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应对(上)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洛水飘雨 书名:斗宅
    现在已经是三月中旬了,天气开始渐渐的转暖,早晨的风吹在人脸上,也不让人感到寒冷,只是让没睡醒的人更清醒些而已,杏脚步轻快的走在孙府的长廊里,任风吹拂在脸上,欣赏着周围被刚升到一半的太阳照的朦朦胧胧的景物,一脸的愉悦惬意。    随着桃悠这几天体的快速恢复,杏的心也跟着放晴,她这几天看什么都顺眼,连送信小丫鬟的赏钱给的都比往多些,但她的好心不久就被破坏了。    当杏走出了长廊,正要穿过莲花湖时,从湖的那边传来了两个婆子说话的声音,杏本不予理睬,但其中的一个字眼却让她顿时立住了脚步,因为她清楚的听到了“桃悠”两个字。    由于两方人之间正好有一座假山,所以正方便了杏在这边听她们说些什么,而两个婆子也没有发现假山那边有人,因此声音没有丝毫降低,于是议论的话就随着吹来的风飘进了杏的耳朵。    “你听说了没有,桃悠小姐跳湖自杀,被恰巧路过的玉莹小姐救了,结果两人弄得衣衫不整,被府中很多小厮看到了”,府中专管洒洗的吴婆子向与她一起的于婆子卖弄着她新听到的八卦。    “我怎么可能没听说呢,跟我住的近的戚婆子家,她们家的三儿子,今天早上还说他就看到了呢”,于婆子可能有些不满吴婆子把她当成孤陋寡闻的人了,立刻回道。    “唉,你说是不是造孽啊,自己不想活了还连累了我们二小姐的名声,还不如死了算了呢,这样的小姐哪个正经人家敢要啊?恐怕连我们二小姐都说不到好人家了……”吴婆子发表着自己对这件事的看法。    “谁说不是呢,造孽啊……”,最后一个‘啊’字像是被人打断般,戛然而止,尾音有些刺人耳朵的尖锐。    吴婆子和于婆子早已经绕过了假山,吴婆子被于婆子的反应吓了一跳,不顺着她的目光向前望去。    前方站在她们面前的是一脸铁青,双眼满含愤怒杀意的杏,感觉到那眼光中如同冰般的冷意,两个婆子不不的打了个寒噤,心里暗叫糟糕!    若是私下里谈论人家小姐是非也就算了,偏偏说了咒人小姐死的话,还被人当面抓了个正着,也就无异于当面打脸了。    虽说桃悠只是她们家的远房表小姐,但毕竟是主子,听说还很得老夫人的宠,若她真要计较,那她们恐怕最好的下场也是被打了板子逐出府去。    想到这里,两个婆子都脸色苍白,心里暗暗悔恨自己说话太不小心,连招呼都没打一个就狼狈而逃,仿佛后有什么洪水猛兽一般,跑出老远心里还是打鼓,只期望那位远房表小姐不想生事,别把她俩给揪出来。    杏在听到两个婆子的话时,就想当场打杀了她们,但想到小姐现在的处境,又生生的忍住了。    杏拳头紧握,早晚有一天,早晚有一天我会报仇的,让这些对小姐不好的人十倍百倍的还回来,让你们知道小姐也是你们能得罪的吗?    站在原地半响,杏才渐渐平复了心,跑去找看角门的孙婆子拿了白逸采买递进来的东西,就回了梨花院。    桃悠坐在上,后垫着大大的绣福字靠垫,桌子上放着她看了一半的医书,歪着头,饶有兴趣的看着杏的动作。    从杏今天早晨出去了趟回来后,桃悠就发现杏似是有话对她说,但又总是在要说出口的时候言又止,之后就拼命的找事做,似乎这样就可以什么不用说了,又时不时的拿眼偷偷看她,遇到她的目光就慌的低下头去,桃悠看的着实有趣,嘴角不弯了弯。    杏又一次偷偷的看桃悠,看到她弯起的嘴角弧度,知道自家小姐看出来了,当下也松了口气,想着反正要说给小姐听,由自己说总比等有外人说给小姐听要好,自己说的委婉一点,还可以安慰安慰小姐。    当下就放下手中的活计凑到了桃悠的跟前,先将昨天晚上打听出来的张大老爷和张太太来访的事说给了桃悠听。    “你是说张大老爷和孙绍兴闹翻主要是因为入画偷听的时候没听清楚,把二少爷老师给的保举名额认为是孙大老爷同僚好友看在孙大老爷面子上给的?”桃悠有些吃惊的问。    “是啊,所以张大老爷问孙府大老爷直接要保送名额的时候,孙大老爷当场就恼了。”    “他不恼才怪呢,他刚警告过孙大太太,她娘家兄长就过来要保送名额,还是在名额不是他说了算的况下,这不是摆明了找茬为难吗?”桃悠嘴角露出一抹嘲讽的笑容,长期被压迫的人心里总是存在逆反的,孙大老爷被妻子和岳家压迫太久了,这次恐怕是触动他心底那根弦了。    接着她又格格的笑起来,“孙大太太这次可能要偷鸡不成蚀把米了”    桃悠笑了一阵就渐渐止了声,她看到杏并没有露出高兴的神,反而在那一副闷闷不乐的表,不有些好奇。    “你这丫头怎么了?这对我们是件好事啊,他们关系越僵,我们不是越安全吗?如果能彻底破坏他们的关系,那将来京城的局势也会对我们有利的啊。”    “小姐,现在孙府上下都在传……”    “传什么?有什么不好说的?你别吞吞吐吐的呀!”桃悠看到杏的样子不催促道。    “在传您当跳湖自杀,被二小姐救了后,你们,你们衣裳不整的被几个孙府的小厮看到了,说是,说是于名声有碍“,杏一咬牙说道。    小厮怎么可能去内院?就是有又怎么会这么久才传出闲话?桃悠不将最近孙府发生的事串联了一遍。    真的只是为了毁她们的名声吗?    杏看到桃悠听完她话后发呆样子不有些担心,小姐上次要自杀前就是经常会出现这样的表,小姐不会又因为这件事想不开?不行,她不能再失去小姐了。    杏心口一痛,就奔到边,跪到前,忍不住哀唤道:“小姐,您好不容易活过来了,可不能再想不开啊,如果让王爷和皇上知道了您现在这样,还不得心疼死,就算不为了奴婢,为了他们,您也得好好活着啊!小姐!呜呜呜呜呜……”    桃悠被杏的话从思考状态拉回了现实,但她还没有反应过来这是神马状况?“想不开?”“自杀?”这都是什么东东啊?    杏看到桃悠没有反应的样子,不加大筹码道:“小姐,如果您死了,杏也不独活,为你报了仇就随你而去,那个男人,那个男人就那么好吗?竟然值得小姐您为了他自杀?!”说话过程中,脸上竟是视死如归的坚定。    偶卖糕,貌似被误会了,“她”什么时候自杀过,根据记忆,她是被人推下湖的好不好?    想到这里,桃悠忍不住开口了:“杏,你先起来,我什么时候自杀过?”    “小姐,难道您先前不是跳湖自杀吗?”听到小姐的问话,杏也意识到哪里不对劲了,遂疑惑的开口。    “当然不是啊,那天我是很伤心,所以想带你去湖边看风景散散心的,我从没想过要自杀啊。”桃悠坚定地回答道。    “小姐,那您?您怎么会掉进湖里差点淹死?要不是玉英小姐把您送回来,又差了人去禀了老太太请大夫过来给小姐看治,小姐福大命大,熬了三天总算熬过来了,杏恐怕再也看不到小姐了,呜呜……”说到当的惊险,杏又有点哽咽。    “那在湖边站了会起风了,我穿的单薄,又因心烦闷不想回去,就命你回去给我取披风来,你走了不久,孙玉凤就过来了还记得那……”杏就听桃悠将那景向她娓娓道来。    “是孙玉文?她,她竟狠毒如斯,把小姐推下水,若不是小姐您命大活过来了,我只怕还不知道,只能让小姐冤死了。”    杏听完桃悠讲述,已是泣涕连连。    接着她脸上闪过一丝狠色,恨声道:“我要去杀了她,为小姐报仇。”    她刚不顾一切的奔去嫣然院,以解心中的愤怒,手就被一双柔软无骨的小手抓住了。    “小姐,你怎么?”脸上满是困惑不解又愤怒不甘的神。    桃悠微笑着把她拉到边,手轻轻抬起像哄孩子般的抚摸着她的一头秀发。    那手就像是有魔力般的,随着那一下一下的抚摸,杏那暴躁愤怒的绪也渐渐的平静了下来。    “傻丫头,害我命,对不起我的人,我又怎么会轻易放过,只是有一句话叫‘不是不报,时候未到’”,说到这里,桃悠轻轻叹了口气。    “再说,我们现在的处境,唉,只怕你这一去,我们接下来就会有命之忧,毕竟那边正在满天下的找我们呢。”    杏歪着头想了想,她渐渐低下了头,头越来越低,直至低到了口无法再低下去才能下,像个犯了错藏起来的孩子。    “小姐,是我错了,我鲁莽了”,杏讷讷的说道,声若蚊嗡。    “噗哧”,看到她这个样子,桃悠忍不住笑出了声,看到杏猛然抬头那恼羞成怒的样子,桃悠连忙强忍着笑意,将她拉到边坐下。    桃悠脸色逐渐变的严肃起来:“那些人,那些仇先放到一边,我们早晚会报的,现在最紧要的是我们要安安稳稳的活着。”    杏的心思果然被转移到了新的话题上,乖巧的坐在一边静静的听着桃悠说话。    “一会你去一趟悠然居,就这么跟孙老太太说……”    杏心平静的走出了梨花院,心中这些子对小姐的担忧随着刚才小姐的那一番话而彻底的消散了,虽然觉得小姐这些子表现跟以前不大一样,但杏心里还是很高兴这种改变的。    小姐以前被保护的太好了,虽然聪慧,但太过善良而单纯,太容易被别人伤害了,而现在的小姐变的会使用计谋保护自己了,或许死过一回的人总会变成熟。    杏一边向悠然院走去,一边想着小姐交代给她的事,心里还是有点雀跃的,小姐终于反击了,孙府居心叵测的女人们,你们等着暴风雨的来临!

重要声明:小说《斗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