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雾容 书名:天轨
    虽然很想联络孟靖源,可是当周围满是垂涎滴的饿鬼时,乔觅实在没有勇气独处,所以当姜故平要离开,他赶忙探抓住即将被鬼魂淹没的白袍,惹来惊愕的回视。    乔觅很无奈:“呃,能留下吗?”    这份无奈落在姜故平眼中却变成依赖和留恋,姜故平感觉整颗心都要融化了:“好,我留下来。”    乔觅松了一口气:“谢谢你。”如果能通知孟靖源就更好,至少孟靖源知道怎样驱鬼。    注意到乔觅的忧心忡忡,姜故平异常心痛,恨不得将乔觅抱进怀里好好护,然而他不能这么做,毕竟他不确定对方是不是能够接受他的一见钟。    没错,他姜故平对乔觅一见钟,这种事任谁也不相信。向来不乏红粉知己,交友满天下的院长公子竟然会对一个男人,一个久病悴憔,跟任何美好字眼都沾不上边的男人一见钟?可世事往往出人意表,事实上姜故平首次与乔觅相遇,也不过是在医院走廊上擦肩而过,甚至来不及看清楚对方的模样,他却为那轻轻的摩擦而怦然心动,不能自已。    曾经姜故平满心挣扎,尤其在调查过乔觅以后,他更不敢相信这样一个人能令自己心动。可是当他要彻底否定这份感觉,并刻意出现在乔觅面前的时候,那股悸动再度攫住了他的心,就像一匹被驯服的野马,即使要他照顾乔觅一生,一同面对随时可能降临的死神,他也甘之如饴。    有时候他也感到不可思议,但他确实有一种感觉,似乎他们的命运是紧紧相连的,发自灵魂深处,甚至超越血缘的羁绊。    为什么?姜故平找不到答案,也不需要答案。    “这些天,你都在哪里呢?”    乔觅正在闭目养神,闻言徐徐睁开眼睛,脑海中浮现四合院众非人类和跋扈乖张的主人,他自知不能对姜故平坦白:“房东要收回房子,我就搬了……搬到一个很不错的地方。”    “哦?不错的地方?”姜故平挑眉,看着苍白的脸孔浮现淡淡笑容,他很是在意,毕竟他从未见过乔觅笑得这般的……轻松愉快。    “是呀。”乔觅不自觉笑容加深:“那里的住客都很有趣。”    “有趣?”    “嗯,很亲切,又需要照顾。”想起晚餐,乔觅深深地叹息:“今晚他们估计要饿肚子了。”    “合租吗?你负责做饭?”姜故平想到乔觅拖着这样孱弱的躯做家务,心中愤懑:“他们不会自己做吗?”    “呃,他们……不方便。”鬼能做饭吗?狗能做饭吗?即使整天在外头不知道忙什么的孟靖源也仿佛不擅家事,不然四合院至于荒废成那模样?乔觅只希望自己回去的时候,墙头上别又长草了,大门别又坏了,院子里的垃圾别要又成山了,蟑螂老鼠别又猖獗起来。    “不方便?”这说法不能令姜故平谅解,不讥诮:“他们怎么不方便了?他们不是人么?”    乔觅暗暗佩服,这姜医生猜得真准。    没注意到那森森的敬佩,姜故平径自发为乔觅抱不平:“你也不过是那儿的住客,凭什么要你负责做饭?不会是要你包揽所有家务?”    乔觅更加佩服,但抱不平就不必了:“是呀,因为我不用交租。”    “你……你很缺钱?”姜故平猛然想起乔觅近半年不再接受治疗,似乎也曾经表示无法承担治疗费,他当时表示免费为乔觅治疗,却被拒绝了。他曾经厚着脸皮把要死不活的人强行带到医院,但况稍微控制住,乔觅又会一声不吭地结账离开,别看这人温水似地清淡好欺负的子,其实倔强得紧。    虽然跟姜故平不是很稔熟,但乔觅没有忘记姜故平几次的帮助,他实在不想接受,于是温和地带开话题:“我现在没有再发病了,生活也不成问题,而且跟大伙就像一家人似的,过得很好。”    再次踢到软钉子,姜故平很不甘,他握住乔觅来不及躲避的手,正要说话,却被后不冷不的揶揄抢白:“只有你这种天然呆才会把它们当成家人。”    边里三层外三层的鬼呼地消失得干干净净,乔觅一脸惊喜地看向来人:“你来了?!”    “我能不来吗?”孟靖源睥睨着姜故平,冷哼:“这世上总有些人看着别人碗里的,就你这干尸模样也不能例外。”    姜故平火烫股似地蹦起来,死瞪着不知哪儿跳出来的小流氓。    乔觅眨巴着眼睛,抬手拿来眼镜戴上,终于看清剑张弩拔的孟靖源和姜故平,他万分困惑:“你们认识?”    “不。”合音。    “那为什么……”一副要单挑的模样?    [两头公狗在护食呗。]    听到调侃,三人同时看向趴在沿的大狗,孟靖源和乔觅听得懂它在说什么,一个呼巴掌,一个惜惜,但姜故平却不懂,他只听到狗吠,立即跳起来:“医院里怎能让狗进来!”    黑犬挨了刮子已经很冒火,这会立即炸毛狂吠:[你才狗,你全家都是狗!]    姜故平吓了一跳,退后一步,还是不示弱,改向流氓样的狗主威胁:“马上将它带走,不然我就要叫保安了。”    