想仗着两把宝剑就突围出去,他也太小看我明教巨木旗了!”    伍元武却笑道:“哈哈,来的正好,先让他们得意一番,再加五百人过去,让他们杀个够,看他们能把我两万人杀尽不成,哈哈..”    叶逍见逸尘只是一味的闪躲,连削三名巨木旗弟子,靠到了逸尘边:“贤弟,这里可不是仁慈的地方,更不是仁慈的时候,你再这样下去,我们会给困死在这里的..”    话音一落,见明教又有大队人马围了过来,这后面的人根本不出手,只是结成大队,硬是挤了过来,叶逍砍死了最前面的人,可是后面的人推着前面的死尸继续向前,圈子是越来越小,可是人越来越多了,脚下已经尽是死尸,叶逍的脚下开始移动都不方便了,而明教的巨木旗仍是不出手,只是排的密密麻麻的向前冲,看样子企图把叶逍二人挤在中心,让他们是退无可退,叶逍心里明白,诸葛只让他们两人来突围,定是有自己的意思,很明显,他们两个人是根本不可能突围而出的,还见到逸尘这哪里叫突围,分明是来炫耀自己那绝世轻功的,随着圈子是越来越小,逸尘的脚下也有些不方便,直往叶逍边靠,叶逍连脸上都是鲜血,暗道:“糟糕,此时怕连脱都难矣,难道我叶逍大事未成倒要葬于此不成?”    正在游思之间,藤甲教众的一把大斧子剁向了叶逍的左肩,叶逍浑然不绝,逸尘可是看的清楚,左手小指少泽剑飞出,正打在那人手腕,斧子是应声而落,但是立即又有几人上前围住了叶逍,逸尘再不犹豫,左右手齐挥,六脉神剑同时而发,再现波澜壮阔,好像闪电一道道把那藤甲击穿,明教巨木旗弟子是立时倒下了一大片,这威势一下子把其余的人给震慑住,叶逍又趁机拿那幽泉宝剑给砍死周边数人,倒让明教弟子一时不敢上前...    巨木旗弟子向伍旗使报告:“禀旗使,那人不知道使用什么妖法,只是两只手摇摆,我藤甲大队就倒下了大片..”    伍元武眉头皱起:“什么,那是段家绝学,江湖排名第一的六脉神剑,我也只是听说,倒也没有真正的见过,看来果然是段小王爷,他来的正好,传令下去,明教巨木旗弟子原地待命准备冲入树林杀敌..”    三十六洞七十二岛的人见尊主久去不归,心中很是焦急,请命前去接应,诸葛却冷冷道:“你们是要去送死吗?你们去了徒为尊主增加累赘..又有谁能在数万人中全而退?”众人一听就不再言语!    可是抚琴八姐妹可不管能不能出来,不给诸葛打招呼就已经奔了出来,只见是藤甲兵人山人海,早已淹没了叶逍与逸尘的影子,玉棋瞥眼见到满鲜血的叶逍,心里一惊,想是公子危险,施展轻功随风起舞,不顾一切的冲进了敌人的圈子,其余七女更是不加思索随着玉棋给一口起气冲到了叶逍边,各自拿手中乐器横在前,藤甲兵乍见这突然而来八位美丽少女,天然可,无饰雕琢,而且还生得一般模样,一个个憨可,像仙女一样,都是不忍心下手,八姐妹可不留,奋足了力气向藤甲兵上招呼!    此时树林外传来震天的喊声:“杀杀杀!”是明教巨木旗在开始进攻了!    林中的群豪听到树林外的喊杀声在原地急的直转圈,诸葛也是听到了,嘴角却带出了一丝笑容,遂吩咐:“现在由乌洞主率此地三十六洞七十二岛的人前去接应要退回来的尊主与小王爷,记住,不可与敌人近战,接应到尊主二人立即撤回树林来...”走到乌老大近前,对其耳语几句,乌老大大喜,率领群豪再次奔向树林的外围!    