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全本完结版)

    夜间,刘风上岸采办些常之用品,回来却见那周寿昌正在效仿自己给张狂倒血,激动万分:“周先生,您..刘风待兄弟谢过周先生!”    “呵呵,受人滴水之恩,当以涌泉相抱...而且在下也是稍通医术的,刘公子不用客气!”    二人相互拥抱到船头畅谈饮酒,而仙儿也是担心刘风连吸取鲜血怕是有所不支,只每仔细的观察着刘风的变化,只见刘风却是一比一起的晚,终于有一,天已经近中午还没有出来,仙儿急的闯进船舱却见刘风仰在上是一动不动,唤进来那周寿昌,周寿昌皱眉:“哎呀,刘公子是失血过多给累昏倒了...”    仙儿再没有犹豫,拿出那小药箱也学着刘风的样子,咬着牙把那水蛭放在自己的手臂上..    大船不知道行了多少子,这一天到得阮洲境内,刘风为张狂的换血也越来越少,因为张狂上也已经有了红晕,刘风三人十分的欣喜,周寿昌要上岸去买些东西,所以大船也就停靠在了阮洲码头,刘风不经意间向后一看,暗叫不好,是灵鹫宫的人又来报仇了!    看周寿昌还没有回来,于是招呼仙儿一起弃船而上岸寻那周寿昌,后面的船只也立即是停船靠岸,紧随二人,刘风是急中生智,抱起张狂带着仙儿竟向一家青跑去..    仙儿当然不知道什么是青,这可是宫廷里任何人也不敢给她讲的,刘风潇洒英俊,把青的那一群烟花女子给迷的一个个像是蝴蝶似的贴着刘风一直的蹭来蹭去,眼睛还不时的给他抛个媚眼挑逗,却直把仙儿给弄的是浑的不自在,心里还麻麻的,不一哆嗦!    刘风看到心里是一阵阵的愧疚,怎么能带公主来这个地方呢?可是这其实也是不得已而为之了,刘风随手摔出一大锭金子,那些女子接着是一阵尖叫,眼睛都直了...    刘风包下一间最好的包厢,把张狂放到上,吩咐任何人不许动他,然后又在给了那老鸨一大锭金子,要任何人也不许到这间屋子里来,心想也只有如此了,当然他还是不放心把仙儿自己留在这里了,带上仙儿,走出那间青,刘风回头见中匾上写的是“群芳阁”,怕回头把张狂给丢了,仙儿问:“刘公子,为什么把他放在这里呢?”    刘风回答道:“哦,我想这里应该是最安全的地方,首先我们要找到周先生,带着他多有不便,而且我看灵鹫宫的那群妖魔鬼怪又跟了上来,我们就更加的照顾不来了!”    仙儿点头:“可是那里为什么那么多的女子呢?还打扮的..那个样子..”说着话皱了皱眉,刘风从心里隐隐的不安,感觉不应该欺骗她。    支吾了两声给堂塞过去,这也许是这君子第一次做这不君子的事?    转过一条大街向人打听,卖文房四宝的地方,因为那周大词人是去买那笔墨纸张了,所以只有去那里寻找了,刚走上街口刘风就感觉到已经是被两个人给盯上了,当下是也不露生色,只有静观其变了,而且不能告诉仙儿,怕她担心虽然那灵鹫宫的人不会拿仙儿怎么样可是也还是不让他知道的好。    到了一家名叫“静斋”的卖文房四宝的卖堂,刚要走进去打听却见周大词人从里面走出来,一边走还一边道:“呵呵,没有想到在秦岭淮河以南的地方也有这么好的砚台和水墨?”    二人连忙迎上去,刘风道:“仙儿,你带周先生先回船上去,还有记住,只要我不去,那间”群芳阁“是绝对不能去的!”    仙儿本以为刘风是怕她去了暴露了张狂,其实他哪里知道刘风却是另有深意...    刘风笑着对周寿昌道:“周先生请先随三...姑娘回大船上休息,我倒是也想买点东西!”    周寿昌点头:“那好,刘公子,我先随夫人回去了!”    又是“夫人”,因为仙儿这些子是一直这么的听着,所以现在听来也不觉得是那么的别扭了,只是给脸弄的通红,这周寿昌又是一个文人,再怎么着也不能出手给打一顿!再说了,他一直是这么叫的,仙儿心里还不知道是怎么想的呢?    刘风独自一人向深巷里走去,根本是头也没有回一下,只是不时的冷笑着,果然,根本没有人去管仙儿和周大词人二人,刘风后面的人是越来越多,时至正午,突然天空炸开几点烟花,就在刘风站的巷子不远处的头顶上,“噌噌噌”从墙上跳下来几个人,刘风刚想看清楚来人,却见后面也给人堵了个严实,此时两边的墙上还不住的向下跳人来,就这样把刘风给堵死在了这条死巷里,墙上还有没跳下来的,顿着的,坐着的,趴着的好像是在防备刘风施展轻功从墙上逃走似的,很快的,,刘风用眼睛一瞄,粗略也有几百人,真的是灵鹫宫那三十六洞七十二岛的奇人异士,上次是在水上,刘风来个以彼之道还施彼,用他们的火烧了他们的船,没有费一点力气,还给伤了他们好多的人,看来这次是来报仇了,刘风要怎么样来抵挡呢?    但是看其样子那分明是有成竹的,丝毫没有一点犹豫的样子,君子的风采,明教天王的气势张显的是一览无余了!    还呵呵笑道:“明教圣火明尊册护教君子天王刘风刘语诗等候众位灵鹫宫高人多时啦!”    一老妇人横着一把拐杖笑着,她那笑啊,晚上听了能把人给吓死,简直就是鬼在哭一样:“哈哈嘿嘿..呜呼..刘大天王,真没有想到明年的今就是你的忌啦...呜呼呼..”    “哈哈呵呵哈哈..”众人一起放声大笑,整个巷子都给发起颤来,“哈哈...”刘风也是纵声长笑,一下子就从不这一群人的笑声给压下去,“噔噔..”