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耀武扬威(下)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洛水飘雨 书名:斗宅
    王佳天坐在书桌前,手里拿着一本诗经,眼神飘忽,显然心思不在书上。    等到厨房做好了饭菜,天色已经渐暗,有丫鬟在前面提着灯笼照亮,灯光不时通过路    面反到王夫人脸上,让她的脸色明暗不定,看不清表。    王夫人阻止了粗使丫鬟的通禀,让她带来的妈妈丫鬟在外面等,独自一人进了王佳天的书房。    看着儿子在神游天外,手中的书半天没翻一页,对自己的的到来也毫无觉察,王夫人不叹了口气,重重的咳嗽了一声。    王佳天被声音惊醒,抬头看到是自己母亲,木然起行礼,恭敬的说道:“母亲,这么晚了,您怎么来了”?    说完就抿紧嘴唇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并没有如以往般亲的上前搀扶王夫人坐下。    王夫人看着心中有些郁闷,有些无奈,但想到自己过来的目的,又强压下心头的烦闷,露出一个慈的笑容说道:“自家母子哪有那么多礼,坐”。    王佳天闻言坐下,并未多言一句。    看着儿子没有开口的意思,王夫人只好主动挑起话题,“我看你这几瘦了不少,特意吩咐厨房做了几个你吃的菜给你补子,快趁吃。”    说着亲自将饭菜一一摆在桌上,著好了筷子,给儿子碗里夹了些菜放在他面前,嘴里催促他快吃。    王佳天看着此时母亲只是一个关儿子的慈妇人,并无半点名利之心,心中升起一丝孺慕之,刚想缓和下表,和母亲说些什么,但眼前突然出现了一双忧伤的眼睛,心中那丝孺慕之瞬间烟消云散。    自从那天他自丫鬟的八卦中听到桃悠为了他跳湖自杀,而且救上来的时候已是出气多,进气少,他就觉得自己的世界轰然崩塌。    当时他脑中一片空白,只想去见她,将她拥在怀里,再也不撒手。    但他的希望破灭了,他挣扎过,绝过食,撞过门,打过人,他把原本认为这一辈子都不可能做的事都做了一遍。    王大老爷这次却像吃了秤砣铁了心,即使在他饿得奄奄一息的时候,也只是让下人灌了他一碗参汤,连过来看他一眼都没有。    想到这些,他已经变的麻木的心闪过一丝伤痛,嘴里的饭也有些食不知味。    王夫人见气氛并没有因自己的刻意营造而温馨多少,心中暗叹,虽然有些冒险,但也只能按照自己想到的第二种方法来了。    “我听说孙家表小姐落水被救上来后昏迷了几天就醒了,现在已经行动正常,没什么大碍了,”王夫人漫不经心的说道,好像闲话家常一般,眼睛却紧紧盯着儿子的反应。    孙家表小姐?    王佳天像触了电般地跳了起来,筷子碗被他”哐当”撞落地上也浑然不觉,语气有着压抑的兴奋问道:“母亲,是桃悠,是桃悠吗?”    王夫人看着儿子瞬间有了生气的脸庞,紧握的拳头和微微有些颤抖的体,憋了憋眉头,旋即又舒展开来,笑着说道:“孙家表小姐当然是文桃悠,娘知道你担心,一得了消息就过来了,现在你可以放下心来好好将养体了。”    得到了母亲的肯定,王佳天的体因兴奋颤抖的更厉害了,没等稳定下来,就大喊一声:“我要去见她。”    转瞬已冲到了门口,“哗”一声打开了大门。    王夫人没想到平时文质彬彬,最近又体弱的儿子行动会如此迅猛,待得发现儿子就要夺门而出,惊得大喝一声;“站住。”    听着母亲的喝声,看着门口守卫的家丁,王佳天的激动被一盆凉水从头浇到脚,他垂头丧气的走回屋中,一股坐下,半天没有声响。    看到儿子这个样子,王夫人叹了口气,将门重新关好,坐下默不作声的品着茶,屋里一时一片静谧。    