而逸尘也看到跳进圈子里的玉棋姐妹,逍遥游开,欺到了玉棋边,为其挡住了一把砸下来的大斧子,把手中的逍遥宝剑递过去:“棋儿,用咱们的宝剑!”    玉棋点头接过,两柄宝剑是相映生辉,砍倒无数根本不想伤害到她姐妹的人,但是局势所,也是顾不得许多了,其余七姐妹倒是也聚集在两把宝剑周围,以伺照应!    叶逍但见敌人后面又是黑哑哑的一大片,还传来了喊杀声,心里知道差不多任务已经完成,对着逸尘道:“贤弟,敌人是连绵不绝,我等是杀之不尽的,先退回树林再想办法!”    逸尘却想起了临来之际诸葛在小木屋中的话,心中一,“我才不回去呢?倒让人家笑话!”所以就当是没有听到,还是一味的在人群中躲闪,他这哪里是突围,也就是干耗个时间,反而是离叶逍越来越远了!叶逍以为他没有听到就拿幽泉宝剑砍杀了边的几名藤甲弟子,冲过来,与逸尘背靠着背:“贤弟,你我二人脱容易,你可是见到了琴儿姐妹,万一它们其中一人受到伤害,你我是于心何忍呢?”    逸尘看了眼在圈子里挣扎的抚琴八姐妹,一咬牙:“此时不是撑英雄的时候,棋儿姐妹要紧!”于是向玉棋招呼道:“棋儿,向这边退..”    正说着,正西敌人最薄弱的地方被冲破了个口子,是乌老大率弟子前来接应,叶逍遂高喊:“众妹妹,从西撤回树林..”玉棋等人就不再与敌人纠缠,回便走,而那些藤甲兵本就不想伤害八姐妹,所以她们退出来的颇为容易,等两处人一汇合,乌老大高喊:“敌人太过于强大,我们撤回树林!”大队人向回便跑..    伍元武轻蔑一笑:“哼,敌人已经是精疲力尽,是我们下手的时候了,道长送个现成的大功给我们,哈哈,来人,旗下所有弟子对逃跑的敌人给我穷追猛打,一个不许放过,直给我捣毁整片森林..冲!”    整个巨木旗所有人马一起打着火把从东侧而涌进了树林中,而抚琴八姐妹跑的快,看到诸葛后,被诸葛一把抓住:“几位妹妹,现在不是玩的时候,看你们的啦..”    “姐姐放心,我们这就去..”八姐妹奔北南西三个方向而去!    诸葛再点烟花,烟花这次是五颜六色的,她站在高处喊:“所有人点燃火把,准备突围!”    林中的所有人听到诸葛的命令全部都点燃了那早就做好的火把,登时整个树林亮了起来,诸葛再次喊道:“所有人都在这空地上,不许有任何人到林中去!”    叶逍心中高兴,他现在明白了诸葛的意图,他是要把敌人引进树林,要像当年的诸葛武侯一样火烧藤甲兵,于是脸上带出笑容,从心里佩服诸葛,到是我辈男儿堪比之了...    诸葛绪高涨,昂首道:“所有人埋伏在砍倒的大树后面,见到我灵鹫五色令信号在天空绽放就把手里的火把一起抛向前来树林中的藤甲兵,咱们把他们给活烧了,为死去的兄弟姐妹们报仇!”    众人一听是终于要打了,还是把对方给火烧了,心里大感快慰,有的手脚利索的又连制了几把大大火把,随着人群涌向了攻进树林的敌人!    而玉棋则是跑到树林的北侧,向幽天部的首领云聪道:“云姐姐,尊主和诸葛姐姐有令,所有幽天部姐妹准备好手里的火把,见到树林正中五色令起,就立即点燃火把,从北向东沿树林的外围堵住敌人的退路,把火把全都招呼到他们那群木头上,并且把东侧的树林全部点燃,让他们断了后路!但是留下百人在最后把北侧的树林也全部点燃,让他们是退无可退..”    云聪高兴的跳了起来:“属下接令,诸葛教主真是好计谋!