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前世今生 (中)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洛水飘雨 书名:斗宅
    “小姐,你梦靥了,小姐,快醒醒,”杏着急的轻轻摇晃着桃悠,想要把她从梦靥中解脱出来。    摇了半响,桃悠才勉强睁开眼睛,看到杏的眼神有些迷茫,她刚才好像将她过去的一生重新经历了一遍,现在满心满眼都是对弟弟和妈妈的思念。    杏看着小姐迷茫的眼神,说道:“小姐,你梦靥了,刚才嘴里一直叫着妈妈,您是想晴妈妈了吗?小姐,您别难过,我们很快就会见到晴妈妈了,等王爷回来也会给小姐报仇的,让欺负小姐的人通通受到惩罚,都是杏没有保护好小姐,如果小姐心里难受,就打杏一顿。”    桃悠强睁着眼睛听杏说了一堆云里雾里的话,杏说的她一句都没听明白,但是此时却也不想问清楚,她只觉得刚才好不容易睁开的眼睛此时困顿的要命,恨不得马上闭上大睡一觉,她只感觉好像几百几千年没睡觉似的,现在怎么也睡不够。    看着小姐并没有理会自己的话,闭着眼睛好像又睡着了似的,但也没有再哭闹,杏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把桃悠叫醒,只是打了盆水,拿了块湿毛巾,将桃悠脸上的泪水擦拭干净,然后就守在桃悠边静静的看着桃悠。    一个威严英俊的男子做在椅子上盯着一幅梅花图愣愣的发呆,神时而感伤,时而幸福,时而落寞。    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女孩蹦蹦跳跳的跑过来,看着屋子里没有一个伺候的下人,只有父王一个人坐在椅子上发呆有些好奇,跑跳着奔向中年男子,嘴里叫喊着:“父王,父王,原来你在这里啊,叫桃悠好找,你是在跟桃悠捉迷藏吗?桃悠找遍了前厅,书房,卧室,才在这里找到父王呢,”说着小嘴微微翘起,粉嘟嘟的。    中年男子一把抱住桃悠,笑着点点桃悠的小脑袋,“呀,我们的桃悠找了这么多地方呀,可真了不起,”说完在自己女儿的面颊上亲了一口,看着女儿得意的笑脸,嘴角笑意深了一些。    门口平时对桃悠寸步不离,视桃悠如亲生女儿般的晴妈妈摸了摸眼角的泪珠,嘴角含着苦涩的笑意离开了。    很快小桃悠的注意力就被集中到了面前的画上面,画上画的是一支迎着寒风,披着雪衣傲立不倒的梅树,梅树努力的伸出穹枝,上面有着点点鲜红滴的梅花,在着寒冷的冬天努力的绽放,开出自己的绚烂多姿。    画的画工十分娴熟,画技高超,画面栩栩如生,桃悠看了忍不住夸赞道:“这画画的真好看。”    中年男子闻言不笑道:“呀,父王的小桃悠现在也知道分出画的好坏了,真了不起,哈哈。”    “父王取笑桃悠,桃悠再也不理父王了,”桃悠别过小脸,不依的在父王怀里扭动着子。    看着女儿憨的神态和那张酷似亡妻的脸,中年男子仿佛看到了妻子向他撒的样子,不叹了口气,说道:“这幅画是你母亲在怀你的那年冬天画的,当时你母亲执笔,父亲磨得磨,当时画完这幅画,你母亲也认为画的很好,说将来你出生了就送给你,你一定会喜欢的,你是喜欢,只是你母亲却?唉。”    看到父亲由幸福变回忧伤的神,桃悠也忍不住跟着忧伤,她听晴妈妈说母亲是生她的时候难产死的,母亲用自己的命换了她的命    ,而父亲每次想起母亲都会很伤感,而桃悠会忍不住站在父亲腿上,用她稚嫩的小手帮他抚平脑袋上面的褶皱,看到女儿的动作,中年男子又忍不住感到欣慰,喃喃道:“还好你母亲把你留给了我。”    “桃悠怎么样了?怎么会出疹子?”父亲焦急的声音在门外想起。    “郡主的况有些不妙,出疹子引起了高,如果再过三天还退步了烧,恐怕……”,老太医仔细斟酌着语句,谁都知道这位翰王爷女如命。    “恐怕什么?我不管,如果桃悠不能醒,我就要了你们的命,”听到这个回答,翰王爷怒道。    “王爷饶命,王爷饶命,”太医院的太医跪了一地,他们可是太清楚这位王爷说道做到的格,尤其现在还是牵扯到了王爷唯一的也是最宠的女儿。    翰王爷却是扔下一地太医,不过所有的劝阻,进了内室陪在桃悠边。    “桃悠乖,要赶快醒过来陪着父王,桃悠再这么贪睡,父王会感到寂寞的。”    “桃悠,你醒醒看看父王,看看父王这两天是不是变丑了,是不是还是桃悠最喜欢的父王了。”    “乖女儿,告诉你个秘密哦,虽然晴妈妈不让你吃太多甜食,但是父王已经买了你最喜欢吃的油丝酥糕点,你如果再不醒来,父王可要自己一个人吃光了哦。”    “桃悠,只要你醒过来,父王把所有的甜点师傅都请过来给你做甜点吃好不好?你赶快醒过来,过期无效哦,如果你到了明天还不醒,父王就要改变决定了。”    桃悠如果你现在醒来,你要什么父王就给你什么,你想掏鸟窝,骑大马,父亲都同意,醒过来。”    在第三天下午太阳落山前,桃悠总算是醒了过来,而父亲确是三天三夜滴水未沾,彻夜未眠,看到桃悠醒过来高兴的大哭了一场,接着就晕了过去。    在后来桃悠体好了后,晴妈妈才告诉桃悠,这些天皇伯父来过好多次,劝父亲不要守着桃悠,在外面等就行了,怕桃悠把病气过给父亲,父亲却是死活不同意,最后甚至皇祖母都过来劝了,也没有劝动父亲。    由于父王的宠,小桃悠的童年过的很幸福,有着对她如珠如宝宠着的父亲,不论她要什么父亲都会给她,无论她闯什么祸,父亲都会宽容她,替她善后,还有着给她母亲般感觉陪着她的晴妈妈,她是母亲给她精挑细选的母。”    所以桃悠的童年基本是在幸福的时光中度过的,即使是大一些了宫中想要给她派教养嬷嬷,都被父亲坚决的拒绝了,而琴棋书画桃悠更是根据自己的兴趣想学就学,最后在这些方面就只学了个皮毛。    只是在这么多幸福子中只有一件事是让桃悠一直耿耿于怀的,那就是父亲在她六岁的时候纳的一房小妾,兰姨娘。    那年宫中的内侍过来传旨她也在场.    内侍来自皇后的坤宁宫,他在翰王府的人来齐后,尖锐的嗓子开始宣读皇后的懿旨:“奉天承运,皇帝诏曰,翰王爷为国立下赫赫战功,皇后娘娘体恤翰王爷为国劳,但边没有体贴可心之人照顾,实为不妥,心感不安,现有族妹一名,名曰婉丽,人如其名,端庄典雅,婉约清丽,……”    懿旨上写的十分长,但小桃悠还是听明白了什么意思,就是说皇伯母有一个族妹,多么多么的美丽,多么多么的温婉可人,而自己父亲为国做了很大的贡献,现在边没有可心的人照顾,她感到十分过意不去,所以把这么优秀的族妹送给自己父亲做了小妾,希望父亲可以接受,并且以后跟她琴瑟和鸣,多给她生几个小弟弟小妹妹出来。    内侍读完走后,桃悠站起来就感觉心里不是滋味,眼泪含在眼里泫然泣,嘴巴也嘟了起来。    翰王爷看到女儿这幅摸样,刚才心中的郁闷也消散不少,问道:“桃悠你怎么了?谁惹我的宝贝女儿不高兴了?嘴巴嘟的都快挂油瓶了。”    桃悠抓住父亲的手臂摇晃道:“父王,桃悠不想让你纳妾,桃悠不喜欢父亲有其它女人,那样父亲可能就会被分去,将来如果有了弟弟妹妹,父亲可能就不喜欢桃悠了,我认识的朋友中,有好几个就是因为她们是女儿,小妾生了儿子后他们的父亲就不疼他们了,我害怕父亲也会这样,而且她还是皇伯母的侄女,皇伯母平时就不喜欢桃悠,她的侄女恐怕也不会喜欢桃悠的。”    看着女儿患得患失的样子,听着有些孩子气的话,翰王爷有的只是心疼,他拍拍桃悠的头发,说道:“父亲不会纳新姨娘进府的,父王一辈子只有你一个女儿就够了,父王不会让你受委屈的,这样将来也有脸去见你母亲。”    安抚好桃悠,翰王爷就换了官服进宫请求皇后撤回懿旨。    当时宫中的关系有些微妙,皇伯父不敢在那时候与皇伯母一边翻脸,父亲的坚决与皇伯母的坚持碰到了一起,两人顿时僵持起来。    