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无盐之姿终有错 镜花水月皆成空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木颜回 书名:木魅
    待那三人都相继离去,只余下王逸安与高无盐两人立于姻缘树下。青年似乎更有些不知所措了,他死盯着地面憋了半晌才小声建议道:“高小姐可有些乏了?鸾凤泉边景色尚佳,我们不如去那里坐坐罢。”“奴家对此处颇不熟识,一切都依公子所言。”高无盐定定地看向那人,眸色中一片沉沉浮浮。王逸安闻言抬头笑道:“染火枫林,琼壶芳酒,鸾凤歌月。你定会喜欢那里的。”说罢想起什么,不好意思地挠头傻笑了笑:“此时尚未有明月,我们且就着这浊当歌。”女子蒙在面纱后的脸颊不自然地绽出一抹甜笑,她晓得这笑自是有些狰狞恐怖,却怎样都掩饰不了心中那快要泛滥而出的喜悦。把酒当歌,月影成双。这是我倾尽一生换化而来的奢望,哪怕只是镜花水月一场空,也无怨无悔了。    鸾凤泉位于了望坡的北面,得名于“凤凰于飞,和鸣锵锵”之美意。一泓清泉自山涧蜿蜒下来,积成一方极为清澈的水潭。潭边枫林成群,末秋之际,枫林恰如一团深红的火焰肆意渲染浸透,那么一大片烧燎开来,灼得人眼都有些微微发痛起来。此时将近傍晚,泉边游人已渐少,边上的茶棚却依旧撑开着门面,里面的小二正支着胳臂有一会没一会地打着盹儿。王逸安挑了块背风的地儿,两人一起坐了下来,叫上一壶泉水冲泡的菊花茶,并着几汪山泉蒸煮的豆腐脑,不时欣赏下潭中自在畅游的鱼群,倒是别有一番风趣。    待两人坐稳之后,王逸安从怀中掏出一块裹得鼓鼓囊囊的锦帕递给女子。高无盐疑惑地看向青年,青年微红着脸笑道:“早就想要送给姑娘的,奈何那过后一直无缘与姑娘相见,今总算让它到了自己主人手里。”高女伸出双手接过,摊开帕子,只见一盏雕琢精致的并蒂双生莲静静地躺在靛蓝色的丝绸之上,触手温婉细腻,凉润如水,当属佳品。高无盐心下一动,略有些哽咽道:“公子的这份礼实在有些厚重,无盐惶恐了。”王逸安闻言急忙说道:“怎会厚重?我······你那个······”可怜王逸安个书呆子,吭吭哧哧个半天也说不出什么动听的好理由让人收下这并蒂莲。高无盐见了他这窘样,不觉莞尔道:“公子的这份‘薄礼’奴家甚是喜,多谢公子了。”王逸安这才咧开嘴憨憨地笑了:“无盐喜就好了。”高女听得那人唤出了自己的名字,心下极为喜悦,面上也渐渐绯红了一片。女子面覆纱巾,垂眸颔首间更见延颈秀项,皓质呈露。当真是芳泽无加,铅华弗御。王逸安惊叹于佳人温婉如兰的气韵,下意识地伸手抚上了女子置于杯盏边的纤纤玉手。高无盐略有些吃惊,却没有挣开,只有些羞赧地瞟了青年一眼,不敢再看那人俊逸的面容。王逸安自是欣喜万分,索乘机壮起胆子柔声问道:“不知卿可愿与吾执手,相伴到老?”当下只得一片静默,青年此时却不着急了,只定定地看向女子,耐心静候着回应。过了许久,直到王逸安开始意识到自己实在有些冲动鲁莽而想要开口道歉之时,才见高女微微颔首,细声说道:“无盐自是愿意的。”    待青年明晓了这几字所代表的含义,当下欣喜若狂。他深吸了一口气,猛地抓起杯盏灌下一大口凉茶,正开口说话之际,却被一声刺耳的怪笑打散了积聚的万般喜意。只见三四个流里流气的市井流痞晃到了自己的桌前,为首的那个端起自己方才饮茶的小碗猛灌了一通,过后还粗鲁地挑眉叹道:“也不过就是下里巴人喝的烂茶,看你个小怂样儿灌得欢快,亏爷还以为是什么佳酿呢?”说罢伙同后几人笑得嘎嘎作响。王逸安看了看四周,茶棚里的游客见机不妙早跑得一个不剩,店小二也窜到了桌肚底下缩好,不能指望。青年皱了皱眉,只站了起来,下意识地把高女挡在自己后。青年拱手说道:“几位大哥肯赏脸喝杯茶水,是逸安的荣幸。