也要来个诸葛武侯火烧藤甲兵!”遂立即传令下去,所有弟子也是一阵兴奋,都带着火把向树林的东侧外围潜去..    而抚琴则飞奔到西侧树林中,找到玄天部的田翠娘,“田姐姐,尊主和诸葛教主有令,等下见到树林中五色令起,就速速点起火把,看树林外明教烈火旗的人,不动则矣,只要想进树林救人,就先隐蔽在树林深处,见进来三千到五千人,人数与匹敌之时,立即率所有弟子点燃西侧树林所有树木,一直到与南北相接,并迅速向树林里撤退,一路留下百十人沿路放火,见木头就点,直到树林中心的十丈空地上!”    田翠娘也是满脸的喜色:“属下遵命,定是把他们活烧在这树林里!”    侍书与捧画则跑到正南侧,向昊天部的宁凤伶传来诸葛的意思:“待见到灵鹫宫的五色令升入天空,宁首领留下百十人看守正南侧的锐金旗,如若锐金旗企图攻打进来,你们就故意让开个口子放他们进来,自己人退到树林中,有功而无过,其余人则向西准备接应玄天部的田姐姐,并且要把退到南侧来的烈火旗弟子全部烧死在树林中!”    宁凤伶问:“那万一锐金旗冲进来怎么办?”    侍书道:“诸葛姐姐自有退敌之策,宁姐姐只管执行好了!”    “是”宁凤伶转吩咐下去...    三女重新回到了树林中交令,叶逍此时也完全明白了一切,将幽泉宝剑还与诸葛,对其又是佩服又是赞叹:“我现在终于明白诸葛教主为什么不让我等点燃火把在先了..诸葛教主真乃是女中诸葛!”    诸葛向叶逍微笑:“尊主过奖了,属下也只不过凑巧了..”    叶逍当然知道她是谦虚了,想她就布局,佯装攻击,假突围,和砍伐树木,做火把,人员的分布安排和命令的指使,各方面都照顾的周全,看来这仗已经是只等巨木旗进入而开了!她先连放烟花迷惑敌人,让敌人以为是在求救,后又派两股人佯装突围,目的是想把敌人,巨木旗的那些木头疙瘩都给引到树林中来,再两面包抄断其后路,如若有其他旗来救,也是让他们有来无回了,而充分又利用抚琴八姐妹的轻功让她们传递命令,是十分的迅捷,指挥大局好像是军师一般,在此树林中倒可以是运筹帷幄了,如此一来倒让他们全部葬于火海了,只有在地上挖沟尚是很不解了,等下也许就会明白,所以当下也不追问..    突然想到什么,连忙上前道:“诸葛教主,如此一来,东来的巨木旗必定向我中心而来,那该如何是好?”    诸葛淡淡一笑:“尊主宽心,那巨木旗是无论如何也到不得此地十丈之内的了!”    “诸葛教主何以肯定南侧的金甲锐金旗不会来相助?”叶逍勿自问。    诸葛指了指南边:“我当然可以肯定,我们现在处树林之中,敌人断然想我不敢施展火攻,因为那被烧的反是自己,所以我们要反其道而行之,给他个火烧藤甲兵,此时事紧迫,这是我能想到的最好的办法了,而此树林中大火一起,南面的锐金旗更加不敢进来,因为他们是‘锐金’,呵呵,他们更不敢,大火烧在铁甲上会是什么感觉呢?”    叶逍笑了:“对,他们以为咱们肯定不敢在树林中放火,但是我们一旦放了,他锐金旗第一个不敢进来,火烧在金上会把他们给烫死的,这我怎么没有想到呢?”心中更是佩服诸葛了!“那这片树林都烧了起来咱们怎么办呢?”    “当然是从正南杀出去了,难道要陪那些木头葬火海不成?”诸葛道。    “正南??”叶逍满是疑问!    “杀,杀,杀”的声音越来越近,只见树林的东北脚升起一朵鲜红的烟花,诸葛知道是幽天部放的信号,是说东侧的巨木旗教众已经完全进入了树林,诸葛脸色微红,右手抬起直指天空,玉棋立即蹲下子,点燃了五色令,五色令绽放,整个树林突然亮了起来,是数万人同时点燃了火把,巨木旗根本不知道边什么时候突然聚集了这么多的人,看人数也是不少了,再看南侧也是,心里暗叫不好..    正南的燕龙城见到树林内红光抖起,连忙从地上坐起来:“糟糕,不好..”眉头紧皱!    王良上前问:“燕左使,何出此言?”    燕龙城蹙眉道:“巨木旗伍元武好大喜功,急功近利,这次怕是上了灵鹫宫的当了呀..你快看..”    诸葛再次燃起五色令,巨木旗在惊异之余突然看到漫天飞来的是点着的火把,那是成千上万,密密麻麻,好似火红色的飞蝗,从天而降,落到众人边立时起火,藤甲兵上都是干轻的藤葛,很容易点燃的,马上好多弟子上起火,穿的时候就怕是掉下来被敌人伤到子肌肤,所以是收拾的很是结实,解都不好解下来,只能眼看着自己上起火了,刚要往树林中闯,却见树林中也是着起了大火,有的跑的快的已经跑了进去,结果把树林给引的烧了起来,自己也给成了火人...    伍元武连忙高声大喊:“众兄弟不要慌,都随我向北退..”    走出不过十几丈,但见大火从北而东的烧了过来,幽天部诸女奋力的向树林里投掷火把,还点燃了边的树木,然后向树立中而撤去,吓的那些明教的巨木旗弟子再不听什么命令一边扯撕上的藤甲一边向回跑,可是火把还在不住的向人群里掷,顿时藤甲兵是相互踩踏,横冲直撞,火势是一连十十连百,百连千万了,已经是势不可挡了,树林中烈焰冲天,火光映红了整个天空,巨木旗的弟子一个个被烧的是哭爹喊娘,鬼哭狼嚎,整个树林里乱窜,倒把整个树林给引燃了起来,火势更大,一直是烧到了他们个砍伐的大树的边缘空地上,众人站在十丈之内,都被大火给的窒息了..    诸葛暗想:“如果是能再多砍五丈就好了!”    可是众人已经欢喜的不得了,哪里还管的大火之势,在林中是欢呼雀跃了!逸尘激动的看着诸葛,紧贴在她边,看着她被大火给腾的红红俏脸,那坚毅的眼神,和微微起来的脯,心里不由的一..    北侧的山崖上的洪水旗见到树林中的变化,旗使何潘暗骂:“卑鄙小人,我虽是洪水旗,这等大火我可是如何救得?”    手下有人立即来报:“禀旗使,巨木旗已经全部进入树林,目前被大火而困,伤亡惨重,我洪水旗是否救援?”    何潘一摆手:“救?怎么救?郭天王在哪里?锐金旗有什么动静?”    明教烈火旗也是浩浩的杀了进来,树林枝干交错,哪里会想到黑暗里暗藏杀机呢?东郭胜倒是想到了这一点,可是他却想,灵鹫宫就那么万来人,是万万不敢分散的,于是就大摇大摆的率大部涌了进来,可是进树林深处,却突然看到自己后升起一朵漂亮的烟花,紧接着四面八方的树林中都点起了火把,不仅是点起,而且是向着自己的队伍给飞了过来,明教烈火旗,顾名思义,最擅长的就是放火打火仗了,所有烈火旗的弟子任何人上满是硫磺,草絮,火石等易燃的引火事物,这下可更是糟糕,还没有等众人反应过来,大火已经在烈火旗中熊熊燃起来,立时“劈啪”之声起,烈火旗弟子都是精于施火之辈,知道厉害,还没有等东郭胜发令,众弟子都解下上的硫磺硝石抛向了树林中,可是却莫名的被抛了回来,硫磺与硝石一旦着了起来,那是更加的势不可挡,那气味,那火势登时在树林中蔓延开来!    