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雾容 书名:天轨
    揉着惺忪睡眼,乔觅摸起眼镜戴上,默默与边的死鱼眼对视,他终于确定昨天不是一场梦——他的病好了,他见鬼了,他被流氓地威胁成为食物了。    边的民国女人是女鬼小梅,房子的原住鬼,很害怕孟靖源。    乔觅自认不是乔大胆,见鬼了也不害怕是因为对鬼的概念太模糊,而且他相信小梅是只健忘的善良女鬼。    “早。”    死鱼眼一眨不眨,小梅森森地盯了乔觅半天,终于开口:“你是谁?”    “……我是乔觅,昨夜你带回来的。”乔觅叹了口气,下准备嗽洗。    小梅还杵在原地,乔觅决定给这只健忘的女鬼一些空间,就自顾自地寻找盥洗室去。幸好房子虽破,却还有孟靖源这个大活人住着,所以用的是自来水,脸盆和抽水马桶更没有少,不用过上原始生活。    镜子里苍白瘦削的脸扯起一抹笑容,似乎比鬼魂更要难看几分,乔觅摸摸脸,再摸摸瘦骨嶙峋的子,不低叹,决定先不纠结外表问题。穿上昨夜晾干的衣服,解决着衣问题,接下来是肚子,昨夜里他只吃了一碗泡面,现在已经饥肠辘辘,得觅食。    走出盥洗室,小梅远远飘来,死鱼眼瞪得更圆更骇人了,乔觅很想劝她整理一下仪容,当鬼也别太邋遢,毕竟是女。    小梅飘到乔觅前定住,幽幽的声音高亢了几分:“我记起来了,乔觅,主人的。”    “……?”乔觅唇角轻抽,想来自己是孟靖源的食物,那归为类也不算错,他支了支眼镜,接受这定义,反问:“梅小姐,能带我到厨房吗?”    “我叫小梅。”    乔觅从善如流:“小梅,能带我到厨房吗?”    “厨房,我记得。”女鬼猝地转飘走。    乔觅快步跟上,直至小梅纤细的影穿墙而过,他停下来敲敲墙壁:“小梅,我不能穿墙。”    小梅的脑袋冒出墙壁,死鱼眼依旧,语带歉疚:“我忘了。”    “能不穿墙吗?”    “能。”    一人一鬼重新选择路线,屋檐下的大狗突然呼哧呼哧地喘起来,仿佛在嘲笑这迷糊的人鬼组合。    到了厨房,乔觅才发觉这并没有太大意义,因为整个厨房散发出悠久的历史气息,看来孟靖源并不在家里开伙,调味料都尘封了,部分甚至已经过期,米缸里有米,却长虫了,新鲜食物是没有的,倒有几包即食咸菜。    “孟靖源不用吃饭吗?”难道只吃什么厉鬼,生灵,秽气?    小梅正在厨房中晃来晃去,闻言就回答:“不,孟少都外带饭食。”    “哦……那你呢?那条大狗呢?”    “孟少吃过了就给黑犬吃,我不能吃,孟少说鬼吃了也白吃。”    “那……你难道不会饿?”    “……”小梅摸摸肚子,幽幽回答:“孟少不会让我吃。”    “哦。”那就是想吃。    乔觅卧病一段时间,却不代表他这辈子就是饭来张口、衣来伸手地过的,相反,在必须寄人篱下的那段岁月里,他都尽量包揽家事,以换取存在感,虽然不太成功,却练就一本领。    幸好炉子还能用,乔觅把长虫的白米多洗几遭就下锅去熬,挑拣过期品丢掉,将餐具擦洗一遍,锅里已经泛起粥香。    “小梅,这里只有你一只鬼吗?”乔觅擦擦这边。    “好像还有……嗯,水井里有。”小梅晃到那边。    “水井?是好鬼吗?”乔觅擦擦那边。    “他也害怕孟少。”小梅晃到这边。    “哦。”既然也怕孟靖源,而他已经是孟靖源的食物,那只鬼该也不会害他。    乔觅边擦边想,粥已经熬好了,他立即舀了一碗,添了几块咸菜端到一边:“小梅,你吃。”    