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雾容 书名:天轨
    姜氏医院院长公子姜故平虽然不是花花公子,却也不是不解风不知进取的呆头鹅,这是把乔觅送离医院的第二天,他已经设想出N方案,正待付之行动,就接到求助电话,院长公子顿时笑得活像一头骗到小羊的大灰狼,确认手边没有任务,院长公子便堂而皇之地翘班,一路上挂着风得意的笑脸,只差没有发出狼嚎。    嫌电梯等着麻烦,姜故平兴冲冲地朝安全梯奔去,留下电梯门前一撮人面面相觑。    护士A眼珠子粘住拔背影,低声说:“咱们院长公子怎么一副强抢民女得手的模样?”    护士B缩着脑袋喃喃:“今天月圆么?咱们院长公子要化成狼?”    护士C狠狠翻白眼:“去去,都别在这嚼舌根了,都扯谈什么呢?咱们院长公子就是狼,充其量也是只灰太狼,翻不出大浪来的。”    男医生甲笑得一脸猥琐地插嘴:“我想院长更担心他儿子被民女强抢了。”    护士们轻叹点头,纷纷附和。    “也对,咱们公子怎么看都是不屈不挠地吃鳖的先天倒霉还要带出莫明喜感的苦型帅哥。”    “可惜了这张好脸皮。”    “是呀,不然真想泡泡他。”    医生甲挑眉:“那我呢?又是什么类型?”    一阵静默过后,护士们纷纷扯起甜蜜的职业笑容,默默走进大开的电梯门内,医生甲摸摸鼻子,决定等候下一轮。    姜故平早就把乔觅住院纪录上的地址念得滚瓜烂熟了,驱车狂飙,30分钟便到了地址所在。站在古色古香的店面前,姜故平再三确认门牌号,并没有错,他带着满腹狐疑走进这家名为‘万寿无疆’的店里,一名穿黑色唐装脸色惨白的男人迎了上来,瘫着脸,不咸不淡地问:“先生要做寿衣还是棺材?本店商品全手工制作,质量上乘,一定让你视死如归。”    “……”    姜故平转狂奔跳回车上发动引擎油门一踩,后轮擦出一阵白烟,车犹如离弦箭矢般疾而出,留下一溜烟道供人凭吊。    内室帐帘被掀开,光着上,一手掂住木刨的壮硕男人带着一脸无奈看向店长,重叹:“你不认为这句欢迎语很有问题吗?”    店长修长的指节迅速挑动算盘子,闻言才抬头,漆黑的眼眸中浮起一丝丝反省和失望:“有吗?那……我再想。”    壮硕男人怔了怔,立即堆起一脸正色睁眼说瞎话:“不,这欢迎语没有问题,有问题的是那人,肯定是个疯子。”    店长垂眸细想,睫羽徐徐掀起,淡淡笑靥犹如月下白昙,纯白的妖娆:“是吗?那就好。”    “是呀,好极了。”    姜疯子飙了好长一段时间,鼻孔差点喷出火来,因为他知道这地址肯定是那姓孟的流氓故意整上的,嘴里狠狠地咒骂:“可恶的臭小鬼!下三滥!臭流氓!流氓!流氓!”一边咒骂着,手下拨通乔觅的号码,声调立马下降十级,温柔得几乎掐出水来:“喂,乔觅吗?对,我找不着你家地址了,能告诉我?嗯嗯,哦。好的,我很快就到”    ……    “该死的流氓!住在城南你让我往城北走?!该死该死!”    无视止掉头标志,忽略路边警车,车子原地调头辗过双黄线而去,交警蜀黍老实不客气地拍下车牌号,业绩添一笔,悠然拿起对讲机调戏老友:“老黄,咱这边地富人傻,要过来逛一圈么?”    又折腾了一小时,姜故平气冲冲地来到目的地,思及即将要与乔觅见面,他努力压下这一路上积压的怒火,堆起一脸良善笑容走进小巷,直至站在那该死地夹在高背后,森森得更像鬼屋般的大院前,他的唇角一阵猛烈抽搐,心中游移不定:“乔觅应该不会骗我的,他不会这么恶劣,可……这能住人吗?