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全本完结版)

    厅内的众豪杰一起随着声音看过去,好家伙,竟然是一大群乞丐冒雨而来,来者还人数不少,把门口给堵了个严实,当先的一名乞丐手中扶着一柄金晃晃的关公大刀,逸尘一看,是丐帮中的弟子,是那在大理城下见过的那贵阳分舵的舵主尤立川,尤立川本是直隶关公刀的传人,加入丐帮以后,由于帮务的需要而被派遣到了贵州分舵任舵主,这次是请命而随丐帮的大批弟子来到江南,率贵阳的弟子打的是前站,只好风雨兼程,马不停蹄的赶来,自他之后直隶关公刀再没有传人,他在丐帮自是没有时间来教授徒弟了!所以在江湖上关公刀的传人就只剩下他们兄弟二人了,看样子他的兄长定然是没有来江南了,而张狂的叫嚣正好被刚从南方冒着大雨赶来的尤立川给赶上了,尤立川瞪着眼睛大喊:“哼魔教妖人,果然是猖狂,看我丐帮弟子来替天行道..”一晃那手中的大刀,窜出人群,正站在了那漏雨的地方,头发上刚从外面淋湿的雨还没有干就又再次湿漉漉的,顺着脸颊不住的向下流淌着,口还一起一伏的样子,看上去一定是走了很长时间的一段路而没有休息!    众豪杰看到丐帮来人了,心里都有一种宽心的如释负重的感觉,这次来江南丐帮才是主角啊!自己等人都是来帮丐帮与少林寺做个见证的,无由的来此与明教发生莫名的争斗,说不定还要结下仇怨,这...?    此时见到丐帮弟子来人心里当然是好象放下块石头了,毕竟此时明教也好姑苏慕容也好,矛头再不会指向自己了!    只听薛神医低声对戚同道:“戚老哥,来人是丐帮贵阳分舵舵主尤立川,他正是那直隶关公刀的唯一传人了..唉..此一役怕..关公刀将要在江湖上除名了..?”    戚同点头不语,张狂手中大刀一扬:“尤舵主,请接招了..”    尤里川眼中带着仇恨,很不得把这张狂一下给碎尸万段,搓骨扬灰,一报陈吴两大长老之仇!    但是逸尘却也看的清楚,适才还没有一个人能在这明教张狂的手下过的四招,这尤立川的武功自己是见过的,恐怕..亦如其他人一样了,再加上此时的尤立川带着愤怒的绪,说不定一出手就会空门大露,因为那张狂毕竟是晓得他关公刀的武功路数的,所以即使根本不用他暴露空门,张狂也能轻而易举的攻击他的弱点,这明教的来意再明显不过,绝对是不会对任何人客气的,果然,张狂仍然是那世界上最最冷漠的笑容,仍是抢先出手,关公刀一提,按刀首,扬刀柄,猛扫极砍尤立川的下路,尤立川心里一惊,这本是自己想出的第一招啊!    此时被对方给先一步使将出来,只好先招架了,可是没有想到张狂的这式关公刀中的“怒斩貂禅”竟然会是虚招一晃,逸尘暗叫不好,尤立川刚退后三步避开了张狂来势汹汹的攻击,又见大刀已经从头上以夹风带雨之势给压了下来,给惊的刚才的那一股傲气全无,心里暗想:“难道他真的尽会得我关公刀的招数吗?我命休矣..”扬刀而阻,张狂也再不变换招数,再加力道灌顶而下,好多的丐帮弟子已经喊出了声音“舵主小心了..”    逸尘也知道这第二招是以尤立川的本事是无论如何也避不了的,只好转头,华山李定终于大声喊:“张天王不可赶尽杀绝...”而张狂根本就不理他那句话,但是却听到有人传音入密给自己:“张天王手下留,教主法旨,丐帮此时兀自强大,不是该动手的时候,不宜在此场合再伤丐帮中弟子...”    张狂手下一缓,心中一动,毕竟教主的命令是要听的,于是仍亦是道:“哼,这等小角色留之何用?张狂谨尊右使者法旨!”也是以传音入密的高深内功给传给了说话之人,但见他把大刀的刀头掉转,用刀柄向前,稍用力一戳,正中尤立川左肩,尤立川的肩膀“嘎巴”一响,显然已经是肩骨骨折,大家都被他突然的变数给吃了一惊,一晃多以为是刚才的华山掌门李定的话给起了作用,于是都向李定投去赞赏的眼光了,李定也以为是明教的天王给了自己面子,对大家的示意点头接受,张狂心里暗笑:“一群枉自称名门正派的人..哼..又算得了什么?”    尤立川被丐帮弟子给扶起来,坐到一旁的地上开始疗伤,好在没有受到内伤,应该是把骨头接上,然后再静养数就可以痊愈了,当然这丐帮中的弟子中也不乏医术高手,所以还不用求治于阎王敌薛神医!    张狂将手中大刀向地上用力一戳,“砰”的一下子,把那青石板的地给戳出来个大坑,大刀直立在厅中,这次却是亲自走会明教早就抬出来的兵器的架子前面,伸手取了一把长剑在手,转过来..眼光再次扫视众人,他是如此的骁勇,一连大败几大门派的掌门和高手,气焰之嚣张是前所未有的,而且力道是无与伦比的霸道,完全是用自己的招数一绝对的优势大败对手的,也绝对是饯行了自己的诺言,真正的是那慕容家的遗风以彼之道,还施彼!早已经令在场的一众英雄豪杰失去了信心,把他想像成了一个不可以突破的局限,根本不用说有人上前来挑战了,说句真话是没有人敢了...    逸尘看过去,张狂真的要以一己之力而战天下英雄?果然,张狂斜一步跨出,站在那漏了的房顶下,任由雨点打在上脸上,手中的长剑一握,人群中突然有人大叫一声:“啊..我不和你打...”说着话推开了人群向门外冲去,回手还把武器给扔了回来,“当啷”一声,落在地上,正是一把长剑,张狂先是稍一愣,随后冷冷一笑,缓缓的道:“明教张狂领教华山掌门高招绝学...”一语既出,满座皆哗然,华山掌门李定,当今武林排行前十的高手,今天也要一战这明教天王,难道..?    李定早在琢磨,可是没有想到会是这么的快,此时已经被这几近疯狂的明教的张狂给的是骑虎难下了,就算没有一成的把握也是绝对的不能后退的,全场的眼睛一起看着他,不愧是一派的掌门,仍然是淡定从容,一撩衣角,准备迈步而出,却有门下弟子先行抢出,但是李定却子一晃,好像影子一样赶在了那弟子的前面,用手按住他,只这一手轻功已经是叫好了,好多人拿来和自己做比较,只听李定轻松的笑道:“好徒弟,你的苦心为师是知晓的,嘿嘿,为师能有你这样的徒弟已经是心满意足了,不过为师还没有不济到让门下弟子给自己保存颜面的...你先退下,看为师来会一会西来高人!”这几句话给了在场所有人一种振奋,不像当初那个大词人寿昌之所言,因为此时的李定在一种意义上来讲正代表着现时的武林了!    