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 把你整成精神病

    滴答,滴答,滴答。

    聚食居的墙壁上,一只古老的挂钟耐心的敲打着它应有的旋律。

    “你们继续做自己的活,把地上的杂物也收拾收拾。”柳管对着一旁的经理吩咐道,交代完,便走出了聚食居,开着驾驶来的车,扬长而去。

    “你给我坐在这里,别动。”慕容云天按住萧可华,不让他起,用命令的口吻说道。

    看了眼坐在门口地上的唐嫣然,慕容云天眼里充满戏谑,嘴角冷笑,走到她的边,蹲下,说道:

    “唐嫣然,接下来,该来算算我们的这笔账了!”

    唐嫣然坐在地上,恍若没听到,一直低着头,嘴巴喃喃自语,听不清在说些什么。

    呵…

    慕容云天对于唐嫣然的反应也不以为意,毕竟当谁遭受那么大的一个打击,精神都不会好到哪里。

    而对于此,只有给她来个双重打击,才更好,更有趣。

    “唐嫣然,被人抛弃的滋味如何啊?”慕容云天说着,也就顺势坐在了她的旁边,继续说道。

    “唐嫣然,我知道你喜欢哥哥,可是,你是她的妹妹啊,你们这是没可能的。”

    “唐嫣然,被自己喜欢的人说出嫌弃你脏的话,感觉怎么样啊?”

    “唐嫣然,你哥哥以后会遇到他的女人,他们会结婚,会生子,甚至会在你面前秀恩,而你,只能一个人孤独的呆在黑暗的屋子里,忍受寂寞。”

    “唐嫣然,看你哥哥这么对待你,真是太可怜了,估计以后他都不会再像以前那样对待你了,应该会给你冷脸看吧。”

    慕容云天不停的说,不停地刺激着唐嫣然的骨膜,刺激着她的精神。

    “唐嫣然,说不定…”

    “闭嘴!”唐嫣然终于受不了慕容云天的话语,大叫着喊起来,“别说了,别说了,我不想听。”

    慕容云天拉开唐嫣然按住自己耳朵的两只手,继续在她耳边说道:

    “你要听,你不得不听!你必须听!”

    “唐嫣然,你的哥哥说不定现在就是赶着去见你未来的嫂嫂。”

    “他们会亲昵的拥抱,会愉快的用餐,会高兴的去看电影。”

    “唐嫣然,说不定,过了几天,你的哥哥就会带着那个深着的女人回家,见过双方的父母,决定他们的子。”

    “过不了几天,他们就会举行订婚仪式,到时候,宾朋满座,闹非凡,大家都为此感到高兴,而你只能一个人暗自落泪。”

    “而在过不久,他们又要结婚了,这时候,所有的上流人士就会参加,而你,依旧孤独一人,呆在角落,望着那对新人,黯然伤神。”

    “而他们结婚之后,说不定一年,或是两年,又会诞下宝宝,这时候,你的父母长辈就会把注意力更加的投放到你哥哥那里,从而忽视你,冷落你,再次遗弃你!”

    当唐嫣然听到遗弃两个字,整个人浑颤抖了一下,拉住慕容云天的衣服,声音发出颤抖:

    “别,别,爸爸,妈妈,你们别再丢弃然然了,别把然然丢在马路边,哥哥,哥哥,我怕,然然怕!”

    “云天,这女人看着也蛮可怜的,要不就这样吧?”孙明祥走过来,看着唐嫣然如此狼狈的样子,完全没有了以前的高傲的摸样,不忍的说道。

    慕容云天抬头盯着孙明祥看了许久,就在孙明祥快受不了的时候,开口了:“孙明祥,如果你被砍了一刀,而当你发现砍你的人是个小孩或者老人,你就要原谅她吗?这个世界,本就无公平可言,你有实力,你就去欺负别人,你没有实力,你就会被人欺负。”

    “不要因为她是小孩或者老人,或者唐嫣然这种精神崩溃的人,而放松你的警惕,心软下来,说不定,那个给你致命一刀的人,就是这样的人。”

    听完慕容云天的话,孙明祥久久没有言语,他在思考,在做思想斗争。

    “萧可华怎么样了?”慕容云天问道,他的伤不能再拖了,必须马上治疗。

    孙明祥回过神来,顿了顿,摇了摇头,语气低沉的说道:“我从医这么多年,还没见过如此奇特的毒药,从外表看,伤口已经在发黑腐烂,但是往深处看,却还是如健康的一般,毫无差别。”

    慕容云天也看了萧可华的伤口,这种毒药她当年见过,但是,有个问题,这种毒药来自一种毒虫,而这种毒虫她记得当年应该已经被消灭了,怎么现在还有,而且还是在唐嫣然上?

    思索着,便看向唐嫣然,此刻她的神智已经变得恍恍惚惚,疯疯癫癫,不清不楚了,而且就依唐嫣然在唐家的地位,这种毒药她是不可能得到,也不可能知道的。

    那么,莫非她的背后还有人?

    “唐嫣然,你知道你刚刚抓萧可华,手里用的是什么毒药?”

    “恩?姐姐?姐姐你好丑啊,脸上怎么还有个胎记!”唐嫣然歪着脑袋,表天真的看着慕容云天,说道。

    慕容云天一愣,扶额,她应该先问出毒药的下落,在把她给整成精神病的。

    不过,看来只能自己动手了。想罢,便伸手开始在唐嫣然的上摸索。

    “啊,咯咯,哈哈,好痒啊。”唐嫣然被慕容云天上下摸索痒的‘咯咯’直笑。

    “有了。”慕容云天一喜,手中多了一个白色的小瓶子,上面贴了一张红纸,用毛笔写着‘解’字,说明了这瓶是解药。

    “咯咯,姐姐,你手里拿的什么啊?给然然看看。”唐嫣然伸出手,作势要拿慕容云天手里瓶子,那表,那样子就好似一个几岁的孩子,那么天真无邪。

    “给,拿去给萧可华解毒。”慕容云天立马将瓶子给了孙明祥,让他赶快去解毒,多一分是一分。

    “然然饿,然然饿。”唐嫣然就自顾自得咬着手指,嘴里喊着饿。

    慕容云天见此,拿出手机,拨了个电话:

    “喂,精神病院吗?对,这里有个精神病人,麻烦你们来带走。”

    “哪里?青阳大学旁边的聚食居。”

    “好,麻烦了,谢谢。”

    收回电话,低头看着唐嫣然,莫容云天没有一点觉得可惜,不忍。是的,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

    而她,作为军中‘铁血女王’的她,更加不可能仁慈,而她也早已准备好了,双手染满鲜血。

    明天,把学校的事处理好,就去医院吧。

    ------题外话------

    求收藏,求留言,求点击。

    令,文中的任何地名,人名,药名切勿与现实挂钩,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狂放女军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