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雾容 书名:天轨
    在四合院里住了几天,乔觅跟小梅混熟了,做的菜把大狗也收服了,而据说住在那用巨石封堵的井中的鬼就从未出现,但乔觅每天准备一份饭食搁在井边,再去收的时候,他就知道那鬼已经吃过了,因为食物已经失去香味。    由此,他更了解到鬼不用吃,是用闻的,被鬼闻过的食物就失去了精华,外表不变,却丢失了味道,犹如腊制品。乔觅曾经考虑将这些食物送去检验,看看是不是连一点营养都不剩了,最后被大狗嘲笑着制止了。    没有错,名叫黑犬的大黑狗,其实不纯粹是狗,它通人,会说话,据它自豪地介绍,它是一只拥有高贵血统的西方地狱之犬,犬妖。    乔觅明白了,还是狗,不过是来自西方的狗——番狗。    这理解引起黑犬极度不满,狂吠:[我要吃了你!吃了你!]    乔觅明白了:“哦,你饿了?要吃饭吗?刚刚做了炖牛呢。”    龇牙炸毛的黑犬倏地瞪圆充满渴望的眼睛,舌头吐了出来,口水哗哗直流:[要!要多多的和三碗饭。]    电脑里的阿花也经常来蹭饭,当初乔觅见到那颗从电脑里伸出来的脑袋,是大大地吃了一惊,因为阿花看起来很年轻很现代,就跟大街上来往的高中生妹子差不多,像这样的妹子成了鬼,哪能叫人不惋惜?    阿花的穿着品位跟孟靖源是同一个档次的,也玩非主流,满嘴令乔觅包括鬼和狗都满头雾水的网络语言。    阿花自曝死亡原因是在家中触电,没有人发现,就死了,听说她跟家人关系不好,死后家人不怎么供奉香烛果品,所以乔觅很欢迎她来蹭饭。    有了阿花这女鬼加入,就彰显了小梅的邋遢,乔觅还是忍不住替迷糊健忘的小梅心,在阿花建议之下,他邮购了一不错的小旗袍和饰物,今天从惊疑不定的邮递员手上接过那东西,乔觅立即兴致勃勃地烧给小梅。    当孟靖源推开修好的院门,正好见到从笔记本电脑探出半个的阿花,井上巨石微微推开的细缝中一对探视的眼睛,还有梳理得毛光水滑还戴上了项圈的黑犬,然后是蹲在地上撑着脸的天然呆,最后是一堆灰烬和柔柔美美的旗袍小女人。    阿花:“哇哦,气质美人有木有。”    黑犬:[哼,不丑而已。]    乔觅:“好看,女孩子就是要好好打扮。”    小梅揪揪裙摆,扯扯领子,摸摸头饰,听到赞美柔柔地笑开了,转朝石缝里的眼睛问:“真的好看?”    巨石砰地把井口堵得密不透风,只见传出细细的一声:“好看。”    唇角难以自抑地猛烈抽搐,孟靖源狠狠搓揉额角,有那么一瞬间感觉乔觅就像一种病毒,迅速感染了整座院子,还是致命的。现在那几只鬼倒是比起那病秧子更像人了,他算服了这天然呆。    “这是在干什么!”    闻声,阿花立即缩回电脑里顺道强制关机,黑犬撒开狗腿跑回屋檐下装死,小梅也呼地朝井里穿了进去,剩下乔觅蹲在地上仰脸看向俯视自己的孟靖源,淡笑:“帮小梅打扮。”    “哼,鬼还要打扮?你喜欢她?”孟靖源冷笑嘲讽:“倒般配的。”    相处几天,乔觅早就习惯了孟靖源毒舌,不以为意:“你不喜欢他们吗?”    “哼,谁要喜欢上工具?你最好安分一些,我不是没有你就不行。”    “哦。”乔觅自问安分得很,虚应一声,就把教训抛于脑后:“你饿了吗?要吃饭吗?刚刚做了炖牛呢。”    孟靖源蹙眉瞥向乔觅,知道语言无法击倒这顶级天然呆,自觉没趣:“要多点。”    撂下话,孟靖源朝浴室走去了,乔觅看看黑犬,支了支眼镜:“他跟你真像。”    黑犬龇着牙,不满:[那臭小子怎能跟爷比?!]    “但是你被他养着。”乔觅困惑:“不是吗?”    黑犬蔫了,交叠前爪上把脑袋搁上去,闭上眼睛嚅嗫:[不跟你罗嗦。]    “个也差不多。”