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一箭双雕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御剑行 书名:下堂妃也逍遥
    苏妍妍睡下以后,司马祈翻坐起,抬头看了看窗外,冷眸敛起,点了她的睡,从门口走了出去。

    “你来了。”司马祈双手环,眼神略带讥讽地看着眼前的胡清歌。

    他依旧是一的绯红迷离,只是多了几分的冷魅,俊逸飘然。

    “你今很高兴吧!”胡清歌侧脸睇看着他,从他的眼底,胡清歌看到了得意。

    “呵呵,只要和妍妍在一起,本王每都很高兴,倒是你,似乎这几没睡好。”司马祈扬起头,眼底流转着睿光,“为何不去好好地休息一番,怎么这大半夜的还要巡视你的庄园不成?要是那样,还真是辛苦你了!”

    他一脸‘你活该‘的表让胡清歌很是抓狂!

    “司马祈,你那两个女人是你弄来的吧!”胡清歌直接进入正题,懒得和他打太极。

    “哪两个女人?”司马祈却打定主意和他玩失忆,故作一脸的惊讶,“别忘了,你是庄主,这一院子的女人可都是你弄来的!”

    “你!”胡清歌咬了咬牙,“薛如月和柳姿别说这两个女人,她们是自己误打误撞,自己撞到妍妍的房里来的!”

    没有他唆使瑞鹰,瑞鹰敢这么干!

    “哦,你说的是她们啊!”司马祈装作这才醒悟的样子,惊叹道,“你不说,本王倒是忘记了!”

    “怎么,你终于记起了吗!”司马祈你好样的!

    “本王说怎么那么巧呢,前几刚好去联络本地乡绅富豪,达官贵人时,正巧遇上了,她们一听说是关于你的事就急忙前来询问,本王怎可拂了姑娘的心意,只好如实告知,怎么,她们没寻到你吗?”司马祈一脸的惊讶。

    “你,你,你……”胡清歌听完,差点没背过气去,这个家伙居然借着宣传联谊的机会,在背后给了自己一刀,果真是够厉害的。

    “礼尚往来,本王送的这份礼,你还喜欢吧!”他送给自己一个如水月,他怎可不回敬呢,他送一,自己便打包两个回敬给他!

    “算你绝!”

    “如果庄主大人只是来此询问的,那么恕本王不奉陪,我还得去照顾妍妍,不远送!”司马祈甩袖准备进屋,突然停住了脚步,侧过脸对他说道,“对了,我还听说,她们二人明应了妍妍的邀请,会来庄园一聚,胡庄主你可要多多保重了!”

    虽然不知为何妍妍要邀请这两个女人来庄园,不过,他相信妍妍这么做总有她自己的理由,反正好戏是开锣了,他就等着看戏吧!

    “司马祈!”后的胡清歌突然开口,“你以为自己成功了吗!”

    “不是吗!”司马祈挑眉,挑衅地看着他。

    “哼,谁能笑道最后,谁才是胜利者,你且看着吧,究竟明笑不出的是谁!”胡清歌也不甘示弱地挑衅回看着他,“元老院那边,似乎有些动静了……”

    他没有把话说完,直说了这些便转消失在了茫茫的夜色里。

    司马祈双手负背站在院中,神色凝重,手里握着一道急令。

    之前他便收到了发自元老院的急令,催促他马上回去,说是有重要是事宜相商,如今看来,这次胡清歌是准备和他干到底了!

    “魑魅魍魉!”司马祈反剪双手,扬起头命令道,“本座明回一趟天阁,你们务必要护及妍妍小姐周全,若有闪失,必严惩!”

    “遵命!”魉俯首应道,“左使此次一人前往?”

    “恩,本座一人便可,你们只管全力护住她,要是再出什么乱子,绝不放过!”说罢,他将锐利的眸光投向了魑魅二人。

    他们感受到他凛冽的目光,立刻压低了头颅,似乎再多抬高些便会真的被他那道如刀锋般锐利的目光给削了去。

    魍倒是为他们捏了把冷汗,左使晴不定的子早已是阁内人人谈而色变的话题,如今他们二人却还能安稳地站在这里,倒真是要多谢了屋内之人。

    思虑间,他将眸光投向屋内,那个正躺在上熟睡之人,心中讶然,他很好奇,究竟是何种人,竟可得左使如此厚待!

    “魍,本座要你注意夜冷这个人,密切地注意他的一举一动,本座要有关于他的一切消息!”司马祈冷声命令道。

    “遵命!”魍拱手应道。

    “魅,神医楚不凡可有消息?”

    “属下还在探查中。”魅低头道,“不过,前几有人曾在城中见过他,之后有失了踪迹。”

    “继续密切探查,有他的任何消息,立即通知本座!”司马祈敛眸沉思了片刻道。

    “遵命!”

    “都下去吧!”司马祈一挥手,四人便如影子般又消失在了黑暗里。

    第二,苏妍妍醒来时依旧不见司马祈的踪影,只留了一封信在桌上,心中写道:有要事外出几,办完速回,勿挂念!祁附上!