只是今逸安与人有约,这里有些银钱,几位大哥不妨拿去喝些好酒,也算是聊表逸安的一番心意。”说罢将两锭银子放于桌上,伸手拉过高无盐就离开。为首的掂了掂到手的银子,不屑地嗤笑道:“就这几个子儿?打发叫花子呢?呸!爷们还瞧不上呢!”话虽这般说,却还是伸手把银子塞入怀里,动作利落毫不含糊。王逸安继续耐着子解释道:“还请几位大爷见谅了,在下此次出来,并没有多带银两。”这话底下的小喽啰不听了,有个眼尖的指着高无盐手中的锦帕嚷道:“诓小爷呢这是?大哥,那玩意儿瞅着还值些银子。这小子滑头,藏着挪着不让您看见呢,想必定是个好货!”为首的大哥闻言也看了过去,见到高无盐立马眼前一亮。女子忙将并蒂莲收入怀中藏好,扯着王逸安的衣袖就要离开。大哥当然不,当下横手过来拽人:“这位小姐贵姓啊?和个孬种书生搅和在一起凭得有价呐,不如和哥儿几个戏耍戏耍?管保叫你黯然呐!”说罢拿着双贼眼放肆地盯着女子玲珑有致的躯扫视,兼并和着后面的几个小的吊着嗓子笑得极其猥琐。王逸安闻言大怒,当下撸了衣袖就要上前干架。高无盐忙伸手去拉人,无奈青年似乎气得狠了,女子拉扯不住,反而给绊了一跤,当下跌倒在地,怀里包裹好的并蒂莲也应声坠落,好好的双生莲硬生生地从中间裂开了两瓣,割伤了女子的视线。高女颤抖着双手,小心地拾起碎玉,细心裹好,依旧收入怀中。王逸安见着,火气更胜,抬手就给了为首的一拳。    那愣了半晌,抬手抹了下渗血的嘴角,呸了一声,狠了脸色,粗手一挥,当下三四个喽啰一哄而上,噼里啪啦得狠揍王逸安。一时间青年只剩下抱头挨打的份。高无盐心中痛急,当下顾不得其他,忙爬起来冲向青年那边。为首的见了心下大乐,伸手就搂过女子的细腰带入怀中行轻薄之举。王逸安顿时睚眦裂,心里像被火烧一般揪痛,无奈却被几个喽啰强按在地上踢打,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高女使劲力气扑打挣扎,两人纠缠中,女子的面纱被强行扯了下来。高无盐垂着额头,只听得周遭一片倒吸冷气之声,几个大喊着:“妖怪啊,妖怪!”连滚带爬地跑了出去。大哥瞪裂了眼眶,抖着手放开了原本搂得死紧的细腰,汉子骇得两股颤颤,细看之下,裤裆下湿了一片,竟是被吓得失了。    高女心下一片苦涩,顿了半晌方才抬头看向王逸安那边,却见青年木着张脸,死死地瞪向自己,一动不动。高女心下微微松动,开口问青年的伤势,哪知青年见女子有所动作,瞬间惨白了面容,蹭着子贴着地面一个劲地往后退:“你······你不要过来!滚开!滚开!”高无盐口剧痛,她抬手抚上自己坑坑洼洼的脸颊,绝望地问道:“我真的如此不堪么?难道先前的那些话,你对我说的那些誓言,都不作数了么?”王逸安闻言不悲愤地控诉道:“你个丑八怪!先前带着面纱装神弄鬼地欺骗我,现下还和我说什么誓言?你把我的无盐还给我!还给我!”青年随手抄起脚边碎了的茶杯扔了出去,高女不躲不闪,任由那杯盏划破了自己的面颊,女子原本就极其丑陋的脸颊上顿时晕开一滩血水,并上女子凄楚痛苦的表,一时间更显狰狞丑恶。王逸安见着不心中作呕,他七手八脚地爬起来,也顾不得上的伤痕和脏污,跌跌撞撞地夺门而出,不再有丝毫的眷恋。    高无盐跌坐在原地,手里攒着温润的碎玉,心中却入赘冰窟,遍体生寒。女子脸面上的伤口终究被自眼角不断下落的泪水洗刷干净。泪珠掉在地上,积出一个个淡粉色的小水洼,将女子孤凄凄地溺在中央,刻骨窒息了起来。此刻,秋水尚微凉,枫霜恰如火,潭影正涟涟,高无盐却觉得自己无端陷入了一场焚裂骨的灼焰之中,什么是水生火,什么是灰飞烟灭,什么是万劫不复,她总算有了瞬间的感同受了。

重要声明:小说《木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