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宝贝断了

    “啊!不好,要爆炸了!”

    “快,快救人,萧医生还在里面。”

    这是萧云天陷入黑暗之前,听到的最后两句话。

    ------------------------

    S市的天,依旧是风清云淡,惬意无比。

    青阳大学,校医处。

    “咦,是孙医生,这么早就来了。”正在打扫卫生的扫地大婶,抬头乐呵呵的对着一名男子,说道。

    男子穿着白大褂,一副金丝眼镜架在鼻子上,皮肤白白的,整个人显得文质彬彬。

    “啊,是顾大妈啊,呵呵,开学第一天,当然要来的早点嘛。”男子推了推眼睛,笑道。

    “诶,那好咧,我要赶紧把地扫好,不然等学生们来了,形象可不大好,呵呵。”顾大妈点头笑道。

    “那大妈您忙吧,我进校医室。”男子与顾大妈挥手告别,便走进了校医室。

    “哐当。”校医室的门,被关上了,与此同时,也被锁上了。

    校医室内,摆设很简单,首先是隔离门,接着,便是三张并排在一起的,靠着墙壁;右边,是两张办公桌,相对摆设;在旁边,是一排椅子。

    两排落地窗被拉了上去,整个校医室显得有些昏暗。

    男人脱去白大褂,快速的走到中间的那张边,上正躺着一个女人。

    “嘿嘿,小美人,终于等到今天了,就让我来好好护你。”猥琐至极的声音,从那名文质彬彬的孙医生口中传出来。

    “啧,皮肤好滑嫩啊。”一双毛糙的手伸向了女人,开始上下抚摸,男人的喉结处,也忍不住的上下滑动。

    “啊,我要忍不住了…。啊!”

    一声惨叫响彻云霄,窗外,群鸟惊飞。

    “忍不住,是吧。”一道清冷的声音在男人头顶响起,男人的跨处,一只脚正踢在那,正中红心!男人疼得整个人都弯了下去,他的脸,憋得通红。

    “怎么样,味道如何啊?”声音依旧清冷,只不过,男人能够听出里面的嘲笑。

    孙医生强忍着,抬头望去,只见原本还躺在上昏迷的人,这会正坐在上,嘲笑般的看着他。

    这女人怎么会有这么大的胆子!嘶!该死的,我定要她好看,玩死她!

    “慕容云天,我只不过是想帮你检查一下体状况,你居然这么狠!”孙医生艰难的开口,镜片下面的小眼睛正思索着,下一步该怎么走。

    “体状况?我的体出什么事了吗?”慕容云天冷笑,她的衣服被拉开了,露出了里面的黑色蕾丝,而且全无力,据她推测,应该是之前吃了安眠药之类容易使人昏迷的东西。

    “这不,正要帮你检查嘛,你看,我们是不是继续…”孙医生夹紧着双腿,两手扶着沿边,慢慢的站起来。

    “好啊,我们…继续。”慕容云天俯,在孙医生的耳边轻轻吹着风,边说,她的手边往下,放在了孙医生的宝贝上。

    “嘿嘿嘿,我们继…啊!”孙医生见慕容云天居然如此主动,再加上她俯着子,深深的沟壑就在他的眼前,经受不住惑的他,忘却了下的疼痛,只想着即将到来的幸福。

    确实,幸福来了,大大的幸福。

    “啊!我的,我的,我的宝贝啊!”孙医生两手捂着自己的宝贝,不住的后退,最终坐在了地上。

    剧烈的疼痛让他不得不弓着子,豆滴大的汗珠从额头冒出,后背已经全湿,孙医生不停地在地上打滚。

    疼!疼!实在是太疼了!

    “孙明祥,这滋味你可满意?”慕容云天整理好衣服,跳下,慢慢的穿上白大褂,继而走到孙医生面前,问道。

    “你…我…额…”孙明祥疼的无法说话,只能用眼睛死死的盯着慕容云天。

    这仇,一定要报!慕容云天,我不会放过你的!

