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水榭听香

    金超连忙拱手道:“哎呀,失敬失敬,卧龙老先生,请,请..”这卧龙神也是不推辞,迈开步子向里面走,几个人随金超进入了这听香水榭的正厅,好家伙,用眼睛一扫,厅内已经分成东南西北等八个方向摆好了桌椅,再仔细打量,很显然是武林中的各门各派皆有,而且大家是各自为食,那种非常具江湖气息的吵闹与喧杂不时的传入耳内,李少陵心道:“难道这才是江湖?”旁边的钱飞飞也是面露红光,当然没有见过如此的场面,金超将众人引至南边自己的座位上,“各位请坐”几人抱拳客气几句便坐下来,金超的小儿子金英搬把椅子坐在了钱飞飞旁,两人开始了有说有笑,一付很熟悉的样子,李少陵看在眼里,心中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大家坐定,只见金超站起子,一扬胳膊,贯内力大声道:“诸位,请安静一下,请听在下一言,此次我们大家同受少林与丐帮所邀,齐赴江南,乃江湖之一大盛事,大家来自天南地北有缘相聚,是一件非常值得高兴的事,可是现在,更有一件值得大家高兴的事,就在大家的眼前...”钱飞飞此时才打量所有厅内的武林人士,有的文致秀气,有的却当真是威风凛凛,有的佝偻猥亵,有的魁梧高大,有明亮耀眼的少女少妇,还有憨实敦厚的汉子,但是父亲叮嘱过,但凡武林中人万不可以貌取人?在座的众豪杰听到金英的言语到安静下来,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相互摇头,金超又才继续道:“诸位是有所不知,”顺手一指边的老人:“这位老人家就是江湖无所不知的卧龙神老先生,今天我们大家与他老人家饮酒畅欢,当是我辈之荣幸..”众豪杰一听,都是兴奋异常,立即就有几个人上前来敬酒,在场的均是江湖中有头有脸的人,有的在卧龙神的武林排行榜上大大有名之人,当然所有对这卧龙神是十分的尊敬的,他对上前来敬酒的的武林人士一一回礼,待饮过一番酒后,只见一个粗壮的汉子,满面红光,上穿一件开的马甲,毛坦露,腰间还挂着一把开山大斧,摇摇晃晃的走到了卧龙神老先生桌前:“老爷子,在下有礼啦,不用说您肯定晓得小子的家了,呵呵..”卧龙神微微点头:“江苏盐帮帮主万天罕,今天在此地当为各位朋友以尽地主之宜啊?”万天罕哈哈大笑:“当然,当然..”卧龙神问:“万帮主前来可是有何指教?”“哎吆,不敢不敢..”低头拱手,卧龙神接着道:“江苏盐帮帮主万天罕,善使开山巨斧,在老朽排行榜上位列第四十一,万帮主,老朽所言实否?”来人又一次哈哈大笑,震的厅顶都带回声,“老爷子说的当然准了,小子自不量力,也正是为此排名,小子斗胆想请老爷子将排名向前排上一排..”此语一出,厅内人人皱眉,他这是什么意思?那万天罕接着说:“呦,老爷子,各位,别,别误会小子的意思,三十名以前的小子自知是肯定不敌,但是三十到四十之间的,万天罕真的想与他们较量一番,当场如果有在卧龙老先生排行榜上三十到四十之间的不妨下场来指教小子几招..”这无疑是在叫嚣,以他的意思就是说,他对三十名以后到在他自己之前的人不服气啦,还未等卧龙神讲话,西首座位上已经有人应声:“哦,如此说来,万兄恐怕最想较量的就是小弟啦?”李少陵一见这场面,开始就弥漫开紧张的气息,这难道就是江湖吗?这万天罕当真英雄,今天这么多的英雄豪杰就敢站在场内威风凛凛的公然挑衅,实在是让人佩服,说话间走出来一位中年的男子,一灰色的长袍,看样子倒象个书生,他又接着说:“小弟夏柳,适才听万兄之言,小弟不才有幸排在了万兄之前,只好前来讨教高招了?”万天罕再一次哈哈大笑:“久仰久仰,夏公子的风扇称武林一绝,既然如此,万某人倒愿意用天王斧会一会公子的风扇!”看样子两个人还真的说动手就要动手了,而卧龙神却只是抚须不语,过彦之想阻止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在场这么多的江湖朋友,轮恐怕也轮不到自己,还没有人说话,场内的万天罕已然出手,右手舞起巨大的开山天王斧,已经贯足了力气想夏柳的腰间横扫过去,夏柳风扇轻摆,向左侧,纸扇合拢,去推万天罕的右肩,万天罕退之不及,来个不退反进,用天王斧砍其左肩,一个两败具伤的局面,夏柳才不想,抽回风扇左张右合,一把扇子舞的像是花间蝴蝶翻来飞去,让人眼花缭乱,开始真正的比武,二人在大厅正中你来我往斗了约百十余回合,万天罕好象感觉到机会来了,猛然间举起巨斧,力劈华山,将夏柳完全罩在了一片斧影之中,众人有的已经低声惊呼,而夏出柳丝毫不惧,一翻,从万天罕的左腋下穿过,挥手风扇斜点,正打在万天罕的左手腕,从后面又依次出手点了万天罕的右臂的天止,一把天王巨斧“咣当”落地,众人一起喝彩,万天罕回过神来,拾起自己的巨斧:“哈哈,夏公子,万天罕输的是心服口服,得罪了!”