东郭胜心里也知道是中了敌人的埋伏,想自己的烈火旗还没有完全进来,于是下命令:“烈火旗所有弟子向后退,原路返回,退出树林!”    大队向西移动,可是还没有走几步,就见西侧的大火也是以势不可挡之势席卷而来,还呼呼的夹杂着风声,大火的呼啸之声,向是一个个巨大和分散的厉鬼来索命,但凡火鬼到处,立时成为一片火海,人在大火面前显得是十分的渺小和无助,只露出绝望和恐惧,号叫和呼救声和大火的呼呼声交杂在一起,整个天是红红的,血红血红像是泼了人的鲜血,看上去很是恐怖。    山崖上的洪水旗见西侧的烈火旗也有了动静,于是旗使何潘下令:“绕路下山崖,去支援烈火旗,营救巨木旗!”他还以为烈火旗是窜入树林营救巨木旗,殊不知那烈火旗已经是自难保了!    东北角上的树林已经被幽天部的弟子给尽数点起,洪水旗只有从西北而进,可是他进来后也和西侧的烈火旗一样,立即被熊熊大火给包围,退无可退,明教三大旗在烈火中挣扎,明教弟子一个个是哭爹喊娘,上被烧的是体无完肤,而巨木旗更有甚之,那曾倚之为利的藤甲此时倒成了他们送命的根本,整个人整个人的烧了起来,疼的在树林中乱撞,还把周围的树林给引燃了起来,火势是愈加强大,烈火旗弟子通常都是烧别人,今天却被人烧,一个个也是在林间的地上打滚,可是这么大的火,地上像铁锅一样烫,从地上爬起来,连蹦带窜,就连他烈火旗旗使也是被烧的胡须头发都掉了大半,脸上也是一个个的火泡,龇牙咧嘴的左右躲避着大火和撞过来的门下的弟子...    诸葛与叶逍等人站在林间的空地,看到山崖上的洪水旗也参与了进来,心里一喜,倒是要教他有来无回了!灵鹫宫的门人和弟子都在不停的加着柴火,把那砍伐来的树枝都抛到了大火里,渐渐的火势强大,已经不敢再在树林中加柴,一拨拨的回到树林中的空地中,一同看着那冲天的大火,听着那传出来的撕心裂肺的嚎叫声!    玉棋听着声音想像着那些人此时一个个狰狞的面孔,都被大火烧的尸骨无存,有的蜷缩于地,烧的只剩下骨头..不打了个哆嗦,钻到了逸尘的怀里,头也不敢抬了。    诸葛看到后转过就当没有看到似的,难以掩盖此时心里的兴奋,颇有一种自豪感是油然而升,想现在倚在逸尘怀里的应该是自己!但是与玉棋姐妹相处久,知道各人的脾气格也就不以为意了,嘴角还带出一丝的微笑...    正南的燕龙城大怒:“灵鹫宫是谁在指挥?我要亲手抓住他,把他撕成碎片...”手里的小石子给捏的粉碎,可是他不敢贸然而指挥锐金弟子披坚执锐冲入大火救人,现在就只有这一侧还没有大火蔓延过来,因为两下的树木都已经被三十六洞的豪杰尊诸葛的命令给请到一边去了,因为诸葛是要从正南突围。    燕龙城也好像是看出了这点:“所有人严阵以待,以防突围,但见来人,格杀无论!”    “杀..杀..杀..”金革摇晃,在大火的映衬下闪闪发光!    诸葛见大事已成,扫了眼十丈外的掘好的沟壑,和填充其中的密密麻麻的大树的枝干,美目轻挑:“为防敌人来袭,现在我命令自尊主下所有人都到那挖好的沟壑前,拿起沟前放的准备好的已经削好的利器,也就是那些被削成尖的枝干,一见到地下有动静,不用等待命令,以那沟壑中的树干为底,尽管拿手中之利器尽全力戳下去..”    