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丐帮大阵

    原来这是一群乞丐,逸尘坐在马上看的清楚,他从心里面是对乞丐不那么的友好,只见为首的是一名须发皆白的老丐,待两队人马聚到一起,那为首的老丐高声道:“老朽这面有礼了,敢问段皇爷的御林军今天是由哪位将军统领...?”朱尽忠打马上前:“前面是何人?本将军朱尽忠!”朱尽忠看对方的样子象是丐帮的人,想到丐帮与大理数百年的渊源,再加上军行之中,有自己的上司,自己当然应该由最高的统领发话,可是最近江湖十分的险恶,但是顾于此时的形,又接着说:“...只不过我们小王子下尚在军中....!”那老乞丐道:“哦...失礼,失礼,麻烦朱将军转向小王子问安!”朱尽忠问:“阁下还未报姓名?”“哦..对,在下丐帮吴长风见过段小王爷!”朱尽忠肯定听过吴长风的名字,他是现在丐帮主事之人,于是回马来禀报段逸尘,此时只见丐帮一名背四五条口袋的年轻弟子在这吴长风的耳边讲了几句,吴长风一抬头,双手一举:“哈哈..久仰姑苏慕容大名,今有幸得见慕容贤姐弟,实在是荣幸之至...”说着话,看了一眼对方军中“...看来,呵呵,果然如江湖近所言,姑苏慕容与大理段氏交匪浅啊?”朱尽忠当然晓得这句话的意思,当下接过话题:“请吴长老谨言...”逸尘望过去,看到昨与自己动手的那位求舵主,慕容流云当然也听到了刚才的对话,于是分开众人,上前而行,让马走到队伍的最前面,双手一拱:“吴长老此言差矣,此事与段公子无关,我们只是偶然的遇到,咱们之间的事不可以牵扯到他人?”“慕容公子真是爽快,既然知道老朽此来的目的,那么还望慕容公子给一个适当的答复?”慕容流云回头看了一眼后的慕容静雨与逸尘:“那件东西...已经丢了!”吴长风哈哈大笑:“哈哈...,慕容公子欺在下是三岁的孩童吗?那么重要的东西会...会轻易的丢了?”慕容流云剑眉倒竖:“吴长风住口,你信也好,不信也罢,反正那件东西不在我姐弟的手中,随便你怎么想,哼...?”吴长风十分的镇定:“哦,看样子慕容公子定是要与我丐帮为敌啦?”慕容流云还是那么的高傲:“任你怎么说,哼,我姑苏慕容氏个个英雄,代代豪杰,难道我会怕了不成?”吴长风道:“当年令尊大人慕容复天下无敌,与敝帮前帮主萧峰南北划分武林,可谓是英雄了得,只是老朽无缘,而且没有资格领教令尊大人的高深武学,不想今竟然天赐良缘,与慕容少侠切磋技艺,令人甚慰...”他的话音刚落,旁的一名乞丐将手指放入口中,长声吹起口哨:“呜...”却见远处随着相回复的呜声黑压压的来了几团人,说时迟那是快,眨眼之间已然到了近前,原来又是一群乞丐,好家伙,大概有千余人众,慕容流云微笑:“难道吴长老想倚多为胜吗?”吴长风笑道:“慕容公子此言差矣,难道要我们先前的几个人对你们的御林大军吗?”慕容流云道:“吴长老太小看我姑苏慕容了,难道吴长老听说过我慕容家需要别人帮忙吗?”吴长风好象是不相信:“那么敢问慕容公子如果你我动起手来,你敢保证大理的御林军不会插手...?”慕容流云道:“当然,吴长老稍等”于是转回到阵前:“朱将军,这是我江南姑苏慕容与丐帮的事,希望到时朱将军静观其变,万勿插手...多谢!”又向逸尘低声道:“段公子,家姐受剧毒,不能动气运功,还望段公子多加照顾!”说完又看了眼慕容静雨,微微的一笑,逸尘知道小雨中毒的是,仍然在深深的责怪自己,一定要保护好小雨的安全,凝神看了小雨一眼,漂亮的脸上透着微微的红晕,美丽的不可方物,慕容轻轻用力,子脱离马鞍,侧着子慢慢的倒飞出御林军的阵营,背对着丐帮那千余人,威风凛凛...一副傲人的英气,在场的御林军和丐帮的弟子中尽有人心中赞叹:“慕容流云真好男儿?”果然见慕容流云头也不回的说:“吴长老,请!”右手一伸,吴长风道:“好爽快,待老朽会一会姑苏慕容的以彼之道还施彼!“说这,从旁边取出来一根竹棒,走出人群,与慕容流云相对,慕容流云心想他自视前辈定然不会先行动手,所以一拍腰间的宝剑”嗖“的一声,”吴长老请了!“白光一闪便刺向吴长风,吴长风见对方来势凌厉,稍侧将竹棒一横,按住了长剑的剑锋,慕容流云不待招式用老,抽剑挽个剑花罩向吴长老的头,吴长老见漫天剑影,直压的喘不过气来,分不清哪支利剑是真的,顿时手忙脚乱,空门大露,很显然,吴长风没有想到这个慕容流云有如此高的武功,怪不得追了几千里地仍然是拿之不下...