还从墙上给摔下来几个人,是被刘风的内力给震下来的,刘风露了这一手,才道:“哦?刘某的忌?呵呵..是吗?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刘风死会有这么多的人相陪呢?”    只听一个声音道:“平婆婆,他是不是说要我们给他陪葬呢?”    “哼,无论是任何人只要得罪了我们三十六洞七十二岛的人就得死,还要我们陪葬?哈哈,我管他什么天王还是皇帝老子?”    第一次,君子天王先出手,凌波微步抢到那平婆婆前,出手就是杀着,手指做剑刺向平婆婆的心!    刘风的动作是十分的迅捷,那平婆婆都没有看清楚就给刘风侵到前,本能的向后一退,拿那拐杖挡在前,眼看就要得手的刘风却把子向后退,因为后面有几个人也没有老实,纷纷拿起武器向他招呼了过来,头也不回的挥手一掌,“砰”拍在那人的右肩,“呜”给摔了出去,本来巷子就不是甚为宽敞,这一下子给砸倒了大片的没来得及躲开的人,骂骂咧咧的声音是不绝于耳的传来,刘风可以活动的圈子是越来越小,正前放一个矮个子的光头手里也没有拿武器就往里面钻,嘴里还道:“大家散开,让我来对付他!”    众人还真的就都让开了条道路给他,只见那矮子单手向后一掏,解下一条布袋,向刘风一晃,从袋子里掉出了好多大大小小的东西,刘风一看,好家伙,竟然是一群大大的毒蝎子,响尾蛇,花蜘蛛,五色蟾蜍,巨型蜈蚣,一起向刘风游走过去,众人都在旁边是“哈哈”大笑.    “勾岛主的五仙聚会真是难得一见啊!”    “这些东东可真厉害啊,闻到味道就会死咬住不放的”    “我们到可是省了一番力气!”    刘风盯着这群作呕的虫子,看着一群狰狞狂笑的人,也是第一次取出了自己的武器,从腰间抽出来一条白色的天蚕丝绳,猛然间一抖一甩,一下子给伸出了两丈多长,“啪”长绳到处,卷住了刚才那施放这五种毒物的那勾岛主,刘风手腕一叫力,把勾岛主拖到那群他自己刚刚施放出来的怪物中,“嗷嗷”的一阵尖叫后,那勾岛主已经被自己放出来的毒物给啃噬的不成样子,面目全非了,众人心内是一阵阵惊粟,只挣扎了几下就不再动了.    刘风如法炮制又卷进来一个人,给扔到了那群毒物之中,也当然是同样的后果了,这倒帮了刘风的忙,那群毒物死了主人,没有了人来控制是更加的肆无忌惮,来的是横冲直撞,也分不清敌我!    只听那平婆婆一声尖呼:“呜呼..兄弟们,用暗青子招呼他!”    话音一落,三十六洞七十二岛的一众人全部展开了轻功,上墙的上墙,上房的上房,只有几个动作慢的被刘风的天蚕丝给卷住丢到了那群嚣张的怪物里,惨不忍睹!    巷子里只剩下了刘风一人,其余人都上了墙上,看样子是要把刘风当作活靶子了,却突然看到一个红色的影子给扑了过来,刘风刚想用那天蚕丝给扫过去,却看清了来人正是仙儿,就在此时,漫天的暗器飞了过来,划破天空的声音像是狂风骤起,天都变得暗,却听平婆婆尖声道:“哎呀,大事不妙,三..三..公主伤不得..”    可是为时以晚了,仙儿见刘风转思的一瞬间已经有无数的暗器袭来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往刘风上一靠,一闭眼,准备为刘风挡住那如飞蝗一般的暗器,刘风哪里容她,当时来不及思想,把仙儿一抱,自己闪挡在前面,一只手护住仙儿一只手甩开那天蚕丝来拨挡暗器,可是暗器实在是太多好像是牛毛细雨一样纷飞而至,终究人力有限而且还要护住仙儿,“嗤嗤”两只袖箭打在了刘风的左肩,刘风子一颤,但是对方也停止了继续发暗器,只听那平婆婆骂道:“哪个王八蛋乱放暗青子,伤了三公主我们都自杀?”    刘风趁此机会拉住仙儿向巷子外面冲出去,“你怎么来了?不是让你先回到大船吗?”    仙儿回答道:“我,我是怕你一个人没有帮手...倒是..!”    刘风摇头止住她说话,心想,这次恐怕真的不那么容易逃脱了,这两只袖箭上竟然还有剧毒!看来只有如此了..心里盘算着如何脱.    仙儿回头看着后追来的人边跑边问:“刘公子,你的伤不碍事?我们该怎么办呢?”    刘风一边说话一边从腰间解下来一快金牌,道:“等下到了转弯的地方你就先躲过去...他们是不会伤害你的..”    话还没有说完,仙儿抱住刘风哭道:“不,不,我是不会离开你的..”    刘风心中乱成一团,但是马上又镇静:“不是让你离开我,难道你想我死吗?我是让你拿着这块金牌去阮州太守找人帮忙!”说着话把金牌塞到仙儿手里,仙儿流着眼泪说:“那...那能找到人吗?”    刘风感到毒气已经开始攻击自己了,但是仍撑起微笑说:“如果你不想我死的话,就要相信我,赶紧去,否则我可真要死了,这两只袖箭上是有剧毒的..”    仙儿一听,“我..我...”正好到了一转角处,刘风把仙儿一推:“三公主,把人带到江边来!”继续向前跑去!    仙儿含着泪一转,奔向了大街上,逢人就打听那太守府,过的有小半个时辰才来到那太守府前,打量了一下那金牌,只见正面是一条腾飞的金龙,下面写着两个字“十二”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刚上前,门前站立的两个门吏模样的人迎了上来,仙儿按照刘风交代的把那金牌在两人眼前一摆:“我要见你们太守!”    