他拍了拍那徒弟的肩膀,从徒弟的腰间抽出他的长剑,笑道:“本是来为丐帮做个见证没有带得武器出来,仅以此代表了..”长剑一提,“张天王有礼了..”    张狂一抱拳:“李掌门客气..”这是今天张狂第一次讲话这么的客气,两人对立着站在了厅内,已经是剑拔弩张了,一触即发..    而就在这个时候,主人坐席上的慕容流云站了起来:“两位都是慕容家来的客人,依在下之愚见,李掌门既然没有带顺手的兵器来,那肯定是斗将起来是力不从心的,不如由在下来代下这一阵如何?”说完也提了一把长剑走到了场中,他说“没有带顺手的兵器,力不从心”之说,是分明再给李定一个借口而已,但凡武林高手,随手皆是兵器,到最后的没有兵器更胜过固有的兵器..    李定已经知道此一战是关乎着华山一派的荣辱与以后在江湖中的名誉地位,又想到自己不可能高出两个笔架山戚同的武功,这一战多半是必败无疑了?而此时慕容流云半路杀出来到底是为什么呢?难道是为我华山一派而保存颜面不成呢?应该不是!可是他此举又将何意呢?    李定站在原地迷惑不解,可是自己堂堂一派掌门,此时武林中的威望,当然不能如此而退让了,除非...而接下来张狂的举动给了他后路,张狂向慕容流云看去,眼睛立即闪耀出满意的光芒,立刻丢开了华山掌门,对着慕容流云笑道:“哦,慕容公子出手,倒叫张狂欣喜了...”所有人当然是更想看到慕容对明教了,谁都想见识一下姑苏慕容流云的武功,难得有如此的机会,于是纷纷附和“以彼之道,还施彼..|”两个人都是精于天下武学,而张狂的目的不就是的慕容流云出手吗?此时终于得尝所愿了,一众豪杰此时都是拭目以待他们两人是如何的来个彼此的“以彼之道,还施彼?”所以李定就自然的退了出来,站在原地长长的出了一口气,不仅他,就连其他门派的掌门教主都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如此高手,又兼通晓天下武学,应该也只有这姑苏的慕容公子才有能力与之一战了呀?    姑苏慕容流云对明教孤傲天王张狂..这下该胜负如何呢?    段逸尘睁大了眼睛看着,慕容流云一潇洒的青衣,手中也是提着一把长剑,其实,这慕容流云早就有准备与这明教的狂傲的不得了的天王斗上一斗,于是一直在等待着他用剑,因为慕容流云最长于用的兵器就是剑了,双手一拱:“慕容流云有礼了..”    张狂一笑:“哈哈...慕容公子请多指教..”脸色发红,精神焕发一般,顺势也把长剑一挥:“慕容公子,请..”这次他没有抢先出手,而是在等慕容流云先出招。    慕容流云,手中的长剑一动,子一侧,先摆个姿势,张狂道:“有凤来仪,哦?是慕容家的剑法?”也就势耍个剑花,眼睛直直的瞅着慕容流云,慕容流云当然看的出来,是自己家传剑法中的起手式“有凤来仪”当场所有人看的出来,张狂是要用慕容家的剑法来应战慕容流云的慕容剑法!好生的嚣张!    可是慕容流云却迅速的强攻,“有凤来仪”斜斜的刺向正对面的张狂,张狂脸色凝重,正准备也用这一式还击,可是却见半路中慕容流云的子一扭,他已然变换了形,“有凤来仪”竟然突变,成了华山派的“白浪翻飞”以连环的强点攻击张狂的前,张狂在不得已之际慌忙倒退,退到了那破漏的屋顶之下,站在大雨里,也从左手起运起华山派的“仙松迎客”准备接下慕容流云的如水里的白鱼一般灵活的“白浪翻飞”,慕容流云脚离开了地面,子腾空,“白浪翻飞”未用尽,又在变换招数,刚才钱飞飞的五行剑法中的从上而下的招数“金屋藏”罩向了张狂全,全场的人只这几式就已经看的是惊心动魄了,此简单的三式,任何人换过去恐怕已经是横尸当场了,慕容流云变招迅速,而张狂的应战也十分的敏捷,见慕容流云施展五行剑法,也使“固若金汤”来抵御,而五行门的钱正看到后,不心里暗自叹惋,这两式竟然会有如此的大的威力,从心里自愧不如,可是又从新看到了本门武功的希望,以后定是当奋发图强,穷心于自己本门的武功的研究,并且使其发扬光大...    霎时场中变换再起,慕容流云还没有让那招“金屋藏”彻底的成型,立即又再变换招数,巫山剑法中的一式“绝处逢生”剑尖单挑,从上而下的戳向了张狂,而张狂也好不示弱,子也不躲闪,也挑一式巫山剑法中的“神女盼云”将长剑在手中连打几个转,迎上了那夹风带雨的慕容流云的攻击!    慕容流云在空中一个倒翻,仍然不与张狂接触,又是一式漂亮的“节外生枝”这竟然是东海三仙教的剑法了,逸尘后的诸葛倒吸了一口凉气,幸亏自己几次三番前去燕子坞都没有遇到慕容流云,否则已经到不了此时了?    那炳长剑竟然向开花生长一般顿时生出了五六柄七八柄长剑,一晃一晃的分不清到底是多少把了,看来这“节外生枝”真是名副其实了,这一式剑法不知道要比诸葛要高了多少倍,张狂立即补救,诸葛此时也正在努力想用哪一式来应战,想时迟,那时快,张狂这次却是子随着剑连动,诸葛已经看的出来是那式自己如何也使不灵光的“如鱼得水”剑与子一起油滑,好像游鱼一般柔韧,穿梭在那一片剑的影子里..几招下来,两人根本没有接触到对方,但是却展现出来的那各门各派的剑法不是做假的,已经另在场的所有人从心里面叹服了..根本就没有想到自己门派的武功竟然可以一精至斯?    而张狂与慕容流云都在心里暗自琢磨,对方真是高手了,竟然会如此多门派的武功,恐怕不易取胜了?心里更加的沉着了几分!只见慕容流云在雨中一晃,长剑脱手而出,再一弯手,从刚才的主人坐位的后面的兵器架上倒飞过来一把短刀,而张狂见状,也是效仿慕容流云的手法,取下来一把短刀,与慕容流云手中的短刀是一模一样,慕容流云先行进攻了,那刀在开一片雨花,画个漂亮的弧线,带着白光冲向了张狂,张狂看样子早有防备,一举短刀,山西郝家的大同刀法,慕容流云也是不甘落后,立即以少林的不戒刀应战,第一次双刀相交,“当当当..”数声,根本不知道在这一下他们到底变换了多少式,用了多少门派的刀法,好像刚才闪过的闪电一个样子,张狂回到原地回手式却是那姚家寨的“云横秦岭”慕容流云却站在厅内,还手而抱是青城派的“立地成佛”,慕容流云后退三步,再抛开短刀,一纵取下长鞭,“啪”的一抖,整个厅内都带有回声,张狂也立即弃短刀而取长鞭,也是一抖,“啪啪”有声,此次二人同时发起了攻击,不约而同的是一式伏牛派的“开天辟地”好像要把那靡靡的雨点给分开一条道路似的,过彦之看在眼里,再看一下躺在边的李少陵,摇头再摇头,自己是无论如何也练不到如此的地步的,本来可以希望自己的弟子能够有所超越,可是...