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摘星拜月

    朱尽忠接着说:“而我大理的城门闭,丐帮断了与外界的贸易,集市也就是被迫取消了,如果按此算来,此次丐帮怕有三死万人了,可是还好象不止这么多,唉..真的是苦了陛下的一番苦心,丐帮还终叫阵,陛下宅心仁厚,一概的闭门不理但是属下想,如此也不是办法,只是陛下不愿意丐帮再多受损伤..还有就是..二下,请恕属下直言,目前皇城内的军最多有三万,怕真的开战的话,也...也是胜负难料啊!”逸尘一皱眉:“什么?哼,丐帮是欺人太甚,朱大哥,我们杀将过去!”!朱尽忠摇头:“下,我们最多只有两百人,面对丐帮的几万人,我们...是绝对的不可能有一成的胜算的,更加的绝对不可能杀过去的,如果一旦开战,丐帮只需要把我们一围,我们会连退路都没有的,再者他们万一再发现二下你的话,定然会利用您来要挟陛下的,陛下和皇后到时候念在骨一定会救回二下的,如果万一丐帮再不相信陛下的解释,与丐帮大战起来的话,二下您将是大理的千古罪人,这...还请二下三思而后行?”逸尘低头考虑片刻,没有言语,于是随朱尽忠回到帐中再从长记议。八女与朱尽忠见过面后,就一直的站在逸尘的两侧,朱尽忠坐在最下首,逸尘问:“朱大哥,那我们就在此苦等不成?”朱尽忠道:“因为事态严重,城内的古大哥已经派人去了中原的嵩山少林寺去请慧聪方丈前来调和,说不定已经在回来的路上...!”“少林寺?中原?远水难济近火?而且不是说少林寺的慧因大师也死在我大理吗?这...少林寺还会帮我们说话吗?”“二下...”朱尽忠言又止,段逸尘看的出来:“朱大哥有话请但说无妨?”朱尽忠看了两眼逸尘,只是道:“哦...没什么,属下是看天色以晚..我先去帮下与几位姑娘的休息之所!”逸尘只好点点头..朱尽忠快步走出军帐,夜色很快降临,逸尘吃过军中送来的晚饭后在帐内走来走去甚是烦闷,不由的掀开帐帘走到旷野上来,但见一弯新月才出,嫩可,西南天空还伴有几点寒星早现点缀黑夜,只感到天空离大地好近好近,天蓝蓝的与地相接,好象是透明的,几朵流云飘过,是夜色更加的美丽,时而还有淡淡的微风吹过,令人是心旷神怡,逸尘的心一下子轻松了好多,看夜里值勤的将士们点起的火堆旁边摆着几坛酒,顺手拿起两坛,向南走出里许,坐在草地上,仰望夜空:“好久不喝酒了...!今痛饮一番!”一仰头,喝下几大口,真是痛快之至,酒虽然并非佳酿,但是苦于许久没有畅饮,此时一饮之下直感到酒的美妙溢于心中,顿时便忘记了所有的烦恼,紧接着一口气喝下小半坛,双臂一伸,仰躺在草地上,眼睛直视天空,见那云朵飘来移去,流云.流云,不想到了慕容静雨,脸上不由自主的带出来了微笑,想起小雨为自己擦汗的样子,她为自己哭的样子,生气的时候撅嘴的样子,不由的幸福的闭上了眼睛,口中喃喃有词:“相思相见知何,此时此夜难为..唉..当真是何以堪?天长地远魂飞苦,梦魂不到关山难!”难道人都是这个样子吗?每每深夜思人,佳人却在水一方的时候,大都会借酒浇仇或者是寄心中的感边的事物,但是殊不闻借酒浇愁愁更愁,如此岂不是浪费了那一坛好酒了!逸尘一喝到酒,当然肯定就会想起那诗仙太白果然躺在地上自言自语:“古来圣贤皆寂寞,唯有饮者留其名..饮者留名?而如今的段逸尘却是且了生前一杯酒,何须后千载名?对...当真应效李白的醉酒潇洒...”想着,又闭着双眼喝了几大口,看来酒意渐渐的升入脑际,而逸尘是仍然躺在草地上任脑子自由的去想象,瞬时便拉开了无限的憧憬和空想,正在欣喜之间,只感到鼻子是一阵的麻痒..“阿嚏”..一下子坐起来,抬眼间见子的左侧玉棋手里拿着一棵小小的草叶正对着自己发笑“玉棋,你不回去睡觉,跑来这里做什么?”玉棋没有回答,先是挨着逸尘坐下:“我回去睡觉?那么公子你呢?”瞥眼草地上的酒坛“公子好雅兴啊?我也来陪公子来喝一坛?”逸尘笑她:“呵呵..口气倒不小,你们姐妹饮得酒乎?”玉棋从后拉出来一坛:“哼,公子太也小瞧玉棋了,这就喝给你看!”看来她还是有备而来,自己竟然也带着酒坛呢,逸尘见她说喝就喝,仰头便向嘴里倒“咚咚..”