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虚惊一场

    今天晚上的月亮不算太亮,没有刷干净的盘子似的,四周的云好象在慢慢的聚拢,像一只一只的怪物在俯视山腰,很黑很黑,并没有一丝风吹,那边的松树却自己轻微的晃动,好象魔鬼在张牙舞爪那么嚣张,又好象是在挣扎,又或者是努力..虽然在动,但是却没有一点的生机,那么静的可怕,突然那灵鹫“呱呱”怪叫两声,向岩石前面走过去,慕容静雨和抚琴被吓了一跳,连忙转,紧接着传来几下脚步声:“慕容姑娘,抚琴..”是叶逍回来了,后面还有四个大汉用肩膀吃力的抬着一口殷红的棺材,大汉们看到灵鹫那凶凶的样子,吓得差点把棺材扔下来,一起倒退了两步:“妖怪,妖怪啊”“我的妈呀?”叶逍连忙止住灵鹫:“畜生,下去,各位大哥勿慌,这是在下所养家禽”而灵鹫却仍然瞪着那大眼瞅那几个抬棺材的大汉,叶逍虽然如此说,但是那几个大汉对灵鹫却仍然是战战兢兢,还是不敢靠近,叶逍指着岩石后面的逸尘的尸体道:“几位大哥,这岩石的后面就是我那二弟,就请几位开始,不过他可是甚有份之人,几位大哥动手可要小心了!”说完把二女拉到泉水的旁边暂避可,而抚琴却哭声不止,还不时的回头张望。几名大汉应声放下棺材,又从棺材里拿出一紫蓝色的寿衣,口中还念念有词,随后替逸尘穿戴了起来,灵鹫却目不转睛的直直的瞅着,好象有好多的不明白,所以眼睛比平时瞪的还要大,四名大汉为逸尘穿好寿衣,戴好寿冠,最后又为其登上寿靴,再仔细的看一下,见收拾妥当,便将逸尘的尸体轻轻的抬起来放入棺材里,两人正抬起那巨大的棺材盖,却突然“啊”惊呼一声,将棺材盖向旁边的岩石上一摔,撒腿就向山下跑去“我的妈呀!”另外两个人也向棺材内一看,大声的惊呼掉头就跑,看样子像是恐怖到了极点,像见了鬼一样,抱着头再不理会脚下的杂草乱石,拼了命的往山下跑去,最后面的那个大汉的鞋子都掉了也是不敢停下来拣,前面的大汉也是被山上的岩石拌倒,竟然爬起来拍也不拍一下,没命似的冲下跑“救命啊,不要过来,不要过来呀?”那声音很是害怕。叶逍三人听到声音连忙跑到棺材的近前查看,二女也随着向棺材内一望,立刻吓得花容失色“啊”不约而同的倒退两步,叶逍也是倒吸了一口凉气,只见棺材内的逸尘,着一紫蓝色的寿衣,双腿并拢用还阳绳系住,可是双手却伸开分别扒在棺材的两侧的沿上,两只眼睛睁的大大的,叶逍吃了一惊:“啊,二弟,你...想是你心中尚有牵挂!”逸尘用了一下力气想是想站起来,可是苦于双脚被缚,于是双臂一叫力,站了起来,直直的站在棺材里,二女更是害怕:“公子...你..别..别!”逸尘先低头看了一下自己的处境,原来竟然刚才躺在一口棺材里,虽然脚被绳子所系可是稍微一用力就跳了出来:“晦气,晦气..”向远处一看:“啊.小雨,你..”于是伸着手向二女蹦过去,还一边蹦一边笑,此时此景可恐怖的很,这下可把二女给吓坏了,吓得二女一直向泉水那边躲去,叶逍连忙从后面赶上逸尘,右手抢住逸尘的左手腕,只感到逸尘的体温乎乎的,触及脉门,感到内息浩瀚奔腾,丝毫并没有中毒的迹象,不由的大喜:“二弟...你没有死,真的是太好了原来你真的没有死?”