不泪从眼中滑落!    两人双鞭一交,没有胜负,又同时弃长鞭而换哨棒,张狂跃入空中从上而下施展开的是少林的金刚棍法,“呜呜”带声,慕容流云见状,体态轻盈,手中的木棒一晃,横着迎向张狂,尤立川在旁边喊了出来“呀,是我帮的打狗棒法?”    慕容流云现在施展的正是那打狗棒法中的“痛击狂犬”,乃是专为疯狗从天扑来而创,此时的慕容流云运用的是恰到好处了!眨眼间两人又迅速的更换了,板斧,长枪,紫金锤,银晃锏,叉,钺等书件兵器,只见两人是换来晃去,快的时候在场的诸人只可瞧得个影子了!兵器相交的声音却是不绝于耳..有些年幼的只看的是目瞪口呆了..简直从心里感觉是那匪夷所思!    外面的雨越来越大,很快,好像开始变的如盆倒倾注一般,好像银河给冲开了一道缺口,此时二人正站在了那破漏的屋顶下面,都已经被大雨浇透了衣衫,头发紧紧的贴在了面颊上,此时的二人手里各执一对银钩,好像刚从水里钻出来的夜叉一般,张狂挥动左手银钩,右手也不住的抽动,看样子是运足了力气,而就在此时天空闪过一道凄美的闪电,大雨骤然变暴雨,慕容流云不知道是让闪电闪了眼睛还是有大雨点没有躲过,一时间竟然没有闪避和反击张狂的意向,眼睛却不经意之间给闭了一下,看样子是由于太过于专著而让骤然变的大雨点给打了眼睛,哎呀不好,在场的人都看了出来,那可是雷霆一击了,除了慕容流云有效的还击以外,那将是当者披靡了...    也有的人认为慕容流云是江郎才尽了,根本再没有办法避过这一式了,就在此千钧一发之际,一条长长的影子飞过来,企图阻止住张狂左手钩的犀利的攻势,那条长影是条长鞭,“嘣”的一声,竟给卷住了那来如风的银钩,慕容流云趁势退到了干净的地方,只听一个女子的声音道:“流云且退下,看姐姐来领教明教高人的‘以彼之道,还施彼’”是慕容静雨,是她挥出来的长鞭,逸尘紧跟着精神紧张了起来,小雨,是小雨,她仍是那黑色的衣服,那么的精神,逸尘看到那长鞭,想起了几个月前第一次相遇是的形,那时候的小雨也是甩开长鞭要抽自己,而被自己给拽下马来了,后来才知道她是中了丐帮的蛇毒,自己给她吸毒疗伤,后来的不辞而别,而...现在,时别多,她是否痊愈了呢,说着话竟要给人家动手,会不会牵动伤口呢?先不管她武功到底有多高,是绝对不能让她出手了,想罢,竟然站了起来,眼神不移的直瞅着慕容静雨,后的乌老大连忙问:“小王爷有什么吩咐?”    逸尘头也不回道:“不行,我要帮小雨..不能让她与张狂动手!”    乌老大诸葛,还有那轩辕拙尽皆大惊失色,“小王爷,万万不可啊...”那张狂的武功小王爷可是亲眼所见了,小王爷千万不要因为一时的冲动而..”    逸尘一摆手:“你们不用担心,待大哥回来我自会讲与大哥,让他不必怪罪与尔等就是..”说完执意要前往,诸葛抢到了逸尘前,阻挡住逸尘的去路..乌老大与轩辕拙也快速的移动子,挡在了逸尘的面前..而场内的张狂亦与慕容静雨答话:“哦,张狂三生有幸得蒙慕容小姐指教..请...”语气却已经象是稳胜券了似的!    逸尘听到后更加着急了!张狂仍然是先出手,左手钩拌住慕容静雨的长鞭,结实的好像给打了一个死结,抽都抽不回来,慕容静雨见长鞭不能撤回,只好左手掌运力拍了出去,张狂见状,也君子般的丢掉右手的单钩,亦伸出手化做掌去迎上慕容静雨的左掌,说时迟那时快,“轰隆”响过一阵雷声,却见慕容静雨的右手长鞭已经脱手,她已经感觉到了张狂的势不可挡的一击,正准备跳出去躲开,可是好像被粘住了一样,无法脱了,慕容流云暗叫不好,可是现在又苦于无法搭救,逸尘在外面看的是十分的清楚,再也无法忍耐,不管三人的阻挡,凌波微步一晃,甩下三人,以那比闪电还要快的速度,于电光石火之间抢到了慕容静雨的前,在场的人,任何人,年轻的晚辈,还是资高的前辈谁都没有看清楚逸尘是如何在这比眨眼还要短上千倍的时间内飘到两个人之间的,慕容流云给暗吃了一惊,本连张狂和慕容静雨都被吓了一跳,只见逸尘将慕容静雨的左臂一挑,用子向前一,“砰”张狂的那雷霆万钧的一掌正开在了逸尘的前..    众人都是睁大了眼睛,好像是被这现在的一幕给惊呆了,张狂也没有想到这个时候会有人冲出来的,一瞥眼看到的竟然是逸尘,更加的从心里感到不可思议!众人都以为张狂这石破天惊的一掌定然是让逸尘粉碎骨了,可是却见逸尘好像没有感觉似的,只是一愣,只感到有一股巨大的压力压了过来,当下自己体内的南冥真气漾,一下子把那巨大的力量给吸收了过来,但是这不是结果,立即又反噬而出,同样的一股巨大的内力涌向了张狂,张狂本来见自己的内力突然消失就已经骇然,此时竟感觉到一股巨大的内力在反噬,倒吸了一口凉气,“难道我张狂今天要丧生于此地不成吗?”可是逸尘不等那内力完全发挥,只是有手自然的推开了张狂的左手,在周围的人看来却是那么的轻描淡写一般...    心里暗叫惊奇,就连那乌老大诸葛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就是那个不会武功的小王子吗?就在逸尘这一出手之间,反而是救了张狂的命,那股巨大的力气完全被逸尘所吞噬,没有真正的发挥出来,当然张狂也是感觉的出来的,知道自己刚才在鬼门关上走了一趟,从前心到后背都已经被冷汗给浸透了,可是脑子里仍然不肯相信,这个世上难道还有如此高内力的人不成?    逸尘接下的那股巨大的力道并没有消失,而是化做了无形的气墙,张狂知道此时险恶,虽然能感觉到自己的内力在源源不断的流出,可是如果稍稍撤力的话,那就好比引洪水而淹没自己一般了!只能硬生的撑着,逸尘却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看张狂仍然是紧不退,于是心里却生气起来了,心里自然而然的南冥真气凝聚,一用力去推张狂的胳膊,只听“砰”的一声,好像是爆炸一般了,那从屋顶上漏下来的雨水一下子向四下里飘散开来,天女散花一般,是那气浪造成的,那慕容静雨的体本来是躲在了逸尘的背后,可是现在竟然被逸尘和张狂的那巨大的气浪一推,子腾空向后摔去,逸尘连忙跳起来抓住了慕容静雨的腰,右手担在她的脖子下面,轻轻的落到地上,良久,良久那雨点落不下来,仍然被那气浪给阻挡在了外面,而离得稍近一点的人已经感觉到了窒息,和隐隐的被冷风刮着脸皮的刺痛,好些年纪小点的公子小姐已经退后了两丈许了,仍然是站立不稳...    