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姹紫嫣红

    在场的所有人都不住的点头,那说书的老者抚须微笑:“所以此时吴长老率领丐帮三万弟子竟然将大理皇城给团团的围住,要段皇爷一定要给一个合适的说法..”“什么?”逸尘听后,不由的倒退一步“啊”心理是十分的着急“这...可该如何是好啊?”众人只顾那说书的老者之言,全然没有人理会逸尘的举动,逸尘迅速的退出人群,抚琴见其慌张的脸色,甚为关切:“公子,你..?”逸尘摆摆手:“我没事,没事,不过我要快速的赶回皇宫,因为丐帮的叫花子要对我大理不利!”话说完抬头看了一眼小雨,小雨没有言语,又说道:“小雨,此时丐帮包围了我大理皇宫,我怕...我要回去保护父皇母亲!”此番话说出来又觉得自己回去不用说保护别人自己就算是自保都十分的困难,还要别人分神照顾自己,现在好后悔当初没有好好的学习那段家的举世无双的绝技,自己是一点的武功也不会,那凌波微步用来逃跑倒是还可以,难道用来上阵对敌掉头就跑吗?可是毕竟父子骨血脉相连,仍旧是关切非常,但是他仍然很挂心的是小雨的伤口,小雨深知其意:“我的伤不碍事,咱们这就回大理?”可是心中却犹豫“虽然自己与他已经有了肌肤之亲,可是难道就如此的随他回大理见过他的父皇母后吗?”想起来是一阵阵的脸,逸尘当然不知道她会想到什么,听她这么一讲,当然是十分的高兴,她..小雨要跟自己回家,回去见自己的父皇和母亲,于是兴奋的说:“那好,小雨,可是要辛苦你了!”三个人离开那一排大树,继续的沿着大路向东而行,段逸尘紧随在小雨的侧:“小雨,我的父皇是最仁慈不过了,他见到你肯定会十分的喜欢的,还有我的母后,母亲,姨娘..定然会是十分的喜欢你的呵呵...而且..”他还想说“而且咱们还是表亲呢”但是他考虑到表舅是否给小雨讲过这件事,所以就吞下去不讲。小雨听在心理,实在是不知道该如何的去面对,毕竟是个小女孩子,当下想也不敢再想:“我...我又没有说随你去见你的父皇..母后..的?”逸尘吃了一惊:“小雨,那你...这..我..?”善辩的他竟然一下子窘住了,抚琴从后面走上来:“公子...慕容小姐与你开玩笑呢?...她一定会追随你回家的,因为昨天晚上你...‘死’的时候慕容姐姐还说如果你能活过来的话她就会嫁给你的!”抚琴天真的说出来,根本没有别有所指,可是旁边的慕容静雨一听:“抚琴..你...住嘴..!”可是已经是来之不及了,小雨此时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伸手就要打抚琴,抚琴一边向前跑一边还大声的喊:“公子救命啊,呵呵..我说的可全都是真的!”小雨从后面赶上:“你个..你还说?”抚琴仍然是俏皮的辩解:“难道我说的不对吗?你..慕容姐姐既然要嫁给公子,当然是一定要进皇宫了呀!”二人越追越远,逸尘听到二人的的对话,心中快乐的已经飘了起来,心中喜不自胜,但是又想到小雨的体还没有恢复,千万不能太过于劳累,这般的追逐可是不行的,连忙用凌波微步赶上来:“小雨,快别追了,小心你的伤口...”小雨当然知道,只是想躲开逸尘片刻,可是可能刚刚伤好,力气还是没有恢复,所以只跑得十几步,便感到体力不支,但是仍是想多跑几步,好离开逸尘远一些,但是毕竟是有心无力,抚琴趁势跑了回来:“公子,公子,慕容姐姐要杀人灭口了啊!”