    “哎呀,忘了告诉你了,孙医生。”慕容云天拍手,大呼道,“刚刚我也帮你检查了一下,发现你的下面有点问题,所以,我就自作主张将它…”

    慕容云天笑着,做了个‘卡擦’的动作。

    孙明祥大惊,忙看向自己的宝贝,这一看不要紧,这简直是要了他的命啊!

    血,红红的鲜血,不停地从他的裤子里面流出来,不到几秒的时间,他所在的地面已经形成了一滩血。

    “你!你个恶毒的女人!”孙明祥是又痛又哭,眼泪鼻涕全挤在了他那张表面正经,内心肮脏的脸上,顿时显得无比的丑陋与扭曲。

    “呵…呵呵。”慕容云天站着,对于孙明祥的话就只是耳旁风,攻人先攻心,她要不懂,还怎么是那个统领军医界的铁血女军医。

    “孙明祥,有些人能惹,有些人你是连碰都碰不得,这点道理你也不懂?”慕容云天通过记忆,了解到在此之前,孙明祥对慕容云天所有的所作所为,不由得面色下沉。

    是的,她不是慕容云天,她是萧云天,那个军医界赫赫有名的 “铁血女王”。

    “你不过是一个寄人篱下的野女人,要不是父亲收留了你,你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孙明祥怒了,什么不能惹,什么连碰都不能碰,明明就是自己父亲收养了,给自己作为童养媳的,装什么纯洁,装什么清高!

    “呵呵,果然,低智商的怎么能理解高智商的话。”慕容云天明白他在说什么,不过,她可不再是以前的她。

    想起以前的她,慕容云天很是愤怒。

    没见过这么唯唯诺诺的女人,别人让她干什么就干什么,别人让她往东,她不敢往西,格软弱,任人欺负,而且还非常喜欢哭!

    而真正的萧云天呢,狠厉,霸道,果敢,敢作敢为,从不立于人之下。

    这两个人,简直就是一个天,一个地。

    有着明显的天壤之别。

    “孙明祥,如果你还以为我是以前的慕容云天,那你就错了,而且,你应该知道。”慕容云天走到她的办公桌,从抽屉里拿出一叠照片,扔在了孙明祥的面前。

    照片上,是孙明祥与各种各色不同的女子的照,上,地上,山上,校医室,各种地方都有。

    望着这些照片,孙明祥的脸色瞬间刷的变得惨白。

    他发疯似地扑向这些照片,将其撕碎。

    “你撕吧,我这还有,还要吗?”慕容云天又变戏法似地拿出一叠照片,在孙明祥的眼前晃了晃,意思就是,你在怎么撕,我这还是有备份。

    其实,连萧云天也没想到,以前的慕容云天居然会做这种事,不过,也正好给了她机会。

    “你!”孙明祥脸色铁青,他没想到慕容云天居然会偷偷跟踪他,还拍下了那些照片!

    “你想怎么样。”孙明祥很是不甘的说出了这几个字,他的宝贝已经奄奄一息,他可不想再被人知道那些丑事。

    “很简单,成为我的人。”慕容云天亮声的说道,又补充道,“你别误会,要做我的男人,你是连门边都够不到,我是指做我的人!”

    孙明祥原本明亮的眸子暗了下去,不过又很快恢复了,他明白,她说的做她的人,是什么意思。

    “好,我答应你。”孙明祥低声回答,他已经没有力气再去折腾了。

    慕容云天满意的点点头,收下孙明祥,一是因为她刚刚接手这具子,而且也刚来青阳大学实习,对这里不熟悉,有了自己人自然做事方便;二则,孙明祥虽然作风不咋地,但是医术还是有一,结交的人也很多,她,需要门路。

    “你还坐在地上干嘛,马上要开学典礼了。”慕容云天见孙明祥还坐在地上哀嚎,忍不住喊道。

    “我…我流血了啊。”孙明祥很是无奈,这么多血都看不见吗?

    “什么血,那不过是血袋里的血样本。”慕容云天无辜的眨眨眼,她没告诉他吗?

    “你…!”孙明祥此刻,不知该高兴还是悲痛,被人耍了,还是被以前唯唯诺诺的那个‘便利贴’慕容云天耍了。

    ------题外话------

    新文,请大家多多支持~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狂放女军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