张狂此时终于松了一口气,却听到仍然是那个声音又一次传音入密道:“此人不能留,将来恐成为我教的很大的隐患..先除掉他..”    张狂却皱眉道:“我没有把握能打败他..”    那声音又道:“没有关系,他根本就不会武功,刚才只是凑巧罢了,你用天下武功攻击他,他定然是不战则败了..而后取他命,为我教统一天下扫清道路..”    张狂点头,却见逸尘刚刚着地,慕容静雨却一探头,嘴角微动“哗”的一声,吐出来一大口鲜血,逸尘慌了神,回头在场内搜寻,当然他是在搜寻叶逍的影子了,大概两圈,没有看到叶逍的人,逸尘更加的着急了,自己是不通医术的啊?    而正在此时,张狂的进攻到来,逸尘一手拦着慕容静雨的腰,看到正奔到面前的张狂,此时雨点终于落了下来,逸尘也在慌忙中看出了张狂的招数是崆峒派的一式拳法,名叫“秋风落叶扫”一条胳膊象一把大扫帚一样的划了过来,逸尘没有时间思索,右手一抬,是少林寺的“黑虎掏心”没有防守反而攻击,因为逸尘知道张狂下一式应该是巫山派的“云重霾”,果然,张狂变换招数是那巫山的“云重霾”,双手边成了一坐小山似的压向了逸尘,逸尘把慕容静雨向前一送,单手展开了三仙教的“秀手拂云”,好像是直直的插向那坐大山里的一把钢刺一样,让张狂不得不退..而又不得不再一次变换招数,这次却是崆峒派的“抢云手”来勾逸尘的脖子,逸尘单手接招,却是慕容家的武功,“蛟龙探海”准备阻挡住张狂前来的勾自己脖子的手,张狂此时已经感觉的出来,眼前的出现的这位段家小王爷,与自己有过几面之缘的文弱的公子已是今非昔比了,他此时恐怕已经学会了天下武学特意前来与自己为难的?再攻打下去怕也只会是徒劳无功的...得想个办法才行,就在张狂犹豫之间,逸尘却第一次先抢出了一式,仍然是一手单臂手做拈花之状,是少林寺七十二绝技里面的“拈花指法,看上去简简单单,但是那威力可是大的惊人了,一旦触到肌肤,那恐怕就要被洞穿了,张狂刚才的一番搏斗,从来没有施展过少林寺七十二绝技里面的武功,难道他不会吗?此时见到逸尘先发制人,用少林绝技来对付自己,当然没有从心里仔细琢磨的时间了,也运起双臂是那威力很大的“大金刚掌”而且是双掌齐下,在场的众豪杰尽皆愣在了当场,真不敢想像他们真的是人,是活生生的真人,无法估计张狂这一掌的力量到底有多大?    逸尘没有惧色,却是食指与中指并拢,明眼的人已经看的出来也是少林寺七十二绝技里的“金刚指”法,直戳张狂压过来的双手手掌,而慕容流云在场外看的是清楚,此时的段逸尘不仅仅是单手对敌,而且还要分心来照顾姐姐,但是刚才苦于两人变换招数实在太过于凌厉,没有机会上前,此时稍一有空隙,连忙一个跳步,也站在了雨中,向着逸尘道:“段公子,家姐就交给在下..不要分了精神..”    逸尘一听,那“金刚指”没有完全施展开来,此时心中是怒火中烧,于是也想把小雨先放于一旁,一门心思的打败这张狂..以为小雨报仇,所以子动作缓慢,准备转过把小雨送出手,可是张狂此时已经看的分明,逸尘的心思全部都在小雨的上了,以自己的武功对逸尘看来也只有挨打的份儿,得想个迅速取胜的办法,正好,慕容流云的话给了他机会,就在逸尘稍一转之际,张狂却在大雨点中一晃,抢到了逸尘与慕容流云中间,慕容流云正伸手准备接过姐姐,可是却见奔过来一条人影,大叫一声:“不好..”    逸尘也看到来人,立即想到他的目的,连忙想缩手,可是小雨却是刚送出,力不足及矣,张狂抱住慕容静雨的子,在大雨中猛然的一甩头,脚下用力,“刷拉”迎着暴雨而起,好像分开了雨帘,从那破裂的屋顶给冲了出去,逸尘想都没有想,一扭是那逍遥游,推开暴雨揉而上,向着刚才的影子追上去,反映慢一点的人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慕容流云不容分说也从那下着大雨的屋顶窜了出去,乌老大与诸葛正在佩服段小王爷的武功是出神入化了,在场的谁能单臂大败明教孤傲天王?打的他落荒而逃了?但是一见到几个人影陆续从屋顶的破口处飞出去,连忙跑下台阶,从正门冲出去,诸葛抢在最先,乌老大与轩辕拙紧随其后,而大厅内的一众豪杰也是随着三人奔了出来,好家伙,这雨可真是太大了,好像有人站在天空故意用盆在猛倒一样,形成了无边无际的一道大大的充满整个人间的大瀑布,根本没有人立足的地方,到处是水的海洋,天的成了一块大黑锅,完全没有了一点白天的样子,比夜晚稍能见人罢了,有的人见状慌忙的跑了回去,但是却仍然给淋成了落汤鸡,但是大部分人甘愿伫立在雨里,一起艰难的抬头看向屋顶,目光犀利的看到个影子,一闪而过,向蔓陀山庄的后山跑了过去,乌老大与诸葛轩辕拙顿时就迈开大步在大雨中狂奔了起来,追向那两片影子,众豪杰不知道怎么回事的,还有就是想看个究竟的,还有好奇心特别强的少年子弟们,也一个个在大雨里发足狂奔起来,一群人象疯子一样冲向了蔓陀山庄的后山而去,慕容流云心里是最着急不过,很快抢在了最前面,不时的用手阻止着大雨点打砸自己的眼睛,那些功力差一点的就被远远的给抛在了后面,但是,依然被暴雨给淋的稀里哗啦的...    众人绕过蔓陀山庄的正厅,后山的大体立即呈现在面前,但是所有人愣在了原地不动了,甘愿被暴雨侵蚀着体,眼前又是另一个样子,整坐山上,每隔十余步,就有一盏被小檐棚护着的火把,在暴雨中跳跃着,一连十,十连百,百连千千万,漫山遍野全是这样的小灯棚,天立即不再那么暗了,乌老大笑着对轩辕拙讲:“呵呵,这水中火可是火灵岛主方老弟的拿手好戏了...”    诸葛与轩辕拙点头,众人透过大雨看过去,原来不只是那灯棚而已,只见整个山上顺着这无数的小灯棚井然的种植着各种蔓陀罗花,一丛一簇,全被暴雨打的低下了头,但是依然能看的出来,他们的排列是有条不紊的好像摆成什么阵式一般最前面那些茶花粉白洁白,顺着山势而上,是淡黄深黄,在向上渐渐要看不清楚,可能是深色的花种了..