说完一下子躲进逸尘的怀中,抚琴自幼在那锅黑老道的教诲下长大,至于什么男女之事,封建的礼教当然是全然的不懂不顾,而逸尘也是见她们姐妹各个精灵可,单纯活泼,所以她们的所做所为根本就从来没有在乎过,此时见抚琴躲在趴在自己的前,不由自主的搂住她:“好了,好了,抚琴妹妹,快别跑了,万一小雨的伤口再动了,那我岂非是要再死一回了,如果再死了的话可就是不会醒过来了”抚琴顺手将双手挂在逸尘的脖子上:“呵呵..如果慕容姐姐不再追的话,我就当然不会再跑啦?”说完不停的眨着那双大眼看着逸尘,而刚刚转过来的小雨看到抚琴此时的笑容和逸尘的表,抚琴是一派天真无邪的笑腼,只听抚琴又说:“慕容姐姐,公子代我求了,你就放过奴婢,下次再不敢乱说了!”慕容静雨稍微不满:“你不要对我称奴婢,我又不是你的主人!”抚琴离开逸尘说:“不是?谁说不是,对了,不过是时间的问题?迟早是主人的!”慕容静雨再不知道讲些什么:“你...”抚琴转拉住逸尘的手:“公子,你说对?”逸尘笑而不言,慕容静雨心中不知道为何悄悄的升起一股不满之意,不过嘴上却不能讲,只是半真半假的生气的“哼”了一声,逸尘拉着抚琴走到小雨近前:“小雨,你的伤不碍事?”小雨点点头,几人又继续向前走,天渐渐的暗下来“小雨,你的伤初愈,适才又是一阵跑,此时天将黄昏,怕也是一时赶不回大理,我见前面有一村落,咱们到那村子里借宿一晚!”二女抬头望去,果然,在前面的不远处,大路的北边,坐落着一些屋舍,此时的大路的两侧也不再是大树,而是绿油油的茶地,就在茶地靠近大路的地方还有两条浅浅的排水沟,水清清的向东流,里面还不时的见到小鱼小螃蟹之类的在追逐打闹。由于小雨的伤没有痊愈,所以三人走的很慢,待行至这所村落之前,天色已经彻底的暗了下来,正是掌灯的时候不过刚好看清楚人影,三人迈过那两条排水沟,就最近的一处屋舍走去,却见正前方从村子里涌出来一团人,看人影大概有七八个,后面还有马,抚琴却楞住不动,逸尘也拉住了小雨:“抚琴..你...”而抚琴却是一脸的兴奋,:“公子,你看,是谁来啦...哈哈..!”十分的高兴,逸尘与小雨也随即站在原地,逸尘仿佛也看出了来人,随即也是一脸的兴奋,果然,那群人到了近前,稍微的一迟疑,为首的一个已经快步冲了出来,一下子扑到逸尘的怀里:“公子..我们终于找到你了!”说完竟然还是哭了起来,其余的众人全部都跪倒在地上:“奴婢见过主人!”扑到怀里来的当然是那个玉棋了,逸尘笑着推开玉棋:“玉棋妹妹,快,别哭了,六位妹妹赶快起来..不是说过不用行礼的吗?”玉棋这才转过:“啊..大姐,你..怎么也在这里”语气里很是惊奇,抚琴微笑着与玉棋一起走过来扶起诸位妹妹,不免互相之间寒暄不止,慕容静雨看在眼里,心中很是疑惑:“这群少女?”仔细看了边的玉棋“哦,原来是她们众姐妹,她们是他的奴婢吗?但是言行却为何是如此的亲呢?这可是成何体统,那其余的六位呢?”小雨的内心开始不停的翻滚:“她们姐妹会不会是他的妾侍呢?”心中如此的想着,不能再平静下来了,如果真的如自己所料,那么自己又算是什么呢?会是什么地位,什么样的份呢?这段逸尘到底是个怎样的人呢?她一边想着被那群打闹着的姐妹拥到一家农庄的大门前,看这家还真不小,红墙绿瓦,还是很有气魄,逸尘止住大家的喧闹,让抚琴扣门,因为还是不算太晚,所以很快便有人出来开门,迎出来的是一位管家模样的人:“几位..你们..”仔细的一打量,一位潇洒俊俏的公子领着一群漂亮的姑娘,而且不可思议的是其中除了那个脸色稍白的特别标志的姑娘以外,其余的姑娘竟然是长的一模一样,只不过是衣服的颜色不一样罢了,模样漂亮可万分,像从画里面走出来的一样,心中竟然冒出来一个念头“会不会是哪里的女鬼?”这个念头一闪“不对,不对,女鬼是不会这么早的跑出来的!”