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死也要守住你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御剑行 书名:下堂妃也逍遥
    苏妍妍神智开始涣散,体内叫嚣的灼让她痛苦不已,紧紧地缠住他的子,往他的上磨蹭着,似乎只有那样才能减轻一点痛苦,明明很想却不能,她的眼泪模糊了双眼,再也看不清任何事物。

    鬼面人的子先是一僵,随后也跟着变得紧绷而燥

    “我帮你……好吗?”他低低地逸出沙哑而略带感的声音。

    不忍心看着她这般痛苦,那样含媚而哭泣的模样深深地烙印进了他的心底,竟是那般的疼。

    他的手开始抚上她的肌肤,手尖所触摸到的地方,她的子均是微微的战栗,眼泪在不知不觉间又涌了出来,呓语低低而出。

    “司……马……祈……”闻言,他的迷离的双眸一张,心像是被人狠狠地捶打了一下。

    苏妍妍在半醒半昏迷时念着的竟然是他,是他,原来,她的心里装着的是他……

    心有些苦涩,他微微自嘲一笑,手无力地垂下,那一刹,心头的火像是被人当头一盆冷水浇醒。

    呜呜,苏妍妍依旧在火中不停地挣扎,迷离的眼里却是泪,哀求地看他。

    “我帮你,好吗?”他终究抵不过她那苦苦哀求的眼神,心头萦绕着一种奇怪的感觉,看着如此坚强的她,心的一角有什么开始慢慢地融化。

    “只要扎上四针,你就会好,但是,这个很疼,很疼,你能忍得住吗?”以前,他也试过,但是没有人能忍住那种烈火炙心的锥心之痛,没有人能够在他的针下熬过四针。

    看懂了他眼底的犹豫,苏妍妍咬住惨白的嘴唇,眼带坚定地点了点头。

    苦涩一笑,他轻柔地说道,“把头靠在我的肩上,如果你很疼的话,就咬,不必害怕,用力地咬下去!”轻柔却无比的坚定,带着那种宽慰的语调给了她莫大的鼓励。

    泪又涌了出来,苏妍妍艰难地将头移上他的肩头,靠在那里,一股血腥味扑鼻而来,刺鼻的味道让她暂时从迷离中回过神。

    鬼面人从袖子里抽出一根银针,精准地扎入她的道。

    啊——

    苏妍妍猛地喊出,痛苦中带着呻吟,低低地逸出。

    “还有三针,你要是实在撑不住,咬吧!”那种痛楚的凄喊让他心猛地一揪。

    说完,他又往她的道扎去,这回苏妍妍实在忍不住了,狠狠地咬上他的肩膀,她的痛,他也一并体会。

    恩!鬼面人咬紧牙根,额角的青筋爆出,但是他为了不让苏妍妍担心,愣是咬紧牙忍住。

    “很快就好了,再忍忍,疼就咬,使劲地咬!”她疼着,他也疼着,她疼一分,他便疼二分。

    一针一针地扎下去,苏妍妍痛得只得狠狠地咬住他的肩膀才能熬过去,脸色不再通红一片,转而惨白,白得骇人。

    “好了,你还好吗?”四针都扎完了,苏妍妍却如脱了线的娃娃,朝湖底滑去。

    “妍妍……”他伸出手将她拉回怀里,紧紧地抱着,她的痛苦通过肩头一并传给了他,那般的疼,她一个女孩子居然可以忍受住,她的坚强让他动容,她坚强的脆弱让他心疼。

    心疼!

    他的心底腾地惊起这么一个词,惊觉之时也惊诧,为何,何时,他开始对她上了心,何时,他对她开始有了心疼的感觉!

    不可!他对她不可以有这样的感,他一二再而三地提醒自己,眼前这个女子,不是他可以碰的,更加不可以

    用衣裳裹住她,抱着一脸惨白,早已陷入昏迷的苏妍妍上了岸,她的手咯到自己的腰,低头一看,她的手里似乎还紧紧地握着什么东西。

    究竟是什么呢?

    似乎刚才从胡清歌那里抱她出来时,她就一直紧握着,究竟是什么能让她如此的珍惜?

    小心地将她的手掰开,一个指头一个指头地掰开,眼光在触及掌中物时,凝滞住,心头陡然一窒。

    这是,这是……

    竟是一把极为普通的木梳,一把极为旧的木梳,这把木梳她竟一直紧紧地握着,刚才那么的痛苦,她也是一直握着才撑得过去吧,她一定很珍视这把木梳,只要握着就能给她力量。

    她一定很珍视送这样东西给她的人吧,是他吗!

    又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泛起一阵的酸意,他能得你如此的珍视,真是幸运!

    轻轻将木梳放回她的手里,温柔地抱起她朝寝室走去。

    “又是你,放下她!”司马祈突然出现在他们的面前,当他看到苏妍妍一脸惨白地被鬼面人抱在怀里,他们浑都是湿漉漉的,似乎明白了什么,立刻飞而来。

    抱过苏妍妍,看到她的脸色愈发的惨白,心就像是被一只手紧紧地捏住,心疼无法压抑,全数涌上心头,狠狠地瞪了鬼面人一眼,冷声问道,“你对她做了什么!”

    “你该先抱她进去,泡个水澡!”鬼面人亦冷冷地回答。

    “哼!”司马祈立刻转朝屋里奔去。

    看着司马祈离去的背影,鬼面人却低头看了看空空如也的两手,心头涌起一种莫名的失落感。

    该放手的,本来就不属于他的,他不该有奢念,不该……

    *

    “妍妍,你好点了吗?”司马祈蹲在木桶旁,眼神关切地看着浸泡在,水汽氤氲了一切,他的心也跟着迷茫了。

    当他看到她手里紧握着的那把木梳,当他看到木梳上那斑斑的血迹,当他看到她手掌里的那些细密的伤口,当他看到她背上的那四道针孔时,他立刻明白了一切。

    “胡清歌,我不会放过你!”双拳紧握,他只恨不得杀了胡清歌,眼红得像是一只愤怒的野兽,随时都会给对方致命的一击。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

重要声明:小说《下堂妃也逍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