两人一看,其中一个道:“我看,是..哎呀是虎符令牌!”    两人一下子跪倒在地上,道:“尊驾请稍等,容我等回报..”    说完慌张的跑向了内堂,仙儿当然是不明所以,只片刻,太守府的大门敞开,先跑出来两队侍卫,然后是那一官服的太守模样的人出来了,仙儿看这阵仗是列队迎接啊!    只见那太守率所有人一起跪倒,仙儿把那令牌在那太守眼前一晃,那太守连连磕头:“敢问尊驾,十二王爷现在何处?”    “十二王爷?”仙儿心里纳闷,这“十二王爷”是谁?    遂开口问:“什么十二王爷,十三王爷的..本公主,我只是来向你求救的,你去还是不去...?”    立即又给这太守拿起了公主的架子,可是她是否给忘记了,这里是大宋可不是她大理国,不过那太守呼啦一下又给跪下:“哎呀,我说姑您就别吓我啦,快点告诉我十二王爷到底在哪里遇到了危险,去晚了,去晚了下官可是要杀头的,可真是急死我啦?”    仙儿还是没有明白,一直是歪着头看着那跪在地上的太守和一群侍卫,那太守都已经急的满头的大汗:“哎呀姑,您,您手里的那不是当今皇上的亲弟弟十二王爷的虎符令牌吗?这小的可是认得的啊,麻烦您赶紧告诉小的?您看您看我这都..哎呀..”    仙儿此时明白过来,原来他手里拿的是叫什么虎符令牌,是刘风从别处抢或者偷来的?还是大宋朝的十二皇子的令牌!先不管他到底是从何处来的令牌只要它能管用能救人就行了,可是万一被人识破的话,那不用说救命,命都难以保的住了,但是看这太守是看不出来的,刘风也真是厉害,这么厉害的虎符令牌都能得到手!于是再次拿出那虎符令牌,在太守面前一晃,“在江边,码头上!可是那些人都是高手,你们有多少人啊?”    那太守站了起来,一招手:“来人,你们几个去召集附近几个镇上的吃皇粮的兵勇,半个时辰内都必须到江边救十二王爷,晚了的关进大牢,延误的话斩!再命令府里的所有侍卫到门前集合,以最快的速度赶往江边救驾,迟了的提头来见!”    下过命令后转对仙儿说:“姑,您还是先回府里休息,我们立即就去江边救驾!”    仙儿道:“不用了,还是我给你们带路?”    那太守点头,“那姑您先请,我召集人马随后就到..”    仙儿也不走,就站在一旁等着,可是心里却是焦急的很,果然,不一刻,太守府前呼啦哗啦的聚集了老大一群人,都是拿着长矛的穿着大宋官兵衣服的人,齐刷刷的排成十个纵队,那太守过来对仙儿道:“这是我全府上的人了,这就出发去江边!”    仙儿粗略一数,竟然有三千来人,于是跑在最前面冲向了码头,穿过大街小巷,码头上所有的船夫渔夫都停止了手里的作业,退的老远老远,此时又看到官兵的到来,都站的老远注视着江边,仙儿在人群中搜索着刘风的影子,刘风一个人被围在了中心,而且是一个胳膊在抵挡周围人的进攻,好像左臂已经不能动弹,仙儿心急如火,向那太守大喊:“快,就是那穿白衣服的公子..他..”    太守下令:“来呀,都给我包围起来!”    那些官兵呼啦一下子围成了个大圈,把那三十六洞七十二岛的人全部给围了结实,三千对三百,是连个缝隙也没有了,官兵门看着这群奇形怪状的人,都不知道他们是为什么竟然敢打十二王爷的主意,看来这次就算是拼命也得杀呀!    当下一个个着长矛直指着那群人,而那圈子内的三十六洞七十二岛的人此时还以为是他们本地的官兵见这里有斗殴扰民事件出来制止的,还没有想到是刘风搬来的救兵,但是听那太守一喊,一下子都明白了:“前方是何妖人?胆敢光天化之下,在我阮州境内袭我十二王爷,好大胆的一番匪徒,赶快束手就擒,如遇抵抗者,格杀勿论!”    “杀杀杀!”    官兵们齐声喊着是步步近,刘风单手挥动着那天蚕丝支撑着,还是一般人到不得近前的,看到外援到来,心里先是放松了一半,那三十六洞的诸人一听,什么?这大队官兵竟然是他刘风请来的救兵,明教与朝廷还有什么勾结吗?    于是一平婆婆为首的喊道:“好啊,刘天王,江湖中事却要官府来插手,这下可是刘天王大大的违背了江湖规矩,不怕后传到江湖上被人耻笑?”    刘风用天蚕丝抽开一人道:“耻笑?如果死了的话,耻笑又怎么样呢?”    平婆婆道:“那好,既然你招来了这许多的人前来送死,那我们就成全他们,兄弟们,尊主面前我去交代,杀!”    立即群雄涌动杀向了外围,刘风的危机立解,立即运功阻止毒气的蔓延,三十六洞七十二岛的人都是武林中的高手,只几下就杀倒大片的官兵,可是那群官兵却没有一个退缩的,那长矛也刺穿了不少三十六洞七十二岛的人,仙儿趁乱冲了进去,因为是没有人敢碰她的,她几乎几可以是来去自如..    三十六洞七十二岛的人武功在厉害,可是却没有这协同作战的机会,各只顾自己,有的时候左侧刚挡过一只长矛右侧已经被刺穿,官兵们拿五个换一个,或者十个换一个,那场面是十分的悲壮,三十六洞的人眨眼间死伤了百十人,而那些官兵们却死伤了大半,一千多人,那太守看出来不能与这群匪人硬拼,他们都是精通武功的高手,于是下令:“盾牌手上前,长矛手居后,就算是全军覆没也给我拼了!”    说完自己也跳了进来,就在这时候,平婆婆众人本以为今定然有命丧于此的时候,突然那群官兵被冲散了条缺口,正北方阵脚大乱,又有人从外向里攻打了进来,三十六洞的人兴奋的高喊:“是乌老大来救咱们了..