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千般刁难总是错 万般轻灵柳絮俏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木颜回 书名:木魅
    第二晨间,花袭衣在絮儿的伺候下刚梳洗妥当,尚未挽发,就听得苑前传来一阵尖细的叫嚷声:“哎呦,这都什么时辰了,人都还没起呢还是怎么的?这前苑也没个人伺候着?怠慢了我家夫人你们能交差么?”花袭衣一个晃神尚未来得及伸手拉住边这人,絮儿小姑娘锁紧了柳叶眉叉着腰就这么蹦了出去。    花袭衣只听得小姑娘在外头用她独有的嫩嫩的嗓音叫到:“哎哟,我当是谁来了呢?排场摆得这么大?怎么着,大清早的就来飞絮苑遛狗呢,叫唤得这般响亮,吵着我家小姐你们怎么向少爷交差呐?”对方过了半晌似乎才反映过来小姑娘这正拐着弯儿骂自己呢,当下就火了:“哪来的野丫头片子!夫人,红绡替您教训教训她,好叫她分得清上下才是。”花袭衣闻声连发髻都来不及挽好,忙敛着裙裾就跑了出来。少女一把拽过正上前干架的小姑娘:“姨娘安好。絮儿年纪尚幼,我们平里纵容她惯了,她有得罪您的地方袭衣这里给您赔罪了。”说罢欠福了个礼。舒子柔只抬手细细端详着自己纤细白嫩的玉指并不答话,今晨小丫鬟刚伺候着给染上了西域进口的瑰红色丹蔻,自是明艳无双。红绡看了看自家主子的脸色,继续趾高气昂地挑眉讥笑道:“哼,果然是有什么主子就有什么奴才!”絮儿被按在花袭衣的后,听得这话气得乐了,反倒笑了出来:“这话自是说的不错。果然如今都兴狗仗人势!”红绡怒极正要骂回去,却被舒子柔挑高眉眼喝斥道:“做什么这般没有规矩?和个野种叫嚣什么?被外人看到还要责备我不会管教下人!”说罢转眸看向欠着子的少女,柔柔一笑道:“袭衣妹子不要动气,这下人没大没小的就要管教,凭得让她们爬到了主子头上,坏了规矩不说,若是被外人知晓了岂不是丢尽了我们沈家的面子?”花袭衣皱了皱眉,忍了忍还是欠回道:“姨娘教训的是,是袭衣疏忽了。”舒子柔见少女这般乖巧谦忍,心里反倒有些不太乐意了,女子拧着双丹凤眼瞟了眼面前清丽的少女,自觉一阵厌恶:“你也算是半个沈府的人了,老爷平里忙于家业无空管这后院家事,少爷子不利索也顾不得这般细致。所谓无规矩不成方圆,我们沈府虽不若一般大户人家那般严苛,必要的礼节还是要遵守的。”说罢盯着少女披散在肩后的长发陡然厉了声调:“如你这般,披头散发,蓬头垢面,成何体统?”    花袭衣尚未开口回话,絮儿小姑娘就又探出半个头来捂嘴笑道:“真正是笑死人了。这是少爷的苑子,小姐也是少爷的夫人,你个二房的来起什么哄?我家少爷都不放你在眼里,我们凭什么听你的?我家小姐高兴披着头发你管得着么?”说罢还调皮地冲着气得脸色发紫的某人吐了吐舌头。这番话算是刺到舒子柔的痛处了,只见女子狰狞了妆容精致的脸面,原本妩媚艳丽的扮相消失殆尽,她尖着嗓子厉声喝道:“放肆!红绡!给我撕烂了她那张嘴!叫她胡言乱语!”红绡心下乐极,忙道:“是!奴婢遵命。”话音刚落,就掀了袖子上前捉人。花袭衣一惊,知道此刻多说也无用,忙伸手拉过絮儿护在自己后,心里祈祷着沈无迁能尽快赶过来才好。    也不知是有意的还是故意的,红绡并未因有花袭衣的拦挡而手下留。推搡间,小丫鬟尖利的指尖划破了袭衣原本光洁的手臂,甚至有几次差点划到少女姣好的脸面上。絮儿小姑娘哪能容得别人这般欺负自家小姐,当下寒着小脸背手结了个翠绿色的法印,瞪向红绡的双目中竟然流露出刻骨的怨毒,直叫小丫鬟背脊一阵发凉,手下力度瞬间缓了不少。    