念叨着,乔觅去准备侍候孟少的饭菜,没忘了把笔记本电脑带回屋里。    久久以后,小梅才从井里爬出来,飘向厨房……她也要吃饭了。    孟靖源不得不承认乔觅做菜很有一手,才几天,他已经不能接受外食。孟靖源吃了几分饱,却见对面的乔觅小半碗饭也没有下去,他指节轻敲桌面,训道:“吃饭别顾着发呆。”    乔觅愣愣地抬头,手背蹭了蹭眼镜,苦笑:“吃不下了。”    “吃不下?”嫌弃的目光向乔觅上扫去,孟靖源眉头深锁:“你现在比干尸还难看,吃!”    竟然在餐桌上受到督促,乔觅还是第一次,他闷不哼声地扒把碗中饭菜扒进嘴里,即使吃进去后胃部马上抽搐起来,他还是强压下吐感。    孟靖源状似随意地问:“你的时辰八字还没有给我。”    “啊?”乔觅边吃边苦笑:“这个我没有诓你,我真不知道准确时间。”    “不知道?”    “嗯。”乔觅垂眸沉思:“我舅说,我妈在雷雨交加的时候跑出去了,当他们找到人的时候,我出生了,但我妈被雷劈死了。乡里老人们说所以我没有一起被劈死,是因为……反正就是棺材子,没有人知道我的准确出生时辰。”    审视乔觅片刻,孟靖源确实从那张脸上找到说谎的痕迹,他本来不想多管闲事,但吃着吃着,却觉得胃口全无,猝地重重搁下碗。    乔觅大吓一跳,好奇地打量孟靖源,不经意抬手擦拭额上薄汗,却因为孟靖源狠狠的一瞪而顿住。    孟靖源神凶狠:“你明白以前的病痛都是为什么?”    乔觅松了一口气,抚着膛回答:“嗯,秽气。”    孟靖源脸色更沉:“你以为你现在为什么吃不下饭?”    乔觅稍稍沉思,不太确定:“因为秽气?”    孟靖源颊微抽,重复深呼吸压抑住咆哮的,咬牙切齿:“那你认为该怎么解决?”    乔觅支了支眼镜,肯定地回答:“等你吃掉。”    “然后?”孟少揉按额角。    “然后?”小乔支起眼镜。    冷场——    孟靖源拍案而起,桌上杯盘蹦跶了一下,乔觅赶忙扶正歪掉的饭碗,不料手腕被孟靖源攫住,他被猛地扯起,眼镜险险挂在鼻头上,惊呼声被堵住,然后他尝到了炖牛的味道。    隔着桌面深吻约莫两分钟,乔觅终于重获自由,他呆呆地往后跌回椅子上,脸色潮红,大口呼吸着新鲜空气,而对面的孟靖源早已经从容不迫地重新端起碗吃饭,漫不经心地命令:“吃!”    乔觅眨眨眼睛,但觉眼前模糊一片,他连忙把眼镜戴好,看看饭菜,果然又觉得饿了,终于明白这就是孟靖源吃掉秽气的方法,不喜上眉梢:“谢谢!”端起饭碗,也美滋滋地吃起来。    孟靖源送到嘴边的掉回碗里,他粗声粗气地申明:“我只是饿了!”    害羞了?乔觅眨眨眼睛,端起豁达包容的和煦微笑:“嗯,我知道。”    大口扒完碗中饭菜,孟靖源摔下碗大步离去,刚走出门就对上黑犬猥琐到不行的狗眼,孟靖源沉着脸抬脚朝狗股踹去,黑犬哀鸣一声,带着44号鞋印夹紧尾巴逃了。    孟靖源狠狠抹嘴,不耻:“啐,就那倒胃口的干尸模样,还不知道谁占谁便宜!”    “是呀。”    孟靖源霍地回,瞧见乔觅端着一堆空盘碗站在他背后,他双目一瞠,迈开大步离去,粗鲁的步伐仿佛要把地面踏破一样,脚步声在四合院中回响。    “咦?”乔觅侧头用肩膀蹭了蹭下滑的眼镜,满腹狐疑:“他怎么了?”    黑犬正在墙边磨股,阳怪气地来了一句:[傲了呗。]    “嘎?”乔觅更困惑:“傲是什么?”    黑犬得意洋洋地昂着狗鼻子:[想要知道?求我呀。]    乔觅了然地点头:“你也傲了吗?”    黑犬立即龇牙炸毛,狂吠:[我要宰了你!宰了你!]    “好,好,对了,今天买了甜点,要吃吗?”    [要!要!]黑犬颠地蹭着乔觅脚跟走去。

重要声明:小说《天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