该死,该不会孟靖源扮着乔觅耍我?要不要进去?这里不会是卖墓地的?”    乔觅正在屋里跟阿花商量用什么方式在网上接单,因为他实在不擅长网络,包括网络上与人交流等,都只能拜托阿花帮忙处理。一人一鬼正商量得烈,小梅突然飘近,停在主屋门外有气无力地吐出一串话:“小乔,门外有个呆子,好像是找你的。”    黑犬在树荫下昂起鼻子就着风嗅了嗅,确定了小梅的说法:[哇,你的真命天子来了,你还真敢,竟把他叫上门来?]    “他是来帮忙的。”说罢,乔觅匆匆上前开门。    姜故平正犹豫着不要不贸然冲入鬼屋,怎知院门吱呀一声打开,令他魂牵梦萦的笑脸出现在破旧木门后,来回踱走的脚步定住,姜故平傻站着,成了一尊雕像。    “姜医生?你怎么了?”乔觅不解地问。    黑犬在旁边凉凉地丢出一句:[发花痴呗。]    “嘎?”    完全看不见鬼,与吸只知道黑犬在汪汪叫的姜故平全心全意在乔觅上,知道自己失态了,赶忙收拾心,脸上挂起完美笑容:“我来了,不是说要用电子账户?”    “哦。”乔觅想起正事,赶忙让姜故平进屋里:“真抱歉,其实姜医生可以发短信给我。”    “嗯呃……”姜故平当然不可能把自己的野心说出来,顿了顿,立即搬出借口:“你知道电子账户始终关系到一些私密信息,哈哈,我亲自来不是更好?”    黑犬在旁边拿狗眼鄙视这虚伪的人类。    “哦,也对。”    毕竟是有求于人,况且乔觅打心底里认定姜故平就是个心过度的老好人,更没有戒心,就把人领进屋里。    姜故平来不及露出的诈笑容却被入目的破败庭院给打破了,留下一脸震惊,脱口惊呼:“这贫民窑能住人吗?!”    乔觅回以淡笑,解释:“这地方好的,既清静又典雅,在A市很难找到这样的地方了,而且这里的住客都很有趣。”    黑犬承认这屋子是够破,可住在这里的妖怪和鬼可没有大度到能够包容外人的冒犯,顿时狗眼鬼眼全都盯紧姜故平,眼神不善。可怜的姜医生当即像掉进冰水里,寒毛直竖,搔着手臂环顾四周。猝地想起那姓孟的流氓似乎邪门的,这里是流氓窝,说不定有不干净的东西,不拉住还在向前走的乔觅,急道:“要不,我帮你重新找个地方?这屋子也不知道会不会有鬼。”    乔觅很想说,小梅正在你颈后吹气呢,可他还没有忘记当初姜医生媲美国际女高音的尖叫声是多么的可怕,只好隐瞒真相,出言劝慰:“先进去再说,我都住在这里一段时间了,不会有事。”    拗不过心上人,姜故平强作镇定跟着乔觅走进主屋,这主屋是青砖砌的,不知道经历多少年月了,采光不好,沉沉的,凉得瘆人,摆设也极少,除了一张四方餐桌,四把椅子,唯一现代化的只有那台笔记本电脑,旁边搁着纸和笔,他猜想乔觅刚刚是在这里上网办事,不凝神看了看那张简易笔记。    乔觅的字像他的人,斯文,但有骨气,笔笔画画端端正正,透出独特的清新劲却又不失潇洒,似乎抄了一些关于网络工作的建议和细节。    “你要电子账户,是为了工作?”    “嗯。”乔觅并不隐瞒要帮助自己的姜医生,坦白说:“我现在这副样子,在外头找工作也不容易,而且专业知识都荒废了近两年,一边在网上找活,赚钱之余也可以趁机熟习。”    “你的专业是……语言?”    “是呀,学了些外语,嗯,原来感兴趣的是考古,但……大家都说不实际,所以没有报上。”    