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心结千千难自解 误入莫归古巷中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木颜回 书名:木魅
    花袭衣抱着买好的棉衣在彩澜阁门前等着林佳树,她不敢随便走动,怕林佳树回来时找不到自己,只站在显眼的地方不时颠着脚眺望着人群,好让自己能在第一时间里搜寻到那个熟悉的影。突然旁边伸出一只手推搡了少女一下,花袭衣踉跄着倒退了几步,扶墙稳住了形,下意识地抬眼看过去。    是个丫鬟模样的小姑娘,叉着腰瞪着自己,撇嘴嚷道:“杵在门前做什么?挡着我家夫人道了!哼!”花袭衣后退几步,微微欠了欠子道:“对不住,我并未看见贵府夫人路过,还请见谅。”小丫鬟看着花袭衣这般退让也不好再说什么,只哼了声,转去搀扶自家夫人。舒子柔抬手搭上小丫鬟的胳臂,斥道:“和个不知道哪来的野丫头计较个什么劲,凭得让别人认为我们沈府不会教导下人!”小丫鬟一改先前的嚣张气势,怯怯应道:“是是,奴婢知道错了。”两人路过花袭衣边的时候,舒子柔斜眉扫了花袭衣一眼,看着少女朴素的妆扮嗤笑一声说道:“如今这彩澜阁也是什么寒酸都能进得了的么?红绡,走,咱们换家绣庄。”小丫鬟红绡随声附和道:“是是,夫人。”完了还横了立在一旁的花袭衣一眼,满眼不屑和鄙视。花袭衣看着这对气焰嚣张的主仆转离去的背影,好笑地摇摇头,对着闻声出来的紫烟道:“紫烟姑娘,坏了你一桩生意,真是抱歉。”紫烟摇头笑道:“她的生意不做也罢。只是那对主仆素来如此,姑娘不要放在心上。”花袭衣抿唇笑道:“不会不会,只是谁家夫人这般难伺候呢?”紫烟搭上花袭衣的手回道:“她是沈府的舒姨娘。看不上我家的绣活?哼,沈府新娘子的凤冠霞帔还是在我家定的呢。我看呐,姑娘,你还是进里间等你家相公。”花袭衣闻言猛地一震道:“你是说沈府?”紫烟诧异道:“是啊,沈府可是神木村的大家,这里没人不知道。”花袭衣慌了神,一时间心内翻江倒海,下意识地只想赶紧离开这里。紫烟看见花袭衣突变的脸色还以为是少女怕自己得罪了沈府的人而心下害怕,连忙安慰道:“她在沈府不算个人物的,沈老爷和少爷宅心仁厚,根本不会计较这些。再说,那是她们自己刻薄待人,怪不得你的。”    花袭衣愣神间什么也听不进去,只记得自己和紫烟道了别,抱着裹了棉衣的包袱,一个人恍恍惚惚地在大街上走着,最后尽然完全不顾方向地跑了起来。和无数人擦肩而过,掠过眼前的皆是全然陌生的面孔,吃惊的,鄙夷的,不屑的,厌恶的,没有那个人温润的眼神和熟悉的气息,没有人在意,没有人关心,自己又是孤独飘零的一个人了么?从来都是这样,不敢奢望丁点幸福,因为得到的瞬间,下一刻就是失去,好冷,好冷······    林佳树回到彩澜阁的时候,并没有发现袭衣的影,店家也告知少女早就离去。林佳树拽紧了手里装着糖炒板栗的纸袋子,凝神催动法力勒令彩澜阁的空间记忆倒流。片刻后,青年猛地睁开紧闭的双眼,眸色中流转出一抹狠戾,遂转朝着少女消失的方向跑去。    花袭衣跌跌撞撞地走了不知多久,等到她醒悟过来时,已经处在一条陌生的小巷当中。小巷幽深静谧,前不见首,后不着尾。花袭衣抱紧了手里的包裹,心下一突,暗暗害怕起来。突然前方五步的门扉被“吱呀”一声从里面推了开来,一位满脸褶子的老妇人拄着拐杖踱了出来。花袭衣舒了口气上前行礼道:“这位婆婆,请问这是何处?小女子初经此地迷了路,实在不知如何是好。”老妇人停了拐,抬眼看了看面前的少女,哑着声音道:“这里是莫归巷,不是你这丫头能来的地方,快走快走。”花袭衣疑惑道:“可是小女子并不知道如何走得出去。”