有序的排列着,映衬着这漫山遍野的小小灯棚,好多人已经开始称奇了,在如此暴雨中竟然能将这无数盏小小的灯棚给架在山上,其人定然是十分的了得了..从心里由衷的佩服着!    有心细的人渐渐看出了这些等和漫山遍野的茶花,不是无缘无故的就这么排列在了这里,好像把整个山给占据了,而形成了几个大大的字,是什么字呢?薛神医手搭在额头上,阻住水往眼睛上浇,仔细的看了那成千上万的小灯棚和那漫山遍野的茶花占据的整个后山,哎呀,果真是几个大大字,薛神医念了出来..“是生辰快乐..”随后,更加的确定了一遍“对,是生辰快乐...”边的人经他这么一讲,再仔细的看,也都看了出来,是“生辰快乐”几个占据了整个山的大字,是谁的生辰呢???    众人迷惑不解..说着话,一些武功稍弱的年轻的晚辈也赶了上来,看到此此景,顾不得大雨是多么的无,任它摧残着..被眼前的形给震慑住了,到底是为谁而做?而到底是谁又这么的伟大?正在众人努力的在这花海和灯海中寻找张狂与逸尘的影子的时候,突然正山顶上“砰”的一声巨响,紧接着飞起来一个大大火球,飞上半空再次“砰”的一声,是烟花,竟然在暴雨中绽放..接着又从花海和灯海里‘嗖嗖嗖..“的窜出无数的火光冲向了天空中的暴雨,但是却仍然在暴雨中点燃绽放,好像在向大雨示威一般,烟花是那么的漂亮,无数只烟花在空中绽放,应和着大雨,把那后山给照的明亮,别样的美丽..另类的光辉!谁都从来没有见过的景色...一个个浑然忘记了在暴雨之中了..“哈哈..”“嘿嘿”“嘻嘻”的声音从整个山上的所有角落传过来,使众人心里发麻..声音是越来越重,越来越人多,越来越清晰,但是却最后会聚成了一个声音“恭祝慕容小姐生辰快乐...恭祝慕容小姐生辰快乐...”声音穿透了雨帘,送出了好远好远...    就在那闪耀的灯火中间,暴雨中的众人看到了在半山腰的茶花上轻轻的站着两个人影,在暴雨中仿佛是两尊雕像一样,正在此时,从暴雨里伸出来好多的人头,人影子,从茶花之间,灯棚之间,好像早在这里等了多时了,他们是在等候着什么呢?又是何方神圣呢?又为什么来恭祝慕容小姐生辰快乐呢?    一众武林豪杰蹙眉思索,那群从山间钻出来的人瞬时就把张狂与逸尘给包围在了中心,是哪一方的人呢?乌老大与诸葛三人见势一抹脸上的雨水,在雨帘里施展开了轻功,向着山腰跑了上去,众人见到,也随着三人而上,任何人也不顾脚下的崎岖道路和从上不断的流淌下来的一条一条的已经形成了小河的细流,争先恐后!    慕容流云冲在了最前面,第一个跑到了正在对峙的张狂与逸尘中间,没有来得及看边的到底是何许人也?迎着大雨道:“张狂,尔如此伎俩大出英雄本色也?好男儿光明正大...请尽快放下家姐?”    逸尘也怒喝道:“你这也是男子汉大丈夫之所为吗?快放下慕容小姐..”此时的慕容静雨被大雨一激已经转醒过来,只记得是在与张狂争斗之时被一股巨大的内力所震的昏了过去,而现在为何却处此地了?那就不得而知了..子被别人劫持着,以其本定然是要挣扎了,暴雨和雷声掩住了慕容静雨呼喊的声音,可是就在对面的逸尘却看的清楚,猛的一甩披风,一踏那脚下的茶花,腾而起,就在这一刹那,天空闪过一道美丽的闪电,从逸尘的头顶划过,体内的南冥真气激,一丈开外的雨点完全被震的飞了出去,那些后赶上来的武林中人看到这形,都从心里给惊呆了,“这少年是什么人?他是哪个门派的?怎么能有如此高的内力?”    也有的想:“他可能就是特意的上天派来拯救武林的人...”    逸尘一晃,左手中指摆出,右手拖住下腕,“呲”一道白光出,张狂这次真的是大惊失色,再加上边的慕容静雨一味的挣扎,顿时手忙脚乱,用一个很不雅的姿势避开了逸尘过来的那一点,人群再次因为逸尘的举动而轰动,薛神医又大声说:“哎呀,是大理段氏的一阳指..那年轻的人是段家传人,是我辈中人...”    此语一出,在暴雨中的叫好声和吆喝声立即冲上了云层,“段小王爷,打他个狗娘的明教妖怪..”    “用一阳指捅他几十个窟窿...让他知道知道厉害...”    “对,让大雨来浇浇他嚣张的气焰...用一阳指给他点教训,看他再来以天下武学而来应战天下武学了?”    此时众人已经都看的出来,张狂远不是逸尘的对手,所以一听他是大理段氏的传人,心中是喜不自胜,因为大理段氏是武林中的名门正派啊?一向与中原武林是同仇敌忾的..    所以一起开始为逸尘呐喊助威,逸尘见一击奏效,在空中再运神通,居高临下,于高空中形成一个大大的光圈,暴雨大雨带来的水点雨点完全被逸尘的南冥真气给隔在了外面,滑落下来的雨水渐渐形成了一个大大小小的水球,一片一片洋洋洒洒的飘落在了满山的茶花之上,而逸尘本被那些个水中灯给映衬的象个天神罗汉,形象庄严宝贵,周围从茶花里钻出来的那群人又是长声呼啸,“砰砰..”再次冲入雨中数百只烟花,更把逸尘衬的活脱脱的就是一真神下凡了。    那烟花过后,乌老大与诸葛三人已经站到了逸尘后,而从茶花里面钻出来的那燃放烟花的众人也一时的向着三人靠拢,正是缥缈峰灵鹫宫坐下的三十六洞七十二岛的武林中的怪人,这漫山遍野的灯笼与茶花就是这群人昨一夜而完成的伟大杰作了,众人再次高声呼喊,为段小王爷...    逸尘此时心里气恼,见刚才的一指的张狂乱了方寸,立即又再加一指,其实这段家的一阳指逸尘并没有特意的去学,而是在当年父皇在传授武功之时,有提到运功的法门,逸尘可是过目不忘的,当时没有学是因为厌恶其,而此时体内的真气鼓,顺着胳膊全有一种要冲出来的感觉,于是思绪也就在那一刻闪过,一阳指也就顺势而出何止是石破天惊了?    第二指电而出,这一出可是不要紧,幸亏有暴雨阻隔,否则那耀眼的光芒定然会把眼睛给刺伤的,那光芒,比闪电还要凌厉还要明亮,一下子盖过了所有的灯光,超过了所有忽闪的雷电的力量,众人在此时好像根本不在怀疑,那分明就是一位天上的神仙,刚从云层里显现出来而随手挥出来的天地的惩罚,是那道胜似闪电的一阳指带出来的光辉,此一战,逸尘是大放异彩了,从而奠定了他以后大理小王爷神圣不容亵渎的尊贵地位,后是备受武林中人的尊崇推唯...    张狂也是被这气势所摄,就在两个月前在大理皇宫之中与段誉对战也是没有如此的惊险啊!