只好闭眼待命,却突然从其后窜出来两个人各攻击慕容流云的两侧,攻击其之不得不救,而又有两个人出来从慕容流云的后攻来,慕容流云听风辩位,抽回本想拍向吴长风右肩的宝剑,一弯,避开后的两剑,左手中指食指夹住右侧的竹棒,这几式如行云流水,潇洒非常,吴长风都从心理面叫好,后来所上前来几名弟子都披八条口袋,是丐帮近年来辈分较高的人,于是,慕容流云撇下吴长风与刚上来的四名乞丐游斗,仍然是有条不紊,而且还是有攻有守,好象是一个小小的阵势,朱尽忠瞧在眼内,心中道:“都说近年来丐帮人才凋零,可是这几位八袋弟子的武功却也很是不弱啊?看样子应该是与吴长风不相上下的?”慕容静雨很是关心弟弟,于是也甩镫离马,凑到阵前,逸尘当然是想紧随其后,可是怀里玉棋正在伤中,自己不能将她一人留在马上,心中已经是焦急万分...只见圈内的慕容流云虚晃一招,剑一带,引得左侧一人的竹棒打向自己人,“啪”回棒相交,均打的是自己人,紧接着又将后挥来的宝剑削在正前面丐帮弟子的竹棒上,慕容静雨看的是面带笑容,吴长风在旁边一边抚须一边说道:“斗转星移,果然是名不虚传!”正当四个人手忙脚乱之际,慕容流云捡个空隙,心中根本不想伤人,就在那后面之人肩上一刺,可是谁知道那人正用力向前冲,竟然一下在刺穿右肩,慕容流云来不及细想,长剑倒抽“哧”一股血柱喷出,丐帮中人群激动,而阵中的右首之人,挥竹棒扫向慕容流云的右腿,慕容流云顺势一踩,脚向上移,用八成里弹向那左边的丐帮弟子的右腿“嘎巴”一声,右小腿腿骨断裂,那人倒在地上,旁边的求舵主见状:“吴长老,此等斗法是不可行的,这次我们丐帮并非理亏,只是拿回我们自己的东西正大光明,如果再放了他们的话...那,”言语之间十分的激动,吴长风稍微一寻思,点点头:“你说的对,那好!”求舵主连忙招呼:“众兄弟,结打狗大阵!”话音刚落,只见千余人立即转动,分成九个方块将慕容流云团团围住,上来四个人已经将那两个受伤的人扶下场去,这场面,千余人围住一个人,他怎么能敌得住这许多的人,场中的势突然转变,慕容静雨着急,向段逸尘大声道:“段公子,请你救救流云?他是敌不过这群叫花子的,求你让这御林军再帮一次?”“我...”逸尘连着“我...”了好几句,看着慕容静雨着急的样子,快要掉下眼泪似的,段逸尘见她这般模样早已经心痛万分,如若带鱼的梨花,让人心生怜惜之,逸尘看了眼旁边的朱尽忠:“朱大哥...?”朱尽忠焉能不明白小王子的意思,可是却道:“回二下,适才慕容公子特别交代,叫我等绝对不可以插手,而且是无论如何?”其实他心中还是另有打算,如果此时派御林军上前加入战斗,就真的成了云南大理与姑苏慕容...?就真的成了江湖中的传言了,真正的与丐帮正面发生冲突,这个责任自己可是担当不起的,到时候根本就再也没有办法解释了,是以仍然是不肯发令,当然军队没有朱尽忠的命令是任何人也不敢妄动的,即使是逸尘命令也一样,因为朱尽忠才是这次任务的指挥者。说完继续观察着场中的变化,逸尘看了一眼慕容静雨,“小雨..这?”慕容静雨似有委屈“哼”咬了咬嘴唇,只一个起落也冲进了那群乞丐中间,逸尘想拦可是根本拦不住,慕容静雨在阵中抖开长鞭,准备与弟弟一起战斗,段逸尘再也忍不住,准备跳下来,可是侍书六姐妹将他和马团团围住,使他根本无法出来,只有在马上继续心急如焚,“她上中有剧毒,是不能运功与他人动手的,否则,那后果...”逸尘自幼通体医书内经等,知道毒素如果长时间不排除体外会对人体有什么伤害的,更何况是运气了,再加上剧烈运动的话,毒素就会通过血液而便布全,那后果可就不堪设想了。“是我害了她...是我害了她...”嘴里喃喃不休,只见小雨长鞭一扫,逸尘看在眼里,好象自己用力一般,长鞭所到之地,一下子就倒下几个,可是很快便有后面的人补上那个空缺,而且是人越来越多,那个包围的圈子是越来越小,姐弟二人被众丐两地隔开,根本走不到一处,慕容流云见姐姐杀进来,大声喊:“姐姐,你赶紧出去,...你不能运功的?这些人我还应付的过来,赶紧出去!”声音显得十分的焦虑,慕容静雨回答:“没事,流云放心,这点小伤算不得什么!你根本不用担心,我姑苏慕容是不需要外人帮忙的!”说着话不停的甩动着长鞭,把丐帮弟子退的远远的不能近,可是时间稍长,马上的逸尘急的心理面已经好象着火似的,远远的看到阵中的慕容静雨,虽然挥洒长鞭仍然那么的凌厉,可是毕竟上还有剧毒,慕容流云虽然说让她赶紧出去,可是谈何容易,逸尘在马上不停的皱起眉头,看的十分的清楚,小雨的脸色已经发白,头上开始冒汗,出鞭的速度也开始变慢,正在此时,见两队人抢攻慕容流云,自己便不顾一切的挥出手中的长鞭,肯定是心急,突然,却见她向前一倾,一口鲜血喷出,前,后背均渗出鲜血,恐怕...在场的所有人都没有想到这一个变故,慕容流云见状,好象疯狂了似的大喊:“姐姐...”手下再不留,好象拼了命一般...

重要声明:小说《天龙八部之风云再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