再仔细的打量,来人是各个锦衣玉饰,绫罗绸缎,衣着打扮十分的讲究,而且那公子的高贵中在眉宇之间还透漏着王侯的神采,当下心理面暗自骂了自己一句,这些人如果说不是凡人那定然是神仙下凡,绝对不会是女鬼的!呆在了当场,这样的形是前所未见,连说话也不连贯了:“诸位..这是..要?”抚琴上前答话:“这位老大爷,我们赶路晚了,错过了住宿的地方,所以想在贵俯打扰一下,休息一个晚上,还请老大爷行个方便..!”那管家听她的声音清脆,如莺鸟鸣啼,听在心里面,十分的舒服,再加上一个十分美丽可的脸蛋..“这...好,诸位请先随老朽来,我去回禀我家老爷”然后先把逸尘等人领到客厅稍坐,逸尘打量这家的摆设也是十分的考究,看的出来也不是平常的人家,一定是富商或者豪绅的庭院,右侧墙上挂有梅兰竹菊,左侧则是四首咏物词,逸尘刚要吟咏出来,却见那管家出来,先双手作揖:“对不住了各位贵人,老爷要我等好好的照顾诸位贵人,不过我只腾出来五间屋子,这个...四间客房可以供八位姑娘休息,另外一间小的却只能睡两个人...实在是对不住了..”还没有等逸尘回答,抚琴已经接过去:“谢谢老大爷,没有关系的,我看这个庄子上还没有大的过贵俯的,如果您此处没有房间,那么别的人家就更没有了老大爷费心啦!”管家笑着点头:“那就好,那就好..”说着带着诸人向后院的客房走去,途中,抚琴向慕容静雨笑道:“慕容姐姐,等下你和公子睡一间,我们八姐妹随便一下就可以了!呵呵...嘻嘻..”慕容静雨一听,脸庞开始发烫,虽然自己是决定要嫁给他的,可是此时毕竟还没有结婚,如何能同室而眠呢?当下绷起俏脸:“好抚琴,看我的伤痊愈了不好好的教训你哼..只拿我开玩笑..!”其余的七姐妹也跟着笑了起来,逸尘当然知道小雨肯定是不会与自己同屋而居的,于是道:“这样,抚琴妹妹你与小雨一间?你可要照顾好小雨啊?玉棋就与我一起?”逸尘此语当然是并无他意,谁也不会多想些什么,抚琴点头:“是,公子”又转对玉棋道:“二妹,你可要小心的照顾公子,公子已经是好多天没有好好的休息了!”玉棋点头,而旁边的侍书则撅嘴道:“公子就是偏二姐!”她一说不要紧,其余的五位妹妹都开始嘟囔,逸尘微笑:“侍书妹妹,要么你与玉棋妹妹换一换,但是肯定是要有一个人要与我一起的啊?”侍书一摇头:“我才不敢呢?二姐不吃了我才怪呢?”捧画也道:“是呀是呀,二姐发起脾气来会拆了我们的哦!”诗也接嘴道:“公子到时候又该庇护我们了..呵呵..”词韵抢着说:“公子若是庇护我们,二姐到时候修理我们可就更加的厉害了,我看还是算了!”歌灵也是不甘落后:“二姐上还有伤呢,公子当然会多关心一点的啊!”最后的赋魂像是总结似的道:“诸位姐姐全部都言之有理,不过呢,公子说与二姐在一起肯定有公子自己的意思,诸位姐姐不要吵,三姐怕二姐发脾气,肯定是不会的了,以为自从跟了主人以后,就再也没有见过二姐发脾气了,更不会向四姐所言会修理我们了,至于像五姐所言拆那更是不可能的了,因为二姐没有学过分筋错骨手,既然不会修理那么六姐所虑则是杞人忧天了,七姐所讲最是言之有理了,公子的安排自然是公子自有其意了?”她的话刚刚落音,侍书捧画诗词韵歌灵再加上玉棋一起大声道:“你闭嘴...”逸尘一听呵呵一笑,原来她们姐妹中还有如此善于辩论之人,有时间一定是要切磋切磋的,玉棋绷着脸扫视了一下六人,侍书捧画诗词韵同时喊:“救命啊..大姐...二姐真的要吃人了...”逸臣摇头微笑着看着这群天真的女孩子..感叹自己是几世修来福气...能有如此的八女相伴,还有自己的今生的最慕容静雨相陪,此生是夫复何求?

重要声明:小说《天龙八部之风云再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