好多人不解,但是也没有人再问,因为他们现在是十分的相信诸葛的指挥了,所以都走到那已经被大火给烘的烫烫的沟壑前,拿起了那打削好的一根根尖锐的枝干,对着沟壑和那密密麻麻的大树的枝干而立!    逸尘与叶逍走到诸葛近前,逸尘不解的问:“妹妹,此举是何意呢?”    诸葛噘嘴笑问:“你知道明教的主力是什么吗?”    叶逍接过去道:“当然是这金木水火土五行大旗啦..”话说到一半,心里一亮,猛然醒悟,茅塞顿开,兴奋不已,如果不是有逸尘和诸葛的关系,他定是要把诸葛抱起来在原地跑上他几大圈不可!“诸葛教主才究天人,叶逍多谢了,想当诸葛武侯不过如此而..”    诸葛见他已经明白了自己的用意,遂笑而不答!    逸尘茫然:“你们这是...?我..”    话未落音,只听轩辕拙站在沟壑里的树干上,看到眼前的地上松动,大喊一声:“什么东西?”想起刚才诸葛的命令,举起手里的尖棍,猛的向下一插,“啊”的大叫一声,那见棍出了地面,众人大吃一惊,他的棍子上竟然还插上来一个人,看衣服是明教弟子无疑了,紧接着又从好几处发现了地上在动,众人毫不犹豫,拿尖尖的棍子向地里猛戳,有的拿起尖刀宝剑也是一阵的猛戳乱砍,被拉出来好多的死尸,是明教的人想借土遁来偷袭!    叶逍看了眼诸葛,转对逸尘道:“明教五行旗,金木水火土,现在围在树林周围的是锐金旗,巨木旗,洪水旗,烈火旗,而只差的厚土旗了,厚土旗顾名思义,乃是专于土者,现在来的就是明教厚土旗了,幸亏诸葛料敌在先,四周挖下了沟壑还填充满了大小的树干,把厚土旗的明教弟子给阻挡在了十丈之外,现在却任我屠戮了,哈哈..”    逸尘是恍然大悟,原来如此,现在的厚土旗弟子只有挨打的份了,因为他们可以挖土,但是那一排排的树干却把他们给挡住了,只有从沟壑之前出土了,却万万是没有想到外面有人正等待着自己呢!那无疑是伸过头来成为那待宰羔羊了!    紧接着从四面八方的沟壑之前都出现了明教厚土旗弟子,叶逍跳到沟壑前,也拿着诸葛的幽泉宝剑一阵乱戳,立时杀死了好多的厚土旗弟子..    乌老大哈哈大笑:“尊主,诸葛教主就做咱们的军师?虽然计谋高超,可是这样杀那根本没有还手之力的敌人,老乌可是有些手软了!”    鸾天部雁翎队的曾琼道:“乌洞住,你现在可怜他们,可是他们杀我整个成天部金莺队姐妹时何曾想过手软?”她言语激动,眼中含泪,因为叶逍已经告诉了众人,成天部金莺队已经是全军覆没了!    众豪杰一听此言,都是怒火中烧:“对,曾队长说的对,杀他妈了的!”“为雁翎队的一千多姐妹报仇..”“杀..”众人更加的仇恨,卯足了力气向地上松动的人形戳去!    大概过了半个时辰,地上的动静没有了,还只剩下几丈外的那冲天大火弥漫扩散着,哀浩和凄厉的惨叫仍是透过大火传过来..    玉棋姐妹看到此时的形是如此的血腥,都转过去不敢再看了..玉棋还趴在逸尘的肩头掉下了眼泪..逸尘拍拍她的肩膀,其实他也是心有不忍,但是他还明白,如若此时诸葛不杀他们,说不定几个时辰之后死的就是他这万余灵鹫宫弟子了!    逸尘从玉棋手里拿了逍遥宝剑,摇头叹息,走到叶逍跟前:“大哥,宝马载英雄,宝剑赠壮士,这逍遥宝剑无坚不摧,很是锋利,奈何小弟仁人之心,怕终不得善用,特此相赠与大哥,大哥不要推辞!”    