脚下立即变的紊乱,再在那茶花上站立不住,更没有机会劫持住那慕容静雨了,纵开子,向旁边的那簇茶花上跳了过去,“呲”的一声,那股指气“啪”的一下把那从茶花给打的粉碎,花瓣立即被暴雨所吞噬了,顺着从山上流淌下来的那涓涓溪流而下,慕容流云抓住机会,子一晃,闪过去接住了慕容静雨,慕容静雨与大家一样已经被大雨给淋的全湿透,衣服紧紧的粘贴在了上,发髻也被雨水摧残的不成样子,但是她却也听到刚才那一众人喊的“恭祝慕容小姐生辰快乐”    “慕容小姐”当然是指自己了,还又有哪一个慕容小姐呢?今天的确是自己生,可是很少人知道啊?这群人是怎么知道的呢?他们为什么要给自己祝贺生呢?她怀着满脑子的疑问与慕容流云一起站在大雨里,注视着逸尘的举动,逸尘仍然是居高临下,俯视着张狂,可是此时的那大雨根本就到不得逸尘的上了,周围有一股气浪把他包围在了中心,雨水到了他边就好像磨坊里的水车一样全给带走了,张狂见已失手里本倚为战胜的砝码,就一个猛力窜起来,准备真正的与逸尘用功夫较量一番,迎着暴雨双掌齐推,那双掌刚一伸出,立即周围的从天而降的雨水改了方向,绕过他的子而再落到山腰的茶花之上,与逸尘两人各自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圆形光晕,都把自己给空放在了里面,张狂不能在空中持久的,于是他先一步攻击,推开层层水帘一股巨大的力量涌向逸尘,而山下的众人只能看到一个大大光圈推着水面向逸尘移动过去,那光圈的速度越来越快,快要碰到逸尘的光圈了,突然张狂摆个姿势,看样子要冲上去了,一个声音高喊:“兄弟万万不可...”透过雨帘穿过层层的茶花和灯棚才随着暴雨哗哗的声音,雷声烘烘的翻滚的声音渗入到所有人的耳朵里“兄弟不可鲁莽..”    可是为时已晚了,张狂想打破逸尘的子周围的那个气浪围成的光圈,当然逸尘在圈子里也是看的清楚,早就蓄势待发了,见张狂硬冲过来,于是心里使足了力气,凝聚到右手的食指上,不等张狂撞上那气墙,就已经是抢先出手了,“哧”又一道闪电划破长空般,冲开了那道自己的气墙,张狂这是没有想到的,虽然有人提醒那毕竟还是晚了半步的,说时迟那时快,一阳指犹如届时的狂风骤雨一般轻而易举的穿破了张狂的气墙,但是张狂毕竟不是一般人物,那是明教的护教天王啊!他知道自己肯定不能硬接下这招凌厉的一阳指,在他发出攻击之前是早有准备的,刚才出言警告的正是明教君子天王刘风,逸尘也听了出来,但是此时自己怒气冲天,也顾不得许多了,发出去的招式是收不回来的,张狂半路突然改变方向,不再迎着逸尘而上,竟然袭击边那边不远处的慕容静雨姐弟,逸尘的一式一阳指从张狂的肩膀与耳际之间划过,“啪”又打落一片茶花,三十六洞七十二岛的群豪开始高声呼啸叫好,声音盖过雷声雨声,慕容静雨姐弟根本没有防备,慕容流云暗叫不好,张狂偷袭的动作实在是太快了,借暴雨来掩饰,这式偷袭使的是恰到好处了,慕容静雨心里一惊,想回躲开.    可是逸尘见状,心里更加的着急了,从半空开了凌波微步,直直的俯冲了下来,嘴里还大声的喊道:“好狡猾的妖人..”想抢在慕容静雨之前,可是诸葛却看到张狂在雨中露出了诡异的笑容,就在一刹那,张狂子斗转,不再取向于慕容静雨,而再次返回逸尘方向,逸尘脚下凌波微步来势迅猛,张狂轻易侧避开,他已经找到了逸尘的弱点,就是那慕容静雨了,故意用一式假动作骗去逸尘的信任,知道逸尘定然是会前来搭救,届时再伺机而动,果然不出其所料,逸尘以最快的速度前来,可是却正好中了张狂的计了,张狂一晃子,到逸尘的背后,双掌一并,大喝一声“啊..”用足了力气推向逸尘,这变化实在是太快了,众人都没有来得及反映过来的时候,暴雨中相斗的两人已经改变的局势又牵住众人的心,逸尘一心只顾慕容静雨的安危,根本是没有想到张狂是如此的狡猾,来了一招“声东击西”张狂也不是等闲之辈,那双掌一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拍向逸尘的后肩,逸尘向下去势太猛,来不及收回,就在这电光石火之际,有一条影子好像事先知道一般的飞到了逸尘的背后,伸开双臂,面对逸尘的后背,“砰”的一声,张狂的双手正中那来人的后背,那影子立即如断了线的风筝摔向了逸尘,此时逸尘已经转过来,暴雨迷离着视线,但是还是接住了被张狂一掌推过来的人影,逸尘把他抱在怀里,大雨正浇在那人的脸上,逸尘心动,是她救了自己,是诸葛..    逸尘紧紧的抱住她:“你..你怎么这么...”诸葛眼睛被大雨打的睁不开,但是却面带笑容:“段公子..我...”哗!嘴一张,吐出一大口鲜血,立即把逸尘的衣服给染的鲜红了。    逸尘道:“你,别..别讲话...”暴雨还是那么无的下着,乌老大见状,一声巨喝:“三十六洞,七十二岛的朋友们,我们为诸葛妹子报仇啊..”此语一出,好家伙,满山遍野都是涌动的人影,一阵阵呼啸夹杂着雷声,一众人把张狂给团团围住,江湖中人都知道,虽然这三十六洞,七十二岛的人不常在江湖露面,但是其中却不乏武功高强之辈,此时众人在暴雨中将张狂一围,恐怕张狂再厉害也是难逃此劫了..诸葛断断续续的道:“段公子,你...相信我..吗?”    逸尘看到那张被暴雨折磨的世界上最美丽的脸庞,点点头:“你不要再讲话...”    诸葛微笑,还是那么的美丽动人:“我一定要说,否则..我知道,如果...如果今天不..说的..话,可..能就,就没有机会了..我不是故意要骗你的,除了..我的份以外,我说的..全部..全部都是真的,我..嘿嘿,我也是真的喜欢你的..好想嫁给你当老婆..可是,我知道..你喜欢的是慕容家的小姐,这在我喜欢上你之前就是知道的了,可是...”    逸尘深激动,天空闪过一道凄厉的闪电,诸葛接着说:“你看到了吗,这漫山遍野的茶花就是我们..我们三十六洞,七十二岛按照尊主的吩咐,帮..帮您准备送给慕容小姐的生辰贺礼...可惜,天公不做美...但是多亏了方岛主的水中火,我..我们才能不辱使命,而....”诸葛开始咳嗽起来,又吐出几大口鲜血,混在大雨里,很快就被冲走,就好像她的生命一样..随时都会被带走,诸葛再笑:“我..