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高女痴心再现身 了生无望却不悔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木颜回 书名:木魅
    沈无迁瞬间寒了脸色,冷冷地看着紫烟用发丝将少女捆缚成蚕茧状,拖到自己的臂弯中紧紧地囚住。少女似乎是被吓得狠了,只蜷紧了手臂,死死抵在前,任女子动作而不做丝毫的反抗。絮儿在旁神态自若地又给沈无迁斟了一杯香茗,端与青年面前:“无迁少爷,这种不长眼的杂碎就不劳您亲自动手了,絮儿自会给您收拾干净了去,省得污了您和小姐的眼。”沈无迁默不作声,只端着茶盏呷了口香茶,面上的寒霜更深了一层。    絮儿转面对着紫烟俏俏地笑道:“这位高女姐姐,快些放了我家小姐,我怕动手灭你的时候会吓到我家小姐,溅出来的血腥也会污了我家小姐新换的衣裳。”高女闻言瑟缩了一下,看着几步之外笑得格外灿烂的小姑娘,心里一阵发寒:“我只是来求沈公子助我一臂之力,并没有恶意。”言罢,却下意识地紧了紧发丝缠绕的力度,花袭衣只觉得口一阵剧痛,闷哼了一声,险些一口气憋死过去。絮儿笑得越发欢快:“伤了我家小姐,这会子怕是连您的那具躯体都要一并给毁了才好。”说罢,小姑娘举起一只白嫩嫩的小手,莹润纤细的五指间赫然纠缠着一圈碧翠的柳条,柳枝似有生命一般灵活地游刃环绕在小姑娘露出来的半只手臂上,通散发出一圈圈绿幽幽的莹光。见到此景,高女那张丑恶的脸面上浮现出露骨的惧意,在外人看来尤显得狰狞起来。花袭衣微睁开了些紧闭着的双眸,瞥了眼对峙的两人,少女嗫嚅着嘴唇颤着声音道:“不,不要伤害紫烟姑娘······她,她是好人······”沈无迁闻言面上闪过一丝怒意:“袭衣,她并非是紫烟,只是被生魂附了的傀儡。闭眼凝神,她伤不了你的。”“沈公子何以肯定奴家伤不了您的新娘子?”高女在旁有些不服气地抗议道。“咦?看你那张丑脸,连夺魂离魄咒都施不全的鬼祟怎么还在这里吹着牛儿满天飞?”絮儿可地歪歪头笑道。高女闻言恨恨地瞪了眼沈无迁:“那是奴家前里被沈公子吸了大半血魄,失了六成的法力,今才勉强寻了个机会离出来附于紫烟姑娘上,无论如何,奴家都要见到那人!”话音刚落,女子后飘散着的发丝就飞落了下来,遮住了些许女子丑恶的面容,她似乎极为在意别人看清自己的面容。谁说不是呢?这般丑陋,连自己有时候都憎恶不已,何况是不相干的外人。其实,比这恶毒百倍的说辞都听过,这种程度的讽刺又算得了什么呢?高女想到此处,心中揪痛起来,虽说生魂没有味觉,女子却依稀觉出满嘴的苦味儿出来了。    絮儿小姑娘甜甜一笑,不再搭理那人,抖手就甩出一截柳条,利刃一般“嗖嗖”地窜向惊恐着飞退的某人。因着高女的长发还卷着花袭衣,女子躲避柳条的形不可避免地慢了许多。眼见柳条就要鞭抽到自己上,高女踉跄了一步,撇了眼拖累自己的少女,女子咬咬牙,拽起人来拖到自己后。高女附在花袭衣的耳边说道:“花小姐,今冒犯非奴家本意,只是奴家心中有未偿的心愿,得罪了。”言罢,女子停下飞退的影,对着依旧端坐在椅上的沈无迁高声喊道:“沈公子,您若不应了奴家的请求,就别怪奴家无了。”    高女闭眼念了道烈火焚咒,只见女子曳地的长发骤然猛烈燃烧了起来,花袭衣也瞬间被卷入了熊熊火势中。絮儿的柳条触碰到灼的火苗,“嗖”的一声又缩了回去。