的确,就现代人眼光而言,商务外语比起不切实际的生僻学科来得容易找出路,更有价值。虽然姜故平心疼乔觅放弃兴趣而为生活选上外语,却也很庆幸乔觅做了这样的选择,不然以那人的子,怎么可能往考古方面发展?估计单单从事理论方面研究,也不容易。    “外语也不错呀,我倒认识一些搞外贸的朋友,或许可以帮你联系他们,要些活。”    果然是心人,乔觅感慨之余,也很感谢:“谢谢了,嗯,我去给你倒茶。”    被乔觅的笑容一闪,姜故平头脑发,只知道连连点头,心里感叹……这个人笑起来就怎地这么好看呢?待回过神来,幸福感迅速抽离,他环顾森冷凉的屋子,再看庭院瑟瑟凉风卷残叶,一寒毛顿时起立敬礼。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仿佛看到了笔记本电脑的屏幕在扭动,似乎有什么要从里面钻出来,暗哑的青砖墙壁不规则地浮现数枚掌印,深红色的,熟悉的腥甜碰上鼻尖——血掌印?!姜故平整颗心都挤到喉咙上来了,一声尖叫堵在心脏下头出不来,火烧股般跳起,风风火火地朝乔觅离开的方向飙去。    鬼啊!!!!!无声的尖叫塞满腔。    姜故平狼狈地奔逃,殊不知电脑里亮丽的少女笑得直打滚:[哇哈哈哈,还不吓死你?!敢说咱们院子破?!哼,要不是小乔的朋友,姑还不一把电死你?嗯嗯,发个信息给孟少,让他收拾你。嗯嗯,孟少呀孟少,你家美味的被人觊觎了哦,快点回来护食。]    那厢姜故平无头苍蝇般乱蹿,竟然被他撞上了厨房,欣喜若狂的他差点就破门而入,直至听到厨房里莫明其妙的自言自语,似乎是乔觅的声音,他不贴住门板偷听。    “你们别吓唬姜医生啦,他其实是个心的老好人。”    汪汪……    “黑犬,你言过其实了,他只是因为红线的关系,以后我找到办法剪断它就没事了。”    “小梅,我知道你喜欢院子,也不满他说你的坟不漂亮,但他什么都不知道,不知者不罪是?别跟他计较。”    “还有,叫阿花和沉风别跟姜医生计较,回头给你们做好吃的。”    “好,以后我不让他到这来了,嗯?”    “唉,你们呀,以前要是有别人闯进这里,你们又怎么处理?”    “杀了?吓死?唉,别,我不想处理尸体……你们可以处理?但,这里有新鬼占地方,你们也不喜欢?叫孟少吃掉?太残忍了。总之,不能对姜医生出手,他是老好人。行,下不为例,嗯,就这样,我要出去了,不然姜医生会害怕。胆小?呵,姜医生是大惊小怪的。”    乔觅一边跟小梅和黑犬闲扯,一边用餐盘装好刚刚沏好的花和加好的点心,推门而出,立即跟一脸沉痛的姜故平打了个照面。    姜故平激动地握住乔觅推门的手,哀叹:“乔觅,走,去挂精神科。”    死寂过后,黑犬立即笑得满地打滚,目有泪光:汪呜……汪呜~~~(译:这呆子很傻很天真。)    乔觅反问:“姜医生,你……有这方面的需要?”怪不得一惊一乍的。    黑犬继续打滚,泪花狂飙:汪呜……汪呜~~~(译:小乔,你存心笑死犬爷的?!)    姜故平心想有这方面困难的人通常潜意识地不愿意接受现实,干脆不多话,使蛮力扯着人就走。    乔觅心想有这方面隐疾的人肯定急需要一个人支持和鼓励,于是也不跟健康强壮的姜医生拼体力,顺着他走。    两个各怀心思的人出了门,乔觅回头喊了一声:“你们要好好看家哦。”没有注意姜故平怜悯的回眸一瞥。    