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整死他往死里整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御剑行 书名:下堂妃也逍遥
    “首先,我今(日rì)来不是和你们探讨是不是,或者应不应该,而是通知你们,从今(日rì)起,所有的人必须来这里学舞,若是有人不听话,柳姿小姐有权对她进行处罚!”声色历练,语气强硬,苏妍妍在这个问题上是丝毫未给她们任何一点的余地讨价还价!

    “我不干!”水如月双手环(胸xiōng),坚决反对,朝苏妍妍投去‘你能拿我怎么办’的挑衅的眼神。

    “很好!”苏妍妍早就料到这个女人会找自己的麻烦,“我的家乡有句俗语,叫做杀鸡儆猴!既然水月姑娘要做第一个被惩罚的人,我又岂可拂了水月姑娘的意思!”说完,苏妍妍朝柳姿投去一个眼神,柳姿收到后,立刻飞(身shēn)朝她而去,然后一个她甩出金鞭,一道惊呼过后,便是噗通的一声巨响,如水月被柳姿的一个鞭子甩进了水里!

    “救命,救……”如水月在水里不停地扑腾着,惊呼着。

    苏妍妍走到澡堂边上,蹲了下来,冷冷一笑道,“起来吧,别演戏了,水根本就不深!”

    如水月这才愣了一下,站了起来,发现,真的不深,不过,她低头一看,却发现自己狼狈的不得了,浑(身shēn)湿漉漉的,玲珑的(身shēn)段在薄纱中若隐若现,惹人遐想,再对上苏妍妍那对讥讽的眸子,她立刻惊呼一声,双手抱(胸xiōng),又缩回了水里。

    “你,你是故意的!”如水月十分的气愤,躲在水中只露出半张脸,瞪着苏妍妍。

    “这句杀鸡儆猴的成语,水月姑娘可记住了!”苏妍妍冷冷地看着她,语气一转,变得冷肃起来,“大家伙儿都看到了,我将这个权利交给柳姑娘,希望大家以后能好好听她的话,要是不遵循者,必定严惩!”

    语气铿锵有力,透着威严,不容许任何的反对!众人听完苏妍妍这番声色俱厉的言辞,都低下头,再也没有人提出反对的意见!

    苏妍妍朝柳姿投去一个胜利的眼神,那一笑,竟也那般的耀目,带着飞扬的自信,灵动的双目里是如金子般闪耀的光芒,那一刻,耀炫了她的眼。

    水上的舞蹈是苏妍妍想出的排除法,利用这个方法可以有两个好处,在鼓上跳舞没有几个人能做到不落水,一落水就会像如水月般现出(身shēn)姿,只要胡清歌假扮成女的混在中间,那就不怕他不现形!

    另外,苏妍妍趁着大家都在练习水上舞蹈的时候,带着薛如月去进行她们的第二步——地毯式搜索,挨个屋子搜索过去,她就不信,胡清歌在屋子里就没有留下点什么蛛丝马迹!

    “你为什么要我扮成这副模样?”薛如月十分不解地看着自己这一(身shēn)的男儿装。

    “你想不想第一个见到你的清哥哥?”苏妍妍眯起眼,笑得像只(奸jiān)诈的狐狸。

    “想,当然想了!”薛如月算了算,她有多久没见到清哥哥了,好像真的好久了,至从知道他从京城回来后,她都想方设法去找他,可是每次都落空,心(情qíng)自然低落不已,“你真的有办法让清哥哥自己现(身shēn)?”

    “你就等着吧,不超过今天,我必定让他自动现(身shēn)!”苏妍妍笑得得意,她今(日rì)布下了三道网,她就不信了,她网不住这个男人!

    “对了,你说的第三道网是什么?”薛如月看到了苏妍妍的两道网,只是她之前说的第三道网,她却始终没有告诉自己。

    “只有一句话!”苏妍妍笑道。

    “那句话?”

    “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说罢,苏妍妍就开始笑的高深莫测!

    夜幕下的豪华庄园就像是一只沉入昏睡的巨兽,匍匐在地,此起彼伏的(身shēn)躯蜿蜒盘旋在大地之上,宁静中透着威严,透着冷峻。

    古月站在澡堂外,长长地呼了一口气,今(日rì)差点累死,那个柳姿也不知是着了什么魔,只要是女子,无论是谁都必须学习,连自己都不放过,说这都是苏妍妍的意思,偏偏在这么紧要的关头,这个该死的小女人居然不在,((逼bī)bī)于无奈,他只好亲自上阵表演了一回。

    暗自庆幸,自己的功力够深厚,没有从鼓上摔下来,不然,今(日rì)他绝对不好过!

    摸索着回到屋子里,刚一打开门,脚步便顿住,眸光机警地扫过屋子。

    “谁,出来!”双眸敛起,他摆开架势,冷冷地朝黑暗处喊道,“阁下深夜陷入我的屋子,意(欲yù)何为!”