真的好想嫁给你做老婆...嘿嘿...”说完,头一偏,在大雨中闭上了双眼。    逸尘的脸上分不清楚是泪水还是雨水了,此时他却缓慢的道:“诸葛姑娘,儿妹子...你不要吓我,这次我可不上你的当了...你赶紧睁开眼睛...呜...”抱着她的头,哭了起来,天空炸开一个闷雷,逸尘举起右手指着天空:“你个贼老天,怎么不睁开你的眼睛..你就想看到这一幕吗?我恨你,我恨你...”说着话连向空中出数下一阳指,比之刚才的还要威力大上多少倍,在场的所有人只听着雨声雷声,没有人言语,轩辕拙上前:“小王爷您节哀...”    逸尘将诸葛交给轩辕拙,快步趟开那茶花丛,推开围住了张狂的乌老大众人,大声喝道:“都给我散开...”    段逸尘的一声怒喝好像是暴雨中夹杂着的轰隆雷声,但是却直直的钻入了所有的心中,那么的有穿透力,也可以说是那么的震撼...    逸尘震怒了,是雷霆之怒,一发不可收拾,脚尖点着那一簇簇一从从的茶花,衣襟着大雨,伸手拉开了几个人影,再出手推开了几个挡在面前的人,发了疯一般向里面冲进去,他是要找那张狂报仇去的!他的动作极快,像一道闪电钻进了众人的圈子,依然是那么的明亮抢眼,刘风不知道什么时候也来到的后山,此时此刻看到此等场景,心里暗叫:“不好,兄弟也太过于鲁莽了...”但是自己在外围又能如何呢?难道要也向逸尘一样把众人一个个都给扔出来不成,还没等自己扔别人,恐怕别人已经把自己给扔出来了?所以当下并没有敢轻举妄动,只是还存一丝侥幸,目不转睛的盯着大雨纷飞中的逸尘的举动,他此时已经知道逸尘的武功根本不是自己当时遇到他是的那个样子了,此时的他已经是当今武林恐怕是已经没有对手了..当然也包括自己在内的!    只见大雨中的逸尘双掌并拢,心里内力斗生,离着张狂还有十余丈就拍了过去,前面的人都看的清楚,他这是要干什么?他该不会是在那么远的地方准备攻击张狂?十丈?所有人都不相信,十丈开外,是任何人都不能做到的,就在二十多年前,在少林寺山下,前丐帮帮主萧峰用降龙十八掌在十余丈外强取星宿老怪丁秋,而救下阿紫,被传为一时的美谈,可是那是萧峰多掌连发,子又迅速上前而出的效果,若单单站在原地不动运内力直推到十丈开外,那简直是不可能的,就向此时的逸尘一样,大家都感到不解,张狂自己也是一皱眉,“他这是对着自己而来吗?他那么的相信自己的实力,或者他根本不知道自己的能力呢?”嘴角翘起,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    逸尘这一冲,在乌老大领导下的三十六洞七十二岛的众豪杰便不再动作,只等着逸尘一人,却见逸尘在远远的十余丈开外就准备强攻,都感到十分的不解?还有的以为逸尘被激糊涂了呢?    但是大家都错了,逸尘真的站在原地不再动,双掌对着张狂的方向,的确是对张狂而去,眼瞅着那前的雨帘开始倾斜,逸尘再怒喝一声“啊..”像是刮起了一阵飓风,逸尘到张狂之间的所有茶花全部都连根拔起,大雨向四面流去,山上的一道道小河也断流,山坡上原来的泥土被雨水带走了不少,此时就连那千万年已经被风化的石头都被逸尘的掌力给刮了起来,与那些茶花雨水搅和在一起向十丈外的张狂疯狂的飞卷了过去,乌老大看的清楚,心里已经骇然,连忙大声喊:“三十六洞七十二岛的兄弟们,赶紧后退十丈...赶紧后退...”此一语一出不要紧,山腰的一众武林豪杰,都在茫茫的大雨中睁大了那眼睛,所见到之处好像是一道灰黑色的巨大狂龙夹风带雨的咆哮向张狂,地上立即呈现出一丈来宽的被掌风内力过的巨大痕迹,只吓的乌云再不敢在此逗留,逸尘此时才稍一换力,又一掌狂而出,更胜先前一掌的威力,山腰的众豪杰只感到脸上除被大雨点砸外,还有阵阵的冷风刮破皮肤的感觉,三十六洞七十二岛的一众人都在乌老大喊话后,一个个“噌噌噌..”窜出了那十丈的范围,有几个稍慢一点的,一下子被卷入了那黑色的巨龙之中,转眼就不见了踪影,这是人吗?是人力之所及吗?    仿佛都不相信似的,最不相信的是张狂本人..他根本不相信有在十丈之外能伤到自己的掌力,后面的巨龙眨眼间赶上了前面的黑色夹杂着山泥,山石,雨水,茶花,的疯狂的巨龙,两股掌力混合在了一起,刹那间天昏地暗,山崩地裂,所有人都有种摇摇坠的感觉,好像天要塌下来似的?    说时迟那时快,逸尘紧随那魔鬼一样的愤怒所激发出来的力量之后,像一道白色的闪电直追着那黑色的巨龙!众人都看的呆了..刚才还是一位天神一般此刻却像是一只狰狞无比的魔鬼,准备吞噬整个大山一般疯狂...    张狂一抬头,任何的挣扎都已经晚了,一下子把他淹没,他没有躲避,不是不想而是根本没有机会躲避了,他太自负了,而且还大大的低估了逸尘的实力,他不应该有那么的强大?可是为时已晚了,逸尘没有等那巨大的力量完全消失就已经出现在最前方,张狂向一只被箭中的大雁倒头摔了出去,摔出去好远好远,逸尘脚下加快,还没有等张狂的影子落地,就再加上一掌,口中还大声的带着哭腔怒吼:“为什么?为什么那么的狠心..啊..”    “砰”张狂再一次被逸尘的掌力给推了出去,在仄的天空中划一道弧线,然后“砰”的一声,重重的给摔在了山上,摔进了茶花从里,暴雨立即把他淹没,逸尘凌波微步一晃到得倒地已经给摔昏了的张狂近前,口中仍自道:“为什么...”而听不到的人都以为逸尘是过去一定要杀了他为诸葛报仇了..    果然逸尘又举起右手,眼睛已经发红怒视着滚在地上的张狂,一道白色的影子接着雷声滚到了面前:“贤弟手下留啊!”    逸尘定一定神,是刘风刘语诗,明教的君子天王!也是自己的好朋友,刘风顺势在茶花上一跪:“恳求贤弟高抬贵手,放过他一条生路?”逸尘连忙也跪在茶花上,:“大哥快快请起了..一切就依大哥了..”    两人各运内力施展轻功飘在茶花上一般,刘风一听,立即站起来,从一条雨水混成的小河里把不知生死的张狂抱起来,脚尖一点一朵茶花,子跃起,向着山顶奔去,再点再跃,匆匆几下,就消失在了大雨之中..    山腰中爆发出一阵呼喊欢呼之声:“段小王爷万岁...”    “小王爷天下无敌...”这句话刚喊出来,觉得不是十分妥当,连忙收嘴,这是三十六洞七十二岛的豪杰在为逸尘大败张狂而呐喊..