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雾容 书名:天轨
    医院地下-1层面贯通几幢大,主要作用是储存室和停尸间,即使在平常况下也令人毛骨悚然。    乔觅和姜故平就跟在孟靖源后,走进充斥血腥气息的-1层,姜故平在成为医生以前就必须接触不少‘恐怖事物’自认承受力很强,只是凭借略显黯淡的惨白冷光看清这犹如炼狱的空间,却仍旧止不住腿脚发软,毕竟他是医者而非屠夫。强忍住呕吐的,姜故平把视线从地上血移开,只是不管将注意力搁在溅满血污的白墙,或是教人目眩的灯管上,也都无法驱散心中恐惧,他不觉放缓脚步,与前方影保持‘安全’距离。    因为造成这一切的,就是这个流氓。    乔觅小心避开地上尸块,紧跟在孟靖源后,注意到姜故平落后,他特意提醒:“姜医生,可别跟丢咯。”    按捺住恐惧心,姜故平抬头与乔觅四目相对,勉强扯起一抹比哭更难看的苦笑,倒更替这单薄也单纯的乔觅担心,支吾半晌,还是不住对乔觅的护心,出言暗示:“我想,你还是到我这边,我扶着你走。”    乔觅是累,是难受,但是还不至于走不动,于是微笑婉拒:“我还好,没关系。”    姜故平急疯了,走在前头的孟靖源突然嗤笑一声,在死亡气息浓重的空间里尤其吓人。    “怎么了?”乔觅不明所以,怀着满心好奇向孟靖源发问:“笑什么?”    “笑什么?”孟靖源回眸冷睨后二人,语带讥诮:“笑你践踏了庸医的苦心。”    “苦心?”乔觅更加困惑,打量对凝二人的不屑与戒备,认输了:“别这样,我们还要一起逃出去呢,别像斗鸡一样。”    仿佛不满意这个形容,孟靖源蹙眉撇回脸,而姜故平则暗暗松一口气。    “姜医生,你怎么啦?”乔觅决定从比较心的姜医生入手,解决问题。    然而面对纯然困惑的脸,姜故平却不能自抑地把唇角抽搐,半响憋不出话来,倒是孟靖源抢白:“他怕我会把你撕成跟地上那些东西一样的碎片。”被孟靖源随意踢开的一颗头颅骨碌碌地滚开,那原该安在脖子上的部分直至被障碍物挡住去路才得以安定,丑陋的脸庞恰巧转向他们,失去生命前一刻的痛苦和绝望凝固在上头,五官狰狞扭曲。    它吸引了两个人的注意力,一个支了支眼镜,另一个噎了一下。    “的确很血腥。”乔觅轻点头:“难道不能不见血?至少不会弄脏衣服。”    姜故平一个踉跄,差点扑向黏稠恶心的地面,好不容易才稳住。    孟靖源忍不住抬手轻揉额角,自语般低声喃喃:“真是个白痴,你懂不懂这些是什么东西?”    “嗯,怪物……的碎片。”    “……”    乔觅自认答案不会太离谱,只是孟靖源半晌不答话,他就感觉自己或许真的很白痴,于是虚心求教:“那,为什么你要把它们撕成碎片,难道……你也吃他们?”    “……你真不是正常人。”孟靖源头也不回,声音却泄漏笑意:“我可以吃它们,但是味道不会太好。”    “那么实在不饿就别吃了,既然不要吃,可以换个干净一点的方法杀吗?”    听二人用讨论晚餐的语气在谈论这片血腥,姜故平不扶额呻吟,也顾不上对孟靖源的恐惧,上前几步要求:“你们可以别谈了吗?”    孟靖源突然扯起一抹恶意的笑容,乔觅则古怪地打量姜故平。    “姜医生,我说你……”太不了解孟少的别扭子了。    后话来不及出口,果然听见孟靖源突然积极的解说:“这些东西可以是我的食物,至于它们会是我的食物,在某种意义上表现出跟我的相同属。两个怪物,一强一弱碰在一起,你认为实力悬殊的对决,会太平和吗?只要轻轻一扯,它们就变成块,轻轻一按,就变成酱,轻轻一抽,肠子也掉了一地……嗯,乔觅,我想吃酱意粉。”    姜故平苍白着脸,真亏跟医学接触的经验,替他免除当场呕吐的尴尬场面。    