真的喝下去几大口,就把酒坛放到一边,张开嘴:“啊..好辣..好辣,要喷火啦..公子救命啊?”看的逸尘笑弯了肚子,玉棋呛出了眼泪,逸尘道:“好了,别逞强了,拿来,不会喝酒还硬要喝?你知道我喝酒练了多少年?”玉棋根本不等逸尘把话说完:“我偏要喝”又从逸尘的手中将酒坛夺了回来,逸尘笑道:“那..你喝,你喝醉了我可是绝对不会管的哦?扔你在这草地上喂野猫!”“我才不怕呢,就这么点酒能把我怎么样?还能把我灌醉..还醉倒?呵呵..笑话?公子你看..”说完又是一阵猛喝,逸尘摇了摇头,抢下她的酒坛:“好..好..你厉害..你是女中的豪杰,段逸尘甘拜下风,不过,你..最好..?”话还没有讲完,玉棋已经“噔”的一声,向后一仰,躺在了草地上一动不动,逸尘摇头苦笑:“女中豪杰?”于是把她扶起来,晃了晃她的肩膀:“玉棋,玉棋..豪杰..”玉棋缓缓的睁开眼睛说:“喝..还喝吗?来...”脸上已经是完全被一层的红晕所笼罩,还是撅着小嘴不停的嘟囔着什么?逸尘见她的醉态是十分的可,用手刮了一下她的鼻子,玉棋却一下子清醒了似的:“公子...他们都说你是神仙..因为你是会飞的,你带我去飞好不好..我要到天上去摘好多的星星来送给...公子..你带我去好吗?”逸尘笑道:“飞?我会飞?我又不是鸟,有翅膀,能飞到天上去,以我的能力,自己在空中还怕掉下来呢,再如果带上你的话..还飞!你不怕我还怕呢?”玉棋又不满意了,嘴翘的老高:“可是公子却是带慕容姐姐飞走的?还飞的那么高,那么的远..就不嘛?我也要飞..”说完挣开逸尘的手,坐在了草地上,逸尘见状,只好点头:“那我只好再试一试了?”玉棋高兴的从地上跳起来,双手紧紧的搂住逸尘的脖子,逸尘笑着向她点点头:“你这个小精灵?”弯伸手将她抱了起来,用叶逍教他的法门暗自运力,心中默念一遍口诀,脚下迈开了逍遥游,十几步如飞一样的快轻,一用力,拔地而起,脚下离地面一下子有几丈高,忽的又向高空提起,一下子有十几丈,逸尘将玉棋横抱在自己的前,只感到她如发轻飘,根本感觉不到她的存在,简直是不可思议,玉棋是兴奋不已:“公子咱们飞到月亮上去好不好?我要去摘几颗星星送给大姐和小妹..”“又说醉话了,哪里能飞得那么高?再者说星星一闪闪的还有刺呢?你摘的下吗?”“哦...是吗?那我们就去那边..”出右手一支手指指向那弯弯的月亮,逸尘此时在天空中心非常的舒畅,于是顺着玉棋所指的方向向月亮上飞去,在地上远呀的望过去,好象是月亮中飞出来两个人似的,虽然是新月但是却更加显得皎洁,玉棋高兴的呵呵直笑,刹时,仿佛整个空中都弥漫着玉棋银铃般的笑声,响彻云霄,空中有微微的冷风,把玉棋的酒意吹醒了大半,逸尘二人在空中飘来飘去,自由自在,“好棒啊...”玉棋幸福的闭上了双眼,任逸尘飞向何处,大约过了盏茶的时间,逸尘摇了摇玉棋:“玉棋妹妹,睡着啦?咱们回去?再远的话就迷路了,太晚了抚琴会着急的?”玉棋在逸尘的怀里极不愿的眨了眨那双明亮的大眼,撅着嘴向逸尘点点头,逸尘微笑抬头辨出方向,现在他运用这逍遥游已经是随心所,稍片刻,就缓缓的落回到刚才飞起来的那片草地上,一转,吓了二人一跳,后面有一大群人,突然齐刷刷的跪倒在地上一大片,为首的是朱尽忠,所有的御林军脸上都露出惊讶无比的神,抚琴七姐妹也站在一旁,朱尽忠激动万分:“二下,..您真是神仙降世..这..上一次没有瞧的清晰,以为是眼睛花了,可是这次却看的十分的清清楚楚..刚才值勤的侍卫说有人在天上飞,我还不相信呢?此次属下是亲眼所见,再也不会错的,这真是天佑我大理也,二下定是天上的哪颗星宿下凡..”其余的军士都在心中各自祈祷,亦均视逸尘为神仙下凡,逸尘却哭笑不得:“诸位请起,我可不是什么神仙,神仙..唉..这个,也是一时说不清楚的,朱大哥,你先带他们回去休息,不用管我们了,我会没事的!”朱尽忠可放心了,这二下是神仙,能有什么事呢?所以就放心的率部下离去...

重要声明:小说《天龙八部之风云再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