兄弟们,杀呀!”一下子是士气大震,三十六洞的人红了眼向外冲,倒再也没有人管里面的刘风了,因为他们认为,只有杀退了这伙官兵那刘风还不是到手的肥羊,任其宰割了,因为他恐怕已经是毒气攻心了!    刘风脸色黄白,子无力,仙儿哭道:“公子,你这是..”    刘风坐在地上:“三公主,我,我恐怕不能送你回大理了..我上的毒气已经蔓延到了内脏..恐..?”    仙儿抱住他:“不,不,你不会死的,我们这就回大理,我让最好的御医来为你驱毒...”说着话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一颗一颗晶莹的滑落,刘风却撑起一个笑容:“能让三公主为刘风掉眼泪,刘风死的值了!”    仙儿拉起他的胳膊,道:“走,我背你出去..”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把刘风给拽到了背上,可是刚站起来,又摔倒在地上,刘风看到那三十六洞的又来了百十余人相救,摇头道:“三公主请速速离去,我明教与灵鹫宫势不两立,他们定是不会放过我的..”看了眼长江道:“难道我刘风今要命丧于此?”    乌老大大喊:“众兄弟勿慌,我们来啦!”说着话与众官兵是战成了一团,刚刚打起来,就见从东,北,西三个方向整齐的跑过来三队人,当先之人都是将军的打扮,盔甲整齐鲜明,三个队伍的当先一人向那太守一跪:“太守大人,属下柳长银率九山镇,太平镇,名风镇,临江镇,鱼雨镇,留陵镇六镇官兵前来救驾,请太守吩咐!”    那太守欣喜:“好,柳副将,你一共带来了多少人?”    那柳副将道:“回太守,藤甲兵三千,乡勇三千!”    太守拍了下大腿:“好,来,三千藤甲来的正是时候,快给我围起来!”    柳副将一挥手,六千兵勇把那三十六洞的人给围个水泻不通,藤甲兵在前,长矛在后,硬是用体向前推进,三十六洞的人大惊失色,因为这前面的藤甲军根本是刀枪不入的,刀剑砍在上,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人家的长矛给穿个窟窿!    刹那间,几十人被长矛洞穿,而那群官兵几乎损伤无几,乌老大大喝:“兄弟们小心了,不要近,那是当年的藤甲兵,刀枪不入的,退...”三十六洞的人在乌老大的指挥下,一步步退到了江边,再是无路可退!    呼啦,整队的藤甲兵把刘风二人给团团围住,剩下的兵勇还是一起大声呼喊着涌向了江边,乌老大见势呼啸一声:“兄弟们,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扯..”    旁边的平婆婆道:“老乌,可是,这可是难得的机会啊?他已经被勾岛主的巨型蜈蚣给咬伤,而且还被我的袖箭给打中的胳膊,他已经是无还手之力啦?”    乌老大道:“难道我不知道放虎归山的道理,可是眼前你有办法杀退他藤甲兵,一时三刻后,我们都将成为刀下之鬼了..还想至他人于死地?”    话音刚落,又有几名三十六洞的人被长矛刺穿,乌老大喊道:“兄弟们,走水路了..”说完第一个倒翻跳入水中,三十六洞的人一个个也钻入了水里,弓箭手又跑上前对着江面是一阵狂,又是飘上来几十具尸体,三十六洞七十二岛这次可是伤亡惨重啊!    待敌人退去,那太守和那柳副将一起向刘风跪倒:“属下救驾来迟,还请十二王爷恕罪!”    刘风挣扎着点头:“都起来,我中剧毒,能不能赶紧给我找个地方疗伤?”    那太守一挥手,手下人立即抬上来一副担架,“快,抬十二王爷回府!”    刘风被太守的官兵给匆忙的抬到了太守府,仙儿也在一旁也是焦急万分,到了太守府里,太守慌张的一下子把整个阮州的所有的一流二流的郎中都给请了来,那是皇上的弟弟,是十二王爷,如果死在了自己的地界,那可不是闹着玩的,王爷死在了自己的管辖地方,那是能脱得了干系吗?不给斩头才怪呢?可给吓的跳上跳下的,一直站在屋子外面等候那一个个郎中走马灯似的诊断后出来,一个个拉住询问十二王爷的况,给急的满头的大汗,可是那郎中一个个出来都是摇头不止,眉头紧皱,太守见一连出去了四个都是一样的表,更加的心里没底了,一下子抓住第五个郎中:“站住,你给我站住,那这..”他说话都不连贯了,“十二王爷到底是怎么了?他的伤是否严重?到底中的是什么毒?”    那郎中三十五六岁年纪,一的破旧衣服,听到太守一问,一下子给跪下了,太守揪住那郎中前的衣服:“你个蠢材,你给我站起来..”    那太守眼睛都快瞪出来了,只听那郎中道:“太守大人不要打小的,饶了小的命!”    太守眉头一皱:“我没有说要打你啊..我只是想问你十二王爷到底怎么样?谁说要打你啦?”    那郎中也不答话,竟然哭了起来,更把那太守给急坏了,一哭,这可不要紧,倒让这太守以为十二王爷的伤有多厉害了!可把太守也给吓的差点没有哭出来,“我说你倒是说啊..的,快别给我哭了,再哭,再哭我真的打你三十大板!”    这下那郎中不敢再哭了:“老爷,老爷,您听小的说...小的名叫薛华佗,也有人叫我小华佗,学华佗..”    太守一听:“华佗,那不是更好吗?你的医术一定是很高明?”    