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武林排行

    银光正落在那说话之人杯上,可是酒杯连晃都没有晃.此人心理一下子凉了半截,摸了摸头还在,可是上已经冒出一冷汗,其他人也是各自吃惊,全不约而同的向那酒杯看去,只见酒杯已经被飞来之物打破一洞,但是却嵌在杯内,杯亦无损,仅凭这手内力恐怕在座各位已经各个自愧不如了..    那人小心翼翼的取出那件事物,原来是一小团纸,此时杯中之酒才漫漫淌出,更是令众人惊惧万分,不相信当今世上还有如此内力高强之人.漫漫拆开,神色突变,显然上面有字!    说书老者却是神悠闲,问:"夺魂枪南大侠,不妨念出来大家听听!"原来此人是夺魂枪南振风,河北直隶人,在江湖上也是大名鼎鼎,江湖有言:勿惹判官笔,莫碰夺魂枪!而判官笔乃是河北白面判官聂重远,善使一对梨花飞舞判官笔,罕遇敌手!而南振风亦是双抢出神入化,当年与聂重远一战不分胜负,而结为至交好友,形影不离,都是武林榜上有名之人!    果然,他旁一位四十多岁年纪,面目煞白之人,腰插双笔,形魁梧,向南振风道:"南兄,纸上写什么?"南振风面如土色:"阁...下,阁下尚不够资格,领教...领教教主神功..明教..张狂..敬..!"    张狂..张狂..的确够狂...余人更是"嗡"的一声,"明教..张狂..."那说书老者接言:"不错,恕在下直言,南大侠恐怕接不下明教教主一招半式..."南振风已经愣在当场.聂重远问:"老先生何出此言?难道..那..魔教..明教教主当真有上天入地之能不成?"老者又饮下一大口酒:"诸位可见此张狂之武功?"众人皆不言语..    说书老者呵呵一笑:"他就是明教的护教四大天王之一的排名最后的孤傲天王--张狂!"    所有人已经屏住呼吸,再也没有人敢插言一句,说书老者继续:"孤傲天王这手工夫想大家都看到啦,至于其明教教主..?说着话又喝下一杯酒.仙儿却听了更是好奇:"喂...喂..你快说啊?"    鸦雀无声!生怕那张狂突然也向自己也一下子掷个什么东西过来,岂不是要横尸就地,而仙儿却听的起劲儿,这些可是她在宫里看没看到,听也没有听过的:"小二,"也就学着那些江湖人"为老爷子添酒加,帐算我的...!"老者仔细端详兄妹二人:"老朽再谢啦.."所有人的目光也都一下子移了过来,仙儿却满不在乎的翘起了鼻子"哼.."    老者又接着说:"张狂,明教的护教天王,排名最后,司将军职,明教所有对外的战斗都是由他打前锋,战无不胜,攻无不克...在漠北与辽兵金将对抗多时..此人格孤高,不喜与人为伍,目空一切,当今世上只服一人...就是当今明教教主,不过我想他刚才只是路过,正好听到南大侠之言,所以...所以...出手..警告!但是,我想,大家也无须担心,明教再恶,也不会无原无故伤人?那样岂非坏了武林规矩?岂不让天下英雄群起而攻之..."    他如此一说,好多人的心才稍稍放下,毕竟这群人也是江湖中有头有脸的人物,竟然被这还未现的张狂吓的尊严尽失,当真羞愧的很!有的人竟然准备离桌而走了...    "唉"一声长叹从酒厅的最右首传来"浩然之气尽无存矣.."这句话在此时显得十分的响亮,皆不以为异,那老者闻言,却注视那讲话之人,看上去二十四五岁,乃是书生打扮,却比寻常书生多了几分潇洒与不羁:"敢问这位公子,何出此言?"少年公子漫不经心的回答:"适才众位英雄都道明教乃是魔教,依小弟之见,所谓魔教自有其魔,为我辈所不齿,定要集天下之正士之气,聚以灭之,我等当舍生忘死,慷慨以赴,舍成仁,以全天地之间浩然之气,唉.孟子曰:其为气也,至大至刚,以直养而无害,则塞于天地之间,其为气者,配义与道,无是,馁也,故吾适才见之,诸位英雄竟然怕的要命,既如此,焉称英雄?还道什么匡扶人间正义...唉...岂不令人心寒...?"    此语一出,众人皆怒..因为他刚才所引孟子之言就是说他们缺乏仁义道德,没有胆量,刚一听到明教...