逸尘止住脚步:“哦..死?”再一次低头扫了一眼自己上的衣着,连忙往下推:“当真是晦气的很..我怎么能死呢?”二女见状,各自擦了一把眼泪,缓缓的走到逸尘的近前,逸尘仍然是口中喃喃自语还自己用手不停的扯着衣服,抚琴大着胆子拉住了逸尘的手:“公子,你真的没有死..太好了,太好了,公子没有死?慕容姐姐,你看,你看公子他没有死...”此时小雨的脸上还带着的泪迹未干,逸尘见状是十分的高兴,她她慕容静雨竟然为自己哭了,自己此时就算是真的死了也是值了,一时傻傻的笑着:“小雨,你,对不起让你担心了!”伸手准备向小雨走过去,浑然忘记了脚上还是绑着绳子,向前一倾:“哎呦”一下子竟趴倒在了岩石上,慕容静雨连忙弯扶起他:“段公子..段公子”抚琴蹲下把他腿上的绳子解开,逸尘站在慕容静雨前语无所措,高兴的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抚琴在一旁插嘴:“公子啊,你以后千万不可以再这样的吓人了,你看吓的慕容姐姐眼睛都哭红了,而且,对了,刚刚慕容姐姐还说如果你能活过来的话,她就...!”慕容静雨羞不可掩拦住了抚琴的嘴:“抚琴妹妹..好妹妹,你不要讲了,咱们赶紧为段公子换衣服,看上去怪吓人的”叶逍在一旁笑了笑,当然逸尘是很想知道小雨到底是说了些什么,一边解下自己上那寿衣一边问:“抚琴妹妹,你快些告诉我,慕容小姐说如果我不死的话会怎么样?”慕容静雨一着急,一下子喘不过气来,软倒在岩石之上,叶逍连忙跑过来,用右手抵住小雨的右手:“慕容姑娘,得罪了”说完缓缓的为慕容静雨输过来大量的真气,慕容静雨才能站起来继续说话,毕竟还没有痊愈,几天没有进食是浑没有丝毫的力气的,全是靠叶逍的真气才能动的,此时一激动就用力过多,真气供不上来,就没有了力气,长长的喘着气!抚琴见慕容静雨没有事就笑了笑:“这个嘛..如果告诉了公子的话,会有什么奖赏吗?”说完向逸尘仰着头,逸尘还没有回答,小雨已经接过去:“抚琴妹妹你不要讲,我会给你奖赏的”“真的吗?”抚琴俏皮的问,逸尘也道:“奖赏吗,这个...这个..?”抚琴笑道:“主人还没有慕容姐姐大方呢?哼...嘻嘻..奴婢怎么敢向主人要奖赏呢?慕容姐姐是说...?”“抚琴好妹妹...”一下子捂住了抚琴的嘴巴:“段公子,还是我自己来讲,我是说,如果段公子没有死的话,我再不会打段公子了...”逸尘一拱手:“哦..那就多谢小雨啦...呵呵...”旁边的抚琴又再插嘴:“还有...还有呢?”慕容静雨从后拧了一下抚琴,抚琴哎呦一声:“好了好了,不说了,不说就不说嘛”叶逍走过来:“二弟真是福大命大,愚兄当真是大开眼界,二弟竟然能将如此剧毒化为乌有,不知道是否二弟可曾服下过什么灵丹妙药,竟然能完全的克制住这痨痢之毒...”“嘿嘿,大哥哪里话,我何来什么灵丹妙药,自幼吃的补药到是不少”“想是二弟久居深宫,多服用大补之药剂,长年累月的堆积只怕会有所效用的!”逸尘不明白:“也许是”?“据愚兄所知,这世间除了那可以起死回生的霹雳金瓜外...是没有任何的灵药所能比拟的”“霹雳金瓜?...对..