那郎中拉长着一个苦瓜脸道:“老爷,我的医术是高明的,可是..可是,我只是给那些牛啊羊啊马儿看病,可从来没有给人看过啊?”    太守一听差点没有晕倒在地上:“你说什么?牛羊马?的是个兽医啊?”转念一想:“我竟然让个兽医给十二王爷看病,这可是死罪啦?”跺着脚大喊:“你你来人啊,把这个兽医给我拉下去痛打三十大板”话音一落,又连忙捂住嘴,这事还不能让他听到了.    那兽医被拉着向外走还大喊:“老爷饶命,老爷饶命啊,您说过的不打小的啊..”紧接着听到屋子外面喊声给杀猪似的,太守大发雷霆问手下几个官兵:“你们,你们是一群饭桶,怎么给我弄了个兽医来呀?”    还不敢大声说,有一个侍卫道:“回禀老爷,是小的,带来的..”    太守上去就是一巴掌,那官兵捂着嘴道:“老爷,这你可不能怪我呀?是您说的把整个阮州的郎中都给抓,不是都给请来的啊?”    “还敢狡辩,那我也没有让你给我弄个兽医来呀?”    那官兵仍是絮叨个没完:“我到了三叉街,听周围的人说,这薛华佗是个再世华佗,妙手回..小的就把他给带来啦?”    “啊...那你小子可把老爷给害苦啦,唉吆喂..十二王爷要是知道的话非把我给杀了不可呀?”    正在此时听到屋子外面又传来了那什么薛华佗的尖叫声,这太守的气就不打一处来:“哼,给我打,给我狠狠的打,打死那个死郎中,死兽医!”    仙儿跑出来问:“你找来的郎中到底怎么回事啊?怎么没有一个能帮的上的呢?全是废物..”    太守连忙打哈哈:“对,是废物,全是废物..都给我赶走!”    一会儿工夫,所有的郎中的都给赶走了,这太守早给让这兽医给气糊涂了!    房间里只剩下刘风和仙儿两个人,刘风道:“三公主,看天色快黑了,你告诉那太守去‘群芳阁’把张兄弟给也接到这里好有个照应!还有江边的周大词人,让他放心的在码头等上几天!”    仙儿应声出去,太守连忙亲自带人去‘群芳阁’把张狂给接了回来,还心里纳闷:“这十二王爷怎么把他的友人给放在了青呢?”百思不得其解!    张狂还是一直昏睡着,刘风还是十分的焦急,怕耽误了张狂的伤势,但是又苦于现在就连自己都是负重伤又怎么能照顾他人呢?仙儿见来的郎中都不能为刘风医治,也是跟着着急了起来:“那些郎中呢?怎么都不再医治了呢?你们要刘,十二王爷在这里等死吗?”    一语惊人,那太守慌张的点头:“是,是,姑教训的是”转向那几名官兵道:“快去,再把那几名郎中给我抓,不,给我找来为十二王爷医治!”    可是那几名官兵也不动,太守正在纳闷,只听一名官兵道:“老爷,不是小的们不去找那郎中了,而是再没有人来了,都躲的远远的,找都找不到,藏了起来!”    “为什么?”    那官兵说道:“老爷,您甭提啦,那些个郎中啊,说是见到那薛华佗没有能给十二王爷医治好伤毒就给挨了板子,他们谁也不敢保证一定能把十二王爷的伤给好了,所以都怕挨板子,都就不敢来啦!”    太守楞住了,而屋子里的仙儿,靠在边,倚在了刘风的上:“刘公子,咱们什么时候能离开这里呢?”    刘风问:“为什么?为什么要离开,我上的伤还没有好,还有我的好兄弟张狂还是如此这般..为什么要走呢?”    仙儿道:“可是,刘公子,我...”    刘风道:“三公主有话就请直说!”    仙儿扭捏的说:“刘公子,这里是阮州太守的府衙,我们,你的那块什么虎符令牌是从哪里给偷,借来的?万一被那太守发现你不是什么十二王爷的话,那我们不是自己往火坑里跳吗?那可真的是..”    刘风强撑起一个微笑:“哦,原来如此啊!我想他们一时三刻也是不能发现!”就把这件事带了过去,刘风招呼仙儿先去休息,因为天已经是大黑,仙儿吃过晚饭又来,根本不会去休息的,而张狂与刘风就躺在同一间屋子里!    刘风是对愁而卧,由于没有药物医治,只凭他那强大的内力已经是压制不住那毒了,晚上更是格外的严重,仙儿着急的在旁边掉泪,终于刘风被连来的忧心和毒的昏了过去,仙儿和那太守都急了:“郎中,郎中”    太守大叫着冲了出去,因为这十二王爷是万万不能死在阮州府衙的!接着一个郎中被官兵拉进了刘风的屋子里,那人还战战兢兢的:“大人,求求你饶了小的?小的真的不会看病啊..”    那官兵喊道:“你不会看病你叫什么华佗,学华佗?”    “我..?”    那郎中被人按到刘风的前,“快,如果十二王爷有什么差错,我要了你的命!”那郎中摸着股凑到了前,也翻了翻刘风的眼皮,看了看脸色,听听跳,很是煞有其事的样子,但是久久不能下手,仙儿急的来回在房间里踱着步子,不时的看着上的刘风,突然太守给闯了进来,还喊着:“全城的郎中都躲了起来,这可怎么办啊?”    但是一眼看到那郎中正在给刘风看病,一下子又在跳起来:“住手,你,哎呀,你怎么又进来拉?”    那郎中赶紧又跪下:“老爷,这草民可是被拉进来的,您可要饶命啊?”    竟然又是那个兽医,被一个不知的官兵给拉了进来,那太守摊倒在地上,”你,你,赶紧给我出去..拉下去,再给我再打三十!”    那郎中大哭嚷嚷:“老爷饶命啊,草民冤枉啊..”被拉了出去,哀吆声又再传来,仙儿不明白为什么要打这唯一的郎中,太守也是不敢说,正说着话,刘风咳嗽一声,缓缓的睁开了眼睛,“水,水..”    