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昏迷

    天的,好似要下雨,屋外的大街上,也比往常少了许多人,一下子变得安静了许多。而屋里,也是安静的有点可怕。

    “怎么样?”边,孙大伟焦急的问着正在给慕容云天把脉的孙明祥。

    “只是太过疲劳,她体本就虚弱,人一下子受不了,就昏了过去。”孙明祥将慕容云天的手放回被子里,站起来。

    “让她好好休息休息,我们出去吧。”

    “也好,没想到这丫头居然能够赢了太子,而且是一下子赢了200W,200W!”孙大伟说着说着,两眼放光,嘴角噙不住的笑容,发了,发了,这下子彻底发了,再也不会在那群人面前抬不起头来了,哼哼!

    “我也没想到云天居然还懂得赌博,不过这丫头从那天在校医室就感觉有点不对劲了。”孙明祥边说边带上房门,与孙大伟一起坐在了沙发上。

    “我感觉,这丫头,变得与以前不一样了,像是,像是…”

    “像是沙砾经过了漫长的洗礼,蜕化成了那璀璨的珍珠。”孙大伟补充道。

    接着,便是两人大眼瞪小眼,没想到他们两人对慕容云天的印象从没有过的如此一致,一时,无语。

    滴答,滴答。客厅的古老挂钟正遵循着的它的使命,一步一步的执行着。

    “叮咚,叮咚。”突然响起的门铃声让孙明祥和孙大伟两人吓了一跳,对看了一眼,会是谁呢?

    透过猫眼,孙明祥看了一眼,吓了一跳,急忙开门。

    “太子,您怎么会来这里?”孙明祥小心翼翼的问道。

    “怎么,不欢迎么?”萧可华一手插着裤袋,一手正做着按门铃的动作,笑道。

    “不,不,臭小子,一边去。”孙大伟急忙推开孙明祥,招呼着萧可华进了屋。

    “欢迎,非常欢迎,太子。”

    “嗯,家里蛮不错的嘛。”萧可华四下看了看,没见着正主,又道:“这是你们自己设计的?”

    “不,不,这是以前的那户人家弄的。”孙大伟急忙回答。

    萧可华以为所有人都和他一样,家里都是自己设计的,其实他那里知道,就连这房子的贷款,孙大伟他们还没还清呢。

    萧可华随后坐在了沙发上,三个男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说什么好。

    一是,孙大伟他们还从未如此近距离的接触过太子,一时激动;二是,萧可华来此要见的并不是孙氏父子,而看了看四周,好像,她不在。

    “太子,不知,您找我们父子有何事啊?”孙明祥激动过后,开口打破了尴尬得局面,总这样也不好吧。

    “呵呵,我记得昨天有人说,赢了的话,我要跟她一个月。”萧可华翘着二郎腿,笑道。

    “啊!不过,太子,您来的真是不巧。”孙明祥赶忙抱歉的说道。

    “嗯?怎么说。”萧可华抿了一口茶,问道。

    “是这样的,云天昨天回来后就突然昏了过去,到现在还没醒。”孙明祥忙解释道。听说这位太子脾气古怪,有时他明明是笑着,却心不好;有时他明明脸板着,却心好,令人捉摸不透。

    “昏迷?”萧可华诧异了一下,不过很快便恢复过来,又接着道:“她在哪个房间,我去看看。”

    “太子,这里,云天就住在这里。”孙氏父子急忙带着萧可华来到了慕容云天的房间。

    这房间原先是孙明祥的。

    而此时昏迷中的慕容云天,却正惊讶于她所处的地方。

    慕容云天现在所在的地方,四周一片灰蒙蒙,好似迷雾一般,看的见也看不见。她曾试图呼喊,却是无人回应;她也曾试图快跑,企图能够跑出去,却是徒劳无功,还是在原地打转。

    经过一番折腾,慕容云天反应过来了,她这是被困在这里了。

    “不管是谁把我带到了这里,我慕容云天跟你耗上了!”慕容云天嚷完这句话,便一股坐在了地上,坐的不舒服,我来躺的。

    慕容云天又随即平躺下来,就这么惬意无比的看着天空,好似在晒太阳。

    “丫头,你还真是随遇而安啊,一点也不怕。”正当慕容云天想要睡觉的时候,整个空间传出来轰隆隆的响声,笑骂道。

    慕容云天一听,一骨碌的爬了起来,四处看了看,没人!

    “丫头,呵呵,你别找了,你是看不到我的。”轰隆隆的响声又出现了,依旧是笑骂着的。

    “老头子,声音太响,我怕我会耳聋。”慕容云天撇撇嘴,不满道。好,就算我找不到你,但这声音用得着这么响么,想聋死她啊!

    “额呵呵,丫头,你们不是讲究尊老吗?”轰隆隆的响声依旧出现,不过这次却真的好似听了慕容云天的话,变得小了许多,犹如正常人交谈那般大小。

    “切,尊老也是要看对象的,像你这种只闻其声,不见其人的老,我恐怕尊不起。”慕容云天是谁啊,她可是号称‘军中女将’,‘铁血女王’啊,什么人怕过,一句尊老就想让她屈软?声音响现在还不是变小了。

    “有趣,有趣,果然是个有趣的丫头啊。”声音的主人,不怒反倒是笑了起来,整个空间也随之颤抖起来。

    “说吧,你是什么人?为何我会在这里?”慕容云天皱了皱眉,她可没那么多时间和这人闲聊。

    “呵呵,不急,不急。”声音的主人似乎还不想那么快让慕容云天知道事的前因后果,慢悠悠的说道。

    “你可姓慕容?”声音的主人没有立即回答慕容云天的问题,反问道。

    慕容云天虽对声音主人的问题感到狐疑,不过还是回了声:

    “是,我叫慕容云天。”

    “慕容…云天…”声音主人好似在回忆着什么,声音变得悠长深远。

    “有什么问题吗?”慕容云天直觉着这里面肯定有问题,赶忙问道。

    “不,没什么,只是我以前的好友也姓慕容,呵呵。”声音,恢复正常了。

    “呵呵,我想你肯定已经猜到了,你能来到这里,与你的那双变异双瞳有关。”声音紧接着又道。

    “变异双瞳…”慕容云天双眼微缩,是了,她还没搞明白她的眼睛是怎么回事呢。

    ------题外话------

    求收藏,求留言,求点击。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狂放女军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