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入太学(上)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洛水飘雨 书名:斗宅
    张希凤拉走孙玉文后,孙妈妈看老太太神疲惫,劝道:“老夫人,您也劳累了一上午了,我吩咐她们布饭,您吃完饭歇个午觉养养神。”    孙老太太点点头,“毕竟是这么些年的老人了,还是你跟我贴心啊,不像那些个,现在恐怕都不把我放在眼里了,也不知道当年做的是对还是错啊,”老太太无奈的叹息着。    孙妈妈知道即使老太太现在后悔了,也无可奈何,毕竟事已经发生了这么多年,现在也只能抱怨几句罢了。    思及此,劝道:“老夫人,大太太是个不会来事的,您别跟她计较,不过大老爷爷是真真的孝顺您,什么事都听您的,您老放宽心。”    听到提起大老爷,老太太的心才好了点。    这时,八菜四甜点两汤都已摆上了桌,老太太略略用了些,吩咐孙妈妈等大老爷回来,让他过来说话,孙妈妈应下,吩咐小丫头去前院等大老爷回来,替老太太去掉头上饰物,服侍老太太睡下不提。    今天是沐休,孙绍兴应同僚邀请去参加一个文人雅士举办的诗画交流会,举办地点在风雅轩二。    所谓风雅轩,据说是李尚书府的二公子李佑云开的。    一是大厅,主要给文人雅士提供一个听书喝茶的场所,当然,茶是名茶,点心也是十分的精致可口,据说是一位从宫里出来的御厨做的,价格也就十分昂贵,不是一般人能付的起的。    此时虽只是上午,但风雅轩的一已聚集了不少的人,他们大多着华服,坐在座位上悠闲的品着茶,随着说书先生嘴里激起伏的故事节时而爆发出叫好声或惊呼声,小二的穿梭于各位贵客之间,为他们提供茶水点心,好不闹。    顺着梯走到二,,二整个被作为一个大厅,这个大厅是为了定期为文人雅士举行诗画交流会的地方,茶水点心都是由风雅轩免费提供的。    当然,在这里所作的字画诗词,最后是要留给风雅轩的,风雅轩会将这些诗词字画分文别类的挂在墙上,明码标价,有看好的可以让小二取下来交了银子买走。    而能到二的都是达官贵人或者时下的名士,他们所作的诗词绘画水平还是很高的,风雅轩卖的银子会分五成给作诗画的人,所以这是一件名利双收的事,每到交流,风雅轩就挤满了人。    只看今天风雅轩二大厅的人头攒动就可见一斑。    二的各个角落都挤满了人,有些人正苦思冥想的作诗,有了思路就一脸喜色的写下来,有的三五成群,聚在一起品评墙上的诗画,还有的在润笔写诗做画,后有着几个人围观品评的。    “绍兴兄,您真是画技超群,堪称大家啊!这竹叶间错落有致,竹节傲然拔,竹叶颜色翠绿滴,我站在这,就好像面对着一片竹林啊,也只有像您品格这么高尚的人才能画出竹的韵味!”    一个着湖绿色丝绸长衫常服,腰间挂着好几个玉佩,手上戴着上好羊脂玉扳指,材臃肿,圆盘脸,高鼻梁,厚嘴唇,不大的眼睛里不时闪烁着精光的男子对前面正在作画的男子不无谄媚地说道。    如果有认识这两人的在这,就会发现,说话谄媚的那位是洛阳府知州王墉,而他的谄媚对象正是洛阳府尹孙大老爷。    孙绍兴着深蓝色丝绸常服,衣袖和衣摆上绣着白色云纹,腰间挂着一块碧色玉佩和一个紫色绣福字钱袋。    墨色长发挽成髻用一根玉簪束在头顶,只见他椭圆型脸,皮肤白皙,鼻梁直,薄嘴唇,大眼睛,虽然人到中年,难免有些发福,但仍可让人轻易窥见年轻时定是一翩翩佳公子。    此时,孙绍兴用墨润了润笔,将竹叶的最后几笔完成,放下笔,接过小厮孙铭递过来的白绢,擦了擦手,才转过来。    “王兄谬赞了,小弟才疏学浅,如何能比得上那些大家?”虽然王墉的话令他听了很高兴,他也认为自己的画技不凡,但还是要谦虚一下的。    “哼,一个是道貌岸然的伪君子,一个是就会溜须拍马的小人!也配和竹高洁的品格相比,真真是不要脸至极”    这时,一道不和谐的声音从不远处响起,说话的是一个国字脸,长的中规中矩的中年男子,正是御史夫邓萧凌,站在他边的正直中透着圆滑的是大理寺丞李云飞,两人都是衣着朴素中不失高雅,站在离孙绍兴不远处。    