孟靖源眯着眼睛不可一世地打量姜故平,而黑犬还在不住地骂三字经。论战斗力,先不讲黑犬这头大狗,就姜故平这么一个玩针筒、手术刀的医生,怎么也跟孟靖源这煞神差了一大截,无论是体格还是气势。    乔觅真担心姜故平会死无全尸,赶忙劝说:“这是医院,就让黑犬出去。”    原以为还要费一翻唇舌,可是未等乔觅多话,孟靖源冷冷地开口:“黑犬,滚出去。”    正在问候姜家列祖列宗的黑犬立即蔫了,朝病上望去,被乔觅同地摸摸脑袋以后,夹着尾巴离开了。    姜故平看他们一副自家人的模样,很不是滋味:“狗上带着很多细菌,你还是先洗手。”    “没关系。”乔觅笑了笑,但还是接过姜故平递给的消毒纸巾擦手,眼睛却悄悄观察孟靖源那晴不定的脸色,忙问:“姜医生,我什么时候能出院呢?”    姜故平蓦然心慌,怕乔觅跟这个姓孟的离开以后,就再也无法相见:“呃……你有轻微脑震,而且上多处挫伤,需要多观察几天。”    “几天?”孟靖源挑眉,唇角勾起冷酷笑纹:“庸医。”    姜故平点燃了,狠瞪着孟靖源:“你懂什么?!这关系到乔觅的健康。”    “对,我不懂。”孟靖源冷笑,完全没有妥协的意思:“但是我的家庭医生懂得,他应该会有不一样的诊断。”    “你……”    似是故意冷待姜故平,孟靖源转对乔觅说:“等会给你换一家医院。”    “啊?”乔觅看看脸色铁青的姜故平,又瞄瞄孟靖源,总感觉气氛很糟糕,心想让他们分开会比较好,就点头:“也好。”    孟靖源脸带胜利笑容,姜故平则几乎咬碎一口牙齿,怒声斥责:“他有轻微脑震,如果你真是关心他,就不应该要他四处折腾。”    “不……没有关系。”乔觅赶忙表示,只希望姜故平不要再挑衅这流氓,他知道孟少脾气坏,要是动手揍人了,就真的糟糕了。    谁知姜故平怒,乔觅急,孟靖源却突然平静地来了一句:“好,那就住下。”    “啊?”乔觅傻眼,姜故平也一副收势不及的纠结模样。    孟靖源在二人都措手不及的况下突然俯吻住乔觅,姜故平僵硬如石像,乔觅也大吃一惊,虽然明白孟少又要‘吃’了,但是当强势的舌头带着浓烈男气息钻入口腔,乔觅也只能失神承受恣意的逗弄。    依照常理,同接吻带来的不应该是令人血脉贲张的感官刺激,偏偏乔觅一颗心脏怦怦乱跳,全,他不狐疑:难道我是传说中的隐GAY?所以被孟靖源‘吃’而开发的不只是天眼,还有GAY的潜能吗?    这次与上次隔着饭桌发生的吻相比,又更加,似乎要使人窒息,乔觅抵住孟靖源双肩的手无力地推拒。    看在姜故平眼中,这两个人就只差没有直接脱衣服搞起来了,腔中炸开烧心的怒火,他不知哪来的力气,扳住孟靖源双肩就把人摔开了,低头一看,只见乔觅双颊舵红,眼角竟然泛起了水色,被蹂躏至艳红的双唇不住歙张微喘,膛随之起伏。    令乔觅露出媚态的人不是他,姜故平失去了理智。    “你这混球!”    暴喝一声,姜故平的拳头已经挥出,然而孟靖源微微偏已经躲过这气势有余技巧不足的挥拳,脚下轻轻一拐,姜故平就在惯带动下飞出,狠狠摔了一跤,一时间爬不起来。孟靖源好整似暇地上前踩住挣扎着要爬起的姜故平,脚尖狠狠一拧,几乎把人给弄昏过去。    “姜医生?!”乔觅回过神来,立即跳下扑过去,抱住孟靖源的腰,动作之大,连眼镜都摔出去了,他却顾不上:“不要打了!”乔觅打定主意就算抱大腿也不会让孟靖源再动手,然而他根本无法进行第二步动作,已经被强横的臂膀挟在腋下,脚尖离地,他无奈地抬头看向孟靖源不见表的脸庞,企求:“别打了,现在就出院,好吗?”    “不。”在乔觅惊慌的注意下,孟靖源却放开了姜故平,把他抱回上:“躺好。”    乔觅瞅瞅正忙着爬起来的姜故平,试探地问:“不打了?”    孟靖源没有回答,只是捡起眼镜,动作粗鲁地给乔觅戴上,语气凶恶地威胁:“你再不躺好,这就换他躺。”    乔觅顿时躺得平平整整的:“嗯,我躺好。”    “我给你办住院手续去。”孟靖源交代一声就朝门外走去,眼角余光睐见神色忿忿的姜故平,孟靖源脸带蔑笑,双唇无声开合——他是我的。    姜故平恨得牙齿痒痒却无可奈何,双拳紧握,全像筛子一样抖着。    孟靖源离开了,那姿态是完全没有把人放在眼里,姜故平恨孟靖源的狂,又悔在乔觅面前示弱,他狼狈地爬起来,急步逃离了病房。    乔觅留也留不住他们,但没有再打架总是好的,他低叹,一边把被子拉好,一边犯嘀咕:“他们怎么才见面就水火不容?”    [当然。]黑犬蹲在窗台上,巨大的黑色影仿佛融入夜色中,只有那双泛起绿光的眼睛格外晶莹:[因为那个医生才是你的真命天子呀。]

重要声明:小说《天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