    屋子的黑暗处走出一个人,背对着窗户,月色难以穿透黑色的夜幕,古月根本看不清他的脸。

    “你是谁!”古月紧握起拳头,运气丹田,随时准备给对方出其不意的一掌。

    还未等他出手,黑衣人便甩出一个飞镖,古月侧(身shēn)闪躲的瞬间,黑衣人一个跃(身shēn)从窗户逃走。

    “站住!”古月立刻追了出去。

    躲过迎面飞来的几个飞镖,古月紧追在黑衣人的(身shēn)后。

    “那里是!”古月立刻停住脚步,拧眉看着眼前的屋子。

    黑衣人到了这附近就失去了踪迹,莫非他进了妍妍的房间!

    正在考虑要不要进去的时候,屋子里突然传来一阵惊呼。

    “你,你是谁,出去!”女子的尖叫声划破了夜的寂静,“救命……”

    “妍妍!”古月闻言,连想都不想就一脚踹开门,冲了进去。

    刚一进门,他便后悔了,门嘎吱一声,紧闭上,屋内漆黑一片,连月色都透不进来。

    屋子里弥漫着一种危险的气息,如灵蛇随着每一次的呼吸窜入他的每个毛孔中,(身shēn)子猛地打了个机灵。

    “什么人,马上出来,别在这里装神弄鬼!”古月在黑暗中闻到一股诡异的气味,仔细辨之,却惊诧连连。

    这是‘迷迭香’!他连忙用袖子捂住口鼻,想往后撤退,哪知突然在黑暗中响起一阵清脆的声音,“各位,赶紧上啊!”

    立刻,黑暗中飞出了几十道(身shēn)影,朝古月扑过去。

    “你们干嘛……”古月的下句话还未出口,便被淹没在了一阵的唏嘘中。

    苏妍妍翘着二郎腿,坐在长廊上,晃动着一只腿,数着数,“一,二,三,四,五,……”

    还未等到她数到十的时候,门砰地一声被人很用力地撞开,一个人影跌跌撞撞地狼狈地冲出了屋子,然后立刻吼道,“是谁,是谁陷害我!”

    苏妍妍停住来回晃动的腿,一个利索的翻越落了地,然后反剪双手,悠哉地踱步走到他的面前。

    “啧啧,瞧瞧这是谁啊?”苏妍妍得意地挑起眉头,上上下下地打量着眼前的男子。

    一(身shēn)的狼狈至极,好看的逶迤红妆早就被人撕烂,露出了精壮的(胸xiōng)脯,刚毅的线条勾勒出的是一具完美的(身shēn)躯,只是月色下,一张妖异的美女脸却与之形成了巨大的反差,他的脸上精致的妆容早就模糊不堪,秀发也凌乱飞舞着,远远看去颇有一种‘梅超风’的意味。

    “你!”古月惊诧地看着眼前一脸冷笑的苏妍妍,“怎么是你……”

    “呵呵,好个月下美人,我是该叫你古姑娘呢,还是该称呼你一声,胡庄主,胡——清——歌!”

    当她说‘胡清歌’这三个字的时候,明明是笑着,眼里却迸发出冷锐的目光。

    “你,你都知道了……”胡清歌(古月)惊讶不已,“你是怎么知道的!”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那时他抱着自己,她便在无意中摸到了他的(胸xiōng)部,当时她便十分的疑惑,一个女子的(胸xiōng)部再怎么小,也不可能连一点波澜起伏都没有,之后在亭子那边,她突然叫住胡清歌时,他转(身shēn)的刹那,那对浑圆依旧无波无澜,那时她便起了疑心。

    今夜她特意支开所有的人,独自潜入他的房里,果然在(床chuáng)前的地上,她找到了证据,那双比一般女子的鞋子要大很多倍的大鞋子。

    苏妍妍从(身shēn)后拿出从他房里搜出的大脚鞋,在他的面前晃动着,“这双鞋子是你的吧!试问,哪一个女子的脚能有这般大!”

    说完,她用力一扔,将鞋子甩到他的(身shēn)上!

    “胡清歌,现在你还有什么话好说的!”为了试探他,苏妍妍先是与柳姿合谋在澡堂拖住他,然后又带着薛如月到他的房里搜索证据,最后,她还亲自上演了一场‘请君入瓮’的戏码,将他引进了自己的屋子。

    在这之前,苏妍妍就在屋子里点燃了师父送给自己的‘迷迭香’,这种香有着迷惑人心智的香气,又寻来十几名的男子等候在屋子里,趁他被迷香迷住的时候,趁机‘非礼’他,这样一来,就算他是一只有着千年道行的九尾狐狸,也难逃一劫。

    “所以你就故意安排一群男子在屋子里等候着我!”胡清歌这才彻底明白,自己是上了这个丫头的当了!

    “是,怎样,他们伺候的还好吧!”苏妍妍冷冷地笑了,“我送的这份礼,胡庄主还满意吗!”

    看着他狼狈的模样,苏妍妍的心(情qíng)大好,之前他给自己下了迷药,她就给他下回迷香,一报还一报,很公平!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

重要声明:小说《下堂妃也逍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