紧接着山脚下也爆发出一阵胜似雷声的掌声和叫好的声音,“哗...“    霎时,整个山上完全都是叫喊的声音,山脚下的众人是为逸尘大败明教的凶悍的孤傲天王而欢呼,逸尘成了大家心目中的英雄,当然这一切慕容静雨也是一直看在眼里,其实在逸尘的心里他根本没有那个兴趣来当这莫名的英雄,这是他所不喜欢的,他的出手完全是为了慕容静雨的安危,怕自己的心上人受到伤害才不得已而为之的,而最后的愤怒却是因为张狂动手太过于狡猾,而且还杀死了与自己曾经同船共济的诸葛,在逸尘的心里他认为诸葛不该死,所以他才那么的生气,那样雷霆震怒..他根本不知道江湖中根本没有应不应该?只有是与不是的道理,他不懂得江湖却来到江湖陷入江湖,在江湖中还不由己...!    大雨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山脚下的众人已经开陆续的向回走,以为大家上都早已经湿的不成样子,所以竟也就不着急了,缓缓的一拨接一拨的向前山而去,慕容静雨姐弟也随后下山而去,乌老大走到仍站在雨里的逸尘边道:“小王爷,我们是否也下得山去啊?”    逸尘缓缓点头道:“对,下山...”他在思索一件事,自己深深的喜欢着慕容静雨,诸葛也是知道的,但是她却为什么又那么傻呢?到底为什么?如果小雨突然遇敌自己肯定也会不加思索的挡在前面,但是..    逸尘久久不能想的明白..遂从轩辕拙手里抱过诸葛的尸体,一步步顺着溪流走下山去,而此时三十六洞,七十二岛的众高人也就不在隐藏,一个个都出来与逸尘见过礼,然后跟随逸尘乌老大一起下山,逸尘一看,好家伙,粗略一打量,三十六洞七十二岛竟然有千余人,正是这群人为自己准备的这生贺礼给慕容小姐,应谢谢他们这群素不相识的人才对啊!    于是逸尘向天空中迎着大雨一声大喊:“大理段逸尘多谢各位朋友相助,在这里不胜感激...”    众人也是异口同声的回道:“小王爷千岁千岁千千岁..”心里低估着下的山来,逸尘面色凝重,率众人来到蔓陀山庄的正门前,却见刚才下得山来的那批五湖四海的江湖朋友都站了门外面,背对着门,还指指点点的,不停的议论着,也不管大雨是否正在自己的头上下着,他们到底着干什么?看样子他们像在看什么似的,乌老大从逸尘手中接过诸葛的尸体,小心的捧在前,逸尘挤个缝隙,向里面一看,原来是有人在争斗,是慕容家的家丁团团围住了几个人,但是却见那数十名家丁都是上挂了伤,有的还有断腿断臂的,并没有看到一点对方的痕迹,看来对方还是一厉害的角色,要知道慕容家的家丁虽然是家丁,但是具是武林高手的!这说明被慕容家家丁给围住的人都是武林高手,说不定还是什么掌门掌教什么的呢?    逸尘再往圈里看,从大雨的缝隙中看过去,;里面有几个人的影子不停的晃来晃去,逸尘仔细的分辨,一下子吓了一跳“哎呀..怎么是他们?”    逸尘已经看的分明,还不时的听到里面传出来莺啼燕叱,只见那个圈子里粉绿黄红紫蓝黑白晃动,手中的兵器也特别,说是兵器,还不如说是乐器了,在大雨中纷飞跳动,而且大家现在议论的却是对面这群少女竟然是同样一般的脸庞,一样的颜容,不错,真是那琴棋书画诗词歌赋八姐妹,他们怎么跑到了这里来了呢?    逸尘推开众人,挤进去,看到他们姐妹个个衣服沾在了上,脸上满是雨水,逸尘看的实在是心中不忍,正一个个绷紧脸与那慕容家的家丁对峙着,刚开口,却听慕容静雨喊道:“都住手...别打了!”    立刻,慕容家的人停止了对抚琴八姐妹的围攻,逸尘也一晃形快步跑到抚琴众姐妹面前,脸上带着笑容:“八位妹妹,你们怎么来了?”    抚琴众姐妹也罢斗一看,在大雨中站着的不正是自己的主人吗?顿时喜出望外,一起跪倒在雨中:“婢子拜见主人...”    逸尘连忙把他们拉起来,替玉棋擦了把雨水,道:“快走,别在这里淋雨了,到屋里来..玉棋妹妹你的伤好了吗?还要出来淋雨..?”    玉棋一激动,眼泪流出来:“公子,我没事的...”    逸尘把抚琴八姐妹带入了内堂,在场的众豪杰一个个目瞪口呆,八个少女竟然像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一个个小巧精致,可俏丽,这应该是只有天上才有的仙女啊?竟然是这大理小王爷的奴婢侍女,有的想,恐怕也只有段小王爷才能使为侍女丫鬟了,好像他们根本就不属于这个世界一般!    乌老大抱着诸葛的尸体随着逸尘赶上逸尘道:“小王爷,尊主派人传来圣谕,说小王爷已经不需要我等护驾了,说可以自行散去,还说要属下把诸葛教主的尸体随神禽灵鹫带回缥缈峰灵鹫宫..”    逸尘一听止住脚步,回过来,抱过诸葛的尸体,眼泪再次夺眶:“本无关佳人,却无端陨命,上天之不公,逸尘之作孽..”仔细的看着诸葛苍白的脸,仍是那么的清丽,世间绝美的姿容恐怕再也看不到了..逸尘从内心的深处感到凄伤,眼泪如断线的珠子,连续止不住的往下落,真流露,也不顾子周围有多少人注视着自己,也不管慕容静雨是否看着自己,低声说:“诸葛姑娘,你安心的去,我相信你,也不会再责怪你,而且,...而且,我答应你如果真的有来生,我愿意娶你为妻,让你快乐的做我的新娘子..我...”逸尘泣不成声,低头从袖子上猛的扯下来一片白色的衣角,咬破左手食指,用力的在上面写道:“妻诸葛灵位”    在场的众英雄豪杰都被逸尘的举动震惊,暗赞他有有义,年轻点的都是自愧不如,向乌老大道:“我知道她是你们灵鹫宫的人,请带回去后替我好好安葬,还有把我这提字裱在她的灵位之前,待后事了了,我一定先去灵鹫宫祭拜...”    乌老大都被感染:“小王爷节哀了,请多保重...”转一挥手:“走..”那三十六洞七十二岛的众豪杰一起刷的跪倒在大雨里:“小王爷千岁真挚义,请多保重..”说完,一个个跟随着乌老大向南面的江边行去。    而那只灵鹫却跳上前来张开了那双巨大的翅膀将逸尘给紧紧的抱住,并“呱呱”的怪叫两声,然后一转着大雨振翅高飞,远处还传来好像是对逸尘话别的叫声,众人再叹惊奇,感慨这大理的段小王爷绝对不是一般的人!

重要声明:小说《天龙八部之风云再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