絮儿接过烧伤的柳条,幼稚的小脸上浮出一丝怨毒,小姑娘抽手又要鞭出柳条,被沈无迁一把拉住,青年信手泼出杯盏中剩余的茶水,水渍湮入熊熊烈火中,火势竟然愈演愈烈,原本明黄的火苗赫然蜕变成鲜红色,似鲜血一般明艳跳跃,灼红了半间屋子。    女子的魂魄被艳丽的火苗一点一点拽离了紫烟的体,裹着花袭衣的长发也截截松脱剥离,落在地上打着卷儿。沈无迁见状挥出衣袖,一阵柔风托着少女摇摇坠的子飞了出来,落在青年的怀里。高女被妖冶的焰火烧灼得快要魂飞魄散,直痛得原地打着滚,只见女子原本明晰的魂魄渐显轻薄,她撕扯着嗓子哭喊道:“怎么会这样?沈无迁!你竟无至此?我不甘心!我不甘心!”絮儿在一旁乐得拍手笑道:“叫你得意!丑八怪,你不是最来这一么?哈哈,怎么?现在受不了了?”沈无迁皱皱眉,没有看向那边,仅抬手轻轻抚了抚怀中少女有些凌乱的鬓发。花袭衣摇了摇青年的衣袖:“无迁,我们帮帮她。”少女见青年沉着脸不应话,有些急了:“无迁,方才也是她护着我,我才没被真正烧伤,她无恶意的,我们帮帮她······”沈无迁看着少女苦哀哀的小脸,叹了口气道:“有些事,不去求结局,反而是福。执念最是伤人,何苦?”花袭衣闻言只含泪盯着沈无迁深沉沉的眸子再不做声。青年伸手拭去了少女落在腮边的泪水,言语中流出一丝挫败:“罢了,我听你的就是了。”说完示意絮儿扶过少女,自己只走进还在烧灼的烈焰中。    花袭衣见了有些担忧,絮儿乖巧地扶着少女坐在榻上,拧了快娟子递与少女:“小姐不必担心,那丑八怪可不是少爷的对手。”花袭衣皱了皱眉:“絮儿,不要这样说她,万万不可以貌取人,你如今还小,以后自会明白这人世的复杂险恶。只是今后再不可恶语伤人,可知道了?”絮儿撇着嘴心下嘀咕:还小?我都一千岁嘞,说出来吓死你。再说,人世的复杂肮脏我可比你明了多了······小姑娘面上还是垂着头应道:“知道了,小姐。”花袭衣见不得小姑娘这副“委屈”样子,忙伸手拽人在边一起坐下,对着小丫头光洁的额头亲上一口。絮儿红了脸颊,也不再扭捏,两人又好做了一团。    这边,高女虚弱地伏在沈无迁的脚下,面上却是一片欣喜:“沈公子终于答应奴家了?奴家谢谢公子,谢谢公子。”沈无迁挥手散去了半室的烈火,转冷着声音道:“你先回魂。三后,未时三刻,在城外了望坡上的月老庙前相见,我自会给你一段你要的相遇。”高女闻言喜不自,忙撑起子磕首道:“谢谢公子,谢谢公子。奴家一定会去的,一定会去的。”沈无迁见她如此,眼中流露出一抹凄凉,半晌才出声问道:“你不后悔么?”高女抬手拭了拭眼角的泪水,面上一片笃定:“奴家不悔。”    待高女散去形后,沈无迁吩咐絮儿规整凌乱的飞絮苑,自己伏案写了封信交与点墨,交代送往王府王逸安公子手上。点墨挠了挠头傻愣愣地笑道:“少爷总算有个好朋友可以互传信件了,真好。”沈无迁瞟了点墨一眼,自笑笑不说什么。倒是一旁的絮儿看不惯这小子犯傻,撇着嘴直嚷嚷:“你哪只眼睛看见少爷和王家那书呆子有干连的?傻呆瓜!”“傻呆瓜”瞥了眼火辣辣的小姑娘,面上一片绯红,他低着头绞了绞自己的衣角,嗫嚅道:“少爷,我下去了。”说完就跑出门去,跑到一半又折了回来一把抓起书桌上的信封,再偷看了一眼俏的小姑娘,得到絮儿的一记瞪眼,点墨小脸涨得更红,赶紧飞快地奔了出去。    沈无迁斜眼笑看着小姑娘:“点墨是个好小伙子。”絮儿翻了个白眼:“无迁少爷,小姐方才定受了惊吓,您还是多多担心怎么和小姐交代才是。”沈无迁闻言一愣,随后叹了口气,起向里间走去。

重要声明:小说《木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