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故人来访(求推荐,求收藏)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洛水飘雨 书名:斗宅
    不过白逸失踪第五时,桃悠在焦急忧心的等待中没有等来白逸的消息,却等来了一位故人。

    桃悠穿越过来已经一月有余,天气也由初时的微寒渐渐变得闷,不过昼夜温差较大,早晨初起时还是有些冷,杏在桃悠浅水绿的薄纱长裙外面又加了件粉色披风,主仆二人才往悠然院走去。

    桃悠的浅绿色薄裙上绣白色牡丹,栩栩如生,富贵饱满,随着桃悠的走动飘逸灵动,煞是好看,只是穿在桃悠单薄瘦弱的上显得有些宽大,看的杏直皱眉头。

    “小姐,你最近越来越瘦了,我知道你担心白逸的安危,可是也不能不顾自己的体啊,这件纱裙小姐前两天试穿时还正合,现在就宽大了这么多,小姐回去一定要把奴婢炖的燕窝粥都喝完,要不然王爷回来见了小姐也会心疼的,”杏跟在桃悠后苦口婆心的劝道。

    人都说心宽体胖,桃悠最近心里担忧着白逸的事,自然是没有多少胃口,就把前一段时间好不容易攒起来的又都还回去了,其实这几杏也瘦了,只是她是练武之人,原本就健壮,瘦点也看不大出来,桃悠原本就底子差,这一瘦就十分明显了。

    桃悠听着杏又一次的碎碎念,只能无奈苦笑道:“哪有你说的那么夸张,这衣服只是宽了一点点而已,你做了那么一大锅燕窝粥,我怎么吃的完?我吃一碗,剩下的你都吃了吧,你最近也瘦了好多,又要府里府外两边跑,也应该多补补。”

    看到抱怨无效,杏立马采取怀柔政策,“好小姐,你就多吃一点吧,要不孙老夫人见你瘦的这么厉害,也有可能怀疑的是不是?”

    桃悠在心里翻个白眼,她是不是把这丫头教聪明了,现在都知道采用策略来对付她了,桃悠故作勉强的道:“好吧,最多两碗,而且你要把剩下的都吃掉。”

    杏知道这是小姐的极限了,不可能再多了,脸上立刻转晴,和桃悠笑闹着到了悠然院。

    杏的理由十分充分,孙妈妈又得了丰厚的银钱,自是满口答应守口如瓶。

    在去悠然院请安的路上,桃悠一再嘱咐杏一定要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保持一颗平

    常心,千万不可在脸上露出焦急担忧的神色,但杏心里十分紧张,只好不不停的做着

    桃悠教的深呼吸。

    两人一路说一路走很快就到了悠然院,没想到却在悠然院的门口遇到了孙大老爷孙绍

    兴。

    双方俱皆有些意外,不过桃悠很快反应过来,微笑着向孙大老爷请安后道:“舅舅这

    个时候来是否有事要跟老夫人相商,如若有事,桃悠还是明天再来叨扰老夫人吧。”

    孙大老爷除了有要紧的事一般只在早晨或者晚上来给孙老夫人问安,这在孙府也算人

    尽皆知的事,今天也不是沐休,这个时候来肯定是有事

    了,桃悠眼睛微不可查的眯了

    一下。

    虽然桃悠嘴上叫舅舅叫的亲,但是熟知双方份又久居官场考验的孙大老爷可不敢

    托大,即使他真有要紧的事也不敢这个时候把桃悠打发回去,更何况他的这件事还是跟

    桃悠有关呢。

    “今天衙门公务很少,十分清闲,不过天气渐燥,我昨天听夫人说老夫人怕

    屋里早已经放了冰,就想过来纳个凉,你跟我一起进去吧,老夫人每次见到你都十分高

    兴,”孙大老爷脸上浮起和蔼的笑容,语气温和的说道。

    不得不说,孙大老爷如果年轻二十岁,相貌一定十分俊朗,现在用这种表和语气说

    话,很容易让人新生好感,不过桃悠毕竟不是少不更事的小姑娘,对孙大老爷为什么会

    这个时候出现在这亦是心知肚明,只是也不点破,对他的话连连点头同意,只是心中却

    冷笑不止。

    孙老夫人对两人一同出现心中吃了一惊,面上却丝毫不显,只是笑着让丫鬟们去切些

    新鲜瓜果来。

    桃悠看着切成一瓣瓣的装在碧绿莲藕色盘子里的橙黄色瓜果,看模样跟现代的哈密瓜

    有分相似,应该是快马加鞭运过来的,平时很难吃到。

    拿起一瓣轻咬入口,甘甜可口,瓤软多汁,可能是古代空气新鲜,吃起来竟是比现代

    的还要好吃几分,桃悠连着吃了两瓣才罢手,嘴里不夸赞道:“老夫人这里比别的地

    方凉爽上许多,又有这么好吃的瓜果,桃悠都想赖在老夫人这不走了。”

    孙老夫人听到夸奖脸上顿时笑开了花,笑着说道:“你这丫头,我这偶尔有个好东西

    也被你惦记着,我也不用你赖在我这里,我也知道你们小辈的跟我这老婆子在一起嫌沉

    闷,回头我叫人挑两个好的给你送过去。”

    孙老夫人边的陈妈妈见气氛很好,也是打趣道:“桃悠小姐的嘴就是厉害,这瓜好

    像叫哈密瓜,是表姨家从荒远之地运过来的,总共就孝敬了老夫人几个,您这么一

    开口,这么金贵的物什就要了两个过去。”

    桃悠做小女儿状既害羞又高兴,连忙向孙老夫人撒说陈妈妈取笑我,又就那个表姨

    和哈密瓜等聊开了话题,屋里的气氛十分闹。

    孙大老爷从进屋后一直在暗暗观察着桃悠和她的丫鬟,见她们笑语嫣嫣,没有丝毫的

    紧张惶急,心中也是有些怀疑,难道之前自己的推断是错的?