    寥寥几笔,却在苍劲中见尽缱绻,苏妍妍看着那张信笺,心中反复着一句话,他走了。

    虽不知他为何走的如此匆忙,但是好歹当面和自己说声,就这么走了,只留下这么短短的几个字,算是对她的交代,虽知道他定是有急事,但心中依旧不免会有些怅然若失。

    “小姐,你今不好?”一路上只见苏妍妍都是淡淡的表,鲜少见到她如此的沉静,杏儿总觉得小姐今的心定是不佳。

    “没事,对了,她们二人来了吗?”苏妍妍暂时将思绪抽回问道。

    杏儿自然知道她所指何人,朝前面的亭子看了看,回道,“小姐,她们一早就来了,不过……”

    话音还未落,前方的亭子里便传来了一阵激烈的打斗声。

    哎——

    苏妍妍低头轻叹,这两人还是如此,一见面不打个痛快就不罢休,看来这毒中的还真够深的!

    停住脚步,抬头看着在亭内飞来掠去的两道人影,一个问题却萦绕上了心头。

    这个胡清歌当真如此俊魅,魅到可蛊惑众生的地步?

    记忆里,他的模样很模糊,就像是那晚躲藏在云层后的那张俊朗的脸,明明是月色朗朗,但是,他的脸却如躲闪在薄薄云层里的星星,时而清晰,时而模糊。

    那脉幽幽的声音如天边传来,猛地眼前掠过他那双邪魅至极的眼,心头一惊,手抚上脖间,那里却是一片冰凉,倒吸一口凉气,思虑间,似乎有什么遗漏在了记忆深处。

    “妍妍,你怎么在这里?”古月一的暗红逶迤,出现在她的面前,打断了那纷扰的思绪。

    “哦,古姑娘。”苏妍妍看了看亭子里的两个女人,似乎已经停止了打斗,打累了吧,也该累了。

    “上面的人是?”古月抬头看了看,眼敛起。

    “哦,就是昨来的两位姑娘,既然古姑娘也在,那就一起吧!”苏妍妍纯粹是出于有好的邀请,没有别的意思,但落在古月的耳朵里却变了一番的意思。

    古月敛起的眸子里闪过一丝精光,他紧紧地盯着苏妍妍,似乎要将她看透却又看不透,她这话是真心的还是试探,莫非她对自己起了疑心!

    思及此,他的脚步一顿,头一次,他开始有些慌乱,敌未动之前,他居然先乱了阵脚!

    “古姑娘,你怎么不走了?”苏妍妍感觉到后的异常,转过问道。

    “哦,没什么,我突然感觉有些头晕,我还是不去了。”古月决定还是避其锋芒,静观其变!

    “那也好,古姑娘要是不舒服,先回去休息吧。”苏妍妍倒是没有多想什么,当她将眸光收回时,刚好无意间扫过他的部,一道激灵滑过,苏妍妍突然一颤,一个诡异的景象立刻浮现在了脑海中。

    “古姑娘!”

    “怎么了?”古月疑惑地转过,风掠过前一片风光大好,只是那道沟壑却未曾如想象中的此起彼伏。

    一时间,苏妍妍似乎被什么震慑住,愣愣地看着却未发一言。

    “妍妍,姑娘?”古月疑惑地问道。

    “哦,没什么,你不舒服,那赶紧去休息吧!”催促着送走古月后,苏妍妍的神越发的凝重,看着他消失的方向,再回头看了看亭子中的人,心头浮起一个念头。

    快步朝亭内走去,只见两人均气喘呼呼地坐在圆桌的对面,单手撑着桌面,眼神对视中。

    “两位姑娘别来无恙!”苏妍妍立刻直了腰板,露出一派翩翩公子的模样,笑盈盈地说,“杏儿,赶紧给两位姑娘倒杯清茶,解解乏!”

    “别拐弯抹角的,直接说吧,你叫我们来有何贵干!”柳姿一直不喜欢这个如女子般孱弱的少年郎。

    “呵呵,柳姑娘真是个中人,不错,我此次请两位来,的确是有事相商,不过,这件事对姑娘你倒是百利而无一害。”盈笑着接过杏儿递来的茶水,苏妍妍轻抿了一下开口道。

    “哦,有什么好事?”薛如月倒是对苏妍妍有好感的,她立刻凑近她问道。

    “你们不是想见胡清歌吗?”苏妍妍轻轻一挑眉,眼里立刻划过一缕精芒。

    “你有办法见到他?”柳姿不以为然道,“清哥哥可是不会轻易见一个无名小卒的!”

    言下之意,就是看不起苏妍妍,一个毛头小子,也想见到她心中的圣人,简直就是白做梦!

    “呵呵。”直接无视她眼里的鄙视,苏妍妍心头暗道,丫的,狗眼看人低,本来决定把‘调戏’胡清歌的重任交给她,如今看来,还是薛如月可些,那么这一伟大的任务就只有她能胜任了!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

重要声明:小说《下堂妃也逍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