老妇人顿了顿手里的梨木拐杖,叹了口气道:“罢了罢了,丫头,你且随我来。”说完领着少女离去。    此时,方才推开的门扉里蓦然传出一串笑声,只听见一个清脆悦耳的声音道:“孟婆婆,既然来了客人,哪有不请进来续杯茶的道理?”孟婆婆闻言一惊,对着声音的方向鞠了一躬道:“姑娘,老看这丫头气息灵澈,怕不是姑娘要寻的那个人。”门内的声音笑道:“过门即是缘。这位姑娘,不妨进来陪妾饮杯茶水再走。”孟婆婆扯住花袭衣的衣袖,微微摇了摇头。花袭衣对上老妇人忧心的眼神,颔首欠了欠子,对着门内回道:“多谢姑娘美意,只是现下时辰不早了,我家······我家人怕是急了,下回小女子定当登门拜访。”安静了许久,门内的人似乎生了气,始终不见回应。花袭衣心下忐忑,不知所措地看了看边的老婆婆,只见孟婆婆一只手颤巍巍地拄着拐,一只手依旧紧拽着自己的衣袖不放。最终门内的人叹道:“罢了罢了,妾也不好强求姑娘。我们有缘自会再见的。”    孟婆婆领着花袭衣出了巷子。老人倚着拐杖对花袭衣说:“丫头,有些事不可走了极端,万事必有解决之法。今若不是你失了神智也不会走进这莫归巷。”花袭衣闻言神色一黯:“婆婆说的有道理,我再不会这样冲动了。”孟婆婆笑道:“走,老不相送了。”花袭衣福了福子,垂首道:“婆婆保重。”再抬头,眼前已经没有了老人佝偻的影,那条幽深的巷子入口竟也消失在原地,无从寻起了。花袭衣这才知道自己怕是遇到了什么魔障,心下侥幸,复又对着老人消失的地方欠了欠子,感激地一拜。    此时,后突然伸出一只手来,紧紧拽住花袭衣的胳臂,把人拉进怀里。花袭衣吃了一惊,下意识地挣扎起来,突然嗅到那人怀里萦绕着的幽兰清香,随即停止了激烈的挣扎。少女慢慢收紧手臂,环住青年修长的躯,把自己深深埋进这个温暖的怀抱里,再也不想分开。林佳树顿了顿,抬手在少女的背上轻轻写道:“怎么走到这里了?有没有受伤?”过了半晌,才听见少女在自己怀里闷闷地说道:“我看你好久不回来,就出去找你,人好多,我怎么都找不到······”林佳树闻言眸色一暖,心疼地低下头看着怀里仿佛受了无限委屈的某人。他继续写道:“不会这样了,再也不会。”再也不会让你找不到我了,再也不会让你一个人了。花袭衣静静地感受着青年修长的手指在自己背上写下的这几个字,心里的某处酸涩难当。    莫归巷内,青瓦房下。年轻的艳妆女子端坐在梳妆镜前,她梳着斜斜的凤舞鬓,发髻尾稍缀着只金步摇,一袭奢华的水云广袖宫装曳了一地,额上一抹莲花水印,衬得姣好的面容愈加俏明艳。女子手执一把精巧的铜镜,细细端祥着镜中艳的美人儿。她纤纤柔柔地一笑,对着后的老妇道:“婆婆,看我今的妆容,美么?”孟婆婆哑着嗓子应道:“姑娘总是好看的。”镜中的美人儿叹了口气道:“好看有什么用,檀郎他又看不见。”孟婆婆安慰道:“缭青姑娘都等了这么久了,总会有遇到的那一天的。”缭青面上一喜,转问道:“真的么?婆婆?我会遇到他么?”孟婆婆眯了眯眼肯定的点点头道:“会的,姑娘还等着将他嗜血啖,啃骨挖心呢,总会遇到的。”缭青欣喜地点点头,抚上自己梳整完美的鬓发,挑了朵花黄贴上,对着铜镜美美一笑道:“婆婆,今进来的那姑娘,很美呢,您怎么给放走了?”孟婆婆躬着子回道:“姑娘,那丫头也是个命苦的,我们就不要为难她了,她的血,即便新鲜,那也是苦的。”缭青眉目一拧,嗔道:“苦的啊?那不要了,不要了。”说完放下手里的铜镜,缓缓站起,水袖轻扬,旋挽了个花样,细着嗓子唱起:“则为你如花美眷,似水流年,是答儿闲寻遍,在幽闺自怜······”

重要声明:小说《木魅》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