    趁着她们聊天的间隙,孙大老爷插言道:“今天府上总管跟我禀告府上走失了一个叫

    白逸的下人,想要报官按逃奴论处,我记得那个下人是桃悠丫头带过来的,这件事就被

    我压下了。”

    说完,他就低头喝茶,好像刚才的话只是不经意间说起来似的,实则眼角余光暗暗观

    察着桃悠主仆的反应。

    桃悠哎呦一声,一脸懊悔的说道:“我今天来老夫人这就是就是想来禀告您这件事,

    结果吃了几片哈密瓜就忘了,白逸被我派出去做事了,原来以为一两天就够了,谁知道

    姓王的那个人那么狡猾,跟了这么多天还没抓到他的把柄,不过只要白逸多在醉仙楼。

    。。”

    桃悠突然意识到自己说的太多了,马上停口,脸上一闪而逝的懊恼被孙老夫人和孙大

    老爷清晰的捕捉到了。

    孙老夫人原来还弄不明白两人来这的原因,现在多少有些眉目了,目光微闪,不动声

    色的与孙大老爷交换了个眼神,就沉默不语。

    孙大老爷有些好奇,“白逸去醉仙楼干什么?”

    桃悠言词闪烁,“没什么,就是我让他办一件小事,现在还没什么眉目,等有眉目了

    您就知道了。”

    桃悠不知道这个为了让自己的话更可信一点的谎言竟然一语成齑,白逸真的打探到了

    一件让孙老夫人和孙大老爷既惊讶又恐惧的消息,桃悠抓住了孙府这个把柄就让孙府乖

    乖就范,从而掌握了京畿兵马。

    桃悠也觉得自己这个回答不是很好,转移话题道:“我少不更事,也没掌过家,不知

    道下人请假了要在规定的时间回去销假,还是我今天抱怨白逸做事效率太低时杏提醒

    我的,要不不一定闹出什么乌龙呢。”

    说到最后,桃悠也是有些不好意思,微垂的脸上染上了两点红晕。

    养在深闺的世家小姐,尤其是千万贵长大的郡主不知道这些也是有可原,通过细

    致观察孙大老爷对桃悠的话已是信了分,几人又闲聊了一会桃悠就告辞离开了。

    孙老夫人和孙大老爷还是坐在一贯坐的位置上,孙老太太打发了下人后,孙大老爷原

    本凝重的神有些松弛,若有所思的道:“我今天听到大总管禀报白逸失踪,心中十分

    担心,想来找母亲商量个对策,没想到在门口与她相遇,从她进来到离开,我观她神态

    自若,无丝毫担忧之,想来她所说应该属实。”

    孙老夫人听完儿子的分析,也是微微松了口气:“她自小被养在深闺,来孙府后一直

    都是天真烂漫,不谙世事,我看她应该不会有那么深的心机,要不然也不会被玉文推下

    水,不过若事不可为就不可强出头,若有心人真的通过白逸找到她,多半会拿她作为要

    挟或是直接谋害命,那时我们孙府也只能乖乖配合,胳膊毕竟拧不过大腿,唉。”

    孙大老爷也是微微叹了口气,“现在皇储之争,两方博弈,局势未明,完全投靠任何

    一方都是不明智的,我们现在只能尽力保全她的安全,将来若是二皇子获胜,瀚王爷应

    该会念着今之事放过孙府,孙府就能躲过灭顶之灾,估计瀚王爷也正是看准了这点,

    才施展了调虎离山之计,让郡主在孙府暂居。”

    孙大老爷和孙老夫人的对话桃悠自然是没听到,不过也能猜个不离十,刚才经历

    了一场无硝烟的战斗,看似平常的闲话家常,其实处处暗藏机锋,桃悠暗道古人的智慧

    果然不能小觑,以后应对当更加小心。

    杏长长的舒了口气,拍了拍口说道:“总算糊弄过去了,小姐都不知道,刚才可

    把奴婢紧张坏了,还好小姐教的法子管用,一直想开心的事人自然会露出开心的神

    等回了王府奴婢一定要把这个法子告诉夏荷,冬蕊她们,让她们也。。。”

    说到王府的老人,杏想起至今下落未明的白逸,神顿时黯淡了几分。

    桃悠看到杏这样,心中也是有些戚戚然,虽然她从穿越过来后从未见过白逸一面,

    但记忆中的深厚感让她自然而然的生出担忧之,她拍了拍杏的手,声音低沉道:

    “你拿着我的玉佩调动所有人马去找白逸一定能找到,放心吧傻丫头,白逸一定不会有

    事的。”

    杏自小跟白逸一起习武,感深厚,现在心里十分悲痛,不过现在听着小姐安慰的

    话,虽然知道白逸若是被抓一定会宁死不招,凶多吉少,但还是强打起精神道:“嗯,

    白逸一定会没事的,小姐让王爷手下所有势力都暗中寻访白逸,一定会找到他的,奴婢

    替白逸谢谢小姐”,说着就跪了下来。

    桃悠被吓了一跳,连忙拉起杏,用手帕轻轻的拭去眼角的泪水,嗔道:“你这个样

    子做甚么?你们从小伴我一起长大,如兄弟姐妹,下次若是再这样我一定要狠狠的惩

    罚你。”

    接下来几孙府过的很平静,既没有贵客来访,也没有闲杂人等过来打探消息,孙老

    夫人,孙大老爷连带桃悠主仆俱是松了一口气。

    不过白逸失踪第五时,桃悠在焦急忧心的等待中没有等来白逸的消息,却等来了一

    位故人。

重要声明:小说《斗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