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花月轩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慕小司 书名:金竹密语
    月罂随着他一同来到自己的住所,是一座同样清幽雅致的院落,半月形的石砌拱门上雕刻着三个潇洒的大字,花月轩。顿时一头雾水,迷茫地向慕离望去,却见后者轻轻一笑,    “这是公主的院落,不记得了吗?”    她自然不记得了,仰头盯着门上的那三个大字,越看越觉得不对劲,忽然眼皮一跳,试探地问道,    “这院落的名字,是谁取的?”    “公主自己取的。那时公主与花寻极为亲密,说是这院落今后要与他同住,自然要刻上两个人的名字。”他回答得慢条斯理,语气平淡温和,却让她无语地望天。心中默念,童言无忌、童言无忌……    似乎是听到了他们的说话声,从院子中走出来四个十三四岁的俊俏少女,来到他们面前屈膝行礼,齐声唤道,    “公主,慕公子。”    慕离轻点了点头,轻声道,    “她们几个先前一直打扫这院落,公主如果对她们不满意,可再换些人过来。”    月罂一一看过那几个小丫鬟,她们都与婉儿年岁差不多,模样清秀伶俐,让人不由得心生好感,忙说,    “就留着她们。”    慕离颔首应了,微微退开一些,将她拂过唇边的一缕秀发拢在耳后,柔声道,    “公主好生歇着,如果有什么需要,只需让她们来我这里传个话就好。稍后女皇会来,慕离先去准备了。”    她答应了一声,对他笑了笑。见他仍有些不放心,忍不住凑近到他耳边小声道,    “放心,我不会再乱跑了。”说完眨了眨眼,清泉般的眼眸干净无杂,若有若无闪动着些许灵气。    慕离抿唇笑了笑,又无奈地摇了摇头,见她带着婉儿和那四个小丫鬟进了院子,这才转离开。刚走到分岔路口,便看见其中一条小路上,淡青色的衣摆一角消失在尽头,如不是仔细看过,反而会以为是青竹的倩影。慕离步子一停,向那个方向看了看,漆黑如墨的眼眸映着青竹的倒影,越发地纯粹幽暗。        “你们叫什么名字?”月罂慢慢地走在房门前,转回,和颜悦色地问道,    为首的一个小丫鬟微低着头,声音清脆悦耳,谨慎地答道,    “奴婢露。”    其他几个小丫鬟依次答道,夏蝉,秋霜,冬晴。    月罂蓦地一笑,这些名字真有趣。看了看她们,都是一脸拘谨,走路也是小心翼翼,不由得与一旁的婉儿对视了一眼,    “我想先休息休息,你们几个带婉儿去熟悉一下这里的环境,可好?婉儿,你也顺便教教她们‘规矩’。”她说完冲婉儿眨眨眼,婉儿心领神会地一笑,转对她们说,    “妹妹们带我在这院中转转可好?”    婉儿比她们稍微大一些,又是月罂的贴侍女,地位也自然比她们几个高许多。此时与这些人姐妹相称,让她们心底一惊,互相瞟了一眼,不知月罂她们二人打什么主意。只能点头应了,向月罂屈膝行了一礼后,与婉儿一同向院中其他地方走去。    没过多久,她们的影便消失在竹林之中,远远地传来婉儿带着笑意的声音,    “公主不喜欢咱们自称‘奴婢’,可记好了?”那几个小丫鬟忙诺诺地答应。    月罂释然地一笑,她一直觉得这些年婉儿一个人守着半死不活的自己,旁连个朋友都没有,实在有些可怜。而自己终是比她大上许多,即便她们之间比先前少了几分拘谨,却也仍然顾忌许多。这些小丫头彼此之间年龄相仿,话题也多,此时真希望她们能成为朋友。    月罂推开雕花木门,屋中的暖流顿时扑面而来,让她心底跟着暖了几分,不由得暗叹慕离的细致贴心。    她进了屋子,四下扫了一眼,见屋中并未有人,这才反手把门关上,拿出钥匙仔细看了看。这钥匙很小,样式与普通的没什么两样,只是上面的铜环处生了锈,看样子已经保存了许久。    这屋子是由内外两室连接而成,外室中间摆放着木制圆桌,桌上一个瓷质圆盘中倒扣着许多紫砂茶碗,样子精致小巧,看起来也算是上品。屋中的摆设与整个园子十分契合,简单中透着优雅,高贵又不显奢华,总之,极和她的心思。    外室与内室中间隔着檀香木的镂空屏风,月罂绕过屏风进到里面。这内室中的所有家具都是用同一色调的木材精细打造而成,幽幽地散发出木材的馨香。墙壁一面是一张宽阔的双人,印有暗花的幔帐外笼着一层浅色轻纱,用金钩挂在一面柱上,干净素雅。    榻的对面是一张小巧的矮几,几上放着一架古琴,琴面色泽光亮,显然常常被人擦抹。月罂慢慢在屋中踱着步,眼睛没错过任何有锁的地方,可让她失望的是,没有任何的锁孔与自己那把钥匙吻合。    她在屋中已经转了许久,衣柜,头矮柜,角落的箱子,甚至连下的小匣子都拿过来比对了一番,却没有一个可以用这钥匙打开。最后终于泄了气,仰躺在宽阔舒适的木上,将手中的钥匙举到眼前,轻轻地晃了晃,自言自语道,    “你究竟是开什么的呢?”    钥匙慢慢地在她眼前摆动,铜环上的锈迹在阳光下闪着细碎的光芒,月罂暗叹了口气,将钥匙放到怀中,轻阖上眼眸。    也不知怎么了,她今从醒来便觉得一直昏昏沉沉,此时头刚沾到枕头上,就迷迷糊糊地睡着了。也不知过了多久,房门轻轻响动,月罂半睁开眼向外扫了一眼,见婉儿捧着茶壶,笑吟吟地走了进来。她见月罂懒散地躺在上,抿唇笑了笑,    “公主闷了吗?”    月罂揉了揉眼睛,起到了桌旁,拿过她递来的茶水轻啜了一小口,淡淡的花香传来,清新却不甜腻,    “只是有些事想不通。”    “婉儿能帮上公主什么忙吗?”她搬过一旁的矮凳,索坐在了月罂的旁,歪着头将她看着。多的相处,婉儿与她亲近了许多,只有两人的时候,彼此间也就没有那么多礼仪可言。    月罂垂眸抚着茶碗的边缘,入手微烫,轻摇了摇头。婉儿见她神色微黯,识趣地不再问什么。    “你与她们几个相处得如何?”月罂故意换了个话题,不想让她被自己低落的绪传染。    婉儿连连点头,圆圆的小脸如苹果般泛着红润的光芒,    “她们几个从小都是孤儿,慕公子为她们在园中安排了位置,也算救了她们一命。她们几个可是极聪明的,婉儿已经把公主‘不喜欢’的事都告诉她们了。”    月罂轻轻笑笑,看样子她们相处得不错,这样也就放心了。

重要声明:小说《金竹密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