适才手段,就吓得一点儿力量也没有了!神鞭无敌赵震劫起环顾四周,向那公子道:"敢问公子尊姓大名?师承何派?不知方才所言何意?"他这一句意思考虑甚深,想他一年轻公子竟然敢公然斥责群雄,背后定然是有恃无恐,强师或者名门望族,是以先加询问!摸清底细...    而旁边的逸尘到是听了他一席话引孟子之言,来了兴致,于是接口道:"他所说的浩然之气,极端浩大,极端的有力量,各位必定兼有之,且充满天地间,任何妖魔鬼怪也是无可奈何,可是这种正气须与仁义道德相配,否则就会缺乏力量,也就是刚才诸位以正气者自居,可是呢听到明教..见到其弟子手段竟然已经吓得侠义尽失,显得贪生怕死.."逸尘心无所虑,直口直言,不会想到会有什么后果,就这样明明白白的讲出来,在座的诸人早就怒火中烧,此时更是怒不可揭.武林中人,最要紧的是尊严,面子,最重义气,最有侠者之风.虽然方才被张狂所摄,但决不会怕到如此地步,赵震劫还未坐下,却又见西首一年轻公子答话,仅观其眉宇,就看出定非凡人,心理甚有顾虑,所以便向那右角的公子问:"敢问公子之意当真如那位公子所言否?"指了指逸尘.    白衣公子微微一笑;"是又如何?不是又怎样?"白面判官站出来;"我等不敢自居侠义,那是江湖朋友给的面子,既然公子瞧不起在座各位英雄,那么不妨站出来指点一二..."他这番话虽然只是对那年轻公子而言,却也表明,在座的皆是我的朋友,万一他真有强硬的靠山或者是个不好惹的主,这么多人的面子总是要给的,是以带头将话讲了出来,语音刚落,众人皆怒目而视!阎王敌薛神医也站起来:"聂大侠所言甚是,在座的全是好朋友,既如此,公子说我等乃贪生怕死之辈,那么敢请公子赐教...?"群豪见薛神医也是如此将自己众人作朋友,于是又有几人纷纷站起来,大声的附和,似有一显手之状!    其余食客见状,连忙结帐而出,剩下的几名胆大的也是远远的屏息而观,总是要瞧瞧到底发生什么事?    而那白衣公子仍然只是微笑,殊不以他已经成为众矢之的为忧,反而甚为潇洒,没有丝毫的怯意,只顾自斟自饮,逸尘见了喜不自胜,端起茶杯走过去:"这为仁兄,小弟可暂坐否?"白衣公子扫了他一眼,原来是适才出言解释之人,颇感其好意,可是他竟然在此时与自己答话,不知何意,仍是微笑道:"当然可以,请,不过,兄台亦应饮酒乎?"他看到逸尘手中茶杯还冒着气.."有道是莫使金樽空对月?"逸尘一听,兴奋不已,大笑:"讲的好,兄台讲的妙,对!人生得意须尽欢..今朝有酒今朝醉...?"说完,自己拿起一盏酒杯,白衣公子为他满上一杯,并且自己一饮而尽...逸尘本来酒量颇佳,见状一笑,仰头也是一饮而尽,二人齐声大笑,旁若无人...完全忘记了周围还有一群虎视耽耽的江湖豪杰.    仙儿见了心中颇感不妥,她知道这位二哥的行事往往不加考虑,出人意料,他根本不知道江湖险恶,就这么贸然的随意结交朋友,而且还是在这种况下,那白衣公子不过是会说几句之乎者也罢了,于是准备阻止二哥...逸尘却已经开始了:"在下段逸尘,想是取闲逸红尘之意,自小不学无术,但是尤太白嫡仙,不知兄台如何称呼?"白衣公子见逸尘心无城府,根本不了解江湖之事...似是大家的公子少爷..随即一笑:"在下刘语诗,论语的语诗经的诗,段兄见笑!"逸尘一扬手:"小弟今年正过第二十个生,看来刘兄应该已过二十,称小弟名字?"刘语诗道:"哦...吾真的痴长四岁,不才要称呼贤弟了!""大哥!"逸尘很是激动.已经忘记周围诸人?    而众豪杰都看着二人的一举一动,特别是逸尘,衣着华贵,眉宇之间一股尊贵气势,大福大贵之态,薛神医看上去很是面熟,所以先开口道:"这位段朋友,不知是否大理人士?敢问宫中居何要职,想此次是办公呢还是游玩?"逸尘随口答:"我是大理人不错!可是没有任何职务,每天也就是吟诗喝酒,这次呢...本来是陪我妹妹出来玩的,怎么?有什么不妥吗?"薛慕华一听:"哦"心理自诧异"他是故意隐瞒份呢?还是怀绝迹?会否二人早就说好在一起演一处双簧呢?"但是观其言语不象有心机之人,那他为什么来淌这趟混水呢?"