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清醒 (求推荐,求收藏,求)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洛水飘雨 书名:斗宅
    珠帘清脆叮当想起,孙大太太看到跟在孙老夫人边的杏时,狠狠瞪了一眼张妈妈等人,心说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居然把报信的人丫鬟放跑了,怪不得老太婆会来这么快,这下要拿下文桃悠可是有点困难了。    孙老夫人一进屋,就到了桃悠边,握着她的手轻轻的拍了拍,“桃悠丫头你受委屈了,杏都跟我说了,放心,有我老婆子在,一定不会让你受委屈的。”    孙大太太听了孙老夫人这话顿时眼皮一跳,老夫人一进屋就给这件事下了基调,文桃悠是受了委屈,那她之前的话岂不就成了口口声声的栽赃陷害?她原本以为老夫人对文桃悠已经够好的了,没想到这次在所有况明指文桃悠下毒的况下,老夫人还是这么袒护她,这到底怎么回事?难道真像老夫人说的孙府当年欠了文家的人,还是天大的人?    不过让孙大太太在局都已经布好,只差临门一脚的况下撒手是绝不可能的,孙大太太努力让自己装的悲伤一些,只是无论她怎么挤也挤不出半点泪水,反而因为想到自己将要获得的成功而十分兴奋。    她只好用手绢假装擦擦干涩的眼角,声音悲戚的说道:“老太太您看,您宠的孙子就因为去桃悠那吃了顿饭就变成了这个样子,玉平那么可的孩子和他哥哥一样此时也是病的卧不起,若是不惩罚桃悠,孙府的下人以后岂不是敢谋害主子了?我们孙家本子嗣就不多,若是玉峰,玉平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怎么跟孙家的列祖列宗交代啊?”    孙老夫人看着孙大太太拙劣的演技,心里十分腻味,她已经猜到了这可能是这个儿媳妇想要栽赃嫁祸,心想怎么就有个这么蠢笨儿媳妇,我都已经暗示了好多次,你没事老找桃悠的麻烦干吗?真是会给孙府惹货!    孙老夫人当下不接孙大太太的话茬,带着桃悠走到孙玉峰边,看到孙子现在高烧不退,心下着急,语气也就带出几分严厉:“你派人去请了太医没有?太医什么时候能到?”    听孙老夫人问到太医,孙大太太有些心虚,当下低头回道:“我一得到消息就派人去请太医了,只是马车半路坏了,心派的马车刚刚出发,估计得些时辰。”    如夫人听到这话差点晕厥,勉力扶住棱坐稳,边流泪边用手绢小心翼翼的给孙玉峰擦拭汗水,孙老夫人面上的狠厉之色一闪而逝,只能心中叹息一声,现在还不是跟张家撕破脸的时候啊,然后有些怜惜的看着上的孙玉峰。    桃悠心中讥笑,马车坏了?还真是好借口啊,不过看到孙玉峰露在外面的皮肤都变成了赤红色,想到孙玉平年龄更小可能承受不住,心里愈加着急,对孙老夫人恳求道:“老夫人,桃悠从小喜医书……现在时间就是生命,表哥不能再拖下去了,您让桃悠试试。”    如夫人听到桃悠的话,就像溺水的人抓到最后一颗稻草,帮腔道:“老夫人,您让桃悠试试,等他太医来了,峰哥儿恐怕……”话未说完,已是忍不住哭出声了。    孙大太太再次听到桃悠要求给孙玉峰治病,心下嘀咕,不知道文桃悠是真会治病还是假会,不过想起那位西域高人说的中了这毒最多一个时辰就会丧命,现在距离毒发已经快两刻钟了,若是在这文桃悠救治的时候毒发了,那她居跳进黄河洗不清了,到时候看老夫人怎么保你?所以这次她没有阻止。    孙老夫人看着桃悠坚持的目光,无奈的点点头,唉,只能死马当作活马医了。    