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入太学(下)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洛水飘雨 书名:斗宅
    孙大老爷从悠然院出来就往孙玉峰的景风院走去,景风院是在府里中间一排屋子的一个边角的偏院,中间一排的正屋是老夫人的悠然院。孙玉刚住在中间一排正屋左手边较近的逍遥院,孙玉文住在中间一排正屋右手边较近的嫣红院,而较远的是依次是孙玉峰的景风院和孙玉莹的翩舞院。    最前一排的正屋是孙夫人和孙大老爷的正屋香居院,旁边是待客的大厅,孙大老爷的书房等,最后一排是姨娘与下人的住处。    早年时,张府看买一个大院子贵且卖的人少,正好有两户相挨着的人家都要出卖房屋,因急着卖,价钱也压得低,于是张府就都买了下来,打通了中间的墙合为一家给张夫人做了陪嫁。孙老夫人等人住了一个院子,另一个院子里有一个湖,假山等,再就是桃悠住的梨花院了。    本来姨娘等人是应该跟孙大老爷和夫人住在第一排屋子的,正房嫡妻住正院,姨娘等住偏院,奈何孙大夫人张希凤的娘家比较强势,孙大夫人又容貌不佳,每天看到貌美如花,花枝招展的如夫人,小妾等就浑上下没一处舒服的,于是硬是让如夫人和小妾跟下人去挤了最后一排的屋子,来个眼不见为净。因为这处房产是张希凤的陪嫁,孙老太太和孙大老爷也就对她的做法默许了。    景风院里一个小丫鬟正在院子里扫地,要说她在扫地,她好一会才挥动一下扫帚,半天了一块巴掌大的地方都没扫完,还时不时的朝门口张望。    中午头的太阳正烈着,火辣辣的照在人上,即使这才天,扫院子的小丫鬟头上也见了汗,只听她懊恼的嘟囔着:“怎么还不来?我都在这晒了半天了,也不知道晒黑了没有?希望一会入画姐姐心好,能给我几个铜板,唉,快点回来啊……”    可能上天听到了小丫鬟的乞求,小丫鬟又扫了一下地,抬头时看到一个白丝绣边湖绿纱裙,桃粉色收腰绣菊花襦袄,衬的一张眼大嘴小,皮肤白皙的古代美人脸更添了几分颜色,不是小丫鬟正在翘首以盼的孙玉峰的大丫鬟入书又是哪个?    远远的看到入书离院门口越来越近了,小丫鬟赶紧扔下手中的扫帚,向屋里跑去。    此时,屋里景风院的另一个大丫鬟入画因为这么久,她安排看着门外的那个小丫鬟还没有来报入书回来,就有点等的不耐烦了,于是放下手中正在绣的荷包,想自己出去看看。    哪想刚走到屋门口,正要出去呢,就于一个人撞了满怀,她那高耸的脯都被撞的有点疼,入画登时就要恼,想她被孙大太太安排过来景风院做大丫鬟,本就觉得屈才了,除了入书是老太太赏过来的,她平时还有所顾忌外,其它屋里的大小丫鬟谁不得供着她,哪个小丫鬟这么不长眼,竟然冲撞了她,她今天一定要好好教教她规矩,这么想着,入画就张口呵斥道:“哪个不长眼的,连路也不会走了,竟然敢冲撞姑我,不想活了不成?”    小丫鬟急着往内报信,跑的急了些,待与人撞在了一起,还有点发蒙,此时听到入画的呵斥,登时吓的不轻,连说话都是有些结巴:“入画姐,姐姐,是,是我,我,我不是故意的,真不是故意的。”    入画揉了揉脯,看清了此人正是她安排的小丫鬟,立刻也顾不得疼,忙问出了她关心的问题:“入书回来了没啊?”看到小丫鬟还有些发愣,不又催了一遍:“你倒是快说啊,回来了没啊?”    小丫鬟这才反应过来她还有正事没说呢,“回,回来了,正朝这边走呢。”    其实这会功夫,入书已到了内屋门口,入画听小丫鬟说完,抬头就看到入书正在门口似笑非笑的看着她,脸就有点红,讪讪的笑了笑,过去拉了入书的手道:“这么的天,妹妹这是去哪了?可是着了?快进来喝杯凉茶。”    入书也不戳破入画,也不回答她的问话,说了声“谢谢姐姐体贴”,进屋喝了杯凉茶,就网孙玉峰的书房去了。    看着入书走了,而她被识破了意图,没能出入书的话,入画的恼怒更盛,开口骂道:“你是干什么吃的?教给你一点小事都办不好,我看你就是一辈子粗使丫鬟的命,永远也别想提上来了……”    入画发泄了一顿,心里的怒火才平了些,说道:“我再交给你一件事,如果再办不好,那我真该好好教教你规矩了。”    小丫鬟看着入画那有些严厉的脸,听着入画的话,不打了个哆嗦,虽然心里委屈的要命,但也不敢申辩,看入画朝她招手,就赶紧跑了过去,入画在她耳边这样这样的嘀咕了一会,她应了声是就转做事去了。    