那官兵道:“大人,您快看,那学华佗把十二王爷给,给救活了!”    太守一看,擦了下脸上的汗水,真是十二王爷睁开了眼睛,还张口要水呢,连忙向着外面大喊:“住手,快别打了..住手,把那什么学华佗给我带进来,再让他给十二王爷..不,不行,唉,快把他给我叫进来给十二王爷看病..”    那薛华佗被架了进来,一下子又跪倒在地上:“老爷,您就饶了小的?我上有九十岁老母,下有三岁丫头..我...”    那太守把他扶起来:“那学华佗,是老爷错怪你了,你再赶紧到前为十二王爷看...”那人好像有些不敢相信似的,看着太守的眼,“你看我干什么,去给十二王爷那里..”说完踢了那学华佗一脚.    薛华佗捂着股跳了起来,“我只会给那牛,羊..”    “你还说...”太守又是踢过去两脚,最后还是大着胆子凑到了前,刚要伸手,突然刮起了一大阵狂风,太守大喊:“哎呀,怎么屋子里也刮这么大的风啊?哎呀...”一下子,把人都给刮倒了,好像还有人来,所有人当然包括仙儿在内都给昏了过去,仙儿在耳边只听到一个女人的声音道:“哼,大胆,竟然胆敢让一个兽医来为我徒弟医治毒伤?”随后就没有了知觉...    刘风想挣扎着起来,但是却被一股无形的力道所压抑,听来人道:“你不要动了!”    还是那个女子,乌黑的长发披散在双肩,嘴唇微动:“怎么这么不小心?竟然被这巨型蜈蚣咬伤,还中了那无生岛的雷火短箭!”    她只是简单的看过刘风的伤口就做的如此结论,刘风躺在上被那力道压的不能动弹,道:“师父,徒儿知错了!”    来人是明教君子天王的师父,不用说,她的武功应该是非常的高了!    她一杏黄的长衫,容颜十分的美丽,根本看不出来年龄!    刘风道:“师父,这些人都是好人,他们..”    那师父冷哼一声:“在我的眼里,根本没有什么好人和坏人,一群污浊之物!”    刘风不敢言语,只听那师父又接着说道:“你不用担心,他们没事的,只是晕了过去,一时三刻就会醒过来的!”    “谢师父..”刘风这才放心,那师父把他扶起来,顺手点他周几个大,边道:“毒怎么窜的这等的快,中毒后又给人家动手了不是?哼?”    刘风点头,“而且子还是这般的虚弱,明显的脉搏不够,你...”    刘风闭着眼道:“师父,恳求师父救救我的结拜兄弟,他是被人用内力所伤..!”    说完,轻轻的抬右手指了指东侧上的张狂,师父站起,“先别多嘴自己的伤都没有看好,还要挂虑他人?”    刘风只感到一股暖暖的气流从后师父用手抵住的后背上渐渐的袭了过来,四肢百骸有说不出的舒服,师父道:“你试着把那毒素集中,然后从伤口处给出来!”    刘风是依言而行,借助那强大的内力的催使把上的那一点点的毒液给集中起来,暗运内力又伤口处向外推,刘风使出了一的大汗,还是没有能成功,只好作罢,师父道:“今不成,只是因为你气血虚弱,内力不济,待静养数后你在依此法一举而成,倒是要多多修养了。万再不可动手了,倒时可被怪为师救不了你的命!”    刘风脸色渐渐红润:“多谢师父..那我那兄弟..”    师父转过:“倒要看什么样的人能与我徒弟结拜为兄弟?”这是把自己的徒弟给抬的太高了,什么样的人才能与之结拜?    顺手一搭那张狂的脉搏:“竟然是被淤血给塞住了任督二脉,好霸道的功夫,”语气里满是怀疑,接着又道:胡闹,胡闹,简直是胡闹..哦?哼,哼,竟然还有气..亏是内力还过的去,否则以你们这般胡闹法,他恐怕已经早死了!对了,你说他是被内力给伤成的这个样子?依为师之见,你这结拜兄弟的内力已经是十分的不弱了,跟你是不相上下的,他又怎么会是被内力,被谁的内力所伤呢?难道是他?二师兄他?”    刘风不知道师父是自言自语还是在问自己,所以也不敢答话,只听那师父又道:“不会,他不是早已经死了好几十年了吗?再说无崖子也不会这么无故的伤这么个无名小辈的!”    刘风一听,果然是在自语,转过头问:“风儿,是谁,把他打成这个样子的?丐帮降龙十八掌?不像,少林的金刚掌,玄苦玄悲那几个小和尚也没有这么高深的力道,恩,也不像,更不是我逍遥派的天山六阳掌,到底是被什么掌法伤的?”眼睛里充满了疑惑.    刘风道:“师父,您老人家久不入江湖,那玄苦大师玄悲大师于二十多年前已经离世了,丐帮的降龙十八掌也在上任帮主萧峰死后失传了,而更加的不是我逍遥派的天山六阳掌了,即使有,恐怕就算是掌门师伯也没有如此的功力的!”    师父点头:“你说的不错,你这结拜兄弟在当今武林也应该是个高手了,比你也差不到哪里,你不是都已经在天下排名第四了?”    刘风挣扎着一揖:“徒儿不敢,是外面的人谣传的..”    “哼..”那师父怒道:“什么不敢,就算是天下第一都当得,否则你愧为我逍遥派弟子!”    刘风连忙又道:“是,师父教训的是,徒儿谨尊师父教诲,他去争得天下第一!”    那师父点点头道:“哼,这还差不多,我把你从皇宫里带出来,难道只想让你在江湖中抢个排名吗?”    刘风低头:“徒儿知道错了,请师父责罚!”    刘风江湖排名第四,是那人见人畏的明教四大天王之首,可是此时却在这女子面前必恭必敬,看来这女子的来头是不小了!想原因不仅仅是师徒关系了?    只听师父又问:“快点告诉我他到底是被谁,被什么掌法给打成的这个样子?”    