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温暖的怀抱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慕小司 书名:金竹密语
    花寻正百无聊赖地摇动着手中竹扇,忽然见拱门处走进来一个着黑色锦服的冷酷男子,看衣着绝不是园子中的人。远远看去,那人段极好,宽肩、窄腰、修长的双腿,行走间也带着飒爽之气,心底的某根弦突然紧绷起来。    花寻“啪”地一声合上竹扇,脚尖轻点便来到那人面前,斜挑的眉眼抬起,却是一愣,手中竹扇直指无,极为恼火地问道,    “你怎么进来的?”    无不以为然地瞥了他一眼,喉咙间仿佛还残留着那柄赤色短刀留下的寒气,冷峻的眼中霎时如碎冰一般,    “是公主之意。”    花寻听完极其郁闷,那丫头居然这么在意他?还有,慕离居然也由着她胡闹!轻哼了一声,竹扇摇动间,冷飕飕地风中传出不加掩饰的挑衅之意,    “既然来了就好生地呆着,千万别再让我发现那些见不得光的事。”    “你!”无一张俊脸立刻变得通红,刚刚那个被毒死的手下所说的话是被许多人听见的,联想起昨花寻说的那番话,强压下口怒气,冷声问道,    “你昨天就知道那是我手下人做的?”    花寻不屑地一笑,真不知王夫为何让这么个有勇无谋的莽夫保护她,没好气地答道,    “知道又如何?”    “既然知道,昨为何不把他们拿下,居然放他们逃走?”无等人昨虽受到那些“山贼”的伏击,却发现有人暗中帮忙,否则绝不会赢得那么轻松。    花寻觉得与他对话实在无聊,转朝着刚坐过的长廊走去,极其艳丽的红色丝袍拂过地上细碎的白雪,美艳绝伦,    “懒得对你解释。”    无看着越走越远的男子背影,紧紧地攥着了手中短刀,冷哼一声。    花寻顿了顿脚步,偏头向他看去,轻声慢语道,    “我现在也懒得与你动手。”说完伸了个懒腰,露出一小截白皙的手臂。一夜未睡,得找个地方好好歇着了。        宽阔的官道上,一匹雪色骏马由远及近地跑了过来,马蹄踩过略显紧实的白雪,留下深深浅浅地印记。    迎面袭来的冷风夹杂着雪花,吹在月罂的脸上,一阵细碎的疼。她眯起眼睛,尽量转过脸庞,好少受些风吹。    从刚刚起,他们就一直没有说话,气氛异常沉重。他不说,她也找不到话题可说,而且刚刚的事是因她而起,此时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慕离眼角看见她这个小动作,心头紧了几分,刚刚那阵没来由的怒气,此时却慢慢散开。他深吸了口气,放缓了速度,单手解开宽大厚实的白色披风,将她瘦小的子圈了起来,又反手拢上。    月罂紧贴着他温的前,听着他沉稳安定的心跳,刚刚的疑惑此时却变成了懊悔。即便外面冷风刺骨,他的怀抱仍旧温暖无比。    慕离从披风的缝隙中睨了眼怀中安静乖巧的少女,暗叹了口气。    他从小就心思细腻,在月罂还没进宫之前便发现她与先前有所不同。在他的推测以及追问之下,花寻无奈才告诉了她实,那时月罂的体中,只有一脉魂魄。自己为此发过毒誓,她再次回来之前,什么都不再问,也必然不会将这秘密说出去。    后来几年,他再次回想前后听说的及发生过的事,不免暗暗心惊。“天降祥瑞之人”听起来尊贵,其实是一把双刃剑。    众国将月罂奉为珍宝,为她修建园子,甚至将皇子送来给她当夫侍,无非是希望能与南月国联姻,与未来的南月女皇提前示好。这种想法虽迷信,却也让她从小就与其他公主不同,遭到国中其他几位亲王的嫉妒也自不必说。    另外,不知是谁放出了这样的消息:若月罂一死,那么其他国家便会联起手来,一同进攻让祥瑞之人断送命的南月国,名义上如此,实际却是想瓜分。所以,她的安危自然被所有人密切关注……    月罂从小体孱弱,后来更是久病不起,也不知王夫他们用了什么法子,将她的其他魂魄从体中抽出,说是时机到了会再回来。他那时虽懂些医术,但翻遍了所有医书秘书,对这魂魄之事却完全不知。    只剩一脉魂魄的月罂,虽然仍是一昏迷就是数,却终于可以保下命来。自己整坐在她的边,却无能为力。    那时他们几个只是孩子,虽天资过人,却也没什么能力保护她。借着那算卦的仙长一事,女皇将月罂接到了宫中,在外人来看,是因为金竹园中有不祥之气,可他却知道,女皇这样做,是想保护月罂。    而园中除了他们各自贴的小厮,其余的百余人全部秘密失踪,并不是被处死,只是被偷偷遣散了。因为他后来偶然间在北冥国的街头,见到了一个曾经在园中做过事的婆子,她见到自己时,极度地恐慌……    慕离觉得这背后一直有人纵着一切,虽然只是隐约地觉察,那时却没有能力继续追查。不过,园子中的那些人都消失了,对他们来说是件好事,这样一来,金竹园便可以重新来过……    追风马在官道上慢慢地跑着,清脆的马蹄声使整个空间越发地幽静空灵。慕离远远地望见了金竹镇边缘的灯火,这才停止思绪,垂眸看着披风中靠在前的玲珑少女,却是一愣。    他本以为这一路颠簸,她会睡着,可此时才发现,她一直睁着乌黑的眼睛看着前方路面,也不知在思索什么。轻声提醒,    “快到了。”    月罂抬眼向他看去,乌黑的大眼映着细碎的月光,晶晶亮亮,缓缓地眨了眨,    “你不生气了?”    慕离一挑眉,生气?早就不气了。刚刚在想事,没想到她一直以为自己生气才不说话的。是在意自己吗?心底的某处顿时晃动了一下,盈盈地漾起波纹。他故意板起面孔说,    “生气。”    月罂咬了咬唇,懊恼地垂下眼眸,小声嘀咕着,    “大男人心眼怎么那么小。”    慕离听完蓦地一笑,她自己惹了别人还怪人家心眼小!不过他倒是喜欢这种纯真的模样。将披风打开了些,伸手覆上她带着自己体温的小脸,幽幽地叹道,    “以后不要说那种话,可好?”

重要声明:小说《金竹密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