舒子柔在一旁挑眉看着,心下痛快不已,竟暗暗希望红绡最好能信手弄死花袭衣,方才能纾解自己心中的怨恨。看得正欢的某人并未注意到,自己后五步远的距离开外,一棵三人高的柳树赫然纠结着几根粗实的柳条拧成一簇,幻化成一条斑斓大蟒凌空窜了下来,直扑舒子柔所站的位置。直到拉扯着的三人听得一声撕心裂肺的惊叫声才同时停了下来,只见舒姨娘窈窕有致的躯正被大蟒蜷得死紧,不留一丝缝隙。蟒蛇嘶嘶地吐着信子,瞪着的血红大眼中隐约映出少妇失了血色惊恐到扭曲的脸面,它张开的血盆大口正对着吓得花容失色的女子,悬于舒姨娘额上的尖锐蛇牙远远看去竟折出一片绿莹莹的幽光。见此景,絮儿挑着嘴角笑得最欢,红绡惊得失了神智,一下子软倒在地上,花袭衣倒吸了一口冷气,再回头看看得意的小姑娘,心下明了,伸手点了小姑娘光洁的额头一下。少女不赞成的摇了摇头,却也只站在一旁这么干看着,并不出声制止。    直到有下人唤来沈无迁,这出闹剧才终止。只是那时舒姨娘和自家丫鬟红绡早已吓得失了神智昏了过去,只见絮儿怕怕地拍着自己的小膛道:“好大的蛇!这么大!就冲着舒姨娘去了,我和小姐都吓得动弹不了。”沈无迁抽了抽嘴角,吩咐下人把昏了的两人抬回房里去。青年眼尖扫到少女有些不自然的往后缩着自己的手臂,拉过那人的手臂,掀了衣袖,沈无迁面上一片沉:“可是舒子柔弄的?”花袭衣急忙摇了摇头否认道:“不是,是我自己不小心弄的。”絮儿闻言在一旁撇了撇嘴,小脸上满是不甘。沈无迁冷笑了一声:“我倒想知道你究竟是如何自己抓伤自己的?”少女闻言垂眸道:“无迁,这只是小伤,再说她们也受到教训了······”青年心下暗哼了一声,面上却笑了笑:“你自是大度。若是以后舒子柔还来找碴,我定不会放过她。”说罢,抬手覆上少女的手臂,一阵温意过后,少女原本布满抓痕的手臂竟然光洁如初。花袭衣心下惊叹,当下讨好地摇了摇青年的衣袖笑道:“我房里恰好送来了上等的瓜片,上回你不是说喝着得趣么,快进屋来,我煮上一壶与你细细品尝如何?”沈无迁拱手笑道:“恭敬不如从命。”    这过后,舒子柔果然收敛了不少,几次见着花袭衣也是转就走,不做过多纠缠。倒是絮儿吵着没人陪练手,心里直痒痒,只把个红绡追得满府乱跑,每每不把小丫鬟欺负到哇哇大哭不会罢手。沈无迁乐得睁只眼闭只眼的不管事,花袭衣劝了几次见没有效果索也随她了,本来嘛,只是个十岁的小姑娘,也就是淘气了些,还真能做出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来?任她高兴好了。    如此这般,终于过了三。这午后,沈无迁吩咐点墨备好马车,只与花袭衣两人坐上马车向着城外的了望坡驶去,絮儿小姑娘本来也想跟着去的,被自家少爷喝止住了,只得噘着小嘴猛踢脚下的小石子泄气。点墨犹豫了半晌,才红着小脸凑过去:“那个,那个你要月老庙的红线么,我可以给你带根回来的。”絮儿小姑娘正在气头上呢,只听她朝点墨吼道:“谁要那破玩意儿了!哼!”只把个愣小子刺激得苦了半天的小脸,直到他挥着马鞭赶车时心里仍旧一片抑郁。花袭衣靠在车内的软垫上,惬意地夹了颗白果送入口中,少女转了转眸子笑问道:“对了,絮儿也是精怪之体么?”沈无迁抿了口瓜片笑道:“不错。”花袭衣闻言亮了亮眼神,直起子一脸好奇:“那她本是?”沈无迁看了看窗外但笑不语。花袭衣思量了一阵子也笑了起来:“娉婷小苑中,婀娜曲池东。朝佩皆垂地,仙衣尽带风。原来如此,柳絮柳絮,果然是个极出色的名字。”

重要声明:小说《木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