听到这句话,孙绍兴和王墉的脸色都变得沉起来,但看到周围似乎没什么人注意他们这边,心下稍安,不过显然御史夫不是王墉一个知州能够得罪的,他看向孙绍兴,发现后者虽然脸色难看,但似乎并不打算还击,只能隐忍下来。    显然,两人完全听见了刚才的对话,李云飞见好友邓萧凌又犯牛脾气了,赶紧将其拉到一边劝到:“我知道你一直为当年的事不平,瞧不上他,但这次事关玉峰的前途,你不可意气用事啊。”    邓萧凌知道好友说的是实话,他刚才只是听到有人拿竹比喻那个伪君子,竹是多么高洁的事物,跟那个伪君子比简直是对竹的亵渎,一时气愤不过,才出言相讥,现在听到好友的劝说,将心口的那团气压下,向好友点了点头。    李云飞见好友在自己的劝说下转过弯来,也是暗松了一口气,拉着好友走过去,将话题岔开:“听说王大人家今年又拿到了宫里御药房的供奉,真是可喜可贺,怎么王大人不打算请我们喝一杯以示庆祝?”    王墉先是吃了一惊,他似乎跟他们没这么好的交,确切的说是,人家不屑于跟他这种人有什么交,怎么这次?这又是刮什么风?    不过他没想太深,随机就反应过来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笑的说道:“两位大人给王某面子,王某怎敢推辞,今天中午就在雁宴请两位大人可好?”    说完,就看着对面两位的反应,只见那两位眉头皱了下,沉吟片刻,李云飞抢先说道:“听说飘香馆新推出了两道新菜,味道极好,最近一直没有机会去品尝,今天就借王大人的光进去尝一下可好?”    王墉见到这两位的反应,就知道外面所传非虚,邓萧凌和李云飞都比较正直,轻易不去风月场所,而李云飞正直中还有一分圆滑,可以说是个老狐狸,轻易不能得罪。    那雁正是洛阳有名的风月场所,一夜销千金的销金窟,虽然洛阳的律法规定官员不能,但那只是表    面上的,暗地里管理还是很宽松的,只要不是有针对你的人刻意让城管司现场抓住你的小辫子,那基本上就没什么问题了。    很多风月场所挂羊头卖狗,表面上是吃饭的饭馆,实际上就是院,官府也是不止的,而雁正是这一类中洛阳比较出名的,飘香馆才是正规吃饭的场所,据说是色香味俱全,回头客很多。    “李兄和邓兄和下官吃饭是下官的荣幸,这有何不可?王大,你赶紧去飘香馆定个雅间,去晚了定不着仔细我收拾你,”王墉回头对贴小厮吩咐了一声,王大应了一声就一溜烟往飘香馆跑去。    在孙大老爷一行人又品评了一会大厅内的书画后,王大回来回话:“各位老爷,今天小的运气不错,去的时候雅间还剩了一个,一说是各位老爷去吃饭,飘香馆掌柜马上就将最后一个雅间给了我们。”王大小小的拍了一个马。    孙绍兴吩咐孙铭把自己的画交给风雅轩,一行人就往飘香馆行去,飘香馆距离风雅轩不远,都在南市,几个人步行一盏茶功夫就到了。    落座后,点的菜很快就上来了,飘香馆的招牌菜飘香肘子,八宝水晶饺,焖醉虾,羊中鸭等,色香味俱全,令人十指大动,酒是陈年的女儿红,甘冽中带着香醇,几个人推杯换盏,相互恭维,说了一堆没营养的话后,开始进入主题。    “孙兄,四年一度的入太学选拨又快到时间了,玉峰这孩子跟随邓兄和我学习诗文策论六年了,现在也算小有所成,今年邓兄有一个举荐名额,想举荐玉峰去太学读书,也为他在仕途发展做个铺垫,您看?”说完,邓萧凌和李云飞都紧紧盯着孙绍兴,等着他回答,王墉并没有劝说或回答,低头沉思着,不知在想什么。    “承蒙邓兄和李兄看的起小儿,岂有不同意之理,回去我就安排,来,各位,干!”孙绍兴沉吟了一下就做出了决定,他现在有三个儿子,小儿子还小,大儿子孙玉刚肚中草包,吃喝赌样样精通,经常给他惹事让他去擦股,指望不上。二儿子孙玉峰文采学问都不错,人也稳重,将来在仕途有所发展,也是一个助力,可以重点培养一下。    几人酒足饭饱,在飘香馆门口分道扬镳,邓萧凌脑中闪过一个女子哀怨中带着坚强的眼睛,一会又变成一个少年坚定中带着渴望的眼睛,最后甩甩头,自己这么做,他们的子以后会好过些?回答他的只有耳边呼啸而过的风。

重要声明:小说《斗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