再说入书进了孙玉峰的书房,看到大少爷虽然在,但明显心神不在书上,正不知想什么发呆呢,不叹了口气,自从桃悠小姐落水昏迷不醒,大少爷就整天忧心冲冲,吃饭吃不好,睡觉也睡不好,人都消瘦了,她看着都心疼。    但就这样,少爷为了桃悠小姐的闺誉着想,也不敢让人知道他的忧心,他的思念,每次都是让她悄悄打听桃悠小姐的病,不过现在好了。    入书和入画不同,入画是大太太安排在大少爷边监视大少爷的,大少爷一有风吹草动,入画都会尽职尽责的报告给大太太,所以大太太对大少爷的行事还是很了解的。    入书虽说是老太太赏给大少爷的,但能被老太太选中当丫鬟,肯定有不俗之处。    从来了景风院,入书通过观察,觉得大少爷不像二少爷似的是草包,每天只会拈花惹草闯祸,大少爷很有才学,将来必不是池中物,再说老太太毕竟老了,还不知道能活几呢,于是就全心全意的把自己当做大少爷的人,大少爷通过开始的试探,渐渐相信了入书,也把一些私密的事交给她办。    其实这也由不得大少爷不相信,嫡母太强势,把他压制的喘不气来,他可用的人太少了,再加上入书也是真心跟着他,他没发现什么不妥之处,也就信了入书。    “大少爷”入书的这一喊把孙玉峰从忧思中拉回了现实,看清楚是入画,急忙问道:“她怎么样?她可有好些?可有醒来?大夫说什么了没有?”声音中有着一丝颤抖,一丝期待。    “桃悠小姐福大命大,已经醒了,大夫说好好修养一段时间,很快就会好的,”说着,脸上露出一抹笑容。    孙玉峰听了入书肯定的话,看着入书的脸上的微笑,犹自有点不敢确信,希望了三天,失望了三天,今天?又问了一遍:“真的?”    “奴婢打听的真真的,少爷。”    孙玉峰好容易才压下心中的激动,想着那就好,只要她没事就好。过了一会,心平静下来,想到自己荒废了几天的学业,决定发奋补上,于是来到桌前,铺好宣纸,开始练字。    入书看到少爷终于有了精神,收拾了地上扔着的少爷由于心里烦躁而练坏的字,默默的退了下去,想着少爷好几天没吃好了,得去厨房给少爷做点好吃的。    孙大老爷进了孙玉峰的书房,看到的就是孙玉峰正在认真练字的场景,不欣慰的点点头。看到孙玉峰太过关注而没有看到他,不咳嗽一声提醒儿子。    “父亲,您怎么来了?”    “为父最近很忙,很久没关心你的学业了,今天有时间过来看看你,顺便告诉你一件事,你的老师邓大人今年决定保举你进入太学。”    孙大人的话让孙玉峰一愣,接着心中狂喜,不过他虽然才是一个十四多点不到十五少年,但这些年在嫡母的压迫下生活,早让他练就了察言观色和绪内敛的本事,所以他的面上只是闪过一丝喜色就恢复正常。    看到孙玉峰的表,孙大老爷除了有些惊讶,更多的确是坚定了他培养孙玉峰的决心,这些年为了照顾妻子和妻子外家的绪,他一直对庶子庶女都是冷冷淡淡,没有太多关注,没想到他的大儿子孙玉峰已经长大成才,而且还是一个可造之才,看来以后要多放些心思在庶子庶女上了,谁让他的嫡子嫡女太不成器了呢,而外家这些年能给他的帮助也越来越少了。    “老爷,少爷,喝茶”,孙玉峰抬眼就看到入画端着两碗茶袅袅婷婷地走进来,他有点心烦,也不知道刚才的话她听到没有?他现在可不想孙大太太那么早知道这件事,难保她不会有所动作破坏他去太学的机会,而孙大老爷则是埋头吃茶,想着自己的打算。    “你先下去”,说话的是孙玉峰,入画不抬头看了看孙大老爷,见他没什么反应,只得心不甘不愿的退了下去。    “峰儿,这次机会难得,你可要把握好啊,不要让为父和你老师失望啊,有什么书上的不懂的,你就不要太麻烦你老师了,可以到前院书房去问为父”,孙老老爷满脸慈的说道。    孙玉峰虽然奇怪父亲今天一改常态,突然对他关心起来,但他知道现在他的羽翼还不够丰满,有孙大老爷这棵大树遮挡会,面对嫡母的时候,会更容易些,尤其是在不知嫡母是否会很快知道这件事的时候。    于是他脸上一脸的孺慕而又不敢相信的神:“是,父亲,孩儿知道了,以后可能会经常麻烦父亲的。”    孙大老爷对他自己的话的效果还是很满意的,于是父子两个又上演了半天的父慈子孝,孙玉峰才作依依不舍的把孙大老爷送走。

重要声明:小说《斗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