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出去走走?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慕小司 书名:金竹密语
    慕离在屋中慢慢踱了几步,又问潼儿,    “应在昨晚举办的‘赏花会’,改在今晚了,是么?”    “是,改在今晚戌时。”    慕离点了点头,透过半敞的雕花木窗看着天边留下的夕阳浅影,已经没剩下多长时间了。回眸吩咐潼儿道,    “先去暗香订一间上房。”说完将一锭金子放在他的手中。    潼儿接过金子,点头应了,转离开。    慕离慢悠悠地迈出门槛,向门外候着的小丫鬟询问了月罂两人离去的小路,也向那方向慢慢走去。        月罂两人沿着石子小路慢慢往前走着,一路也并未见到侍从,想必早远远地躲开了。蜿蜒的小路两旁是青翠的绿竹,在夕阳中折出柔和的光影。    “母后,我爹爹是一个怎样的人?”月罂尽量使自己的话语听起来平和自然,边走边问道。    熙兰神色不变,深不可测的目光却坦坦然然,轻声慢语道,    “他是世间最善良的人。”说完淡淡地一笑,不再继续。    月罂偏头看了看熙兰,虽过了三十的年岁,却仍貌美依然。没有少女那般青涩懵懂,却多了些成熟稳重的气质。月罂心里感到越来越迷茫,对这个母亲也越来越无法看透,她心里慢慢地漾开一丝苦涩,也不再问,两人只是这么漫无目的地走着。    后传来急促地呼吸声,两人步子一停,见后快步走来一个小丫鬟,正是熙兰的贴侍女小荷,她到了两人面前屈膝行了个礼,    “女皇,公主。”    “何事这么慌慌张张?”    小荷双手捧上一个细竹筒递给熙兰,又弓退下。熙兰把玩着竹筒,知道这是自己暗卫飞鸽传书送来的东西,若有所思地笑笑,看来那面是展开行动了么?    她伸手抚了抚月罂乌黑的发丝,温柔地一笑道,    “母后今还有些事,先回宫去了。你什么时候空闲了,也回宫来看看,宫里虽不及这里风景秀美,却也生活了这么久,总会有些感的。”    她这几句轻声软语让月罂心里有些发酸,表面上却含笑地点了点头,    “月儿记下了。”    月罂将女皇送到正门处,远远地见一队穿着整齐铠甲的侍卫正候在那里,她扫了一眼,大概几百人。有些疑惑,只是平平常常一次出行,就要带这么多精锐侍卫吗?    园子外面候着许多丫鬟小厮,规规矩矩地站在两旁。女皇的视线从他们脸上一一扫过,挑了挑眉,原来这园子中的所有人,都不简单。    慕离一袭白衣似雪,在台阶下负手而立,见两人款款而来,微微颔首,走在她们后。    月罂与熙兰简单地告别之后,看着那辆精致豪华的马车缓缓地出了视线,不由得暗叹了口气。刚转过却是一愣,见慕离正接过潼儿递过的缰绳,一旁是他那匹毛色雪白的骏马,    “你要出去么?”    慕离温和地一笑,面容如三月阳光一般温暖恬淡,一双闪着细碎光芒的狭长眼眸映着天边最后一抹晚霞的倒影,越发地显得幽深旷远,    “公主难道不想出去走走么?”    “走走?去哪儿?”她望着面前幽黑的眼眸,缓缓地眨了眨眼。    慕离故意作出一副略显失望的样子,轻叹了口气,    “今可是暗香一年一度的赏花会,慕离还以为公主想去看看闹呢!”说完就要把缰绳递还给潼儿。    月罂又惊又喜,飞快地跑了过去,一下子按住他的手,一双清澈的大眼高兴得眯成了一条缝,连连点头,    “想去、想去……”    回来发生的这些事,让她险些忘了今早听到的那缕琴声。那曲子太过于熟悉,她后会找个机会去暗香见见那弹琴的人。此时见慕离主动要求带她去,脸上顿时笑开了花,生怕他一反悔,自己又要哪天想方设法才能溜出去。    慕离见她样子憨可,完全不再是刚刚那种心事重重的模样,眉眼间也跟着舒展开来,这才是她真正的样子。对她勾唇一笑,温柔的眉眼宛若风,自己翻上马,拉紧了手中缰绳。    月罂见他像是要走,心里着急,忙又揪住他的雪衣下摆,急切地说,    “我也要去。”    慕离在马上偏头看着她乌黑的大眼,像小鹿的眼睛一般纯粹干净,蓦然一笑。月罂忽然觉得腰间一紧,已被他探出的手臂揽住了腰,子顿时离了地,在空中一转,又被稳稳地放在马背上,整个动作利落得让她来不及多想。    慕离一手拉住缰绳,一手揽住她纤弱的腰,在她耳边压低了声音,柔声道,    “我喜欢你现在的样子……”    他温宽阔的前紧贴着她单薄的后背,感觉到前的小少女蓦地一僵,不由得轻声出笑,带着马向前慢慢走着。    月罂仰起脸,鼻尖扫过他线条柔顺的下颌,视线沿着弧度极好的淡粉色薄唇向上看去,那双如墨石般的狭长眼眸中,带着不易发觉的柔暖意。她心里明明对他有些怀疑,却仍然抗拒不了他的每一次温柔。    月罂自认为不是那种清高傲慢的女人,却也不是什么花痴,但对着慕离的时候,总觉得是出于本的一种信任,让她实在难以理解。    雪白的追风马慢慢地向前踏着轻快的步子,平整光洁的石砌小路上发出清脆的马蹄声,悦耳动听。慕离垂眸望着眼前媚的脸庞,眸色一黯,鬼使神差地向她贴近了些,唇角轻碰了碰她渐渐错愕的眼,随后薄唇轻轻扫过她细滑如锻的面颊,神色间说不出的温柔。    月罂只是一愣,接着飞快地转开脸,脸腾地一下变得通红。她见马走得很慢,使劲往下一窜,就要跳下去,却被慕离又圈回到怀中,耳边传来他漾着笑意的声音,    “恼了?”    慕离拉着缰绳的手揽住她,另一只手轻托起她尖尖小小的下颌,与自己对视。腰间传来的强大力道让月罂没办法再跳下去,而摩挲在脸庞上的温手指让她心里更是纠结,两种不同的感在心中不停地撞击着,索凝视着他温柔的眉眼,直接挑明了问题,    “赏月中的香料,可是你配制的?”

重要声明:小说《金竹密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