桃悠三指按在孙玉峰左手脉搏上,感觉脉搏时虚时强,时而有力,时而微弱,孙玉峰的呼吸也时而平缓,时而急促,桃悠已经能够断定孙玉峰是中毒了,中毒症状是肺部受损,呼吸道堵塞,内产高而无法排除,这才导致出现高烧,呼吸困难的症状,但桃悠没有专业的行医工具,一时半会也判断不出孙玉峰中的什么毒。    “给我一包绣花针、一瓶酒、几块毛巾和一些冰块,”桃悠继续观察着孙玉峰的况,头也不回的要求道。    孙大太太还想说什么,被孙老太太挥手打断,“桃悠丫头想要什么就给她什么,现在都听她的。”    东西很快就上来了,桃悠先让小丫鬟用酒精擦拭了手心,脚心,腋窝等处,用毛巾包住冰块放在额头降温,然后隔衣施针,依次将十一根针插入中府、云门、天府、侠白、尺泽、孔最、列缺、经渠、太渊、鱼际、少商十一个道,帮助肺部通畅,又分别在胳膊前位施针帮助散。    桃悠的救治是十分有效果的,孙玉峰上的赤红变成了粉红,体温也降了下来,呼吸平稳了很多,不再时有时无,几家欢喜几家忧,孙老夫人露出了欣慰之色,如不人止了哭,舒了一口气,而孙大太太却是震惊之外脸色发青。    桃悠并没有因为孙玉峰的病好转而有丝毫喜色,她知道这只是暂时的压制病,而且因为用绣花代替了专用行医针,效果也弱了许多,恐怕不能压制太久。    就在桃悠一筹莫展,暗暗着急的时候,突然瞥见张妈妈频频看向窗边一株不起眼的绿色植物,桃悠心道肯定有古怪,快步向窗边走去。    张妈妈看到桃悠的动作本来十分紧张的心更是跳快了几分,连忙跑过去挡住了桃悠路。    看到张妈妈这个样子,桃悠越发肯定了自己的猜测,桃悠知道时间紧张,不想再跟她废话,直接把张妈妈推到一边,向那株植物走去,孙大太太想要过去拦住桃悠,却被孙老夫人挡在了前。    桃悠仔细观察着这株碧绿色的,叶片分布均匀的植物,这种植物桃悠认识,是大叶草,没有毒啊,那张妈妈和孙大太太怎么会那么紧张?    不对,桃悠看见植物根部分出的枝桠非常多,这是小叶草,不是大叶草,大叶草无毒,小草却是闻了使内散不出去,很多人根本就不知道有小叶草的存在,更遑论辨别。    还是不对,小叶草只是让内散不出去,那应该还有另外一种植物引起过敏,高反应,两种中任何一种都不至于致命,但两者一结合过了时间就是神仙也难救了。    可是桃悠环视屋子一圈,屋内在也没有别的植物,突然灵光一闪,桃悠想起上午喝茶时闻到的一股香味,因为桃悠最近喜欢喝花茶,所以今天上午三个人喝的全是花茶,当时那香味一闪而逝,桃悠认为是花茶中的香气,就没在意,现在想来那应该是一品红的香味了,一品红正是可以使人过敏昏迷,再加上小叶草的内散不出去,这才引起高。    桃悠只觉得眼前豁然开朗,脸上也有了笑容,“老夫人,桃悠已经找着中毒的原因了,正是面前这颗小叶草,我也有了救治的办法。”    孙大太太看到桃悠说中了原因,仍然嘴硬道:“这棵是大叶草,哪里是什么小叶草啊,你别危言耸听,推卸责任。”    桃悠淡淡一笑,眼中却满含讽刺,“是吗?那我们请太医院的老太医过来看看,想来他们应该是认识这是大叶草还是小叶草,弄清楚了我们也好查查谁是主谋把这株草放在这的,也好给我洗刷谋害之罪,您说可好?”    孙大太太顿时语塞,孙老太太摆摆手,“算了,家丑不可外扬,桃悠丫头的话我还是信的,打发人让路上的太医回去,记得多给些赏银。”    孙大太太怨毒的看了桃悠一眼,不过心里还是抱着最后一丝希望,查出了中毒的原因又怎样?有了解毒的方子又怎样?现在还去药房抓药已经来不及了,孙玉峰和孙玉平还是得死,但桃悠接下来的动作险些让孙大太太吐血。    桃悠让杏去花园里采了两株五色花,然后加桃花和冰糖一起煮沸,给孙玉峰和孙玉平喝下,两人一个时辰之后就烧退清醒。    而养花房的宋婆子也以谋害主子之罪当天全家被乱棍打死。

重要声明:小说《斗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