叶逍连忙摇头:“不可,此乃二弟之贴物件,愚兄怎可图之?”    逸尘连连摇头:“大哥,你听小弟一言,小弟就是见其锋利,所以才相赠与大哥,在小弟手中不过一玩物耳,而之于大哥手上则是可以再兴大业的!”    诸葛也前来道:“尊主,段郎生敦厚,不忍亲驭驱魔,依属下见,还是尊主收之觉妥当,三国时候,曹得吕布之赤兔而自己不驾,并非为单单为了挽留云长之心耳,因为他自己而不能驾驭者也,此时段郎不忍此剑饮血,只是堪为其主了,还请尊主取之!”    仙儿也凑过来:“二哥拿在手里,不能发挥他的真正作用,大哥...大哥,你还是当仁不让的好!”    叶逍还是犹豫:“这...那愚兄只好受领了!”    众人都停了手,地上血迹斑斑,死尸陈于四下,叶逍也实有不忍,便命令把尸体都抛向了树林中,给烧成了灰烬!    而林中的明教巨木旗,烈火旗,洪水旗弟子几次想往外冲,但是都被冲天的大火给了回来,于是伍元武坐在地上,双手横于前,做火焰飞腾状:“焚我残躯,熊熊圣火,生亦何欢,死亦何苦?为善除恶,惟光明故,喜乐悲愁,皆归尘土。怜我世人,忧患实多!怜我世人,忧患实多!”众弟子也就不再奔逃,都坐在了旗使的边,双手做火焰飞腾状:“焚我残躯,熊熊圣火,生亦何欢,死亦何苦?为善除恶,惟光明故,喜乐悲愁,皆归尘土。怜我世人,忧患实多!怜我世人,忧患实多!”其余两旗也是如此,再不与那熊熊烈火抗衡,坐下来各安天命了!    叶逍向着诸葛问:“诸葛教主..我们何时突围?这锐金旗我们可是能冲的破?”    诸葛笑了笑:“尊主且稍做休息,让大家吃些干粮,等时机成熟,锐金旗要破是轻而易举的!”诸葛这几句话是轻描淡写,引的一众人是欢呼声震天而来..    诸葛独自站在高地上向着正南凝思,逸尘上前:“妹妹,可是有什么困难..”    诸葛慢慢的把头靠在了逸尘的肩头:“段郎,告诉你,我其实这次是赌了一把,因为我根本就知道从南侧突围出去是不可能的..”    逸尘:“啊”了一声,“那你还要为何而放火烧了树林呢?岂不是给自己断了后路吗?”    诸葛轻轻在逸尘耳边道:“如果我不烧了树林说不定我们现在已经被巨木旗给俘虏了!这大火少说也能烧上五天了,至少这五天我们是安全的了..”    逸尘子一颤,“五天?”    诸葛却甜甜的一笑:“段郎,只要和你在一起,我是不管他是五天还是五十天是五年五十年的,我要永远在你边!”    段逸尘伸胳膊把她抱入怀里:“只要有我在,我不会让任何人来伤害你一根头发的..”    诸葛嗔道:“人家伤我头发干嘛?人家是要抢了我去做老婆!”    逸尘假装怒道:“哼,谁要是来我就回大理发兵,把他给捣平了...”    诸葛笑了:“呵呵..”顿了顿,“段郎,我们还要装下去,不能让大家看出来,对尊主也是要保密的,还有就是我在等待救兵,如果救兵能及时赶到的话,我们是可以突围出去的..”    逸尘点头:“你的救兵是?”    诸葛推开他,跑下山丘:“呵呵,不告诉你..”    逸尘见她天真可,哪里还有半点刚才指挥群雄的巾帼之气势,那是小女儿家的羞之态..

重要声明:小说《天龙八部之风云再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