走出巷口,姜故平原想把人塞上车带走,却看到原来放着那台拉风保时捷的位置上空的,他张着嘴巴看见了喉咙,都结巴了:“我……我的车子……”    乔觅一看,有些理解:“唉?你停在这里?这边巡得很勤,估计是被拖走了。”    “我……”    遇上这倒霉事,姜故平再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反倒是乔觅安抚地拍拍他的肩,出主意:“不如我们先去电话问问,确认了,也好办手续把车子要回来。”    姜故平点点头,立即拨打了电话,可惜相关部门处理这种事,总是过关斩将也未必能得到信息,一通又一通地挂,一通又一通地拨,姜故平烦躁地松掉领带、袖扣、领扣,频频踱步,说话的语调一次比一次恶劣。    乔觅低着头打量地面,想看看有没有拖车的痕迹,突然听见连串愉悦笑声从天而降,他一抬头就见到不应该出现在天空中的东西,于是退退退退退……两三秒内连退数步,下一刻碰地一声,重物坠地,七个直至生命结束都手牵着手的女人,依旧手牵着手,尽管她们已经摔得肢体扭曲变型,白森森的骨穿破红彤彤的血,姣好脸容已经面目全毁,血色自七窍涌出,唇边深深的幸福笑纹却诡异且顽固地凝留在可怖的脸上。    “啊!!!!!!!!!!!”惊恐的尖叫声此起彼落。    大量鲜血涌出,染满了脚下,乔觅站在原地,抬脸看向横冲过马路的影,与一辆又一辆车争分夺秒,迅速扑了过来,乔觅叙述:“你这样横过马路很危险的。”    孟靖源微怔,立即圈住这不知死活的天然呆的腰,带离血潭,嘴里低咒:“又是哪个傻子愣在路边发呆了?要是躲避不及,你不会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被跳人士砸死的人。”    “嗯,是呀。”乔觅点头认同,但他认为这个已经不值得再担心:“没事,我及时躲开了。”    “你!”孟靖源怒火中烧,刚才他看见那七个疯女人跳下来,而下面有个傻傻的呆子,差点没把心脏吓得停止,心急如焚地冲过马路来关心,却得到这样的回应,他真想破开这家伙的脑袋,看看里面是不是缺少某些重要零件。    “你还好吗?脸色很差呢,要不要坐下来休息。”    “闭嘴!”孟靖源把这不知死活没心没肺的呆子按在大厦玻璃墙上,低头封堵这张无时无刻不让人怒火燎烧的笨嘴给堵住,或许这家伙的价值真的只在于‘吃’,因为这张嘴除了够甜美,就再也没有别的优点了。    怎么又饿了?!    乔觅不明所以,背后玻璃墙晒得烫烫的,他的背也烫烫的,但是压住他的躯似乎更更灼人,淡淡阳光味带着此微汗味钻入口鼻,令他想到了海洋,澄蓝的,多变的。    “你们再亲下去,我就要以妨害风化罪拘捕你们了。”    侧有凉凉的声音响起,瞬间将孟靖源拉离,他眯着眼睛睐向侧便衣警探,挑衅般将乔觅揽靠在自己怀里,冷哼:“谢警官有几个死人不去管,却闲下来管风化?不怕被口水淹死吗?”    这年头谁都知道低调好,太过出格,容易在网络上出名。    谢姓警官扯动黝黑的脸皮,皮笑不笑:“孟靖源,你频繁出现在命案现场,那才是真正值得关注的,另外你怀里这位先生,听说是本次事件的重要目击证人,你们得跟我回去喝杯茶。”

重要声明:小说《天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