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 这帮孙子!

    孙明祥在屋内,瞧见他爸站在门口许久也不进来,不由得疑惑的起来,

    “爸,你在干什么?是不是见到了老朋友…”孙明祥手里正端着刚做好的饭,边说边走到门口,却没想到‘咚’的一声,手里的饭全部掉在了地板上,惊愕的看着玄关处。

    听到后传来的声音,老孙也知道定是孙明祥也出现了和他一样的反应,消失了三年的人突然出现在自己的眼前,有点不敢置信和无法表达的怒火。

    “慕容云天,这三年你去哪里了?突然消失突然又回来,你这是什么意思?”孙明祥一下冲过来,抓着慕容云天的肩膀就是大声的质问,“你有没有想过我的感受?想过我爸爸的感受?”

    “恩哼。”慕容云天往后退了一步,肩膀上的疼隐隐的传来,看来,伤还没完全恢复啊。

    “你干什么!师傅肩膀上有伤!”云敏之见到孙明祥这举动,对他印象极为不满,一把扯掉他抓住慕容云天的手,不满的说道。

    “啊?伤?”孙明祥见云敏之这么说,不由的也看向刚刚抓住慕容云天的地方,那里,冒出了一点血丝。

    “快进来,明祥,拿医药箱。”孙老爸急忙喊道,快速的关上了门,跟了上去。

    “云天,你坐这。”孙明祥匆匆忙忙的收拾了一下沙发,吩咐慕容云天坐下,便起去拿家里的医药箱。

    “云天,你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三年前你一声不响的玩消失,我们找了你好久啊。”孙明祥拎着医药箱走了过来,满脸是焦急的神色。

    将医药箱放在茶几上,孙明祥开始一样样的把东西拿出来:棉花,纱布,碘酒,消毒水…

    “你磨蹭什么呢?快给我!”云敏之一把夺过孙明祥手里的东西,嘀嘀咕咕的开始给慕容云天上药,慕容云天的伤在肩膀,所以要把衣服脱了才方便换药。

    “你,出去候着。”云敏之停下手中的动作,指着孙明祥命令道。

    “为什么?”孙明祥不满,凭什么,这里是他家。

    “我要给师傅脱了衣服换药,你一大男人难道在这里看着?!”云敏之两手查着腰,满眼的鄙视之色。

    “额…”孙明祥脸上一,腾地站了起来,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期间,碰见孙老爸正好将菜端出来,便催着一起进了屋子。

    “切,他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云敏之边帮慕容云天上药,边指责道。

    “好了,少说几句。”慕容云天皱眉,刚刚的景她都看在眼里,一向不计较的云敏之怎么会做出如此举动?而且,就算小时候对自己不好,但是,这里始终是自己的家,孙明祥他们始终是自己的家人,如果没有他们,说不定自己早就不在了…而自己的家人,除了自己能够欺负,是容不得别人一丝一毫的攻击,即使语言也不行。

    对此,慕容云天不由得对看了几眼云敏之。

    “怎么了,师傅?”云敏之瞧见慕容云天看着她,不由得问出声来。

    “没,上好了吗?”慕容云天摇头,看了一样自己的肩膀,那里已经重新换了纱布。

    “好了。”云敏之笑道,将剩余的药品放进了医药箱,并将医药箱放回了原处。

    “云天,好了吗?”孙明祥在房间里,隐隐听见外面的动静,不由得出声喊道。

    “好了,你们出来吧。”慕容云天活动了一下手,说道。

    孙老爸乐呵呵的走出来,手里端了两个盘子,放在了餐桌上。

    “明祥,再去做一锅饭吧。”看了看玄关处的一锅米饭,孙老爸虽然心疼,但也只好让孙明祥去重新做一份,这个月家里的开销,又要涨一点了。

    慕容云天走了过去,看了看餐桌上的菜:烧土豆丝,炒青菜,还有一碗汤,上面飘了几片菜叶。

    “你们平常就吃这个?”云敏之看了看,鄙视的看着孙老爸,嘲笑道。这家人到底是谁啊?家里这么穷!

    “敏之!”慕容云天虽也有些疑惑,但是,却由不得云敏之来问,当下便呵斥道!

    “孙明祥,你们怎么还是只吃这些菜?当初我不是赢了200W吗?”慕容云天见孙明祥从厨房里出来,便出声问道。她可不希望再听到说孙大伟拿去赌博全输光了。

    孙明祥只觉得浑一震,后背开始冒冷汗,他就知道,云天看到这些菜就会问。

    无言的拉开凳子,孙明祥坐了下来,拿起一只碗,拿勺子盛了一碗汤,端到慕容云天的面前,笑道:“云天,先坐下来喝完汤。”

    “不要岔开话题,赶紧给我说原因!”慕容云天也不急,反正就在家里,当下也就坐了下来,却没有喝汤。

    “哎。”孙老爸坐在椅子上,叹了口气,却紧接着开始抹眼泪,这让慕容云天顿时有种不好的预感。

    “云天,自从你三年前消失之后,我和老爸还有那个太子一起找了你很久,却还是没有找到。后来我们放弃了。”孙明祥看了眼孙老爸,递给了他一张纸巾,开始把当年的事,缓缓道来。

    “后来,我们本来想拿你赢到的那些钱过个好子,没想到,没想到啊。”孙明祥重重的拍了一把桌子,满脸的怒气,但是又很快的低沉了下去。

    “云天,你还记得那时在医院里的那个女人吗?就是齐家的小姐,齐红。”孙明祥见到慕容云天点头,便继续说下去。

    “齐红那臭娘们因为当年那件事,怀恨在心,把我们家上上下下全部查了一遍,不仅将我在青阳大学里的校医一职给弄没了,还派人上门抢劫了我们家,而且把这屋子也给砸烂了。要不是我们还留了一点私房钱,这屋子恐怕都不能住人了。”

    说着,说着,孙明祥觉得这老天真是不公平,为什么他这老实本分的人受不到应有的享受,反而还要受那些一出生就享尽荣华富贵的人的欺负。

    “齐红…”慕容云天轻轻的说着这两个字,脑中也回忆起了当年那个耍泼辣和那双妒忌的眼神,是那个女人啊。

    “这还不止,那女人还处处散布谣言,说云天你勾引她的未婚夫,这件事可是闹得很大的,都上了报纸,不过那时云天你不在。”

    哒,哒,慕容云天食指随着孙明祥的话,有一下,没一下的敲着桌子,不知在想什么,嘴角始终挂着浅浅的微笑。

    “孙明祥,那你现在在做什么?”慕容云天看着孙明祥满脸的青肿,问道。

    “我…”孙明祥一愣,没想到慕容云天会问这个问道,当下不知道该怎么说,“我…我在一艘渡轮上做船员。”

    “你的脸,又是怎么回事?”其实,慕容云天早就知道了孙明祥的工作,故意这般问道,她就是要看看孙明祥是否坦诚。

    听到慕容云天的话,孙老爸也不由得问道:“对了,明祥,你脸上的伤是怎么回事?平常你都是没有的啊。”

    “没什么,就是回来的路上,碰见了几个小混混,也就是要钱的。”孙明祥摆摆手,似是不想过多的解释,一语带过,“当时我上没几个钱,他们不满意就发泄了一下。”

    “只是小混混这么简单吗?”慕容云天幽幽的说出这句话,眼角却瞟见了自己窗户外多了几个人影,当下便暗骂:

    这帮孙子!

    “叮咚,叮咚。”门铃,也在这时,很巧的响了起来。

    ------题外话------

    求收藏,求留言,求点击。

    四四去写论文了···好几篇啊···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狂放女军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