听说父亲在宫中跪了一整天,皇伯父没有劝动,最后被皇祖母下旨遣了回来,但皇伯母没有收回成命,说是为了父亲好,父亲为国之栋梁,边不能没个知冷知的人照顾,父亲如果再仗着军功违抗圣旨就是对圣上的不敬,就是藐视皇权,父亲一时陷入被动。    就在时间拖得越长,况越糟糕,父亲有可能会降罪时,母亲生前边的二等丫鬟兰心找到了父亲,说是想要报答母亲当年的救命之恩,当时桃悠看到父亲那几天十分忧愁,正好亲自端了鸡汤想要给父亲补养一下体。    兰心进了书房后“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王爷,兰心知道兰心接下来的话可能会不知羞耻,甚至大逆不道,但是为了王爷,为了王府,为了小郡主,奴婢决定即使王爷听完后立即杀了奴婢,奴婢也要说。”    “哦?你有什么话要说?怎么会为了全府好,我倒是要听听,”翰王爷眉头一挑,面带威严的说道。    “王爷,现在皇后娘娘给王爷赐了一个姨娘却被王爷抗旨的事已经传遍了,奴婢有一个办法能解决此事,那就是,就是,王爷纳奴婢为姨娘,这样就有借口推了皇后娘娘赏赐的姨娘了,”看着王爷迅速变黑的脸,兰心着急的解释道:“奴婢并没有什么私心,只是想要报答王妃的救命之恩,奴婢只担一个虚名,不会有什么妄想,请王爷相信奴婢。”    翰王爷细细的审视了兰心半响,见她除了有些紧张,并无害怕之色,渐渐信了一些,仔细一思考,这确实是一个好办法,奏明皇后娘娘他已经有心上人,让她改旨纳了兰心这件事就容易多了,只是兰心可信吗?算了,如果不可信就偷偷处理了好了。    “既然这样,那你就做好准备,本王现在就进宫请旨,”下定决心后,翰王爷决定速战速决,以免再有什么意外发生。    “啊,是,奴婢明白了,”兰心没想到韩王爷会这么容易就同意了,答应的同时低下了头掩饰眼中的喜意。    “哐当”,在门外听了半响的桃悠听到这里惊呆了,鸡汤从手中滑落,她脑中只有一个念头,父亲居然同意了。    追出来的翰王爷看到女儿跑远的影无奈的叹息了一声,追了上去。    两人来到王府一个安静的角落后,桃悠哭诉道:“父王说话不算话,您不是答应了桃悠不纳姨娘的吗?怎么又同意纳兰心了?”    翰王爷心疼的将桃悠抱进怀里,劝解道:“桃悠乖,父亲只是给她给名分,不会真的跟她有什么的,纳她只是为了渡过眼下的危机。”    桃悠仍然不愿意,但这次无论她怎么说,父亲好像都是铁了心一般坚持自己的决定,桃悠生气的哭了好几天。    看着女儿红肿的眼睛,翰王爷十分心疼,但却也有些无奈,如果被降罪了,皇后娘娘一方可能会趁机发难夺了他的兵权,他倒是不怕,但是桃悠怎么办?大燕朝一直有和亲的传统,他怕他将来护不住她。    而皇后娘娘也在皇伯父和皇祖母的劝说下做出了妥协,府中多了一位兰姨娘,虽然下人们都说兰姨娘好,但是桃悠却十分不喜欢她,总感觉她对自己的表面下隐藏了什么。    场景又转换到了孙府,此时父亲正陪着桃悠往孙府中去,路上不放心的叮嘱女儿,;脸色满是担心之色:“桃悠,你在孙府应该没什么危险,父亲现在有急事要出京都一趟,不能带着你,你在孙府一定要低调,千万不能暴露自己的份,有什么事就找孙府老太太,她会帮你解决的,我让杏和白逸在你边保护你,如果受了委屈或是有什么解决不了的事就写信给父王,照顾好自己。”    虽然以前也有父亲有事或带兵打仗几个月不回来的时候,但是这次分别确是特别的悲伤,感觉像有什么事,但为了不让父亲担心    ,她还是打起精神笑道:“我知道了,父王,我会照顾好自己的。”在进入孙府后,孙玉文看她的眼中就充满了嫉妒与讨厌,接着就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大小姐姿态,事事压着她,事事找她麻烦,而孙玉刚看的眼光中却充满了垂涎与猥琐,让她感到害怕与厌恶,还好孙玉峰和孙玉平对她都很好,让她在孙府的生活不是那么难过。

重要声明:小说《斗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