乔觅向来容易抓住隐藏重点,完全没有去联想酱意粉跟满地血的关系,点头表示理解:“所以说你不是有心的,但必须是这种结果?唉,好,你继续,要吃什么待出去再说。”    姜故平一额黑线:“乔觅,这不是重点。”    “乔觅,你还可以更呆吗?”孟靖源回脸狠狠白了乔觅一眼,很怀疑这家伙脑袋里其实只长草,不长半点脑细胞。    “嗯?”乔觅抬手推起眼镜,蹙眉思考自己的回答有什么不对。    给乔觅这么一闹,孟靖源也收起欺负姜故平的心思,通向急救中心的阶梯近在眼前,他们止住脚步,抬首打量这十几阶梯。    “就在上面了。”姜故平把灭火筒抱在怀里揽紧。    乔觅双手紧握小铁锤,轻咬下唇:“我们要做什么?”    孟靖源冷眼睐过两个脚,随意松动十指:“跟紧就好。”    话落,也不等二人反应,孟靖源已经大步迈上台阶,他们只好跟上。    “我们要去哪找什么阵眼?”姜故平问道,他心中十分不安,不管是对可能出现的怪物,还是眼前这个残酷的家伙。    孟靖源速度不减,回答也漫不经心:“搜索整幢大。”    “嘎?!”姜故平如丧考妣,很希望自己的耳朵没有听到这么残酷的消息。    乔觅突然不靠谱地来了一句:“孟少,我梦见过你。”    “哦?”孟靖源倒是对乔觅不按理出牌的行为习惯了,略带兴味地戏谑:“梦吗?”    与姜故平的厌恶相比,乔觅也习惯了孟靖源的毒舌,毫不在意:“不对,算是噩梦。”一同坐火车升天,怎么也算不上好梦,虽然乔觅不可否认当时十分渴望梦境成真。    孟靖源回过脸,咬牙切齿。    姜故平噗嗤地笑了,幸灾乐祸:“有些人只能当噩梦的材料。”    “那时候我还不认识你。”乔觅耸耸肩:“或许那真是预示了未来,看,我遇到很多不可思议的事。”    “所以?”孟靖源脸色沉,声音略略低哑,仿佛伺机而动。    姜故平再也乐不起来,微微向前护在乔觅前,面对他所恐惧的人。    “所以我真庆幸。”    “……”    没有注意被答案唬住的两个男人不住抽搐的脸,乔觅径自说出心中所想:“原来到结束也不明白为何生,为何死,现在却在这里。”    孟靖源居高临下打量乔觅真切的笑脸,乔觅仰头凝视他,天地间仿佛只剩下他们二人,姜故平苦于无法从孤立的状态中脱离。    “现在呢?你就明白了吗?”    “没有,但我还有机会弄明白,不是吗?”    “所以你才不害怕。”孟靖源薄而感的唇勾起笑纹:“因为你认为或许经过这些事,可以找到答案?真幼稚,你会后悔的。”    乔觅也笑:“我还有未来,所以不能害怕现在。”    “嗯,你是个勇敢的白痴。”孟靖源丢下一句,反走向一层防火门,打开后毫不意外看到怪物摩肩接踵而来,而他前进的脚步未曾停止,甚至从容不迫地交代:“你们先躲在门后。”    脚自然不能再拖后腿,姜故平和乔觅躲在门后,就着稍开的门缝看孟靖源以一记踢腿敲响战鼓。修长形仿佛蕴藏无限劲力,舒展各种格斗技拼杀,面对数量惊人的怪物却仍似狼入羊群,以雷霆万钧之势杀出血路,直把门后二人看得目瞪口呆。    面对孟靖源,怪物简直比豆腐更易碎,果真是往高打头颅翻飞,往低打腿脚齐断,往中间出手更是颜色缤纷,原本已经面貌可怖的怪物们哀号着,彻底成为恶心的残骸。    “他还是人吗?”姜故平掩住嘴巴干呕,不敢置信地低喃:“正常人都受不了。”    乔觅没说话,只是想起孟靖源的食物论,突然有感而发:“我比他们好吃。”    “什么?!”姜故平很怀疑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

重要声明:小说《天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