夏柳连忙还礼:“万帮主客气了,承让!”转向坐位上的卧龙神一揖又回到自己的座位上,万天罕却仍然是站在厅内:“哈哈,各位,小弟献丑啦,不过还要向各位排名在四十以前的朋友请教?”在场的众豪杰一愣,此人是脑筋有问题?他竟然还要挑战,这不是要让自己下不了台吗?于是东首缓缓走出来一位着淡青色装束的女子,看上去年纪不过三十来岁,瓜子脸,目光如电:“小妹,风青青向万帮主请教!”万天罕见来人是个女子,摇摇头:“大妹子,你还是回去,我是向江湖上排名在我之前的人挑战,你...哈哈..”这意思是说你肯定是不是我的对手的,打不过我的,该干什么干去?风青青微笑,从后取出兵器,面前的万天罕一下子不笑了,众人也都十分的惊讶,她取出来的是一对银钩,还淡淡的泛着青光,西首座位上一人小声道:“青风银钩,江湖排名第三十一,想不到竟是这么一个年轻的女子!”万天罕一抱拳:“原来是风女侠,失敬了,多谢赐教..”话音刚落,就一个猛劲冲了过去,风青青双钩也不再等待,一手挥,一手划,轻而易举的开那好似雷霆万钧的一斧,稍往后退一步,扭再上,双钩交替,舞的密不透风,又像是无数条带着恶毒的青蛇,紧紧的围着万天罕乱转,三十招过后,万天罕也只有招架的份了,所有人都把自己想象成这时的万天罕,简直是凶险之极,待到得第八十招,风青青左手一式回手钩将万天罕的右臂划破一道长长的口子,鲜血渗了出来,风青青双钩回手:“得罪..”万天罕有手下连忙过来帮他包起伤口:“万天罕认输,哈哈..”他为人直爽,大丈夫输则输矣,败也英雄,迎来了一片烈的掌声与喝彩声,风青青呆在场中不动,这时从东首走出来一位僧人,双手合十:“阿弥陀佛,诸位施主可否暂停争斗,先听贫僧一言!”所有在场的人都看着这位大和尚,现场安静的很,只听他继续道:“多谢各位,我佛慈悲,卧龙老先生之所以创建武林排行,只是想吾辈武林中人勤学互励,发扬尚武的精神,不是让你打我杀正个名次,这样大大的违背了卧龙老先生创榜的一番心意啦!”他话音一落,后就站起来一位老者:“虚静大师说的不错,诸位不必再争斗下去,到时候既伤了彼此的和气,又损了自己的名气!”说话之人相貌堂堂,须发和那卧龙老先生一样花白,只听他继续道:“在座的皆是来自五湖四海的英雄豪杰,本没有小老儿插嘴的份儿,但是实在不忍大家再争斗下去,大家都是受丐帮和少林的邀请而来,如此争斗下去,那可是真的要让少林与丐帮为难了啊?”席间已经有人认出了他,最北边的一人站出来:“薛神医所言不错,各位如果有什么争斗和冤仇且后在江湖上再行约定,相互切磋讨教,自不便在此刀枪相见!”说话之人是华山派掌门李定,华山派虽然是新起的门派,但是当今的华山掌门的武功已经排在了江湖第十,当然是天下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了,他认出了白发白须之人是江湖人称阎王敌的神医薛慕华,在场的众豪杰皆不言语,但有为数不少的少年却跃跃试,众人各自回到席上自饮自用,有的还过来与薛神医与李定见过,二人微笑着与众豪杰打着招呼,南首的卧龙是神举起酒杯站起:“呵呵,诸位,老朽有礼啦!”众人一听他讲话,全部停止了喧哗,安静下来,只听他继续笑道:“呵呵,老朽最近老骨头懒惰,疏于在江湖走动,适才见席间有好多的少侠,所以老朽斗胆提议,如此英雄盛会,百年难得,不能只是显露了前辈高手,少年的英侠也应该上场一显手,展露自己的多年的苦修绝学啊,少年人相互切磋,既不伤了和气,也让大家共同的学习和进步,一起研究自己不足之处,回去详加琢磨,说不定早与前辈高人一起名列榜中呢?”金超第一个赞成:“对,老先生,所言不错,江湖是未来年轻人的天下,倒是应该让他们也长一长见识,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也能弥补一下自己的不足之处,一举多得!”华山的李定点点头,薛神医也点头,虚静只好道:“阿弥陀佛,既然点到为止,贫僧也是无话可说!”李定见如此,没有异议,就高声道:“既然如此,那就由老朽做个见证同时请两位德高望重的朋友一同做个裁判,不知各位英雄意下如何?”在场众人都高声尊同,于是李定一抬手:“有请逍遥派薛神医,崆峒派王掌门,伏牛派过师傅与在下一起作个公断如何?”三人微笑着应声而出!

重要声明:小说《天龙八部之风云再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