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金竹园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慕小司 书名:金竹密语
    童昕哧了一声,有些不屑,懒洋洋地揉了揉凌乱的头发,    “她回不回,与我何干?”    “你终究是她的夫侍,难道还要一辈子不见?”花寻暗自头疼,他从小就是个倔孩子,那会没少为他费心。    王夫临终前嘱咐自己,为了给月罂续命,一定要找到童昕。他那时整打探消息,却忽略了园中的事,直到带童昕回园,才发现月罂刚刚进了宫。他们两人从未见过面,更谈不上什么感,没来由的让他给别人做了夫侍,换成谁都不会甘心。    童昕不以为然地撇了撇嘴,反正只是个名义上的夫侍罢了,彼此之间只是一纸合约,只要他尽了应尽的义务,那么以后便可各过各的,逍遥自在。他大咧咧地勾住花寻的肩膀,浓密的眉毛扬起,朗声道,    “这么久不见,去喝两杯如何?”    童昕虽然比他小几岁,个头却与他相差不多,材也略为壮实。花寻斜睨了他一眼,偏头一笑,言语里尽是调侃,    “你再这么个喝法,小心喝死过去,到时候我可不会为你收尸。”他拍开勾在肩膀上的硬实手臂,又轻声道,    “我今还有些事,这酒留到下次。以后我长住在园中,到时可跑不了你。”说完走到自己那匹枣红马前,翻上马。    童昕吹了个口哨,唤出一匹雪白的骏马,脚尖轻点,跃到马上,紧跟了几步与他并排前行,    “我也要去镇上转转,先走一步了。”说完向花寻扬眉笑笑,一扬马鞭,一人一马踏尘而去。    花寻若有所思地望着他那匹白马,最终无奈地摇了摇头,带着马到了前面不远处的分叉路口,策马而去。        花寻的影消失了之后,月罂才正式打量起自己的私宅来,只匆匆一瞥,便暗自吸了口气。她一直以为这私宅只是一所小小的宅院,却不料占地这么大,朱红色的墙壁向两旁无限地延伸,仿佛看不到尽头一般。    以这园子的面积来看,院门应建得极尽奢华才对,可偏偏出奇的简单,却又处处透着高贵大方。暗红色的漆制木门从里面向两旁敞开,隐约地能看到院中青翠的绿竹,悠然宁静。精致雕琢的门柱上,雕刻着在祥云中展翅飞的五彩凤,惟妙惟肖,仿佛活了一般。    “这院落重新整修过,那时公主卧病在,修建园子之事便无人过问,只能按慕离的意思一手置办,公主若是不喜欢,可重新派人动工整修。”慕离不知何时已经来到她的旁,见她打量着院门,轻声慢语地解释道。    他说出的话无喜无怒,月罂却听出了话中的意思。这园子是三国共同出资修建的,当时可以说是极尽奢华的。但自从出了那件事之后,这园子再无人顾及,他说的是无人过问,实际上却是任由这些人自生自灭。那时他们都只是岁的孩子,能独自活着已是极其不易,何况还将整个宅院打理得这么像模像样。    月罂对他摇头一笑道,    “这样很好,若是修得太过于奢华,反而糟蹋了这里的风景,倒显得花哨了。”她本就不是个喜欢招摇的人,这园子只看外面,便让她心生好感。    慕离抿唇笑笑,也不言语,幽黑的眸子灿如繁星。他雪色的衣襟与周围清丽秀美的风景融为一体,多了几分清骨俊逸,绝美得如同遗落凡间的仙子。    “公主的院落已收拾妥当,现在去看看可好?”他说完侧过子,为她让开道路,走在她的旁。    月罂点了点头,走上雕刻着祥云的石砌台阶,瞟了眼两旁出门迎接的丫鬟小厮们,不由得暗自赞叹。    丫鬟清一色的素绒绣花袄,下面是厚实的素色棉裙,整衣裳颜色浅淡,衬着一张张红润清秀的小脸,顿时让人觉得如清风拂面,眼前一亮;小厮们均是一浅灰色厚绒长袍,衣着虽然朴实无华,但仅凭这些人上的气质,便令那简单的衣袍增色了许多。无论男孩还是女孩,眼角眉梢都带着几分淡然沉稳的神韵,与整个清雅素净的园子十分相称,实属难得。    两人沿着打扫得干干净净的石子小路往前慢慢走去,经过的丫鬟小厮见了他们都恭恭敬敬地行了个礼,态度不卑不亢,举止大方得体。    月罂偷偷地瞟了眼慕离,真不知他从哪儿挑来的这些人,仿佛都沾染了些许他上的清傲气质。眼珠一转,忽然想到了个主意,看来以后完全可以让他为自己训练一些得力的人手,以便于实现她小小的愿望。    慕离觉得她不住地看向自己,眼珠转来转去,仿佛在打什么鬼主意。眉眼舒展开来,回眸与她对视了一眼,微微一笑道,    “公主可还满意?”他耳鬓的墨发被风扬起,衬得白皙的面庞更加温润俊儒,让她的心不安分地跳了几下,偏过头假意欣赏园中的美景,连连点头道,    “满意,满意……”    整个园中除了那些珍稀的金竹之外,其他地方零零散散地栽种了些青竹。金色与绿色相互掩映,在阳光下更显得如梦如幻,缥缈得如同仙宫。弯弯曲曲的石子小路两旁,种满了不知名的花朵,虽是寒冬腊月,却仍开得滴。透过竹林的空隙,隐约地能看到些许亭台小,旁流过一条蜿蜒的小溪,水流缓慢,并未结冰,反而在寒风中却冒着气。她开始只是假意欣赏,此时却不由得发自内心地感叹道,    “这地方真像仙境一样。”与这里一比,皇宫中的那座宇简直太过于寒酸。    慕离望着她兴奋得有些泛红的小脸,心中慢慢升起一丝不易觉察的怀,忽然很想摸摸她细滑的小脸,却终是忍了下来。    “公主要不要各处走走?”    月罂慢慢握紧了手中的钥匙,摇了摇头,    “不了,我有些累了,想先去歇歇。”    “也好,待女皇来了以后,慕离会派人来请公主。”

重要声明:小说《金竹密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