是”逸尘想起来那两只小西瓜,旁边的慕容静雨走过来:“当然,难道我的霹雳金瓜会白吃了不成?”叶逍一听:“什么?霹雳金瓜?二弟吃了一颗霹雳金瓜?可是近江湖惹起轩然大波的长白山的崖峰的世间难得的霹雳金瓜不成?”言语之间感到大为吃惊,慕容静雨点头:“正是”逸尘也看了一眼慕容静雨,也不好意思的点了点头“还差一点害了小雨的命,段逸尘可就算是真的万死也恐怕难辞其咎了”抚琴插言:“公子不用万死,一次就已经让慕容姐姐要...呵呵..”说完看了一眼慕容静雨,嘴角边上还带着调皮的微笑!叶逍接着问逸尘:“二弟,此话怎讲?”“唉,这件事真是说来话长,待小弟慢慢的讲与大哥..”“那好...此际天色已晚,依愚兄之见,我们大家在此地先凑合一晚,明早再下山不迟?”三人均表示同意,叶逍命灵鹫陪伴二女到岩石后面休息,自己兄弟二人自是有好多的话要说,当下便说了自己是如何躲避那怪怪的南海恶神,如何掉下澜沧江,如何的吃掉了两个霹雳金瓜!“两个?两个?二弟,以你此时的内力稍微加以调息怕已经是天下无敌的了,但是我试你脉息时有膨胀,二弟你可要尽快的学一些导气的法门,自己可是要小心啦,否则你那庞大的内力恐怕会对你不利,到时候天下是任谁也不能运内力压你的内力救你的了”逸尘道:“我说呢,有时候整个肚子像是要被涨破了似的,里面犹如有无数条小蛇在乱窜,害的我好生的痛苦,今天早上就是体内的内气胀的我喘不过气来,我就干脆不再喘息,正好见到小雨活了过来,一时高兴就忘记了呼吸,然后就什么也不知道了,醒来后竟然是..嘿嘿..躺在了棺材里面,还吓了我自己一大跳呢”“对不起二弟,怪愚兄疏忽,不知道二弟还会龟息之功,我竟然没有上前试一试,就给..呵呵..?”“龟息?我哪里会?大哥,如果没有你,我是怎么能救活小雨呢?不过呢,就算是真的死了,兄弟也是无愿无悔了...”叶逍拍了拍逸尘的肩膀:“好兄弟”接下来逸尘又将如何出的皇宫如何与慕容姐弟相遇,如何遇到抚琴八姐妹等等,接着二人又说起江湖中的最近发生的事,叶逍道:“二弟久居深宫竟然也会了解江湖中的事?”“了解?不敢说...,只是周围的将军侍卫们都喜欢,所以近墨者黑,就被传染了,呵呵..倒是让大哥见笑了..?”叶逍听到逸尘的经历是越来越惊奇,脸上露出来好象是羡慕的笑容,二人说着话天已经渐渐的发亮,二人抖抖上的湿气,丝毫的不显得疲倦,说着话抚琴与慕容静雨也从岩石的后面走出来,逸尘借着晨曦看慕容静雨,当真是美丽不可方物,虽然脸色苍白,但是那美丽的容颜是任何理由也遮挡不住的,连叶逍也是由衷的赞叹“好美丽的女子啊”刚刚大病初愈,让慕容静雨显得更加的清丽脱俗...慕容静雨已经知道逸尘是在注视着自己,不由的俏脸微红,逸尘再看,一下子看得呆了,其实以慕容静雨的格是不会轻易的脸红的,可是她一想到自己赤的与逸尘在一起,而且自己上的毒液也是他亲口接到肌肤给自己吸出来的,这肌肤之亲是有了,还有他最后给自己说的表白的那一番话,还有自己在以为他死后说的那番话,真是羞也羞死了,虽然自己也已经决定要嫁给他,可是..

重要声明:小说《天龙八部之风云再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