刘风道:“回师傅,这个..他是被大理段皇爷的二子小王爷下在几丈之外用内力给催倒的,徒儿也不知道是什么掌法?”    这师父眉头一皱:“什么?几丈之外,不可能,绝对是不可能的,是大理的人,大理除了六脉神剑外难道还有这隔空发掌伤人的厉害武功不成?”    刘风赶紧道:“徒儿不敢欺骗师父,确实是大理二下在空中以雷霆万钧之势在暴雨中把他打成的这个样子!”    师父略一寻思:“二下?是什么段正淳还是段正明?”    刘风回道:“师父,那是很久前的事了,段正明死后,没有子嗣,就把皇位传给了段正淳,而段正淳无福消受就客死异乡,后段正明把皇位传给了段正淳的儿子段誉,就是现在大理国的皇帝,徒儿说的二下就是段誉的二儿子,名叫段逸尘,还与徒儿有些交的!”    那师父皱眉:“段誉?好像在哪里听说过,对了,是当今的皇帝,段逸尘,没有听说过!他的武功十分的厉害吗?在那武林排行榜上排第几?”    刘风道:“他..请听徒儿慢慢道来,他在江湖上是没有排名的!..”    接着把整个事的来龙去脉给说了一遍,师父这才缓缓点头:“原来是霹雳金瓜呀?为师早就听说,没有想到还真的有此功效..难怪难怪!不,天下第一是非其莫属的,你..”接着不再说下去,看张狂的伤势,:“哼,哪个庸医给医治的,我明白了,是你的血,难怪你的气血这么的虚弱,真是朽木不可雕也,竟想的出如此笨的法子,水蛭换血,竟然还有血,本来此法是可以救的好的,可是竟然连血液也是如此的杂乱,血虚血,还有有毒的血,亏的是他了!”    看了眼刘风:“对了,是谁给你指点的用此换血之术?该不会是你自己..”    刘风摇头:“徒儿焉敢胡乱施为,是当今被称为阎王敌的苏星河师兄的徒弟薛慕华薛神医给医治的!”    那师父点头:“原来如此,是星河的徒弟呀,还不错,能有如此的见地,只是还略显得稚嫩些,,只是他不知道此法要出毒液才能施为了,不过能做到此地步也是不错了,不愧是我逍遥派的弟子,他们知道你的份吗?”    刘风道:“弟子谨尊师傅之命,从来没有泄露过自己是逍遥派弟子之事..只是,弟子的武功已经是暴露了!”    师父道:“无妨,量他们谁也不会想到你是我李沧海的徒弟!”    原来她竟然是当年那副“曾经沧海难为水”的神仙姐姐的原形啊!让逍遥掌门无崖子为之痴迷,妻女离弃,让天山童姥与李秋水生生死死的斗了一辈子的人,李秋水的亲妹妹李沧海!它现在却是如此的年轻,想是用了什么特别之术以伫容颜,她也是应该有百多岁的“老人精”了,现在看来倒向个四十许的妇人,这刘风也就是堂堂正正的逍遥派的人了,但是为什么李沧海为什么要隐瞒呢?难道她还有别的什么目的不成?    师父接着又问:“那他们是知道了你是大宋十二王子的事了?”    刘风摇头:“徒儿没有说,只是用了下那虎符令牌,就连三公主也说是我偷来的,看来他们也是只认牌而不认人的,想他们应该是不知道的!”    “三公主?哪个三公主?”    刘风连忙道:“徒儿慌乱,还没有告诉师父,您看..”指着地上躺在前的少女道:“师父,她就上大理段皇爷的公主下,是那段逸尘二下的妹妹!适才徒儿已将事的经过说与了师父!她就是那段逸仙!”    李沧海看了眼躺在地上的仙儿,“模样到是十分的俏丽可..你们..?”    刘风突然脸红:“师父误会了,徒儿感其兄救命之恩,所以才照顾三公主以还二下之人!”接着把如何在御花园与段誉一场大战和怎么脱又说了一遍,李沧海眼睛睁大:“那六脉神剑果然那么厉害不成?有机会到要见识一番了!”说完带着一脸的兴奋转对着张狂:”自语道:“小子,算你几世积德,遇到了我老人家,哼,这个世上就算有人想帮你打通任督二脉,他也是不懂的章法,还是要我亲自来救你小子的!”    刘风在上一听大喜,目不转睛的盯着师父为张狂打通经脉,大约运行了一周天,李沧海从张狂上扯去双掌,收功后对刘风说:“风儿,以后你就以为师刚才所导之法自己来调息,半月即可,还有你那兄弟半个时辰后就会醒过来,他体内的毒液应被我用北冥神功化了去,省得你们在来换那乱七八糟的血了,他只要喝几碗粥,吃几碗饭后就康好如初了,切不可告知是为师所救,现在还不是为师重出江湖的时候呢?”    刘风从上跪倒,眼中含泪,“弟子谨尊恩师教诲,不知道呵时再能与恩师相见!”    李沧海笑道:“为师已经活了一百多岁,死不了的,会再见的!希望为师下次见到你的你时候已经是功成名就了!到时候就可以随为师隐居那琅寰....”“玉洞..”了..    最后两个字是从房间的外面传进来,李沧海已经是飘然远去,整个太守府里的官兵,下人,不是被李沧海给大风吹的晕了过去,就是被点了道,此时才一个个悠悠的转醒过来,刘风连忙也躺在上装睡,仙儿,睁开了大眼,用手摸摸头,先爬起来凑到刘风的边:“刘公子,刘公子,你醒醒..”十分的焦急。    刘风假装被叫醒,又是违心的骗了这天真的小女孩一次,仙儿脸上露出了笑容:“你没事就好..”    刘风笑着点头,那太守也晃晃悠悠的站起来:“哎呀,刚才发生了什么事?”    话音一落,看到刘风面色红润竟然活了过来,也就一下子给蹦了起来:“我的天啊,十二王爷,您终于醒过来啦?”跪在前是喜形于色。    