半响,王夫人觉得儿子心已经平复下来了,才开口说道:“你想见文桃悠也不是没有办法,”    看着儿子骤然变亮的眼睛,王夫人心中对桃悠的恨意更添一层,她辛辛苦苦养大的儿子,现在不顾前途,违背父母之命,心里面心心念念的只有一个小门小户的女人,这让她如何能接受?    虽然心中下定决心无论如何也不能让文桃悠进门,但面上却装出一副语重心长的样子说道:“文桃悠毕竟是个女儿家,你跟她私下见面于她名声有碍,况且你跟玉文有婚约在,她们是远房表姐妹,你若跟她有什么闲话传出,还不知道会被那市井村民传成什么样子,她以后还要不要做人了?玉文以后怎么做人?”    “母亲,我以后会纳她进门,”王佳天急忙分辨道:“况且我们是真心相的。”    好个真心相,还不是冲着她们王家的富贵来的?王夫人心中嗤笑一声,但是说道:”即使你将来要纳她进门,但旁人却不知道,若有什么特别难听的话传入她耳中,她该多难受?”    看儿子陷入沉思中,王夫人知道自己的话起了作用,面露为难之色,“本来娘想让你去孙家借着邀请玉文游玩之际,看看能不能遇到桃悠,你们也好见上一面,但你现在这个样子让娘如何放心?我看我还是趁早灭了这个念头。”    王佳天心里豁然一亮,他怎么没想到这个办法,神色一正,肃然说道:“母亲,您让我去,我绝不做什么过分之事。”    王夫人面上为难之色更甚,说道:“若是你没有遇见文桃悠,你能忍着不去找她?若是遇到了文桃悠,你能神色不变,不做出越矩之事?"    "母亲,我一定做到,”王佳天毫不犹豫的答应下来,有见面的可能总比确定不能见好。    犹豫了很久,又得了儿子数次的哀求保证,王夫人才艰难的点点头,母子两人又闲叙了半天家常,王夫人才离去。    出了院门,王夫人满面笑容,目的已经达到,跟儿子关系有了很大的改善更是一个意外之喜,让她如何能不高兴?让下人通禀了王大老爷孙府派人邀请王佳天过府一游的事,连夜挑选好第二天陪在王佳天边的人,第二天一大早,王夫人就派人给孙府下了拜帖,指名要拜访孙大小姐孙玉文。    听到消息,孙玉文昨夜的不快一扫而空,吩咐丫鬟给她重新梳洗着装,着了新做的大红金丝绣牡丹的长裙,头发被高高挽起做成飞天髻,左插一支金步摇一支花形镶宝石的簪子,一支赤金宝钗花钿,右边插一支累丝珠钗,一支翡翠碧玉簪,耳带赤金耳环,脖子,手腕等地方都是明晃晃的一片金色,带着一群丫鬟婆子浩浩去了梨花院。    桃悠看到孙玉文时先是惊讶她这么快就被解了?接着就被她满头满的珠翠闪的睁不开眼,眯了好一会才算适应。    而这一幕落在孙玉文眼中却变成了桃悠被她这么快解给气着了,心中十分得意,语气带了几分嚣张,“桃悠,姐姐来看你了。”    桃悠嘴角微微一笑,“姐姐来看妹妹,妹妹当然欢迎之至,不过姐姐还是先进来坐,否则外面的光被姐姐挡住都照不进来了呢。”    孙玉文脸色瞬间变得铁青,她体形肥胖一直是她的心病,现在却被人拿出来说,想到这次来的目的,她想到了反击的话,“姐姐这次能这么快解多亏了佳天哥哥呢,他可能知道了我的处境,特地递上拜帖点名邀我游园呢,妹妹明天一起?”    听到王佳天的名字,看着孙玉文一脸的幸福,桃悠突然觉得心疼痛起来,这种痛中隐隐透着深深的忧伤,一点点啃噬着她的心。    看着桃悠苍白的脸色和怎么也掩饰不了的伤痛眼神,孙玉文心大好,可是也怕桃悠因此而退缩,如果明天桃悠不去,如何能看到她和天哥的恩缠绵,如何能让桃悠认清她卑份?再伤上加伤?    孙玉文忍不住出言相激:“怎么?你怕见到我和天哥在一起不敢去了?”    杏想要出言提醒,却被桃悠用眼神制止,扯出一个嘲讽的笑容,桃悠说道:“好啊,明天我一定会去的。”    得到了想要的答案,孙玉文在炫耀了一堆天哥对她如何思念,才让王夫人下了拜帖,    天哥如何经常花尽心思的送她些小礼物后才告辞离去。

重要声明:小说《斗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