小梅停下来,飘到白粥前面,死鱼眼瞅瞅乔觅,又回首朝门外看去。    “我的呢?”    门边传来低沉问话声,乔觅回头就见到似乎刚刚起的孟靖源,他赤着上,周散发出不寻常的感,连为同的乔觅也不羡慕:材太好了。    虽然见识过乔觅的呆功,孟靖源还是不高兴被忽略:“我的!”    小梅瞄瞄搁在流理台上的咸菜白粥,仿佛在犹豫要不要进贡。    乔觅回过神,支起眼镜:“哦,你先去洗脸,我端出去。”    剑眉一剔,孟靖源眯起眼睛细细审视那张似乎不带半丝怨念的脸,故意挑衅:“你不会在里面下毒?”    毒?乔觅知道孟靖源这种人,有些被害妄想,有些别扭,简称闷。    “没有毒。”他决定不多做解释,把整锅粥连同咸菜搁进托盘里,准备好两副碗筷,就要往主屋送去。    “你不怨我强迫你?”孟靖源盯着淡定从容的瘦削影,突地问。    “嗯,我昨夜里盖着被子想了想。”乔觅很认真地说:“你说要吃我上的秽气,但是你吃了它,我就不会有病痛,对我有益无害,所以我没道理埋怨你……虽然你的行事方式很偏激。”    道理分析得不错,但七又有多少人能够战胜,被设计,被威胁,谁能不生气?孟靖源凝视着乔觅,企图找出破绽,好看清这人究竟是曲意逢迎,还是汤姆苏。    “另外,我也不想只当食物,所以我想跟你谈谈,先让我在这做家事,等我想好以后的出路了,我们可以维持关系,而我也拥有自由。”    “哼,如意算盘打得真响。”孟靖源冷笑着嘲讽:“你以为你有资格跟我谈条件吗?”    少爷脾气真难侍候,乔觅暗叹,决定不去挑起战火,他把眼镜支回鼻梁上,开始滔滔不绝:“好,也不能白白让你养我,那我继续做家事抵偿伙食费和住宿费。对了,要在家里开伙,厨房就要像样,一会我列一张购物清单,还有整个院子得好好收拾一番,这种环境住着也闹心,是?好了,你先去洗把脸,我把粥端出去。嗯,大狗和鬼有没有特别要喂什么,供奉什么?”    孟靖源沉默了半晌,倏地转,离开之前丢下三字:“汤姆苏。”    “嘎?”乔觅合上嘴巴,看向趴在流理台上陶醉地嗅着白粥的小梅,问:“什么是汤姆苏?”    小梅偏过脸,死鱼眼中似乎多了一丝亲昵:“我不知道,不过你可以问问阿花,她住在孟少的电脑里,懂得很多。”    住在电脑里的阿花又是谁?    乔觅带着满脑袋问号,端起托盘往主屋里走,呆呆地进去,呆呆地把东西放下,呆呆地舀了两碗粥,呆呆地端着碗和筷子发呆。    孟靖源看也不看他,呼噜噜地喝下一碗,递过去:“添一碗。”    乔觅接过来,添满再递回去,又重复了两回以后,他终于放弃脑内:“阿花为什么住在电脑里?”    喝了三碗绵绵白粥配咸菜,孟靖源心不错:“她是寄住在网路上的鬼,不是住在电脑里。”    “哦。”乔觅点点头:“那汤姆苏是什么?”    “……照照镜子。”说罢,孟靖源掏出几张红色太祖扔在桌上:“要买什么,自己去,我没空。”    乔觅盯着几百块,有些困惑:“你不怕我拿了钱跑掉?”    孟靖源撑住桌面探,笑露森森白牙:“耍我的代价,可不只死那么简单。”    “……”乔觅深刻体会到不寒而栗的真实感受,他知道孟靖源并非吓唬,暗暗告诫自己千万不能耍这脾气不好的闷。    “中午我要吃玻璃虾仁和糖醋排骨。”    “哎?!”    撂下菜单,孟靖源已经大步离开,留下乔觅张大嘴巴思考这两道菜的制作方式。

重要声明:小说《天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