刘风道:“多谢太守大人的良医妙药了!”    太守一听,拉住刚从地上爬起来的那薛华佗,“好小子,有你的,来人,给我重重..”    那薛华佗吓坏了,“大人,老爷,您杀了小的?别打了!”一下子又跪在了地上,那太守把他提起来:“谁说要打你,我是说重重有赏..”刘风本想给那太守开个玩笑,没想到他还真是个糊涂太守,有兽医能给人治好病的吗?也就是摇头一笑,瞥眼间却看到仙儿却是满脸的泪花...刘风的心里也就猛的一紧:“她是?”    各位朋友大家好,还是在下,我在红袖里叫“最金庸”在潇湘里叫做“慕容兰烟”,见到最近大家之评论,小弟感激,伤怀者皆有之,这几章小弟是意在介绍刘风,还是本书的一个隐藏的线索人物,有的朋友觉得无聊,甚至蔑视在下,小弟都是感激不尽,多谢您的关注,余不才,自有本人之行文方式,故事的节应该安排的急缓适当,一直总是的故事是很难写的,在下是否真的江郎才尽那请各位接着看下去就知道了,应该就会明白我此时这几篇“江郎才尽”的用意了!不瞒大家,这第二篇章是写的虚竹的儿子叶逍,但是就是这一章才能把明教姑苏慕容和中原几大门派一起写进来,所以要提前交代的很清楚,否则后文就显得难以首尾相顾了!请大家耐心的看下去,跟下去,我一定满足大家那心里膨胀的愿望的,希望一如既往的支持在下!精彩在酝酿,在点燃,激是您在等待还在下去创造?请相信在下,相信《天龙八部》续之风云再起,我一定把它写成最出色的金庸续篇,见笑了!    众人正自欢喜之中,旁边的张狂悠然转醒,轻轻的咳嗽一声,刘风可是听的清楚,连忙从上坐起来,“三公主,你看,他..他活了!”    说话有些激动了,一直用手指着刚刚抬起头来的张狂,想起了师父临走的时候的话,立即转吩咐那太守:“大人,我的伤已经快好了,要感谢那位神医了..”说着还指了指那个兽医薛华佗,脸上还不自觉的带出了微笑。    那太守一见可不要紧,“来人啊,给我重赏这神医!”    刘风再不理他,接着道:“大人,我可是没事了,不过我那兄弟..”说着指了指刚刚醒过来的张狂,太守好像明白了似的,连连点头:“属下明白!”    转向那薛华佗道:“你快去给十二王爷的贵人朋友诊治!”    刘风一听“什么?让他诊治”连忙出声阻拦:“大人且慢,我这兄弟的病倒不碍的,就是饿了..麻烦您给做碗稀粥就可以了”    那太守一听,也不想想这一直昏睡着的人竟然是饿的,快嘴道:“饿了怎么能喝粥呢,属下立即命令准备一桌丰盛的山珍海味来为十二王爷庆祝,还有还有您的贵人朋友..”    刘风摆摆手道:“不用了,不用的就先来碗稀粥?那山珍海味咱们晚上再来用过!”    那太守只好应声下去:“好了,十二王爷已经伤愈,所有人都退下,吩咐后橱立即为十二王爷的贵友做一碗山羹莲子汤!”    众人退出了房间,太守自己也退了出去,只剩下了刘风仙儿与张狂三人,刘风向着张狂高兴的喊道:“贤弟,贤弟,你终于醒过来啦?”    刘风欣喜异常,挑开被子就要下,仙儿都拦不住,不过仙儿却从心里高兴,因为她知道刘风的那点伤已经无碍了!所以也就没有拦他,只是不知道那来救刘风的人是谁?当下也没有机会去问,见刘风自己不说所以也不好意思追问,反是张狂稍运了内力,提下气息道:“大哥,多谢相救,只是不知道为小弟打开这任督二脉是哪位前辈高人?小弟想是当面谢谢她老人家!”    刘风笑道:“当面到是不用了,是恩师亲自为贤弟施为的!”    张狂一惊:“哎呀,是尊师啊,可是小弟三生有幸了,竟能得尊师亲手医治而且还帮小弟打开了任督二脉,小弟是感激不尽!”说着话从上下来,向着门口跪下:“晚辈多谢您老人家,张狂在此给您磕头了,以后如有机会,晚辈是赴汤蹈火再所不辞!”说完恭敬的向着门外磕了八个响头。    刘风上前把他给扶起来:“贤弟请起,我会转告恩师的!”    有下人端上来那一碗莲子汤,仙儿接过递给了张狂:“贤弟已经是昏迷了多子虚弱,先来喝碗粥?”    张狂谢着接过:“多谢三公主..”转过缓缓的喝下,心中此时却是百感交集!    说着话有几个人鱼鳞而上,手里还捧着不同的衣服材料,那太守进来,与那些人一起跪倒在地上:“请王爷更衣!”    刘风低头一看,自己上的衣服被那些毒虫暗器咬削的凌乱纷纷,而且还有血迹斑斑,的确是不成样子了,换就换?    刘风没有推辞,一伸胳膊,就有下人上前帮其除下了外衫,把那新袍一披,众人眼前一亮,竟然是紫红色的王爷穿的蟒袍,最后还给刘风戴上了紫金冠,刘风自己都没有想到他一个太守竟然这么快就给自己弄这么一衣衫,很是意外,可是既然都穿上了就不能脱了?仙儿见刘风此时更加显得精神威风,那儒雅高贵之气至极,遂问:“刘公子,你真的是王爷吗?”    她话音刚落,就见以太守之下,屋子外面所有人一起跪倒:“王爷千岁千千岁!”的呼声竟然穿透屋宇,张狂也是睁大了眼睛不敢相信,上前一步问:“大..大哥,你是王爷吗?”    仙儿也用那美丽的大眼睛看着等着刘风的回答,刘风哈哈一笑:“都起来?”    转向着张狂与仙儿道:“公主,贤弟,你们看我像吗?”    张狂与仙儿不约而同的点头:“像,很像..”

重要声明:小说《天龙八部之风云再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