太行山,双刀阎罗肖子成道:"这位刘朋友,肖某不才,想向阁下讨教几手真工夫?"说完一脸的愤怒,瞅着刘语诗,但凡江湖中人最在乎的无非是个名字,如此的被人奚落岂不是毫无颜面,焉能不恼火,眼看这一战是不可避免的了,说完已经抽出那闻名天下的阎罗双刀......    仙儿满心激动,以前呢,只不过是听朱子柳讲那些江湖中的刀枪之战,而刚才那姐弟也不过是在马上稍有动作,一场误会而已,也没有施展什么武功!可是此时却是真的啦,心理一阵莫名的惊喜,可是二哥却糊里糊涂的跑去那里与人家称兄道弟,得想办法把他拉回来,否则这么多人动起手来,刀枪无眼,说不定会伤到他,虽然有凌波微步,但是此处地境狭小怕是施展不开,岂不是要糟糕之大吉?一阵阵担心......    突然那说书老者道:"诸位英雄,在座的都是豪杰之士,双刀阎罗肖大侠也是武林榜上有名之人,岂能因一年轻气狂之书生酒后诳语而大动干戈呢?岂不是叫江湖同道所笑欺负弱小呢?"众人一听都觉得有道理,何必给两个疯疯癫癫喜欢咬文嚼字的轻狂书生一般见识呢?心中的怒气于是也就减了一半...赵震劫道:"老爷子说的很有道理...依小弟之见咱们还是听老爷子的武林排行?看看当今武林的前十位高手到底是谁..?"所有人都附和!    说书老者轻抚银须:"好,好..谢谢各位给老朽面子"他有意无意的救了段,刘二人,可是二人浑然不知似的,依旧谈笑饮酒!且肆无忌惮...众豪杰皆不以为异,嗤之以鼻!说书老者又饮下一杯酒,引来众人一阵喝彩..仙儿的心总算是放了下来,用手抚了抚口,漫漫的喝了一口茶水,也侧凝听老者讲武林排行:"谢各位英雄看得起老朽,适才言道如今武林排行第一的是明教教主,可是也不过是推奉而已,至于他姓谁名谁?系数何派?从没有人看过他的武功,只是按常理推奉而已虽未见其人,但是老朽深悉明教的各种教义,职位的高低一定是以武功的高低而排,教主从未涉足江湖,但是,仅看这四大天王中排名最后的张狂...我想大家一定知道老朽所言不虚的...?"    "我们又不是来听你讲明教如何厉害的,再说了,魔教就是魔教,朗朗乾坤自有公理,难道我堂堂正义之士害怕他妖魔小丑不成?"这几句话说的十分的豪迈,想是他听说那张狂适才路过已然离去,才斗胆一语,目光仍是四顾,怕有人偷袭...可是却引来一阵喝彩!逸尘却摇头:"唉...自命正义..迂腐不堪..来,刘大哥喝酒!"刘语诗与他微笑对饮.老者续道:"......不过,如果萧峰复生的话仍是高居榜首,天下无人能及..."这句话所有人一头,"对,终究邪不胜正,我辈中人终可魔锄妖...!"可是,他们可能已经忘记当年杏子林中议事,聚贤庄杯酒断交之事,此时,竟然又如此之说,让人实感其面目可憎!    刘语诗举起酒杯:"贤弟,我这一生只敬重萧峰萧大侠,乃真英雄,好男儿...舍自己之生命而成天下之大义,我敬佩之至!"逸尘从小就听萧峰的故事,自己已经钦佩已久,此时听他一言,更是喜上眉梢:"来,刘大哥,为萧大侠干一杯!"这句话说的很是洪亮,所有人都听的见,于是,夺魂枪南振风也举起酒杯:"对...来,大家一起敬萧大侠一杯"立刻,所有人起坐,各满一杯,洒向空中,后又倒一杯自饮而尽......    说书老者眼中闪过一丝诧异,而后道:"好,诸位皆是好汉子,老朽亦敬萧大侠一碗!"说完,一饮而尽!"诸位英雄,可知这排名第二的是谁呢?"人人心中各自揣测,武功在天下排名第二,那可是何等神通?说书老者也不卖关子:"这人就在大理,且是一位皇室!"仙儿与逸尘都听的清楚"难道是父皇?...?"心中激动不已!众豪杰却是议论纷纷"大理皇室...也只有当今皇帝段誉的武功出神入化可登三甲,可是他已经二十多年不问江湖中事,何以又将他捧入榜上呢?"一位豪杰站起:"大理段皇爷已经久不问江湖中事,难道大理皇室还有人的武功能出其右吗?"说书老者拂须而笑:"哈哈...周大侠算是猜对了一半"这周大侠心中一凛,说书老者漫漫道:"他便是当今大理国段皇爷与王皇后的长子段逸朝!"此言一出,最吃惊的是逸尘兄妹......他们知道大哥武功高强,父皇也常有嘉奖,但是要排名天下第二,真是不可思议,有一股掩不住的兴奋.众豪杰已经议论纷纷,说书老者有成竹的止住大家:"诸位,当年段皇爷与慕容复在少林寺一战天下皆知,慕容复尚接不到十招六脉神剑,就几乎丧命,而这位段下却能接的住段皇爷百余招而不显败绩,试问天下还有谁能抵的住一百招六脉神剑?"众人相顾摇头......    逸尘与仙儿却很吃惊,看来这说书老者真的是什么都知道,的确,去年中秋,段誉与三位皇妃,三个孩儿在御花园赏月饮酒,席间,心境颇佳,往事翻上心头,豪兴大发,指点几个孩儿的武功,首先是大儿子段逸朝,段誉本以为他整总揽文武机要,无暇于练武,可是一经出手,却发现他出手凌厉,若猛虎下山,势不可挡,尽展他那段家绝学,一阳指神功已经远超前人,段誉又惊又喜,一百招后竟然已显败像,不得已运起六脉神剑方可对抗,剑法大开大阔,尽显豪气,但是却让他又坚持了百余招,最后一记中冲剑点中他道才收势认输.逸朝一下子低头不语,面无喜色,王皇后连忙劝慰:"朝儿不要垂头丧气,这世间是没有人能接下你父皇十招六脉神剑的!"他还是不高兴:"是,母后..."段誉非常高兴的拍了拍他肩膀:"朝儿,哈哈..真是令为父大感欣慰,想为父年轻之时定不及你十分之一二.如今,恐怕你已经天下再难觅敌手啦?"段逸朝这才满面红光,跪地:"谢父皇!"段誉笑道:"看来,朝儿的文才武功皆在为父之上,把皇位传与你可令为父放心啦!"仙儿与逸尘一起向大哥祝贺:"恭喜皇兄!"这件事乃是他们自家之事,一家欢饮之际,当时决无外人,而且皇城内外戒备森严,这说书老者是如何得知的呢?当真不简单...    刘语诗见段逸尘眼放异彩问:"贤弟何以如此兴奋?"逸尘心无所虑:"不瞒刘大哥,这说书老者所言那段逸朝正是...我的皇兄!"这句话声音细小,只能二人听到,况且群雄正在对那说书老者之言费加思量,刘语诗:"呀...失敬失敬,原来是小王爷!适才..."逸尘止住他:"咦...大哥何必如此,你我兄弟相称岂不更好?"刘语诗也甚为爽快:"好,贤弟,来..哈哈哈...干!"浑然不理周围众人!    说书老者又讲:"各位不必怀疑,不久的将来便可以一一印证...哈...少林乃天下第一大派,向来为武林的泰山北斗,而榜上排名第三的便是河南嵩山少林寺的方丈慧聪禅师,虽然他很少出手,但是,我想无论江湖哪门哪派也不敢到少林寺找慧聪禅师比试武功?众人都点头称是...说书老者见大家意犹未尽:"排名天下第四的就是明教的君子天王刘风!"    "哗..."引来一阵动!而刘语诗更是脸色一变,满面红光,稍显激动,但转瞬即逝,逸尘亦未察觉,而座中再无一人插言,刘语诗又换做一声冷笑,这笑声却格外的响亮格外的刺耳...充满挑衅......    人群中有人再也忍不住,白面判官聂重远一扬手中酒杯,酒杯中的酒形成一道笔直的酒剑向逸尘后背,一道白光已然近,逸尘却浑然不觉.."哧"...刘语诗不慌不忙的用自己的酒杯将飞来得酒剑接住,逸尘发现已晚,吓的脸上是一阵青一阵白...仙儿张大嘴差点喊出声来,没想到这年轻公子还有如此本领,逸尘刚想去找那掷酒剑之人理论,却见刘语诗将那酒杯连酒掷回:"聂大侠不知是否要对我贤弟客气些...?"那酒杯不偏不正的落在聂重远的桌上,众豪杰都见了他二人的这手工夫,心下佩服...聂重远在武林排行榜上乃是有名之人,当然武功有一定造诣,可是这年轻公子呢?不知其师承来历竟有如此之内力,当真非同小可......    聂重远刚要用手去拿那酒杯,杯子却突然炸开,显然杯中之酒已经灌入深厚的内力,酒剑一下子刺穿他的咽喉,从后颈透出,聂重远立时扒桌而亡,鲜血一下子流了满桌皆是,引来一阵惊叫,事发生的太快太过于突然,后面的众人仿佛还未反映过来......

重要声明:小说《天龙八部之风云再起》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